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42章 他们太弱

第42章 他们太弱

        老宅子中。

        竹子在电脑面前收起了记录好的数据,伸出手要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合上,可就在电脑屏幕快合上的时候,她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

        再次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她开始在网站的搜索栏中打出了几个字:“漂亮的女人该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

        随着手指点下回车键,她一双漂亮的双眼就开始变得认真起来,紧盯着电脑屏幕看了许久许久。最后她将搜索栏中的字删除,又打出了几个字:“漂亮的女人该怎么诱惑男人?”

        回车键落下,她开始看的越发认真。

        接下来她又开始搜索死了“男人的弱点”、“男人的心”、“怎么辨别一个男人是否好色”等之类的东西。

        ……

        某处大楼内的一间小办公室里面。

        夕海川坐在沙发上,身前的茶几上摆满了各种茶具,茶水还在热气腾腾,对面坐着的尧上双手在茶具上不停的翻来翻去。

        “这小公司是你的?”夕海川问。

        尧上笑道:“是的大哥,我和其他几个帮主有点不一样,毕竟我的身后没什么势力支持,不能像他们一样天天四处浪,只能靠着现在的身份优势多为自己谋点利。”

        言罢,尧上就把泡好的一杯茶递给了夕海川:“大哥尝一下,我这也才学了没多久。”

        夕海川接过来小小停顿一下,随后抿了一口,说道:“没想到你还挺正干的。”

        “我的梦想又不是当什么黑道大哥,只不过在向上爬的路上正好到了这一步。”尧上说道。

        “江家那边怎样了?”夕海川问。

        “大哥你昨晚做的那事太大了,江家现在正四处找你,我和那几个小弟也都被逼问了一番,不过还好,我和几个小弟口头一致,装疯了很久之后,就说一切都是一名黑衣人干的,我们这些人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怂了,其余几个太硬才被干掉。江家最后也没再多问,应该是信了我们。”

        说着,尧上继续道:“虽然狂沙帮的仇敌也很多,大江家不确定到底是谁做的,但是你应该也在他们怀疑的对象范围之内。”

        “他们就算知道人是我杀的也没事,但是不能让他们知道你们和我站在一条线上。”夕海川道。

        “他们怀疑你的几率应该很小,毕竟现在网上对大哥你的任何信息都只是一个小能力者,他们更多怀疑的是其他狂沙帮的仇家花大价钱雇来的杀手给做的。”

        “那这就很好。”夕海川又问道:“对了,门口的那两个保镖口风可靠吗?”

        “可靠,都是一路跟我混上来的兄弟,如果不是怕其他人口风不稳,我根本不想让他们两个去门口当保镖。”尧上道。

        “他们接下来想怎么做?”夕海川问。

        “我们就是大江家随手拿来用用的棋子,我们已经死了四个帮主,对他们大江家来说也许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他们接下来可能会找其他帮派。”

        夕海川想了想开口道:“这不一定。”

        “大哥的意思是……”

        “大江家身为帝都第三世家,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他们肯定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如果再找一个帮派,那岂不是四处给自己乱传丑事?”

        尧上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

        “接下来他们很可能会给你派江家的人过来,继续完成对肖璇的任务,到时候,他们很可能让你做下一个朱云庭。”

        “那我该怎么应对?”

        “当然顺着他们来,等到了关键时刻你再给他们掉链子。同时你也趁机搜集一下江家让你做出这种事的证据,虽然说贵族之间勾心斗角很正常,但是在这个国家都下令不允许内斗一致对外的时期里,把他们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搬到台面上,肯定能产生不小的影响。”

        “可是大哥你的目的不是直接干掉大江家吗,咱们的目标不能这么小啊。”尧上开口道。

        夕海川道:“其余的事情交给我来做,我会在我去战场之前,让大江家付出代价。”

        尧上点了点头,皱着眉,脸上有点纠结开口道:“大哥,我问你一句冒昧的话。”

        “说。”

        “您和湘兰是什么关系?为她……都不惜要干掉第三世家……”

        夕海川灰色的眼睛看了他一眼。

        “抱歉,如果不该问,我以后就不问了。”尧上笑了笑,赶紧端了茶喝起来。

        “上次我不是说要给你们听一个秘密吗?”夕海川道。

        “额……可是你说听完就得死。”尧上干笑道:“我还是算了吧。”

        “湘兰是我妻子。”

        尧上笑容僵硬:“……大哥,你这是打算杀我?”

        夕海川道:“该杀的都杀完了。”

        听完这句话尧上表情才稍微放松一些,不过还没放松两秒,他就突然瞪着眼看着夕海川,一脸错愕:“大哥!你刚刚说什么!”

        “我是墨岩,没死。”夕海川坦言道。

        “……”

        尧上瞪大眼睛看着他,直接呆了。

        湘兰的丈夫?那肯定是那已经死了的墨岩啊!

        可是当初墨岩死的事后连尸体都有啊,死而复生?这怎么可能!

        “是不是觉得跟着我干很危险?”夕海川问。

        尧上苦着脸道:“我这人对信任的人喜欢说实话,这……跟着你,我感觉确实有点危险。”

        “是啊,毕竟三年前帝都最大的废物,突然跳出来拉着我说要一起去干掉帝都第三大的世家,我听了也会觉得是个无稽之谈。”

        尧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墨岩要干掉大江家,他第一想法就是这个人疯了,可是随后也想过,三年的时间人也会变得,至于变成什么样,他还不太清楚。

        夕海川淡淡开口:“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是向大江家坦白一切,让他们派人来干掉我,要么就跟着我干。他们如果干不掉我,我就会反过来干掉你,连同他们大江家。”

        尧上脸上的表情很纠结,不过没过三秒钟,他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都上大哥你的贼船了,回去和他们坦白,我估计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再说了,我尧上昨天可是下跪求着让你带我,我怎么可能现在就反水?”

        夕海川灰色的瞳孔看着他,继续道:“我看你更心急想搞一番大事。”

        尧上笑了笑:“确实也有这么个原因,被人家当随时可丢的棋子用,虽然能得到点什么,但不如自己干大事舒服。我这个破烂小帮主和大哥你这三年前的废物,一起谋划着要干掉一个帝国的第三世家,还有什么事比这更大的?”

        夕海川听他叫自己的方式也不介意,道:“你就不怕被我当棋子用?”

        “呵,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尧上就认了自己点子背。反正能让我尧上下跪的人,大哥你是第一个,以前我摸爬滚打,再狼狈也不至于这样求着别人带我创。”

        夕海川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很快你会庆幸自己的选择。”

        尧上道:“对了大哥,你现在是什么实力,昨天你给我的感觉,好像都能抵得上一国将军。”

        “你想看看?”

        “当然。”

        “在这个帝都里,你估计是看不到了。”

        尧上一愣:“为什么?”

        夕海川抬起灰色的眼瞳,直视着他,说道:“他们太弱。”

        “……”

        尧上接住他看过来的目光,就在和那双灰色眼瞳对视的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头皮麻了一下。

        也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对视而已,他却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在不断逼迫心脏下沉,这种感觉他以前也有过,那是在他刚踏入社会,被一个黑帮老大给盯上的时候。但现在随着年龄增长,地位上升,能让他产生这种感觉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夕海川的话太嚣张,他尧上不是很信的,但是夕海川那目光给他的感觉,却又是那么的真实,目空一切……

        “在这座城市里,你是第一个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夕海川道。

        尧上立刻开口:“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把大哥的身份透露给任何人。”

        “尧哥!尧哥!”

        就在这时,忽然一名光头穿着西服的小弟慌张的跑了进来,这人很显然就是昨天差点被夕海川给杀了的人之一。

        昨天夕海川说要让他们穿身正装,看来表现还算不错。

        “怎么回事?”尧上皱起了眉头。

        那光头小弟看到夕海川也在,慌张的表情送了一口气,说道:“太好了!大哥也在!”

        “说事。”

        光头小弟立刻道:“是这样的,因为之前四个帮主都死的消息传遍帝都,今天早上,那青蛇帮就开始联伙黑虎帮!趁人之危直接把我们很多地盘都给抢了!到现在他们直接要把我们一处大楼也交给他们!很多弟兄都被打了!”

        “妈的!”尧上气的骂出一句:“就算咱们鼎盛时期,一个青蛇帮也都够我们受得了,这还加了黑虎帮!他们这是要彻底弄垮我们!”

        夕海川看了一眼那光头小弟,开口道:“给我去买个鸭舌帽回来。”

        光头小弟一愣,立刻点头:“好的大哥,我这就去。”

        夕海川站起身看了尧上一眼,开口道:“走吧。”

        “大哥你这是……”

        “你都叫我大哥了,我不给你摆平点事?”

        尧上皱眉道:“可是那两个帮派不好惹啊,他们里面的高手要比我们帮那几个帮主都厉害太多!如果不是他们忌惮其余四个帮主背后的势力,他们随便一个帮就能把我们给吞了!”

        夕海川直接转身离开房间,脸色颓然的说道:“昨天我一个人不也把你们狂沙帮给吞了吗?”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