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15章 记忆逐渐恢复

第15章 记忆逐渐恢复

        丝瓦亚帝国,某个被男人们用来消遣的会所里,黄鸣幽看着手中的一张电脑合成的照片,搂着旁边穿着暴露的女子,脸上尽是笑意。

        “就这个人抢了我们的东西?”黄鸣幽说道。

        一名西服男人恭敬的站在他面前,开口回答道:“是的,皇子殿下,另外还有一个消息,就是竹岫帝国的二公主和这个人在一起。”

        一听这话,黄鸣幽的笑容开始越来越浓了,说道:“竹岫帝国二公主?竹溪?”

        “是的。”

        黄鸣幽脸上的笑容开始越来越浓,最后化为兴奋:“好!这个消息好!现在给我传令下去,天火佣兵团全力活捉竹溪,还有这个男人,我要他分八段!”

        “是!”

        言罢,那穿着西服的男人开始离开了房间。

        “殿下~”

        穿着暴露的女人搂着黄鸣幽的胳膊,声音异常的娇气:“为什么要活捉那个国破家亡的女人?”

        黄鸣幽手指头勾在女人的下巴上,笑道:“那可是大陆二十三佳人之一,我也想尝尝是什么滋味。”

        “殿下~那我怎么办啊~”

        “哎,我这不正陪着你吗?”

        ……

        ……

        当竹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昏迷后第三天的下午。

        夕海川已经带着她跨越了边境来到茗兰帝国,当然,在跨越边境的时候,他可没用什么正常手段,所以浪费的时间有点多。

        “先生,到茗兰了吗?”

        她低沉着脸蛋,脸上没有呈现出痛苦。

        “到了。”

        夕海川点头。

        “茗兰的哪里?”

        “帝都。”夕海川说道。

        “帝都太繁华,我们应该去战场的。”竹子微微的说道:“不过暂时在这也好,这边帝国的战况还并不太清楚,我现在也连能力都还不会使用……”

        “竹子先好好养伤吧。”夕海川安慰她说。

        时间过得很快,随意吃了一顿饭后,二人再次住进了宾馆。

        竹子变得说话很少,表情也没有了往日的多变,低沉的模样仿佛深深的刻在她脸上。

        深夜,夕海川再次入了梦境。

        这段梦是关于他儿时的记忆,他出生于一个大家族,但很可悲的是,他却是一个天生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

        处处受人排挤,其他贵族家的孩子都瞧不起他,不愿和他在一起玩,甚至那些比他身份低微的孩子们也喜欢以欺负他为乐,家族里的大人们也都不喜欢他。

        他没有朋友很孤单,几乎无论做什么事他都是一个人。

        从小,他就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人相处,他甚至曾在很小的时候认为自己生下来,就应该是被周围人当成笑话一般取乐而用。

        心性扭曲,在人前,他的脸上几乎一直都是挂着笑,但那并不是真正的笑,是一种强制性的,非常僵硬的笑容。

        而这一切在他十岁的时候,与名叫苏沐忻的小女孩在舞会上相遇,所有都发生了改变。

        从那一刻起,他懂得了真正的笑容,他发现自己也是可以快乐的,他仿佛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他人取乐的工具……他好想要一直和那个女孩在一起。

        从那以后他就变了,变成了世人眼中的纨绔子弟,变成了他人更加唾弃的小混混,打架斗殴,喝酒抽烟,借助背后的家族开始恶名远扬……

        然而世人皆不知,他做的一切丑事,都只是在默默的守护着那美丽高贵,又善良端庄的她。

        画面跳动不断,很多画面都不清楚,但他的过去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夕海川又醒了。

        他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繁华的都市,心中某些不可言语的感情开始不断冲击着大脑中的神经。

        “苏沐忻……茗兰帝国……”

        忽然他爬下床来到了冰棺的电脑前,打开之后立刻在网页上搜索起这三个字。

        随后一列列的文字就出现在了页面上,他点开了最新的网页资料,一张美丽如画的照片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种冲动的感情开始越发强烈了。

        他开始往下翻关于她的资料,上面写着茗兰帝国,苏氏世家千金,天生丽质,慧心巧思……

        是目前全大陆网络上所公认的“大陆二十三佳人”之一。

        “茗兰帝国……苏家……”

        继续往下翻,夕海川大脑中关于这个美丽的女孩的信息开始如潮水一般涌进。

        他想来的东西开始越来越多,最后双手离开桌面,灰色的双瞳看着屏幕开始颤抖,颓然的表情开始呆滞,最后陷入了沉默。

        “苏沐忻……苏将军……苏犰……”

        夕海川眉头开始紧皱,随着他不断的探寻记忆,他的大脑就开始越发疼痛,最终双手抱着脑袋向床边走去,倒在床上。

        过了良久,他才再次起身,目光跳动的看着窗外的远方。

        既然苏沐忻是茗兰帝国的人,那他就一定也是这里的人了。

        帝都,这里繁华如梦,所有的大世家都在这个巨大的都市之中……

        他竟然回来了……

        凌晨2点半的帝都大街上,夕海川独自一人走在这里,大陆上的车辆还很多,从各种会所酒吧中走出来的年轻人还在疯癫,马路上的男男女女还在四处游荡……周围丝毫没有没有寂寥的感觉。

        夕海川看着周围的高楼大厦,越看越觉得熟悉,这里是他生活了20年的地方,如梦一般的再次回来了……

        虽然记忆中还有很多缺失,但对于这里的一切,已经是能够想起三四成了。

        他并没有走太远,因为怕竹子会出事,所以一边走一边在留意着宾馆三楼的房间窗口,那里有他放置的冰层,只要房门被打开,窗口的冰层就会破碎,敌人如果想要从窗口进去,那更不用说了。

        觉得距离已经有些远了,夕海川开始回头向着宾馆原路返回。

        他脸上的颓然表情虽然比之前好了许多,但依旧让人看上去有些对任何事物漫不经心的意思。

        “吱……嘭!”

        就在他原路返回的过程中,在他前面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了一声撞击声。

        他抬头看去,有一辆红色的跑车撞进了路边的绿化带,跑车的前头已经凹陷进去,驾驶座上的人也倒了,看不清模样。

        夕海川停留一下,随后就向着那红色的跑车走去,反正都要路过,就当随手一帮吧,就像当初那个女孩对自己伸出手一样。

        他还没有过去,就看到远处的几辆黑色的轿车飞速的向着这边奔来,车灯不停的闪烁着,刺着夕海川的双眼。

        “吱……”

        转眼间那几辆黑色的轿车就已经到了面前,一阵急刹的刺耳声响起,一辆辆轿车停在了红色跑车的周围。

        随着这几辆黑色轿车的到来,周围路上很多的行人脸上都露出了恐惧之色,纷纷开始躲开。

        不一会,这条路上就已经只剩下夕海川一个行人,周围还是不断过往的其他车辆。

        几辆黑色轿车的门开始打开,从上面下来一群穿着不一的男人。

        夕海川觉得自己还是回宾馆吧,竹子说现在世界很乱,人家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和他没有办点关系。

        从黑色轿车上下来的一群男人飞快的跑到红色跑车的旁边,用一个黑色的袋子将红色跑车的驾驶人给装了进去,随后一群人就开始飞快的向着轿车内跑去。

        夕海川距离他们本来就挺近的,而且周围的行人都跑光了,就他一个人变得很是显眼。

        那一群男人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太显眼了,而且还脚步不停的向着这边走来。

        一名穿着格子褂的男人看了一眼夕海川,随后就砸了咂嘴,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嚣张的迈着外八字步向着夕海川走去。

        “你特么是沙B?不知道绕道啊!”格子褂男人的表情和动作在完美的诠释,什么叫做地痞流氓。

        “……”

        夕海川眨了眨眼,他还刚恢复一些记忆,性格有了一些微微的变化,对于格子褂男人的表情神态以及语言,他都知道意味着什么。

        那就是极度的嚣张,极度的蔑视。

        毕竟他在失忆之前怎么说也是在帝都混过的,而且还好像还是个混头子……

        看到夕海川“被吓傻了”,格子褂男人也不想耽误时间,直接上前站在夕海川面前,双眼瞪着,声音极度蔑视的吼叫道:“你特么刚刚看到的,你现在最好给老子花一秒钟的时间忘掉!听到没有!”

        夕海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地痞,因为刚恢复部分记忆的缘故,他的性格开始受到以往的记忆影响,处理事情的选择也出现了两种选择。

        不过他整个人还是更偏于现在失忆后的性格。

        看到夕海川还是没动,格子褂男人直接撸起袖子,吼叫道:“草!你特娘的是傻……”

        “嘭!”

        一声闷响,格子褂男人飞了出去,身子直接撞在一辆黑色的轿车上,将整个轿车都给砸的变形。

        “卧槽!二豹被打了!”

        其余的男人立刻反应过来,纷纷向着夕海川冲去。

        他们其中很多人都是能力者,身上都开始散发出不同的能量波动。

        夕海川没再多想,打算几下解决就直接离开。

        他本来就是打算随手救个出车祸的人而已,但发现是江湖恩怨一类的事之后也就作罢。

        但现在对方主动惹事,他就不能忍了。

        别管怎么说,咱好歹在失忆之前也是当过道上的大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