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失忆恶魔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2章 随行

第2章 随行

        海风在吹,夕阳下垂,浪声越发清晰,人的影被拉的很长。

        看着对面一言不发,目光无聚的男子,竹溪紧张的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究竟是安全得救,还是刚出狼群又入虎口?

        良久,当她要鼓起勇气询问对方自己是否可以离开的时候,男子的肚子忽然发出了一声自然的生理反应。

        “咕~”

        神经一直紧绷着的竹溪被这突然的声音吓得花容失色,大退半步。

        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竹溪确定他只是肚子饿了,并没有对自己进攻的意思,才开始稍微的放松下来。

        “先生……”

        她试着再次沟通。

        “你认识我?”

        男子涣散的目光看着她,终于说出了在海边的第一句话打断了她。

        声音沙哑,不是很大,似乎是怕吓走了对方。

        竹溪呆了一下,眨了眨眼:“不认识。”

        “为什么叫我先生?”男子问。

        “因为是尊称……”

        “尊称?”

        男子低下头,眉毛皱了皱,好像在努力的回想着什么。

        “你该不会是……失忆了?”竹溪问。

        男子又抬起头看着她:“应该是……”

        “……”

        一时间,竹溪没了话。

        男子见她不说话,目光扫视一下海边,向着一条被海水冲上来的鱼走了过去。

        只见他随手抓起来,坐在了海滩上,没有对鱼做任何处理,直接一口咬下生鱼肉咀嚼了起来。看着遥远的海平面,眼中尽是迷茫。

        看着他直接拿起生鱼就吃,一旁的竹溪是彻底信了他失忆的事。

        “不想吃鱼。”

        男子咽下几口生鱼肉后,眉头皱了一下,将手中咬掉一半的鱼给丢了出去。

        竹溪走到他旁边,问道:“先生,你想过自己接下来要去哪里吗?”

        男子坐在原地摇了摇头,目光依旧茫然的看着海平面。

        竹溪见此,心中不禁喜悦起来,接着问道:“那先生,你可不可以跟着我一起走离开这里”

        “去哪?”

        “去苏江。”

        “苏江……”

        “嗯,到了那里我请你吃大餐,也可以给你很多钱,不过……一路上你要保护我。”

        “大餐都有什么?”

        “我保证,你想吃的东西我都能给你买到。”

        ——

        ——

        一个落难逃亡的公主,一个失忆的流浪汉,并肩走在夕阳西下的海滩边,海风愈轻,海浪愈平,周围愈寂,脚印愈来愈远。

        “先生,你在这里多久了?”

        “好像四天。”

        “你一点东西都想不起来了吗?”

        “嗯,连名字也是。”

        “先生,你刚刚为什么选择救我?我和先生不过萍水相逢而已。”

        “他们打我。”

        “……”

        竹溪有些无奈,又问道:“如果他们当时没打到先生,先生你还会不会对我出手相救?”

        男子忽然又皱了眉,好像陷入沉思,好久才开口说:“应该也会。”

        “因为正义感吗?”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你喊着让我救你。”男子道。

        竹溪听完这答复沉默了一会,随后忽然笑了起来,道:“先生在失忆以前,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呢。”

        “好人……”男子眨了眨灰色的眼睛,好像在接受着这个词对自己的定义。

        “对了先生,我可以给你暂时取个名字吗?”竹溪说道:“等到了码头,我不知道你名字的话,别人看来也挺怪异的。”

        “哦。”

        竹溪见他点头,一边走着,目光一边扫视着周围想了想,开口道:“就以夕阳为姓,海川为名,叫夕海川怎样?”

        “还好。”男子所谓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称您为夕先生吧。”

        “那你呢?”男子问。

        “我……”竹溪想了想,说道:“我姓竹,你叫我竹子吧。”

        ……

        夕阳彻底沉入大海,黑暗开始弥漫整个天空,距离码头的路还有三公里的路。

        “啊……”

        竹子忽然惊叫一声,脚底传来剧烈的疼痛。

        “怎么了?”

        夕海川回过头,只见她已经蹲在了地上。

        “有东西扎到我脚了。”

        竹子在鞋底摸了摸,忍着疼将一片贝壳拔了鞋底。

        “我背你?”

        “嗯。”

        将竹子背起,夕海川走到树林摘下几片叶子在空中咀嚼起来,他太渴了,从醒过来到现在他一直都是咀嚼树叶解渴。

        路越走越远,背上的竹子靠在他肩膀上睡了过去,看她浑身染血的礼服和脸上的泥沙,也不知道这两天里经历了些什么。

        走了不知多远,终于在远方的海岸上看到了灯火闪烁的码头,继续前行,走过遮挡视线的森林外围,就看到了码头后面的繁华城市。

        这是夕海川醒来后第一次看到码头和城市,就在看到的第一眼他还愣住了一会,在脑中想着前方是什么地方,不久,大脑中某些零碎的记忆被翻起,他才大概想起来一些事物。

        随着接近码头,可见远处街道上拥挤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车辆,声音越来越吵,肩膀上的竹子渐渐睁开了眼。

        “到了?”竹子睡眼朦胧的自言自语一句,随后又看了一眼夕海川:“先生一路上没有休息吗?”

        随着他点了点头,竹子又看到了他干涸的嘴唇。

        从刚刚的海边走到这里可是很远的,天虽然已经全部黑了下来,但是看着闹市大量的人群,时间应该不过八九点而已,可见他一路上不仅没有休息,甚至速度都不曾慢下来过。

        “先生,放我下来吧。”竹子说。

        “你能走吗?”夕海川回头问。

        竹子摇了摇头,说道:“先生救了我的性命,我不仅没有报答,还让先生带我逃命如此劳累,心中早已愧疚万分,不能再让先生这样了。”

        夕海川听完她的话后就将她放了下来,一只手搀扶她,问道:“直接进码头吗?”

        “不,我还没有带先生吃饭呢。”

        说完,竹子就用一只脚的后脚跟垫着地,一瘸一拐的向着和夕海川向着闹市里面走去。

        他们尽量靠着路边昏暗又不近人群的地方行走,毕竟两个人的模样太过醒目。

        不过他们虽然已经够低调的了,但是周围还是有许多目光时不时的投过来。

        前面是一处小餐厅,但是竹子并没有带着夕海川进去,而是带着他来到了一处几乎没人光顾的小吃摊面前。

        “抱歉,先生,我现在只能带你吃这个,进餐厅我可能会被追兵注意到,等上了船之后,我一定带你吃大餐。”竹子看着夕海川,满脸歉意的说道。

        “没事。”夕海川摇了摇头,对他来说,现在只要不是让他吃那些烂鱼,而且是能到吃饱的食物,其他的都无所谓。

        “姑娘,你们这是……”

        地摊老板一看到两人浑身是血衣着破烂的样子,不由得错愕一番。

        竹子脸上立刻换上笑容看向老板,笑说道:“我们是cos剧部的,今晚还有排练,所以没卸妆就出来了。”

        老板眨了眨眼,尴尬一笑:“现在cos都这么逼真了吗……哈哈,话说两位吃点什么?”

        “先生?”竹子看了一眼夕海川。

        “随便,要很多。”夕海川闻着食物的味道,喉咙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并不客气的说道。

        “好吧,那老板这些都给我加四分吧,还有两瓶水,再给个大袋子。”

        “这么多,你们两个能吃完吗?”

        “没事。”

        ……

        刚拿到小吃,夕海川就已经在路上开始吃了起来,竹子把他带到一处小巷子,观察一下并没有追兵也没有人能注意到后,竹子才开始打开袋子吃了起来。

        食物大部分自然都是夕海川吃的,竹子吃了少一部分后,就开始坐在地上看着夜空发起了呆。

        “咕嘟咕嘟……”

        随着夕海川喝下最后一口水,竹子才整理一下情绪,用袖子擦了擦红通通的眼角站了起来,表情换上笑容。

        “先生,我们现在要去买衣服,不然这个样子是上不了船的。”

        “哦。”

        说着竹子就带着夕海川一路走,这边都是不小的服装店,竹子不敢进去,只能寻找在路边摆摊的小贩。

        不过这一找就是走了很久,她才找到一处小摊,在小摊上,竹子很随意的挑了两身衣服和两双鞋子,匆匆忙忙的带着夕海川回到了那个昏暗的小巷子里。

        那地摊老板也没有多说话,不知是被鲜血吓到了,还是真把他们当成了玩cos的年轻人。

        “先生,我帮你看着人,你先进去换衣服,记得用旧衣服把身上的血擦干净。”

        “哦。”

        一会之后,夕海川穿着一身还算合身的黑色运动服走了出来,原本光着的脚掌上也套上了一双地摊运动鞋。

        竹子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距离这么近,她还是能够从他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挺好看的,就是头发有点乱。”竹子笑了笑,转身向巷子里走去:“先生,轮到你帮我看着了。”

        “哦。”

        随着竹子进入巷子中,夕海川听到了身后传来淅淅沙沙的脱衣声,他倒是没什么青春期男性的冲动幻想。

        一双灰色的眼睛很随意的扫视周围,确认没人向这边走来后,才把目光放在了一柱路灯上。

        他的目光比起之前海边的时候,少了一些沉沉的死气。

        淅淅沙沙……

        除了竹子换衣服的声音,比起刚才,这周围似乎有点过于安静了。

        灰色的瞳孔忽然一缩,寒芒涌现,夕海川骤然回过了头。

        可当他看向巷子里的时候,里面只有正在更换衣物的竹子。

        “先……先生……”

        竹子抱着衣物护在胸口,礼服还挂在腰间。看着突然回过身的夕海川,竹子忽然呆住了,目光中有些恐惧的光点在跳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