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道贵胄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征伐冀阳城

第一百八十五章 征伐冀阳城

        心思一旦浮躁,想法也就多了,看着大夏各地无数豪杰英雄纷纷揭竿而起,世家大户又岂会毫无动作,眼前的平静只不过是表象罢了。

        在他们眼中,当前横扫睥睨的英雄俊杰大多是为王先驱罢了,等待着他们将大夏朝的底蕴消耗的差不多了,那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了。

        天下的精华,还是集中于高门世家之中,想让农民泥腿子夺天下,除非是当真天命所向,不然这种事情几乎不会出现。

        一月之后。

        安阳郡,郡城之外,上完名披甲执锐的军士昂扬直立,将台之上,一身戎装的李洛走上,俯视着面前的众军士,高声说道:“州牧袁和谷无能,致使我北境饿殍满地,流民四散逃离家园,我李家仁慈,愿以一己之力收容难民,可是那袁和谷依然不欲,妄图毁掉我安阳郡大好光景,郡守大人无奈,只得同州牧决裂,只是那袁和谷必然不肯轻易放过,今日召集诸位,只求一法以应对那袁和谷的贼军。”

        “郡守大人和洛公子收容我们难民,令我老父老母尽皆有所供养,但凭公子一声令下,我等必然与那州牧势不两立!”李洛话音刚刚落下,一名早已经安排好的军士大喊道。

        “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随着数名心腹的带动气氛,台下上万士兵齐齐大喊道,喊声之上云霄,声彻安阳城,天上的云朵甚至被冲霄而上的血气冲散。

        安阳城中大小家族尽皆惊骇地看着那上万精壮,李家何时豢养了如此庞大的队伍,这哪里是一时气愤与州牧决裂,分明是早有图谋。

        眼下各地武备荒废,纵然大家都已经开始修驰武备,可是仓促之间又能有着多少战力,毫不夸张的说,单单凭借这眼前上万精兵,冀州便没有任何势力能够与之抗衡。

        李贺归,只怕早已经准备了好久了,纵然这次袁和谷不曾提出非分要求,只怕那李贺归也会想尽办法揭竿而起。

        “众儿郎无需过于担忧,本公子乃天命所至,此次出征,必定云集而景从,待得众人与我到达那冀阳城下之日,便是我李洛入主冀阳城之时。”李洛自信满满地说道。

        旁边人暗自翻了个白眼,这名文采斐然的贵公子倒是好大口气,听他这意思,难不成他一到冀阳城下,那袁和谷州牧便会献城投降不成?

        ……

        “什么?那李家兴兵上万,来讨伐我冀阳城?”那袁和谷猛然间喝了一道口茶,丝毫没有心思细品那其中的盈人香气,“好大的口气,本官倒要看看他有什么通天本领敢放此狂言。”

        袁和谷其实心中本也是充满了忐忑的,毕竟虽然自己这些年有意加强武备,可是自己出身一般,家中底蕴也并不深厚,再加上有着城内大家族以及竟灵郡匪祸的掣肘,虽然有着发展但并没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面对着来势汹汹励精图治的李家在安阳郡的发展,袁和谷着实是没有足够的底气,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他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

        可是那李洛的言语未免也太狂妄了,难道认为我冀阳城丝毫没有抵抗之力不成,本官到时要看看他李洛在我冀阳城下折戟沉沙到时候是什么脸色?

        李洛的豪言在袁和谷心中燃起了怒意之火,对方委实是过于看不起人了。

        袁和谷什么反应,正处于急行军的李洛自然是不清楚,数日舟车劳顿,以李洛的身子也有些吃不消,倒不是说承受不了,这幅身体早已经被其练就的道体,自然不可能承受不了颠簸,只是一贯娇生惯养的李洛还是难以接受这种长时间的劳累。

        当看到那巍然矗立的冀阳城之时,正值正午,烈日高照。

        “公子,是否就地扎营?”一名军官过来询问李洛的命令。

        “扎营?不,不需要。”李洛摇了摇头,令这军官一头雾水,难不成自家公子当真打算一下午攻下这冀阳城不成?

        “让兄弟们好好养精蓄锐,一个时辰之后准时攻城。”看了一眼天色,李洛淡淡说道。

        “是!”军官只得领命,派人吩咐下去。

        ……

        “这李洛名声惊人,不过可惜不精通战阵啊。”袁和谷在城楼之上看到李洛的所作所为,毫不吝啬地嘲笑道。

        毕竟攻城之前安营扎寨是常识,这是没法避免的持久战,若是没有尽早扎寨,只怕晚上便会被轻易夜袭。

        “既然如此,令先锋营修整,今夜前去骚扰李洛大营。”袁和谷也多少有些战争经验,多少也看过几本兵书,做出了目前看来最为正确的判断。

        “大人英明。”手下之人亦是毫不吝惜马屁之词,“这李洛不过以毛头小子,哪能够跟州牧大人相比。”

        咚……咚……咚……

        这是战鼓响起的声音,袁和谷面色肃然一惊,快步走向城楼,说道:“那李洛竟然这便开始进攻了!”

        飞箭如雨,密密麻麻的流矢四散交射,城墙之上无数士兵在一瞬之间便被射杀,余下逃过一劫的士兵也是所在城墙之下不敢露头。

        “都给我起来,敌人要来了,都给我起来!”袁和谷一看此景,心中大怒,连连喝骂道。

        眼看到州牧大人亲自来到了战场,一众士兵俱是极为震惊,再也不敢躲在城墙之下,所幸此刻对方放过一轮尖后便不再放箭,不然只怕又是一片尸体。

        “州牧大人,城池之上危险,您还是回道城楼之中。”一旁的守城官披着甲胄快步过来说道。

        “不可能,本官便要立于这城墙之上,今日绝对不会后退半步,无需再多言,你只需守好冀阳城,本官必然保你一世前程。”袁和谷大喊道,同时也不望拉拢人心。

        那守城官心下暗自感动,正想要说些什么,却忽然听到一名士兵大喊:“敌人快要冲至城墙之下了!”

        这一声惊呼打断了这一幅和谐的局面,那守城官一正身上战甲,向袁和谷行了一礼大喊道:“州牧大人放心,罗某今日必然与冀阳城共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