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我是幕后大佬在线阅读 - 第202章 最强!最强!

第202章 最强!最强!

        这一刻,正在洗白边缘徘徊的胡核再次千夫所指。

        此时胡核的内心是绝望的,他很想开口解释,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用可怜的眼神望着四周。

        这次玩家们没有再给他机会了,直接开启了敌对模式,将他围在了中间。

        “各位兄弟,现在是一致对外的时候,你们不能杀我!”胡核哭丧着脸喊道。

        “我怕你在的话,还会出现变数,你才是最大的反派!”

        “不杀你,我心难安,给我死!”

        “去死吧,毒瘤,今日之后,我们就是死敌!”

        ……

        伴随着玩家们的怒吼,胡核一脸绝望的被乱刀砍成了黑雾,退出了游戏。

        外界。

        胡核的游戏仓缓缓打开,可他并未起身,依旧躺在游戏仓内无声哭泣着。

        命运仿佛跟他开玩笑一般,在他要洗白的那一刻,又在他后心狠狠捅了一刀,顺便还绞动了几下。

        就像那一把随时都会出现在他后背正义背刺,令人绝望!

        我的未来,难道就只有一片黑暗吗?

        “呜呜呜~”胡核蜷缩着身子开始呜咽。

        ……

        北岐,冥府边界。

        穆之光的出现让整个战局再次发生改变。

        不死军团的存在将玩家们复活的优势抵消,现阶段的玩家阵营并没有完全碾压海王军的实力,所以在出现不死大军后,战斗变得极为吃力。

        看到穆之光出手,海王哈哈大笑,因为他知道这一场战斗已经毫无悬念了,海王军必胜!

        在海王的印象中,穆之光曾以一人之力对抗死亡一族,他一人即是一个军团,他的强大给了海王无限信心。

        “将士们,杀!今日与我夺下北岐!”原本喊着撤退的海王再次呼唤将士们发起进攻。

        看到这么一幕磐石与九头蛇心中咯噔一下,他们以为这一战只是他们与海王军的较量,可这次,竟然出现了一个鬼皇境界的强者。

        这让他们原本高涨的斗志荡然无存。

        因为他们知道,鬼皇级的强者,远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这一战,其实在穆之光出现的时候他们便已经败了。

        看着北岐联合军在海王军与僵尸们的猛烈进攻下开始败退,磐石鬼王凄然一笑。

        果然历史就是最好的印证,没有谁能一直上位,终有一天也会是我磐石的终结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

        “老伙计,拼死一战吧,哪怕是死,也要死在战斗中!”虚弱的九头蛇转头望着磐石开口道。

        “最后一搏!战个痛快!”磐石鬼王仰天咆哮,身上的藤蔓疯狂舞动。

        就在两大鬼王都以为战局无法挽回的时候,远处响起了古老的战歌。

        “咚!咚!咚!”

        沉重的步伐,悠长的歌声,武器敲击盾面的节奏声。

        一支土黄色的大军自西面缓缓而来。

        “触犯吾王威严者该如何?”走在最前面的裂山高喝。

        “杀!”后方的裂土族战士齐声咆哮。

        “那犯我北岐大域者又该如何!”

        “杀!”

        “敌人就在前方,遵循吾王的意志,驱逐入侵者!”

        “吼!”裂土族的战士们全都兴奋的怒吼了起来。

        “去吧,孩子们,向吾王证明你们的忠诚!”

        在裂山话音落下后,裂土族的战士们开始缓缓奔跑了起来,随后速度越来越快,如同一片黄色沙暴,轰然杀入了战场!

        “上古裂土族!”高空中的穆之光瞳孔骤然一缩。

        而远处的海王、磐石等人也目露惊骇。

        这个从未出世,一直活在历史中的强大种族竟然在此刻出现了。

        ……

        三个小时前,裂土族据地。

        匆匆从绝境断崖赶来的狗子将那块自白老头身上骗来的过期北岐王令交给了古语。

        这就是古语要狗子去绝境断崖的原因。

        在直播间看到玩家们巨大的劣势后,古语知道自己去不去都挽回不了局势了,于是他就想到了借助裂土族的力量。

        在裂土族看来,他们的北岐王从未死去,这块在古语二人看来已经过期的令牌,在裂土族这里却极为好用。

        当古语掏出令牌的时候,哪怕是裂山这位鬼皇境的强者都跪拜而下。

        而古语就是借北岐王令威势,表达了自己听从北岐王的命令来调动裂土一族前去参战,保卫北岐。

        北岐王令只有北岐王独有,这一点裂山不疑有他,当即听从了命令,调动了裂土族大军赶来参战。

        ……

        上古裂土一族,仅仅名头就让在场诸多强者心悸,而展现出来的力量更是让海王都为之胆寒。

        漫天黄沙弥漫,一头头石巨人在战场出现,每一个都有着接近鬼督的战力,更有大量族人已经拥有了鬼将级的实力,其中鬼王级的战力就达到了恐怖的八位。

        这支实力恐怖的上古军队出现在战场,战局完全变成了一面倒的形势。

        任凭不死大军再如何顽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为有被撕碎一途。

        看到这一幕的古语哈哈大笑,而狗子也是兴奋的在一旁蹦跶了起来。

        天空中的穆之光面色凝重,随后一咬牙,化为了黑色流光自空中落下,想要冲向裂土族大军,可还未落地却被一道身影拦住了。

        “轰!”

        两道身影同时倒退!

        在稳定身形后,穆之光冰冷的目光投向了裂山:

        “滚开,你不是我的对手!”

        “哈哈哈,你真把自己当一回事,区区穆特海之国的族人也敢入侵我北岐了,难道忘记你们的族王忘记了当初被吾王狠揍的事情了吗!”裂山一脸讥讽的望着穆之光道。

        听闻此话,穆之光的神色越来越冷,身形再次化为黑芒,扫向了裂山。

        “大地!”伴随着裂山的怒吼,他脚下的大地开始龟裂,土黄色的能量不断从大地中提取而出。

        “轰!”

        裂山与穆之光碰撞处的地面猛的下沉,四周的玩家与海王军将士全部被冲击波掀飞了出去,在空中化为了齑粉。

        “不可能,你为何有这般实力!”在交手后,穆之光身形折返,目露惊骇。

        因为裂山的实力竟然与他势均力敌了,这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可能,他可是鬼皇级的强者啊!

        “你难道没听说过吗,上古北岐每一个北岐王的竞争者都有着鬼皇巅峰的实力!而我,就是那里面的一位!”裂山承受了重击后缓缓抬起头,望着穆之光咧嘴一笑。

        “每一位都是鬼皇巅峰?!”听到这个消息的穆之光心中惊骇,甚至差点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既然是吾王让我参战,那么封印可以破了吧!”说着裂山双臂猛的锤在了地面。

        地面的龟裂不断朝着四周蔓延,大量土黄色能量疯狂涌入裂山体内。

        “咔擦!”

        清脆的声音响起,而裂山则张开了双臂一脸享受:“真是怀念的力量!”

        “现在这句话送回给你,你不是我的对手!”

        穆之光听闻,面色阴沉,伸手朝下一抓,无数黑色能量线朝着裂山射去。

        这些丝线全部都附带着浓郁的死亡之力,即便大地在接触到这些能量线的时候,都被腐蚀出了一个个黑色的坑洞。

        很快,死亡丝线缠绕住了裂山,将他束缚在了原地。

        腐蚀能量开始侵入裂山体内。

        然而裂山巍然不动,随后右脚抬起,猛的跺地,双臂骤然张开,死亡缠绕被尽数撕裂。

        看了眼穆之光后,裂山再次抬脚猛的一跺,大地随之摇晃,抖动。

        “第一次,还有两次,尽情施展你最强的招式吧!”

        裂山这般挑衅的言语彻底激怒了穆之光,他的额头浮现出了一圈铭刻着许多符文的死亡光轮,随后这道光轮迅速扩大,朝着裂山疾驰而去,悬浮在了他的头顶。

        “轰!”黑色能量柱缭绕着黑色闪电,由上至下,正面击中了裂山。

        这黑色光轮中倾泻的死亡能量之恐怖,站在四周的玩家与其他生物甚至只是接触到余波,身躯便会快速消散,化为了飞灰。

        在这样的能量冲击下,玩家们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虽然他们没有接触过裂土族,可既然参战而来,那便是友军,自然不希望他落败。

        足足一分钟的死亡破坏光线冲击后,光轮缓缓缩小,飞回了穆之光的额头。

        当硝烟散去,众人发现,地面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而裂山的身影已经不见,不知是掉入了坑洞还是已经化为了飞灰。

        在众人还在猜测之际,一道身影自坑洞中浮现,落在了一旁。

        掸了掸身上的碎土,裂山再次微笑抬头:

        “这一次不错,不过想要伤到我,还是差了点!”

        这特么是什么怪物!

        不但是穆之光傻眼了,一旁的海王、磐石等人也全都吓懵了。

        这种死亡光线,即便是海王等人,都感觉自己支撑不住多久,然而眼前这上古裂土族的族长不但硬抗住了全部伤害,甚至做到了毫发无伤,当真吓到了他们。

        “你如何做到的!”穆之光冷着脸问道。

        “我裂土一族最擅长的便是防御,如果你没听说过的话,那你可以去问问你们穆特一族的长辈,或许他们会告诉你……不能惹我!”

        在说出最后四个字后,裂山再次猛然跺地,大地剧烈震荡,战场上本在交战的双方大军全部被震倒在地。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就是磐石,他就是被称为磐石的男人!”这时磐石鬼王忽然开始惊呼。

        “什么意思,不是你才是磐石吗?”九头蛇诧异的望向了他。

        “那是因为我的领地在磐石,我才被称为磐石鬼王,但是磐石北域的来历我曾在磐石北域深处的一块碑文中看到过,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曾经盘踞在北域的最强势力而来的,而那个势力最强的王被称为在外界被称为‘无敌磐石’,而那个人,或许就是他!”

        裂山似乎听到了磐石鬼王所说,扭头朝他咧嘴一笑:

        “后辈,你说的没错,磐石北域正是由我的称呼来命名的!”

        看到在场众人震惊的目光,裂山再次望向了穆之光:

        “如果我出手的话你会没机会了,最后一招,施展出你最强的招式吧!”

        望着面色凝重的穆之光,裂山缓缓将双臂交叉与头部,摆出了防御姿态。

        就在所有人屏住呼吸想看看穆之光最后一招是不是能伤害到裂山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裂山的身后,一巴掌将他拍翻在地。

        裂山心中一惊,连忙回头,却看到巴掌再次拍打而来。

        “最强!最强!看我不打死你个最强!”

        “吾王,你为什么打我,别打了!”裂山顿时抱头开始蹲在地上打滚。

        “还不知道错在哪,老子今天不把你揍的脱一层皮,我跟你姓!”越想越气的白老头当即撸起袖子,开始对着地上的裂山拳打脚踢起来。

        这一幕再次让在场所有人傻眼了,甚至双方大军都忘记了干架,都盯着刚刚还逼气十足,可现在如同挨揍小孩般蜷缩起身子的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