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最强宗在线阅读 - 第1245章 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第1245章 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君常笑字写的好,但诗词歌赋上面差了不少火候。

        然而,这不妨碍他和星云子以文比试,因为在起身跃起,潇洒挥墨时,各种古人诗词精选如弹幕般呈现在识海内!

        狗剩真的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执笔画浮尘,点彩描乾坤。

        诗万卷,酒千殇,几曾著眼看侯王。

        前一句充分表达了星云子那种气吞山河之势,甚至将自己置身巅峰,以笔画众生,以墨掌乾坤。

        君常笑选自北宋词人朱敦儒的鹧鸪天·西都作节段,则彰显出一种狂放不羁。

        “妙哉!”

        “妙哉!”

        星云子仔细品味后,颇为羞愧道:“老夫的境界没小友高!”

        诗词能将一个人的心境写出来,比如他所写的两段,将自己视为王者,登顶巅峰傲视群雄。

        反观君常笑所写,则代表着超然洒脱,甚至无视凡尘权贵,只求顺从心意。

        “老夫还在迷恋尘世,小友便已超脱尘世,这份心境自愧不如。”星云子错开身子,挥手道:“请!”

        君常笑暗道:“这就赢了?”

        随便抄个先辈的诗词,就让四层地狱的主犯认输,实在有点意外啊。

        “承让!”

        君常笑颇有风度的拱手,然后迈步走向通往五层地狱的传送阵。

        如果后面BOSS都是文斗而非武斗,那该多好呀。

        “你想多了。”

        系统道:“以文入道的强者终归少之又少。”

        就在君常笑来到传送阵前,星云子依旧立在原地,仔细评鉴宣纸上所写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时而陷入思索,时而好似恍悟。

        ……

        五层地狱。

        君常笑从流光闪烁的阵法内走出来。

        和前几次没什么区别,已经有大批囚犯前来‘欢迎’了,他们其中虽然也有等级不算太高的,但整体实力明显比前几层强。

        “小子。”

        囚犯的最后面,一名袒露上半身的中年人躺在地上,咧嘴笑道:“下来是要和老子拼酒吗?”

        他身边摆放着很多空酒坛,整张脸都通红,可见喝了不少,甚至说话都秃噜嘴了。

        而且。

        君常笑发现围在周围的囚犯,身上散发浓郁酒味,有的摇摇晃晃都快站不稳,于是心里嘀咕道:“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给你两个选择。”

        中年人打了个酒嗝,伸出三个手指头道:“要么和老子拼酒,要么跪下来喊爷。”

        君常笑问道:“怎么拼酒?”

        “刷!”

        四十坛没开封的酒飞来,整齐排列在一起。

        中年人飘然飞来,然后躺在上面,一只手撑着脑袋,笑道:“你我一人一半,谁喝完还能站得住,就算谁赢。”

        “……”

        君常笑心里嘀咕道:“这是要以酒代武,早知道把阿牛带来了。”

        狗剩恐怕不知道,此刻在万古宗内,李青阳等人正在满宗门寻找夜星辰,因为后者一口气喝了好几碗醉生梦死。

        “啊啊!”

        灵兽峰内,传来紫嶙妖王怒然咆哮声,然后就看到已醉到不省人事的裴阿牛被丢了下来。

        “赢了有什么好处么?”君常笑问道。

        中年人道:“你既然敢从四层地狱来到五层地狱,就说明对实力很自信,如果赢了我,便认你做老大。”

        君常笑眼睛亮起来。

        先是一笔代武,如今又以酒代武,完全不需要打斗,这样就可以很好的保存灵能,去应付后续的监狱BOSS了!

        “当然。”

        中年人打了哈欠,指向黑暗处蜷缩成团的囚犯,道:“如果你输了,就会和他一样,成为老子的专属沙包。”

        君常笑灵念弥漫过去,发现那人实力还行,但身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看来平日没少被欺负。

        “好。”

        狗剩道:“拼酒!”

        喝酒方面,君常笑虽然不是特别在行,但如果以灵能将酒精逼出体外,完全可以做到千杯不醉!

        ……

        五层地狱的中心区域,有一个大圆桌子,上面不仅摆放数十坛酒,就连下面也有不少。

        君常笑和中年人分别坐在东西两个方位,彼此相隔几米。

        数千名囚犯围在四周,显然打算做吃瓜群众。

        “我说……”

        君常笑无语道:“好歹来碟花生米啊!”

        中年人道:“真正的酒道高手,不需要下酒菜。”

        “……”

        君常笑服了。

        “小子。”

        中年人将一坛酒推过去,道:“老子准许你将酒逼出体外,如果喝完后还能站起来,那便算你赢!”

        君常笑暗道:“这酒绝不简单!”

        “小友……”突然,耳边响起传音之术:“摆在你面前的名为醉仙酒,只要喝入体内,便无法被逼出来!”

        君常笑面无表情,但事实上已得知,说话之人是蜷缩在暗处的那可怜虫。

        “无法逼出?”

        狗剩暗道:“难怪会这么自信。”

        “啪!”

        说话间,将泥封拍开。

        浓郁的酒香顿时传出过来,君常笑嗅了一口,赞道:“好酒!”

        “哈哈哈!”

        中年人大笑道:“看来是同道中人!”

        “我先干了!”

        君常笑先是站起身,单手抓在酒口上,将其高高举起,美酒顿时呈瀑布状流淌出来。

        中年人有点懵。

        远处的囚犯们也傻眼了。

        连仙人都扛不住的酒,他竟然直接举起来畅饮,不怕瞬间上头,然后如烂泥般躺在地上吗?

        “还是太年轻啊!”

        “如果他知道老大的醉仙酒有多强,就绝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喝起来了。”

        “不行,闻到这酒香味,我快受不了了!”

        五层地狱的主犯极其喜欢喝酒,而且喜欢和别人喝酒,所以久而久之,其他囚犯全成酒鬼。

        “咕嘟,咕嘟!”

        君常笑仍在仰首畅饮,酒进入体内后,顿时扩散开来,然后融入血液和经脉中,并向思维识海发起冲击!

        “啪!”

        中年人不甘于人后,拍掉身边酒坛的封泥,然后举起来大喝。

        “咕嘟咕嘟!”

        “咕嘟咕嘟!”

        两人全呈站立状,彼此一只脚踩在椅子上疯狂畅饮。

        “啪!”

        君常笑先行喝完一坛酒,手法娴熟的打开另一坛,再次举起来畅饮。

        囚犯们张开嘴。

        喝完一坛醉仙酒后面不改色,这家伙酒量行啊!

        “啪!”

        “啪!”

        君常笑陆续喝光一坛坛醉仙酒,整个过程没丝毫停顿,甚至连酒嗝都没打。

        “嘭!”

        又过去一段时间,狗剩将空酒坛砸在桌子上,抹去嘴角酒渍,笑道:“我喝完了。”

        身前身后,十九个空酒坛随意排列!

        “……”

        中年人放下刚喝一半的酒坛,脸上表情有点精彩,毕竟那家伙喝了二十坛,自己才喝十坛,单单从速度看就已经落了下乘。

        “小子。”

        他咧嘴笑道:“光喝完不行,还得能站住。”

        “没问题。”

        君常笑双手抱在一起。

        从脸色和语调,完全看不出喝酒了。

        中年人心中不禁嘀咕道:“莫非……他可以化解进入体内的醉仙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