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的传奇岁月在线阅读 - 第1705章:气氛不算融洽

第1705章:气氛不算融洽

        高嘉咬牙扔掉手,冲着帕萨特的方向追去,但是追了一会,帕萨特越开越快,两边的距离也越来越远,最后直接消失在高嘉的视野当中。

        高嘉跪在公路中央,双手无力的拄着地面,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

        h市102国道上,一辆老款的帕萨特飞速行驶。

        “太刺激!”矮个坐在副驾驶上异常兴奋的大笑道。

        “你正常点行不?”高个一边开着车一边大口大口的吸着烟。

        “哥,你不兴奋吗?刚才咱俩杀人了!”矮个双眼冒着精光扭头看着高个问道。

        “呵呵,头回见到你这样的,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吓得三天不敢出屋……”高个冷笑了一声说道。

        “那你也太次了……”

        “……”高个没说话,接着大口大口的吸着烟。

        “哥,你刚才什么感觉啊?”矮个看高个不说话,又接着问道。

        “没感觉,早就麻木了……”

        “那你是怎么弄死那个人的?跟我说说呗?”矮个满脸好奇。

        “你是不是虎,打听这个干啥?”高个表情烦躁的问道。

        “好奇呗。”矮个表情天真的说道。

        “这样事你知道了没好处……”

        高个说完,掐灭烟头,拿出手扣里面的蓝牙耳机,低头在手机上按出一串号码。

        “完事了。”高个声音平淡的说道。

        “死了?”对方声音很有磁性的问道。

        “死了……”

        “好……好!”对面连续说了两个好字。

        “前别忘了!”高个皱眉提醒道。

        “……等我确定他死了以后,钱就给你汇过去。”

        “恩。”

        十分钟后,帕萨特上了高速,就是这样一高一矮的两个人,轻轻地来,轻轻地走,中间顺手把赵四两的命带走。

        ……

        另一头,高嘉在公路上跪了能有五六分钟,无奈的站起身,精神恍惚的走回了地下室。

        “回来啦?”地下室内只有管子一个人,看见高嘉进来以后,连忙起身喊道。

        “虎子跟磊子呢?”高嘉耷拉着眼皮,没精打采的问道。

        “出去找你了……”

        “赵四两……”高嘉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没有接着问下去。

        “死了,四刀,刀刀致命!”管子知道高嘉想问什么。

        “哎,是我害死了他!”

        高嘉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抽搐着走到了赵四两的尸体边。

        “扑通!”

        高嘉双膝一弯,直接跪了下去。

        “四哥,是我害了你!”

        高嘉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声音哽咽的喊道。

        虽然高嘉跟赵四两相处时间不长,但是二人之间感情还是有的,几天的时间,高嘉感觉赵四两虽然喜欢装逼,但是为人不坏,如果这次他能活下来,以后没准还能成为朋友。

        看着赵四两的尸体,高嘉心中的内疚无限放大。

        “知道是谁干的吗?”管子走到高嘉身边轻声问道。

        “不知道……”高嘉将赵四两的眼睛合上,无奈的摇了摇头。

        “奔着咱们还是奔着他?”

        “应该是奔着他。”高嘉站起身,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

        “啪!”

        管子把高嘉嘴上的烟点着,随后接着问道:“接下来咋弄?”

        高嘉麻木的裹了一口烟嘴,随后轻声说道:“我想歇一会……”

        管子无奈的看了一眼高嘉,随后走出了地下室。

        ……

        一个小时以后,高嘉,管子,虎子,牛磊四人围在了赵四两的身体旁。

        “早知道我就不欺负他了……”牛磊表情严肃的看着赵四两的尸体说道。

        “我也是……”虎子也轻声说道。

        “咳咳!”

        高嘉清了清嗓子,声音平淡的说道:“死了就死了,一会咱们把他弄到车里,放在村口,明天早上会有人把他领走的……”

        “咱们去哪?”牛磊知道,赵四两出事了,h市他们肯定是不能待了。

        “……越南!”高嘉沉默了一下说道。

        众人无语。

        “咱们一会就出发,去云南,偷渡的船我已经联系好了……”高嘉又接着说道。

        “这么着急?”虎子诧异。

        “赵四两死了,赵三肯定会疯,慢一步可能就会出事……”

        “出去溜达溜达也行,正好我不想在国内待了……”牛磊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轻声说道。

        “来,搭把手!”高嘉走到赵四两的尸体旁,抱着大腿说道。

        ……

        凌晨三点。

        高嘉四人将赵四两的尸体放在了村口旁的捷达车上。

        “四哥,我们走了……”牛磊跟个神经病似的冲着赵四两的尸体说道。

        “噗!”

        高嘉掏出一个打火机,划了两下后,火石打出火花点燃引线。

        “再见了!”

        高嘉大喊了一声,随后将手上的打火机扔向了洒满汽油的院子。

        “呼呼呼!”

        打火机点燃汽油,熊熊烈火在院子里面烧了起来。

        “着火啦!”

        “救火啊!”

        “来人啊!”

        村民发现火光以后,原本安静的村庄热闹了起来。

        而高嘉几人则消失在夜色当中。

        一场大火,烧光了他们在h市最后的痕迹。

        ……

        早上六点,大火被熄灭,村子恢复了安静。

        孙磊带着现金还有赵三的人如约而至。

        “磊哥,村口的确停着车……”

        开车的司机一眼就看见了停在路边的捷达。

        “开过去……”孙磊打了个哈欠说道。

        三分钟后,孙磊所在的车,停在了捷达旁边。

        “把钱搬下来。”

        孙磊扭头说了一句,随后费劲巴拉的拄着拐杖下了车。

        看见孙磊下车,车内的其他人也开始忙活了起来,拎着皮箱走向了捷达车。

        孙磊站在村口,一脸享受的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

        “这的空气就是比赵家村干净,咱家那地方我怎么闻都有一股子***味……”孙磊逼着眼睛吧唧吧唧嘴说道。

        “磊哥!磊哥!”

        “不好了!”

        这个时候,司机慌慌张张的跑向孙磊,一边跑还一边喊。

        “啥事啊,给你吓这个b样!”

        孙磊烦躁的瞪了一眼司机。

        “车里……车里……”

        “车里咋地啦?你说话啊!”看着司机磕磕巴巴的样子,孙磊不耐烦的骂道。

        “车里有具尸体……”司机咽了口吐沫,表情紧张的说道。

        “你说啥?”孙磊一把抓住司机的衣领,瞪着眼睛喊道。

        “车……车里有具尸体!”司机结结巴巴的重复了一句。

        “小四的?”孙磊情绪非常激动,用力的晃悠着司机的身体。

        “不知道,尸体上面蒙着布……”

        “草!”

        孙磊放开司机,拄着拐杖快步走向捷达车。

        “都滚开!”

        孙磊扒拉开围在车门口的人群,发现车内果然有一具尸体,体型跟赵四两非常像。

        孙磊喉咙蠕动,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随后一伸手,直接掀开了尸体上面的白布。

        当孙磊看见赵四两那苍白的脸庞的时候,身体本能的后退了两步,随后直接跌倒了在了地上。

        “小四,小四,你别吓姑父,小四!”孙磊爬到车门口,抱着赵四两的脑袋喊道。

        “你醒醒啊!”

        孙磊晃动着尸体,满眼泪水。

        半个小时以后,孙磊恢复了正常,带着赵四两的尸体原路返回。

        车上,孙磊表情呆滞的拿出手机给赵三打了过去。

        “钱送到了吗?”赵三接过电话,语气焦急的问道。

        “……”孙磊没说话。

        “送到没啊?怎么不说话?”赵三隐隐约约的感觉出事了。

        “……”孙磊依旧没有说话。

        “你哑巴啦,我问你话呢!”赵三不耐烦的大喊道。

        “小四出事了……”孙磊沉默了半天,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说什么?”虽然感觉到了事情不对,但是赵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有点不能相信。

        “小四出事了……”孙磊语气有些麻木的重复了一句。

        “受伤了?”赵三站了起来,连忙问道。

        “死了……”

        “咣当!”

        当赵三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手机从手中滑落,直接掉在了地上。

        ……

        另一头,早上八点,我们公寓内。

        “哗哗哗……”

        我头发跟个抱窝鸡似的站在水池旁边,

        “噔噔噔噔!”

        这个时候我放在水池旁边的手机响了,我扫了一眼是纪轩打过来。

        “醒了吗?”纪轩上来直接问道。

        “起了,起了……”我嘴里泡沫,模糊不清的回答道。

        “快点的啊,我都出来了……”

        “知道啦,你怎么跟杜现阳似的,磨磨唧唧的……”我烦躁的挂断电话。

        “这的,办个大寿整的这么着急干啥?”

        我一边慌乱穿着裤子,一边往塞着面包。

        穿好裤子以后,我上身跑进了孟亮的屋子。

        孟亮没锁门,所以我直接走了进去。

        “干啥啊?”孟亮听见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问道。

        “有没有干净的西服,借我一下……”

        我嘴里叼着面包,一点不见外的翻着孟亮的衣柜。

        “大早上的,你穿西服干啥?”孟亮坐了起来,看着我问道。

        “这不是那个什么银行行长九十大寿吗?我过去随礼……”

        “九十啊,真禁活……”孟亮一点不积嘴德的说道。

        “行了,你接着睡吧,我得走了……”我找出一件白色的西服外套套在身上,脚步匆忙的走出了孟亮的房间。

        “这个,人家办大寿他穿个白的……”孟亮有些无语的嘀咕了一句,随后倒头接着睡了起来。

        其实有时候我挺羡慕孟亮刘瑞他们的,一天啥也不想,吃了睡睡了吃的,虽然平时酒吧那边忙一点,但是人家不操心啊,不像我啥事都得伸手,你不伸手,不带有人替你干了的。

        今天纪轩要带着我去参加一个酒席,东道主是我们h市某银行的一把手。

        最近我准备把赌场那边落实,但是资金这一块一直没找落,所以我准备拿酒吧贷点款,贷款这个东西,说简单他简单,说难他也难。

        贷款金额,下款时间这里面都是有讲究的。

        你关系硬,贷的就多,你花的钱多,你下款时间就快。

        但是有的人往往有钱都不知道往哪里花,就像我,我上炮都不知道找谁。

        我把这些问题跟纪轩说了一下,正好他认识一个银行行长,而且这个银行行长今天还办大寿。

        所以纪轩准备帮我跟这个银行行长拉个线,搭个桥。

        十分钟以后,我穿着贵气逼人白色西服,风风火火的下了楼。

        “这呢!”

        纪轩带着个墨镜,脑袋从路边一辆黑色路虎里探了出来喊道。

        “换车啦?”

        我伸手拽开路虎的车门,一步垮了上去。

        “呵呵,前两天提的……”

        纪轩笑了笑,发动了汽车。

        “真有钱烧的……”

        我摸着下的真皮座椅,十分嫉妒的说道。

        “有啥钱啊,装b用的……”纪轩说话十分真诚。

        “你说你这有钱,就不能救济救济我?你忍心看着我渴死妈?”我呲牙问道。

        “我借你你也不敢拿……”纪轩愣了一下说道。

        “磕都让你唠死了,知道吗?”我白了纪轩一眼,有些无语的说道。

        “就是这么回事!”

        “呵呵,你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爱说实话……”我笑着调侃了一句,然后扭头看着车外的风景。

        纪轩说的没错,他跟杜现阳借我钱,我还真不敢拿。

        虽然上次开发区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几个也都说开了,但是我心里还是有隔阂的,而且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太多,纪轩跟杜现阳帮过我不少的忙,所以我不想再欠他们的了。

        最主要的是我不想跟他们绑的太紧,依赖多了,可能就会离不开了。

        车开了能有二十多分钟。

        “啥时候到啊?这都给我坐晕车了……”

        我迷迷糊糊的摇下窗户,感觉特别恶心,想吐。

        “快了,这么好的车你还晕啊?”

        纪轩笑着问道。

        “我就晕豪车,公交车坐死了都不带迷糊的……”我趴在窗户边上说道。

        “对了,你准备随多少钱?”纪轩看了看我问道。

        “八万八……”

        “差不多到位了。”纪轩点点头。

        “这是我最后的家底了,到不到位也没有了……”我有些心疼的喊道。

        “不是,你们酒吧生意也不错啊,咋还混得这jb惨?”纪轩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错也架不住杜现阳天天记账啊!”

        纪轩不提还好,一提这个我更来气了。

        十多分钟以后,我跟纪轩就赶到了典礼的现场。

        纪轩帮我找的这个行长叫昌高洁,老家是南方的,听这个名就像个知识分子。

        我抬头扫了一眼面前的酒店撇嘴说道:“这么有钱的行长,咋还选个这么简单的地方办大寿,不怕拿拐棍怼他啊……”

        “敏感人物,都明白啥叫低调。”纪轩摘下墨镜,小声的回道。

        “呵呵!越有钱越jb能整景……”我背着手说到。

        “你这话点谁呢啊?”

        “你看你这人,多心了不是?”我呲牙笑道。

        我跟纪轩一边聊着,一边走到了酒店一楼的会场门口,而这个门口外面竖着一个非常醒目的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字。

        “昌母大寿!”

        “呵呵。”我背手看着这四个字,咧嘴一乐,随后冲着纪轩说到:“读着咋jb难听呢……”

        “……我也这么觉得!”

        “哈哈!”我俩一笑,随即并肩走入会场。

        进入会场以后,我发现这个地方跟一般的会场不一样,最主要的区别就是没有收账的桌子。

        “帐礼桌子都没有,我这钱是不是省下了?”我在会场看了一圈,发现真的没有收账的地方。

        “别忘了,你是干啥来了……钱省下你不就白来了吗?”纪轩笑了笑说到。

        “也是!”我点点头跟着纪轩往里面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体型微胖,带着一副近视镜的中年人快步向我们走来。

        “昌叔!”纪轩冲着中年人挥了挥手。

        “过来了啊!”昌高洁热情的握住纪轩的双手说到。

        “来了。”纪轩笑了笑答应道。

        “这位是?”昌高洁指了指我疑惑的问道。

        “叶寒,后宫酒吧老板!”纪轩指着我介绍到。

        “哦哦,原来这位就是后宫的酒吧的老板啊,早就听说过,但是一直没见过,没想到这么年轻!”昌高洁上下打量了一下我,随后向我伸出了右手。

        “昌行长,您好!”我非常礼貌的跟昌高洁握了握手。

        “在这没有行长,我看你跟小纪差不多大,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昌叔吧……”昌高洁面带微笑的看着我说到。

        “行,昌叔!”

        “哈哈,好!”昌高洁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又接着说到:“小伙子,好好干,前途不可限量!”

        “一定一定……”我笑着点点头。

        “昌叔,这是我爸让我给您的……”纪轩看寒暄的差不多,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昌高洁。

        “小纪,你这是干啥?咱两家这关系还用扯这个吗?”昌高洁面露不悦,板着脸说道。

        “昌叔,一码是一码,这个你要是不收,我回去没法交代……”纪轩面露难色的解释道。

        “下不为例!”昌高洁非常隐蔽的接过了银行卡,随后就揣到了兜里。

        我看着俩人浮夸的演技,原来都是影帝级别的啊,给钱就给钱呗,整这么多景干啥。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纪轩冲我眨了眨眼睛,我瞬间明白了什么意思。

        连忙掏出银行卡,笑着对昌高洁说到:“昌叔,都是侄子,纪轩那个你收了,我这个你也不能不要吧……”

        “哈哈,纪轩都把你带坏了……”昌高洁笑了笑伸手接过我的银行卡。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个会场为啥没有帐礼桌了,昨天纪轩为啥一直强调让我带银行卡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昌叔,你这话说的我可不乐意啊……”纪轩撇了撇嘴说道。

        “哈哈,开玩笑,你俩先坐,我过去招呼一下……”昌高洁笑着拉开身边的椅子,示意我俩入座。

        “行,昌叔你过去忙吧!”纪轩点点头。

        “招待不周,多有见谅啊。”昌高洁往前迈了一步,到了我身旁又跟握了一下手。

        “叔,您忙您的,我吃吃喝喝的就行。”我一笑。

        “以后咱们单独聚聚,要走动走动。”昌高洁又冲着我说了一句。

        “明白,明白。”我点了点头。

        说完话以后,昌高洁行色匆匆的走向了会场门口,热情的招呼了起来其他客人。

        “你们城里人都是这个套路吗?”昌高洁走后,我看着纪轩问道。

        “啥意思?”纪轩一坐在了椅子上。

        “随礼都这么麻烦?”我坐到了纪轩旁边说到。

        “哎呀,他们这种人讲究比较多,怕出事……”纪轩喝了口茶水说到。

        “呵呵。”我无语的笑了一声,没在说话。

        十分钟以后,客人基本到齐。

        昌高洁对座位的安排十分讲究,当官的坐一起,商人坐一起,尽量把这两类人区分开。

        我跟纪轩被安排在最前面的一桌,讲道理我是没资格坐在这里的,可能是借了纪轩的光。

        我们这桌都是h市的商人,一个个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看上去非常成功。

        能够来参加酒席的,在h市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尤其是我们这桌,我不太喜欢跟这群人吃饭,因为他们说话太假。

        但是纪轩跟这群人很熟,一会跟这个说两句一会又跟那个扯会蛋,餐桌上的气氛还是非常融洽滴。

        我发现纪轩杜现阳这样的人都非常厉害,可能是因为家庭环境的关系,这俩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演技杠杠的。

        我安静的坐在角落,一句话也没说,就默默的听着他们吹牛逼。

        二十分钟以后。

        寿星驾到,庆典开始。

        我对这种场合没兴趣,但是本来一个挺热闹的事儿,搞的特方,处处透着一股假劲儿,老寿星话都说不出来了,上台没有两分钟就哆哆嗦嗦被送了下来。

        寿星走后,昌高洁弄得跟那个新闻联播的主持人似的,上去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瞬间让我找到了高中上英语课的感觉,根本听不懂他在哪说些啥。

        再看看我身边的纪轩,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听得十分认真,时不时还配合的点点头,鼓鼓掌。

        “他在那说啥呢啊?”我冲着纪轩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