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混沌幽莲空间 > 第2004章 你想怎么样
    战臧天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正说在点子上,算是提醒了简儿与雷。

    可不是说嘛,这地界可跟他们外头不一样,他们外头灵力那叫一个匮乏,别说让草木这种极难启智的东西开智成精了,就是人类修行那都是难之又难。

    可这儿呢,虽然比简儿的浮空岛那确实还是有所不如,可是如果是浮空岛下边的话,那却是相差无几了。尤其是这儿还有一个明显早已成妖成精的花妖在这儿领头,这再多出那么几个开了智的灵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啊!

    就拿刚才那些吸力藤蔓来说吧,虽然不知道它们后来为什么突然间大撤退,可是就其在之前洞穴里展现出来的种种表现,就已经能够充分说明虽然其还未完全开智,可是却已经能初步控制住自己的本能欲望了,换句话来说,其已经初步具备趋吉避凶能力,离开智也就是一步之遥而已,

    有句话说得好,有一即有二,无三不成礼,指不得这里还有一大堆吸血藤蔓二号、吸血藤蔓三号,四号甚至于五号在。并且还堵在门口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来着。要知道这会他们可不是有花猫儿那个秘境守护给保着护着的情况了,此时的他们可以说是与其它秘境历练者,或者探险者是一样的,甚至因为花妖的缘故,他们现在处于更危险的状态。不小心不谨慎可不行,因为这一个疏忽后果就是小命被断送。

    回想起花妖离开时的作态与其与花猫儿虚言语间透露出来的信息,简儿他们已经有心理准备,只怕更大的危险与困难还在后头等着他们呢。

    **************************************************************************************************

    ‘我说花妖,你可以了吧!要不要表现得那么夸张?!’花猫儿一副无语的样子望着那正满脸心疼之色安抚着自个足下的食人花的花妖。

    ‘居然敢将我的小宝贝给伤成这样,不可原谅!不可原谅!我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我一定要让他们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否则怎消我心头之恨……’对于花猫儿的话,花妖像是完全充耳不闻,事实上当它发现不妥,下令食人将藤蔓收起,放简儿他们离开时,花妖就已经处于半抓狂状态了。

    而当花妖望着它心爱的宝贝食人花将那被炸得七零八落的藤蔓举起,一副可怜相地朝其撒娇求安慰时,花妖差点没被气炸,这才多会功夫啊,它心爱的小宝贝就给欺负成了这般模样(简儿:这能怪我们吗?总不能你小宝贝想吃了我们,我们还得对它笑眯眯以礼相待吧?生死战斗之间,谁还顾得了那么多,那当然是怎么对自己敌人伤害大就怎么来了。),简直是叔叔能忍婶婶都忍不了啦,不给简儿他们点颜色看看,实在难消它心头的这股子恨意。

    ‘乖~,小宝贝别怕,看我给你出气哈……’花妖轻轻扶摸着食人花的花瓣,似在安慰,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说花妖,你,你想怎么样?’花猫儿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战臧天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正说在点子上,算是提醒了简儿与雷。

    可不是说嘛,这地界可跟他们外头不一样,他们外头灵力那叫一个匮乏,别说让草木这种极难启智的东西开智成精了,就是人类修行那都是难之又难。

    可这儿呢,虽然比简儿的浮空岛那确实还是有所不如,可是如果是浮空岛下边的话,那却是相差无几了。尤其是这儿还有一个明显早已成妖成精的花妖在这儿领头,这再多出那么几个开了智的灵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啊!

    就拿刚才那些吸力藤蔓来说吧,虽然不知道它们后来为什么突然间大撤退,可是就其在之前洞穴里展现出来的种种表现,就已经能够充分说明虽然其还未完全开智,可是却已经能初步控制住自己的本能欲望了,换句话来说,其已经初步具备趋吉避凶能力,离开智也就是一步之遥而已,

    有句话说得好,有一即有二,无三不成礼,指不得这里还有一大堆吸血藤蔓二号、吸血藤蔓三号,四号甚至于五号在。并且还堵在门口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来着。要知道这会他们可不是有花猫儿那个秘境守护给保着护着的情况了,此时的他们可以说是与其它秘境历练者,或者探险者是一样的,甚至因为花妖的缘故,他们现在处于更危险的状态。不小心不谨慎可不行,因为这一个疏忽后果就是小命被断送。

    回想起花妖离开时的作态与其与花猫儿虚言语间透露出来的信息,简儿他们已经有心理准备,只怕更大的危险与困难还在后头等着他们呢。

    **************************************************************************************************

    ‘我说花妖,你可以了吧!要不要表现得那么夸张?!’花猫儿一副无语的样子望着那正满脸心疼之色安抚着自个足下的食人花的花妖。

    ‘居然敢将我的小宝贝给伤成这样,不可原谅!不可原谅!我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我一定要让他们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否则怎消我心头之恨……’对于花猫儿的话,花妖像是完全充耳不闻,事实上当它发现不妥,下令食人将藤蔓收起,放简儿他们离开时,花妖就已经处于半抓狂状态了。

    而当花妖望着它心爱的宝贝食人花将那被炸得七零八落的藤蔓举起,一副可怜相地朝其撒娇求安慰时,花妖差点没被气炸,这才多会功夫啊,它心爱的小宝贝就给欺负成了这般模样(简儿:这能怪我们吗?总不能你小宝贝想吃了我们,我们还得对它笑眯眯以礼相待吧?生死战斗之间,谁还顾得了那么多,那当然是怎么对自己敌人伤害大就怎么来了。),简直是叔叔能忍婶婶都忍不了啦,不给简儿他们点颜色看看,实在难消它心头的这股子恨意。

    ‘乖~,小宝贝别怕,看我给你出气哈……’花妖轻轻扶摸着食人花的花瓣,似在安慰,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说花妖,你,你想怎么样?’花猫儿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战臧天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正说在点子上,算是提醒了简儿与雷。

    可不是说嘛,这地界可跟他们外头不一样,他们外头灵力那叫一个匮乏,别说让草木这种极难启智的东西开智成精了,就是人类修行那都是难之又难。

    可这儿呢,虽然比简儿的浮空岛那确实还是有所不如,可是如果是浮空岛下边的话,那却是相差无几了。尤其是这儿还有一个明显早已成妖成精的花妖在这儿领头,这再多出那么几个开了智的灵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啊!

    就拿刚才那些吸力藤蔓来说吧,虽然不知道它们后来为什么突然间大撤退,可是就其在之前洞穴里展现出来的种种表现,就已经能够充分说明虽然其还未完全开智,可是却已经能初步控制住自己的本能欲望了,换句话来说,其已经初步具备趋吉避凶能力,离开智也就是一步之遥而已,

    有句话说得好,有一即有二,无三不成礼,指不得这里还有一大堆吸血藤蔓二号、吸血藤蔓三号,四号甚至于五号在。并且还堵在门口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来着。要知道这会他们可不是有花猫儿那个秘境守护给保着护着的情况了,此时的他们可以说是与其它秘境历练者,或者探险者是一样的,甚至因为花妖的缘故,他们现在处于更危险的状态。不小心不谨慎可不行,因为这一个疏忽后果就是小命被断送。

    回想起花妖离开时的作态与其与花猫儿虚言语间透露出来的信息,简儿他们已经有心理准备,只怕更大的危险与困难还在后头等着他们呢。

    **************************************************************************************************

    ‘我说花妖,你可以了吧!要不要表现得那么夸张?!’花猫儿一副无语的样子望着那正满脸心疼之色安抚着自个足下的食人花的花妖。

    ‘居然敢将我的小宝贝给伤成这样,不可原谅!不可原谅!我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我一定要让他们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否则怎消我心头之恨……’对于花猫儿的话,花妖像是完全充耳不闻,事实上当它发现不妥,下令食人将藤蔓收起,放简儿他们离开时,花妖就已经处于半抓狂状态了。

    而当花妖望着它心爱的宝贝食人花将那被炸得七零八落的藤蔓举起,一副可怜相地朝其撒娇求安慰时,花妖差点没被气炸,这才多会功夫啊,它心爱的小宝贝就给欺负成了这般模样(简儿:这能怪我们吗?总不能你小宝贝想吃了我们,我们还得对它笑眯眯以礼相待吧?生死战斗之间,谁还顾得了那么多,那当然是怎么对自己敌人伤害大就怎么来了。),简直是叔叔能忍婶婶都忍不了啦,不给简儿他们点颜色看看,实在难消它心头的这股子恨意。

    ‘乖~,小宝贝别怕,看我给你出气哈……’花妖轻轻扶摸着食人花的花瓣,似在安慰,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说花妖,你,你想怎么样?’花猫儿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战臧天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正说在点子上,算是提醒了简儿与雷。

    可不是说嘛,这地界可跟他们外头不一样,他们外头灵力那叫一个匮乏,别说让草木这种极难启智的东西开智成精了,就是人类修行那都是难之又难。

    可这儿呢,虽然比简儿的浮空岛那确实还是有所不如,可是如果是浮空岛下边的话,那却是相差无几了。尤其是这儿还有一个明显早已成妖成精的花妖在这儿领头,这再多出那么几个开了智的灵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啊!

    就拿刚才那些吸力藤蔓来说吧,虽然不知道它们后来为什么突然间大撤退,可是就其在之前洞穴里展现出来的种种表现,就已经能够充分说明虽然其还未完全开智,可是却已经能初步控制住自己的本能欲望了,换句话来说,其已经初步具备趋吉避凶能力,离开智也就是一步之遥而已,

    有句话说得好,有一即有二,无三不成礼,指不得这里还有一大堆吸血藤蔓二号、吸血藤蔓三号,四号甚至于五号在。并且还堵在门口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来着。要知道这会他们可不是有花猫儿那个秘境守护给保着护着的情况了,此时的他们可以说是与其它秘境历练者,或者探险者是一样的,甚至因为花妖的缘故,他们现在处于更危险的状态。不小心不谨慎可不行,因为这一个疏忽后果就是小命被断送。

    回想起花妖离开时的作态与其与花猫儿虚言语间透露出来的信息,简儿他们已经有心理准备,只怕更大的危险与困难还在后头等着他们呢。

    **************************************************************************************************

    ‘我说花妖,你可以了吧!要不要表现得那么夸张?!’花猫儿一副无语的样子望着那正满脸心疼之色安抚着自个足下的食人花的花妖。

    ‘居然敢将我的小宝贝给伤成这样,不可原谅!不可原谅!我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我一定要让他们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否则怎消我心头之恨……’对于花猫儿的话,花妖像是完全充耳不闻,事实上当它发现不妥,下令食人将藤蔓收起,放简儿他们离开时,花妖就已经处于半抓狂状态了。

    而当花妖望着它心爱的宝贝食人花将那被炸得七零八落的藤蔓举起,一副可怜相地朝其撒娇求安慰时,花妖差点没被气炸,这才多会功夫啊,它心爱的小宝贝就给欺负成了这般模样(简儿:这能怪我们吗?总不能你小宝贝想吃了我们,我们还得对它笑眯眯以礼相待吧?生死战斗之间,谁还顾得了那么多,那当然是怎么对自己敌人伤害大就怎么来了。),简直是叔叔能忍婶婶都忍不了啦,不给简儿他们点颜色看看,实在难消它心头的这股子恨意。

    ‘乖~,小宝贝别怕,看我给你出气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