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级农场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八章 奇葩试验

第九百六十八章 奇葩试验

        对于李主任的官场逻辑,夏若飞并不认同,但他也不否认李主任肯定是出于好心,所以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

        亚历克斯给夏若飞介绍了一下调查组的人员,然后就离开了会议室。

        澳航作为当事方,是要回避的。

        所以他们虽然也参与了事件调查,但更多的是做一些配合工作,真正主导的则是三个国家的航空安全部门。

        调查组的成员来头都不小,名气最大的自然是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了,这个委员会成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参与了许多著名空难的调查,经验非常丰富,一些第三方国家的空中特情事件,有时候都会邀请他们帮助调查的。

        澳洲和华夏也是派了航空安全方面的专家前来,而且带队的级别都不低。

        当然,李主任所担心的刁难并没有出现。

        调查组只是照例详细询问了夏若飞整个事件的经过,他们都是专业人士,问得比警方更具体,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实际上事情的结论大家心里都有数,调查组昨晚抵达塞班之后也第一时间进入了工作,他们昨天几乎是忙了通宵。

        调查组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提取了当事航班的舱音记录和飞行数据记录,也就是通常说的“黑匣子”里面记录的数据。

        然后他们利用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把所有的数据根据时间轴初步过了一遍。

        虽然很多具体细节还没有来得及分析,但是对于事件定性已经基本上没有太多疑问了。

        包括当时威尔金斯反锁驾驶舱的那段时间里,记录的数据显示就是人为的操作自动驾驶旋钮,改变了飞机的航向和高度,而且他们还听到了约翰松机长最后时刻的话……

        威尔金斯使用的是剧毒药物,约翰松机长只来得及说半句话:“威尔金斯,我觉得有点不舒服,下面你来操控……”

        然后舱音记录仪就再也没有收录到了约翰松机长的声音。

        这位还有三个月就要退休的资深机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到的依然是身为机长的职责。

        然后夏若飞和机组破门而入,威尔金斯蓄意打破风挡玻璃,这些声音都被黑匣子忠实地记录了下来。

        客舱失压后,因为噪音太大,所以记录的声音基本上听不清楚,不过通过飞行数据同样能够在计算机里模拟出当时飞机的飞行状态。

        所以大的方面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疑义的,调查组询问当事人,只是想要拿到更多第一手的资料,并且与黑匣子记录的客观证据形成佐证而已。

        唯一让调查组觉得有疑点的,并非夏若飞一个门外汉居然能成功驾驶飞机迫降这个方面事实胜于雄辩,而且当时驾驶舱里有一位资深机长进行技术指导,再加上一点运气成分,还是有可能成功地调查组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夏若飞和机组一起,竟然能够打破驾驶舱门。

        按照空客公司的设计标准,如果出现了那样的情况,基本上就是死局,在有限的时间内,再加上空中又不可能找到合用的工具,是根本不可能破开驾驶舱门的。

        实际上这就是为了航空安全的设计,如果驾驶舱外存在打开驾驶舱门的办法,那就有被劫机分子利用的危险。

        对于大家的疑问,夏若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释,他只能耸耸肩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也许是我的力气比较大吧!”

        夏若飞的这个解释,自然得不到一切以标准说话的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专家的认可,因为这根本就是不科学的。

        但事实又摆在那里,根本容不得他们怀疑。

        于是,这帮人就走进了死胡同……

        调查组内部的争论也不小,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是空客公司在制造飞机的时候偷工减料,导致驾驶舱门质量不过关。

        这可把在场的空客代表给吓坏了作为飞机制造商,空客也派员参加,只不过他们跟澳航的地位差不多,只有配合调查的份儿。

        当然,持不同意见的人也不少,因为舱音记录和调查笔录显示,在夏若飞破门之前,飞机上的空警可是拿着防爆斧砸了好久,那舱门根本纹丝不动。

        大家争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会议室有着向菜市场转变的趋势……

        最后,还是华夏官员的官场哲学发挥了作用。

        李主任通过翻译发表了意见:“大家先静一静,关于驾驶舱门质量的问题,飞机已经封存待查,通过后续的专业调查,结果自然会水落石出的,现在我们争论的问题对于整件事情的定性并没有影响不是吗?

        另外,夏先生经过昨天的事情,肯定是身心俱疲,诸位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是不是可以让他先回去休息了?”

        是的,李主任采用的就是博大精深的拖字诀,同时也顺便帮了一把小老乡。

        大家也知道就算争得面红耳赤,最终也不会有任何结果,所以也都认同了李主任的意见,经过商量之后,就对夏若飞表示了感谢,让他离开了会议室。

        夏若飞逃也似地回了房间,这帮严谨到了极致的专家,他是一分钟都不想跟他们多呆。

        原本夏若飞以为这事儿应该就算了结了,可是他还是低估了专家调查员们的严谨程度……

        上午夏若飞带着冯婧一起到塞班的海滩上去享受了一把海洋风情,他还陪着兴致勃勃的冯婧玩了一把浮潜。

        其实那种浮在海面上,把头探进海水欣赏水下美景的项目,在夏若飞看来实在是太小儿科了在部队的时候他们每次海训都有深潜的项目,虽然不像专业潜水员那样去挑战极限,但也比穿着救生衣含着呼吸管在海面上过家家要刺激多了。

        不过冯婧那么有兴趣,夏若飞也不好扫她的兴。

        浮潜过程中,夏若飞对那些浅海的珊瑚、游鱼没有半点儿兴趣,贼溜溜的眼睛忍不住就往别的地方看了。

        塞班岛是旅游胜地,浮潜的项目自然也十分火爆,不看珊瑚可以看美女啊!而且在水底下看美女,也别有一番风味。

        距离他最近的,自然是冯婧了。

        冯婧今天穿的是比基尼,还别说,平时总是一副女强人打扮的她,换上比基尼之后还真是别有一番风情。

        那盈盈一握的腰肢、修长结实的美腿,平时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夏若飞今天倒是饱了眼福。

        他一边偷瞄,一边在心里嘀咕道:想不到婧姐也挺有料的呢……

        这一走神,刚好就跟冯婧的眼神对上了。

        虽然隔着护目镜,但夏若飞那欣赏的目光依然被冯婧看得清清楚楚,她心里不禁一阵小鹿乱撞,即便是在凉爽的海水中,她也依然感觉到脸颊一阵火热。

        不过冯婧也并没有躲避夏若飞的目光,芳心反倒是一阵暗暗欣喜。

        倒是被抓了现行的夏若飞有些尴尬,连忙把头摆向了别处。

        冯婧忍不住想要笑,但是嘴里含着呼吸管,必须闭紧嘴巴,憋得很是辛苦。

        玩过浮潜之后,两人回到酒店洗澡换衣服,然后又到海边上找了一家风味餐厅,点了一堆查莫洛风味料理,什么红米饭、烤肉、椰子蟹……就挑有特色的上。

        大快朵颐之后的两人刚回到酒店,就被李主任堵在大堂了。

        “夏总!吃了没?”李主任满脸笑容地问道。

        “在外面吃过了,李主任这是……”夏若飞问道。

        “找你有点事儿,我们去那边聊聊?”李主任看了看冯婧,欲言又止。

        夏若飞想了想说道:“行,婧姐你先回去休息吧!”

        冯婧看了看李主任,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若飞,咱们还要在塞班呆多久啊?澳洲那边一大堆事情呢!你不是说酒庄的事情不能等吗?还有国内公司也不能一直没人掌舵啊!”

        李主任知道,冯婧这话实际上是问他的,所以连忙说道:“这位女士,需要夏先生配合的部分很快就完成了,最快明天你们就能离开了!”

        “那就好!”冯婧微笑着说道,“那李主任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她朝李主任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走向了电梯。

        夏若飞解释了一句:“冯总是我们公司总裁,这次陪我一起到澳洲出差,没想到遇到这档子事情,耽误了不少工作……你知道的,海归女强人,满脑子都是工作的事情……”

        李主任陪笑道:“理解!理解!”

        两人来到一楼的茶座,点了两杯饮料,然后夏若飞问道:“李主任,是不是调查组那边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配合的?”

        李主任面露苦笑,说道:“有件事可能还真是要麻烦夏总……我们华夏方面是反对的,不过美国和澳洲方面坚持,所以也没有办法,可能需要夏总辛苦一下……”

        接着,李主任就把事情跟夏若飞说了一下。

        听完之后,夏若飞也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的人还是纠结驾驶舱门的事情,他们上午就派专人去检查了飞机的舱门,并没有发现明显的质量问题。

        只不过舱门已经被破坏了,而且经过爆炸性失压时的大力撕扯,很多数据也分析不出来了。

        虽然当时在空中成功破开舱门是好事,直接避免了一起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但是在事故调查中就未必是好事了。

        至少空客方面是非常紧张的。

        急于撇清关系的他们想出了一个馊主意那就是从澳航同型号飞机中拆下一个舱门和闭锁机构来,先检验质量是否合格,然后……

        然后请夏若飞现场用防爆斧把这个完好的舱门破开。

        如果证明质量没有问题,甚至别人在同等条件下没办法破开,但夏若飞却能做到,那就肯定能排除空客飞机的质量问题了。

        他们为了避嫌,甚至直接选用澳航同批购买的另一架同型号飞机的舱门,这样是很难作假的澳航方面也没有必要去配合空客作假。

        当然,所有的费用都是有空客承担的。

        为了公司的名誉,他们也是够拼的。

        这个方案看起来有点不靠谱,但却得到了澳洲以及美国方面专家的一力支持。

        夏若飞听完之后,有些瞠目结舌:“让……让我再把一扇完好的机舱门给劈掉?你确认他们脑子没有坏掉吧?”

        李主任笑着说道:“我当时也以为自己听错了,而且我们也提出来了,在紧急情况下,人的潜能可能爆发出来,再让你做一次,也未必就能破开舱门,但他们坚持要试一试,而且空客方面也不差钱……”

        “那需要多久?”夏若飞皱眉问道,“我去澳洲真的有急事,耽误不起啊!”

        “哦,是这样的,现在他们准备用来做试验的飞机就在澳航的悉-尼基地。”李主任连忙说道,“现在那边已经拆卸舱门和闭锁机构了,这边是准备安排你们明天一早飞澳洲,配合他们完成这个实验,你就可以离开了!”

        夏若飞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说道:“那还差不多!行吧!就陪他们疯一回……”

        李主任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谢谢夏总!谢谢夏总……”

        因为夏若飞是华夏人,所以调查组那边自然就让华夏方面的代表来做工作,但偏偏李主任在出国之前也打听过夏若飞的情况,他们薛局长还有过一番暗示,李主任深知如果夏若飞坚决不配合,他还真没办法强制夏若飞。

        好在夏若飞还比较好说话,只是吐槽了两句,就答应了这个看起来十分荒谬的试验。

        夏若飞回屋的时候,在走廊里路过冯婧的房间,见房门并没有关,就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那个李主任找你干什么?”冯婧笑着问道。

        夏若飞哭笑不得地把调查组的奇葩实验方案跟冯婧说了一遍,冯婧听了之后也不禁瞠目结舌。

        “你真的跟他们去做这个实验啊?”冯婧笑着问道,“万一这回破不开,岂不是有损你的形象?说不定当时情况紧急,你的潜能爆发……”

        冯婧的说法倒是跟李主任很像。

        夏若飞笑着说道:“没有万一,只要他们不心疼钱,拿多少舱门来我都能破开!反正就当时找乐子了,明天飞澳洲,下了飞机就去把他们的舱门给劈了,然后咱们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