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级农场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八章 推心置腹

第九百三十八章 推心置腹

        夏若飞不禁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有料到宋老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准确地说,是夏若飞完全没有料到宋老居然这么八卦。

        而且这个消息能传到宋老耳朵里,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宋老的大儿子宋正平,这位湘南省的父母官告诉他的。

        这一瞬间夏若飞有些无语,你们一个是德高望重的老一辈领导人,一个是政坛明星、封疆大吏,就算是父子间的聊天不是也应该说一些国家大事才对吗?这种小辈之间的八卦事情有什么好聊的?

        不过夏若飞的失神也只是那一瞬间,宋老还笑眯眯地等着他回答呢!自然不能太过失礼。

        所以夏若飞迅速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措辞,然后开口说道:“宋爷爷,春节后我确实是陪着宋薇一起去了一趟湘南省,不过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跟宋薇之间没什么的……”

        宋老哈哈大笑,伸手指了指夏若飞说道:“你呀你!我可没说你跟宋薇丫头有什么哟!你这么着急解释,反而好像欲掩弥彰呢!”

        夏若飞不禁一阵窘迫,宋老微笑着说道:“若飞啊!这要是早年间,你这样的少年俊彦,就算是三妻四妾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现在政策是不允许了,不过你不也还没结婚吗?”

        夏若飞有些错愕,不知道宋老说这番话的用意何在。

        没等夏若飞接话,宋老就笑眯眯地说道:“年轻男女之间互相倾慕,这个没什么,但是可千万不能玩弄女孩子的感情啊!尤其是宋薇这丫头,可是启明的掌上明珠,真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就算是我也不太好劝说启明的……”

        夏若飞连忙说道:“您放心吧!我怎么会玩弄宋薇的感情……不对啊!宋爷爷,您这是拿话绕我呢!我跟宋薇之间清清白白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啊!”

        宋老哈哈大笑,说道:“在一起也好,没在一起也罢,我就是给你提个醒,人老了难免唠叨一些嘛!”

        夏若飞正色说道:“我知道了,宋爷爷,我会谨记您的教诲的!”

        夏若飞又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他自然知道宋老这是真心在为他着想。

        而且说实在的,从宋老刚才的一番话也能听出来,其实他对这方面的态度已经十分的宽容,甚至有些宠溺了连三妻四妾都说出来了。

        这也跟宋老是经历过那个年代有关。当然,宋老对夏若飞自然是没话说。

        宋老的孙子辈几乎都不在他身边,就算是在京城的,也都对他十分敬畏,能不来则不来比如宋睿就是这样。

        而夏若飞却是能够在他面前保持平常心,说话也不像宋睿他们那样小心翼翼的,这在小一辈中殊为难得,宋老对他自然也是相当的喜爱。

        宋老呵呵一笑说道:“谈不上教诲,只是闲聊而已。”

        夏若飞陪宋老说了会儿话,吕主任就走了过来,说道:“首长,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您看是不是?”

        宋老闻言站起身来说道:“好!那咱们就先去吃饭!”

        宋老虽然已经耄耋之年,但依然龙行虎步,走起路上虎虎生风,他一马当先走在前头,夏若飞和吕主任紧随其后。

        吕主任有些羡慕地看了看身边这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小伙子和首长共进晚餐,这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殊荣,也就宋家嫡房的宋睿等人有这样的待遇。

        当然,宋睿也许并不会认为这是什么殊荣,宋老往那一坐,就有一种无形的威势,让他一顿饭都食不知味。

        宋老今天听说夏若飞会过来,明显心情都好了许多,还特地嘱咐工作人员晚上加几个菜,这在吕主任看来,更是天大的恩宠啊!

        一行人来到设置在后院厢房的餐厅,工作人员已经把准备好的饭菜都端上了桌子。

        “来来来,随便坐!”宋老笑呵呵地说道,“小吕你也坐下来吃!”

        吕主任笑着说道:“谢谢首长!”

        作为宋老身边的工作人员,跟首长同桌吃饭那也是常有的事情总不能宋老和夏若飞两个人坐着吃,他一个堂堂部级干部在一旁伺候吧?

        宋老坐下之后,夏若飞和吕主任才在他的两侧分别落座。

        宋老扭头对服务人员说道:“小齐,去把若飞上次送我的那瓶醉八仙打开,今天我要喝两杯!”

        “是,首长!”小齐说道,连忙去准备白酒。

        宋老笑呵呵地说道:“若飞的本事可是真大啊!别的不说,就你们公司经营的这个白酒,是真的合我口味!”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宋爷爷您喜欢喝的话,回头我再给您寄一些过来!”

        “不用不用!我也不好酒!”宋老摆手说道,“今天是你过来了,我心里高兴,所以才喝两杯,平时我可是谨遵保健医生的医嘱,几乎不喝酒的!这个小吕可以作证!”

        吕主任连忙说道:“首长在这方面是非常自律的!”

        夏若飞笑着说道:“其实老年人适量饮酒,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舒经活血嘛!当然,白酒性烈,其实最合适您的还是葡萄酒,每天喝一小杯,对身体绝对有好处!”

        宋老笑呵呵地说道:“那我以后就喝点儿葡萄酒!你这个小神医说的话,还是很权威的嘛!有了你的尚方宝剑,保健医生们也就没理由反对了……”

        夏若飞差点没憋住笑了出来这说明老爷子还是好酒的嘛!

        他忍着笑说道:“宋爷爷,我在澳洲收购了两个酒庄,并且种植了一批新品葡萄,算算时间应该也快要收获了,等这批酒酿造出来,我给您送几箱过来,您留着慢慢喝!”

        “好好好!”宋老说道,“你小子送的可都是好东西,那澳洲红酒想来也差不到哪儿去!”

        “您过奖了!”夏若飞笑着说道。

        工作人员很快就把醉八仙酒开好了,闻到浓郁的酒香,宋老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说道:“快给我们倒上!”

        小齐连忙给宋老倒上酒,轮到夏若飞的时候,他就摆了摆手,接过酒瓶来亲自给吕主任倒上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第一杯酒,就欢迎若飞来京城吧!”宋老端起酒杯说道,“以后你可要经常来京,我听说你在刘海胡同买了个宅子?那没事就过来住一段时间嘛!也可以陪我这个老头子说说话……”

        宋老虽然地位尊崇,但子女要么外放为官,要么在京城有自己的家,至于孙子辈的除非是逢年过节,或者是他过寿的时候,其他时间也很少上门来。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这就是一个孤独的老人。

        夏若飞端着酒杯说道:“一定!只要您不嫌我烦就行了!”

        “有人陪我聊天下棋,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宋老哈哈笑道,“怎么会嫌你烦呢!来来来,干杯!”

        “干杯!”

        大家仰头将第一杯酒一口喝干,夏若飞立刻起身给宋老和吕主任倒酒。

        宋老也没有阻止,只是笑呵呵地伸手点了点桌子。

        “尝尝我家厨师的手艺吧!”宋老说道,“这烤鸭据说跟便宜坊的不相上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林吹牛,哈哈……”

        他平时吃得比较清淡,不过今天夏若飞来,宋老也是照顾夏若飞的口味,还专门嘱咐厨房加了几个荤菜,其中就有正宗的京城烤鸭。

        吕主任也笑呵呵地说道:“据说厨师小林曾经在便宜坊工作过,一手烤鸭的绝技平时也没什么展示的机会,首长吃得很清淡的!”

        “是吗?”夏若飞说道,“那我得好好尝尝了……”

        说完,他拿起一片荷叶饼,接着又夹了烤鸭,蘸了蘸甜面酱,接着又夹起葱条如法炮制,最后将荷叶饼卷起来,直接用手拿着塞进嘴里,咬了一大口。

        鲜香之中又带着一丝甜味,而且便宜坊的烤鸭是采用闷炉烤制的,相对于全聚德的挂炉烤鸭,这种工艺制成的烤鸭口感更加细嫩鲜美。

        夏若飞略一品尝就竖起了大拇指,说道:“真好吃!”

        宋老欣慰地说道:“哈哈!小吕,回头表扬一下小林厨师,他的手艺得到了夏神医的认可啊!”

        夏若飞被宋老调侃,却并不尴尬,反而笑着说道:“术业有专攻,再厉害的神医也不可能去跟大厨比厨艺啊!”

        “是这个理!”宋老笑呵呵地说道。

        大家一边吃一边聊,虽然酒喝得并不多,但是气氛却是十分的融洽。

        宋老问道:“对了,我听说你跟小睿准备一起做点生意?”

        夏若飞拿起湿毛巾擦了擦嘴巴,说道:“是的,不止是宋睿,还包括赵勇军赵大哥,以及刘健、徐子轩等人,都是平时关系不错的朋友,大家就想着一起干点事业!”

        夏若飞提到那几个名字的时候,吕主任就小声地在宋老耳边介绍他们的身份背景。

        毕竟除了赵勇军,其余几个宋老肯定是没怎么听过他们的名字,更没办法跟他们的父母对号入座的。

        宋老听了之后,微微点头说道:“做点事业是值得鼓励的,不过切记不得打着老一辈的旗号走歪门邪道!”

        夏若飞连忙说道:“这个请您放心,我们是堂堂正正做生意,也从没想着要走什么捷径!”

        宋老似笑非笑地看了夏若飞一眼,问道:“即便碰上老刘家的小辈也一样?”

        夏若飞不禁一阵腹诽,心说您老对情况的掌握也太细致了吧?居然连这都知道了……

        实际上,这个事情涉及了宋老的亲孙子宋睿,以及他最看好的年轻人夏若飞,所以他才会多留一个心,专门嘱咐吕主任去了解了情况的。

        由此也可见夏若飞在宋老心目中的地位。

        好在夏若飞还真没打算搞什么小动作,自然也是问心无愧。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我们都是通过正规程序注册公司、申请竞标的,不管对手是谁,我们都不会弄歪门邪道的。”

        实际上这个事情大家都有默契,不管是刘浩凡一方,亦或者夏若飞他们这一方,大家的实力可以说不相伯仲,真要去疏通关系搞违规操作,恐怕谁都讨不了好。

        宋老和颜悦色地说道:“我对你自然是放心的!只是对宋睿他们几个小子有点不托底。既然你们在一起做事情,你就有责任督促提醒他们,不光是拿地这一件事,将来也是一样,如果真出现以权谋私的情况,这板子可是要打在你身上的哟!”

        夏若飞连忙说道:“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到责任的!宋爷爷,说实在的我现在也不缺这一点钱,就算赵大哥或者宋睿他们想要借家族长辈的权力来牟利,我也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宋老欣慰地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睿这孩子可从来没让我省心过,不过跟你成为朋友之后,他倒是进步了不少!”

        吕主任也笑着说道:“首长,近朱者赤嘛!若飞同志这么优秀,自然而然就会感染和影响身边的朋友!”

        “有道理啊!”宋老微笑着说道,“来来来,我敬若飞一杯!算是感谢你帮我管教那个不让我省心的孙子……”

        夏若飞连忙说道:“不敢不敢!还是我敬您吧!”

        说完他端起酒杯,和宋老轻轻碰杯之后立刻先干为敬。

        其实夏若飞还有那么一丝丝心虚的宋睿追求卓依依,明显是动了真情,这事儿严格来说是不符合宋家利益的,夏若飞非但没有制止,反而还明里暗里给了不少帮助。

        也不知道宋老将来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会不会怪我……夏若飞心里有些忐忑地想道。

        酒足饭饱之后,宋老又带着夏若飞回到了后院的堂屋,工作人员早已摆好了茶具,准备好了茶叶的山泉水。

        茶叶就是夏若飞送的极品大红袍,而水则是专门从玉泉山打开的水,最适合泡茶了。

        夏若飞自然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泡茶的任务。

        他熟练地清洗茶具、倒入茶叶,泡茶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充满了赏心悦目的美感。

        一会儿工夫,散发着清香的茶汤就被分在了几个小茶盅里,夏若飞将茶盅摆在了宋老面前,微笑着说道:“宋爷爷,尝尝我的手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