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级农场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有趣的邂逅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有趣的邂逅

        王伯山愣了一下,问道:“郑师叔,您的意思是……从波瑙图的高层入手?”

        郑永寿点点头说道:“世俗界的那些尔虞我诈我是不太懂,不过既然刘家油盐不进,而那个青云岛名义上还是波瑙图国的领土,那我们何不在波瑙图国这边做点儿文章呢?只要能让他们收回青云岛,那不就好办了吗?无非就是波瑙图国赔偿一些钱给刘家,这钱咱们出!另外,再把他们的高层给喂饱了!一个小破岛能赚两轮钱,我就不信他们不动心!”

        王伯山腹诽道:还说您不懂尔虞我诈呢?这已经够腹黑的啦!

        心里这么想,嘴上他可不敢这么说。他赔笑道:“郑师叔果然足智多谋!难怪您老人家直接约我在这边见面!”

        郑永寿矜持地说道:“少拍点儿马屁!先说说看这个方法行不行?如果没问题就尽快去办!”

        王伯山说道:“郑师叔,您有所不知……刘家这些年已经把青云岛建设得固若金汤,他们的防御能力之强,已经足以抵御波瑙图国的军队了,您可能不太了解,像波瑙图这种小国家,军队都是孱弱不堪的……所以,青云岛只是名义上算波瑙图领土,更何况他们签署的是永久使用权转让协议,这也不是说收回就能收回的。所以,无论是从法理上,还是能力上,波瑙图都已经没有办法收回青云岛了。”

        郑永寿冷哼了一声,说道:“只要波瑙图宣布收回青云岛的使用权,难道我们摘星宗还没有办法把那个什么刘家赶出去吗?”

        “郑师叔……”王伯山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动用宗门的力量,那就超出了世俗的手段了,这与掌门他老人家的初衷也不符啊!”

        在世俗界待久了之后,王伯山已经习惯了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采用世俗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对于郑永寿的方案,他内心里是不太认同的。

        郑永寿不禁恼怒地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这么一直拖着吗?万一夜长梦多……这责任你我都担当不起啊!”

        王伯山说道:“郑师叔,我还是倾向于徐徐图之,毕竟如果动用宗门力量的话,难免会引起其他势力的关注,到时候知道青云岛秘密的,可就不仅仅是我们摘星宗了。至少目前来看,还没有其他修炼势力发现青云岛的秘密,咱们还有时间!”

        郑永寿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实际上青云岛的事情洛清风是十分重视的,为了防止泄密,此事仅仅只有四个人知情,除了王伯山、郑永寿以及洛清风本人之外,就还有一位专门负责和王伯山对接世俗界事务的永字辈弟子了解情况了。

        而且这位永字辈的弟子也仅仅知道一点儿皮毛,洛清风之后派郑永寿来确认青云岛的情况,那位弟子就不再掌握了。就是这样,洛清风都已经向这个永字辈弟子下达了封口令,严令他不得泄露半句,就连摘星宗的另一位清字辈的弟子迟清城都不知情。

        洛清风这么小心,自然也是为了防止其他宗门得到消息。

        摘星宗在修炼界实力只能算是中等,虽然这些年因为洛清风突破到了金丹期,让宗门实力有了质的飞跃,但毕竟底蕴不足,不但金丹修士只有他一人,而且炼气期高阶的弟子数量和那些老牌宗门相比也差了不少,真要让其他宗门听到什么风声,那摘星宗在抢夺青云岛上是没有任何优势可言的。

        听了王伯山的话之后,郑永寿也陷入了沉思,半晌他才开口说道:“伯山,一直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总得有个章程吧?”

        王伯山对此早有准备,他说道:“郑师叔,我这些日子也不是一直闲着的,对刘家的情报搜集也下了大量的工夫。据我所知,刘家的家主已经身染重病,当初态度坚决地拒绝我们收购的,正是这位刘家主,如果他一旦撒手西去了,他的子女们对于青云岛可没那么上心,到时候咱们就有机会花一定的代价把这个岛买下来了!”

        “哦?”郑永寿眼睛一亮,说道,“还有这事儿?那……要不咱们再给他添把火,送这位刘家主一程?”

        王伯山连忙说道:“郑师叔,如果没有必要,我是不建议这么做的。一来听说这位刘家主病得很重,不需要我们出手,他也撑不了多久的了;二来嘛……刘家在华夏影响力很大,您不太了解世俗界的情况,总之就是出手对付他会有一定的风险,就算是成功了,一旦留下什么痕迹,那咱们想要收购青云岛,就基本上没有任何可能了!所以,我的建议还是耐心地等一等……”

        郑永寿露出了一丝沉吟之色。

        就在这时,王伯山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告罪道:“郑师叔,我先接个电话……”

        这些年王伯山在世俗界发展得很好,摘星宗里也渐渐出现了一些世俗界的科技产品,郑永寿自然不会连手机都认不出来,只是他自己不习惯用这些东西罢了。

        郑永寿淡淡地点了点头,继续靠在沙发上思索着拿下青云岛的办法,而王伯山则站起身接听起了手机。

        王伯山用英文和对方聊了几句,郑永寿自然是一点儿都听不懂的,不过当他看到王伯山眉梢露出那难以抑制的喜色时,也不禁泛起了一丝期待。

        王伯山挂了电话之后,就喜上眉梢地说道:“郑师叔,我说什么来着!只要耐心等待,总是会有好消息的!”

        郑永寿不禁坐直了身体,问道:“伯山,到底是什么好消息!别卖关子,快说!”

        “是!郑师叔!”王伯山说道,“刚刚有个我在青云岛的内线打电话告诉我,青云岛的归属权很可能会产生变化!”

        “什么?”郑永寿忍不住失声叫道。

        “郑师叔,您别担心,应该是好事!”王伯山微笑着说道,“据我的内线说,刘家有意将青云岛转让给一个年轻人,这个人的身份我的内线也大致打听出来了,他名叫夏若飞,是华夏一家农副产品公司的老板,根据他的过往经历,我认为这个人跟修炼界应该没有任何关系!”

        说到这,王伯山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说道:“郑师叔,咱们的机会终于来了!只要刘家将岛屿转让给夏若飞,那从他手中购买青云岛,可比从刘家买岛要容易得多啊!”

        郑永寿也露出了大喜之色,连忙说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找这个年轻人!不要心疼钱,直接给他一个无法拒绝的价格!”

        在修炼者眼中,金钱的重要性极低,虽然现在不少宗门都在世俗界有产业,但这些产业最终还是为了更好地搜集修炼资源,是为了修炼服务的,如果能拿下青云岛,哪怕将宗门所有产业拱手相送,摘星宗也不会有丝毫犹豫的。

        王伯山说道:“师叔,您稍安勿躁,我会尽快去办的!不过现在刘家还没有正式把青云岛转让给夏若飞,而且这个夏若飞都还没有回到国内,所以咱们也不急于一时。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先动身回国了,到时候我亲自会一会这个幸运的年轻人!”

        郑永寿说道:“好!好!伯山,这次我就不回宗门了,跟你一起到华夏走一趟,办成这件事情之后,我亲自回宗门为你请功!”

        郑永寿这是要第一时间将好消息汇报给洛清风,所以才会留在世俗界等待的。

        这个事一旦办成,不但王伯山会得到不少赏赐,他郑永寿同样也是大功一件,到时候少不了会有他的赏赐。

        “师叔,我这就安排飞机,咱们先回华夏!”王伯山激动地说道。

        ……

        夏若飞自然不知道已经有一个修炼门派盯上了青云岛,他和刘宽乘坐桃源号,经过五六个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平稳地降落在了悉尼的金斯福德史密斯国际机场。

        飞机很快脱离了跑道,在滑行道上稳稳地前行,朝着停机位开去。

        这时,夏若飞不经意间往舷窗外一看,意外地发现和桃源号行驶的滑行道平行的另一条滑行道上,一架涂装非常有特色的空客a350飞机也在缓缓滑行——这架飞机的翼尖上是醒目的桃源公司logo,机身上则印着鲜嫩的蔬菜瓜果和仙境农场的名称。

        夏若飞忍不住扬起了眉毛,这也实在是太巧了吧!和桃源号几乎并排滑行的,显然就是澳航唯一的一架拥有特殊涂装的空客a350——“若飞号”了。

        当初夏若飞和冯婧乘坐澳航的飞机前往澳洲途中,遇到严重抑郁的副机长威尔金斯毒杀当班机长约翰松,锁紧驾驶舱门准备带着全机人员一起葬身大海,是夏若飞帮助机组人员破门而入,并且在唯一的飞行员布鲁克双臂重伤无法驾机的情况下,夏若飞力挽狂澜,在布鲁克的技术指导下,惊险地驾机迫降在塞班岛上。

        这次史诗级的迫降,让夏若飞第一次进入了公众的视野,走上了“网红老总”这条“不归路”。

        而澳航为了感谢夏若飞,不但给予他现金奖励和“终身荣誉乘客”的头衔,并且还将修复之后的当事飞机命名为“若飞号”,还将飞机的涂装改成了非常有桃源公司和仙境农场特色的图案。

        这架飞机无论出现在哪个机场,机身上那娇艳欲滴的蔬菜瓜果都非常的醒目,而且一看到这样的涂装,了解情况的人自然而然就会想到那次惊心动魄的迫降,所以到哪儿都非常的吸引眼球。

        夏若飞也曾经在网上看到华夏网友刚好搭乘到这架飞机,兴奋地发在网上的自拍照--这架飞机和华夏有太多的渊源了,所以华夏网友见到之后也是感觉相当的亲切。

        至于在现场看到这架飞机,对于夏若飞来说也是第一次。

        更有意思的是,夏若飞乘坐的桃源号同样也是蔬菜瓜果的涂装,两架平行滑行的飞机风格十分的接近,而且都有桃源公司的logo,一个是在两侧翼尖上,一个则是在尾翼上。

        那架空客a350飞机上的乘客也都发现了这一点,好多人都兴奋地尖叫了起来,纷纷掏出手机对着桃源号拍照。

        夏若飞也觉得实在是太巧了,心情不错的他也隔着舷窗向空客飞机上的乘客们挥手致意。

        桃源号上的空乘人员以及刘宽,也都觉得十分神奇。

        作为航空从业者,无论是空乘还是飞行员,都对夏若飞那段经历了如指掌;而刘宽作为刘老爷子的大管家,自然也对夏若飞公开的情况进行过详细的了解,因此他们都知道这架“若飞号”涂装的特殊意义,大家同样觉得非常有缘份,尤其是空乘,也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拍照。

        两架涂装非常像的飞机隔着一条滑行道在缓缓滑行,而且在飞洲际航班的a350旁边,夏若飞乘坐的这架湾流g650公务机就好像是藏獒身边的吉娃娃一样,巨大的差异形成了非常有意思的反差萌。

        就连塔台上的管制员也都注意到了这有意思的一幕,而刚好那架空客a350飞机预定停机位旁边的一个机位的飞机已经推出滑行了,机位暂时空了下来,于是……

        下一刻,桃源号驾驶舱里的机长刘安收到了塔台管制员的指令--他们的停机位临时变更了,滑行路线自然也相应地发生了变化。

        刘安先是愣了一下,因为私人飞机一般都停在远机位,一般会比较靠近公务机专用的进出通道,临时变更停机位的情况是极少见的。

        不过刘安还是非常专业的,他飞快地记录下停机位编好以及滑行路线各节点,然后准确地复述了出来。

        飞机依然在滑行道上慢慢前进,夏若飞等人自然不知道停机位已经变更了。

        转过一个道口之后,桃源号变成了跟在澳航的“若飞号”之后,一大一小两架飞机就好像母鸡带小鸡一样,一前一后地向前滑行。

        刘安感到很诧异的是,两架飞机的滑行路线居然是一致的。

        最后,在澳航的空客a350进入停机位之后,刘安才发现,他们的停机位居然跟桃源号相邻。

        刘安这才意识到,这应该是塔台有意的安排,他稳了稳心神,操控着飞机滑入停机位后准确停靠,并且熟练地关闭引擎和各电门。

        这时,桃源号上的飞行员和乘客们已经注意到,隔壁机位上的空客a350刚刚停靠,地勤人员就把早已准备好的舷梯车开了过去,并且还有人在舷梯的下方开始铺设红地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