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神级农场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当务之急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当务之急

        夏若飞准备的几个计划中,首先要做的就是让这个托尔斯去见撒旦,只有这个人死了,莫妮卡受到的威胁才会消失,而且这是当务之急。



        他从来没有因为掌握了远超常人的实力,而有一种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优越感,但是对于托尔斯这样彻头彻尾的恶棍,随手将他抹杀掉,他是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的。



        当然,夏若飞也很清楚,干掉托尔斯,也只能算是治标,并不治本。



        托尔斯死了,并不影响格尔曼家族对格拉索家族的打压。对于格拉索家族的死活,夏若飞根本不关心,尤其是他还听说格拉索家族的族长亲手将格拉索家族带入了这样的困境,甚至在得知托尔斯盯上莫妮卡之后,这位族长甚至有牺牲莫妮卡来换取家族喘息的机会,这让他对格拉索家族没有丝毫的好感。



        可是夏若飞并不敢保证,没有了托尔斯,格尔曼家族会不会有第二个人,再次觊觎莫妮卡,以格拉【    更新快】索家族那个族长的尿性,肯定不会在乎莫妮卡的意愿,甚至恨不得把莫妮卡送到对方床上去。



        所以,想要彻底帮莫妮卡解决麻烦,光是干掉一个托尔斯是远远不够的,一劳永逸的办法自然是将格尔曼家族连根拔起。



        不过牵出萝卜带出泥,格尔曼家族的背后,可是在意大利大名鼎鼎的光荣会。



        夏若飞并不知道格尔曼家族的那个在光荣会里的靠山影响力有多大,也不知道光荣会在得知格尔曼家族出事之后,反应会有多大,但他不能冒险去贸然行动。



        夏若飞还没有盲目自信到以为自己如今是修炼者,就能干天干地干一切,实际上修炼者的单体战斗力也许比世界上最强壮的特种战士都要厉害许多倍,但也不是无敌的。



        至少夏若飞作为一名练气期的修士,还远远不可能做到无视世俗力量。



        很多热武器都能对夏若飞造成威胁。



        一颗大口径的狙击子弹,都有可能收割掉夏若飞的生命,就算是他对危险有着天生的感知,有可能可以躲避开几百米甚至上千米开外静悄悄地飞过来的狙击子弹,可他不可能随时随地都处在那样一个紧张的状态,这对任何人都是一种煎熬。



        更何况夏若飞丝毫都不怀疑,光荣会作为历史悠久的黑手党组织,一定会掌握着比狙击步枪威力大得多的热武器。



        再加上他们几乎遍布欧洲的耳目,轻易去招惹这样的敌人,实现相当不明智的。



        多年从军的经历让夏若飞深知,要么就不出手,要么就要一击必杀,否则就会令自己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地之中。



        尤其是在人生地不熟的意大利,有过多次跨境作战经历的夏若飞,更是很清楚自己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针对格尔曼家族的行动不能冲动行事,可是干掉托尔斯,却是迫在眉睫。



        夏若飞决定先不管后续怎么安排,把第一个目标先实现再说。



        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托尔斯,这一点夏若飞还是有着强烈自信的。



        老布莱克给他的资料严格来说还算不上是情报,只是一些面上的东西,或者是公开报道的资料,他最多就是汇总了一下,很多夏若飞需要的关键信息,老布莱克也提供不了。



        比如有关托尔斯的资料,更多的是列举了他的斑斑劣迹,而对他经常出没的地点、生活习惯、爱好等等关键信息,却非常的模糊。



        这些需要夏若飞自己去搜集。



        思忖良久,夏若飞起身离开了酒店房间。



        他走上都灵的街头,此时夜幕初降,许多人都走出了家门,三三两两地徜徉在华灯初上的街头,充满异域风情的街上一派祥和。



        不过夏若飞知道,任何一个城市,都不会缺少藏污纳垢的地方。



        他信步走在街上,看似漫无目的,实际上却专挑那些狭小的街巷、路灯昏暗的路段,还不时好奇地抬头看看街边的欧式建筑,看起来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背包客。



        夏若飞很快就察觉到了身后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同时精神力也探查到前方也有几个人在向这边包抄,他的嘴角不禁慢慢地勾起了一个弧度。



        他加快了脚步,后面的脚步声明显也急促了许多。



        夏若飞就像是一个受到惊吓的兔子,从快步走到一路小跑,最后“慌不择路”地钻进了一个死胡同里。



        这时,夏若飞才转过身去,他身后的巷子口出现了一群人,脸上都带着戏谑的笑容。



        夏若飞微微皱眉,和他想象的略微有点出入——这群人清一色全都是黑人,在昏暗的街巷里如果不认真辨认,都看不清他们的脸。



        合着忙活半天,没引出黑手党的混混,反而引来了一群黑人?夏若飞暗暗苦笑。



        他昨天在京城还上网查了查都灵的情况,听说这边尼日利亚黑帮的活动也很猖獗,看来自己是遇到了一群尼日利亚裔黑帮了。



        为首的一个黑人小伙子咧着嘴巴笑了起来,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夏若飞听不懂的话,不过看这群人的样子,显然是将夏若飞当成一只肥羊了。



        不管那么多了!都是混社会的,他们应该也了解一些本土黑手党的事情!夏若飞在心里说道。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竞争对手!



        都灵的尼日利亚黑帮肯定和本土黑手党有各种利益冲突,夏若飞就不信,这帮黑小子会对格尔曼家族一无所知。



        为首的黑人小伙子大约二十七八岁,在春寒料峭的季节依然穿着一件战术背心,似乎完全不畏惧有些寒冷的天气,身上黝黑的皮肤在昏暗路灯下油光发亮,头上留着黑人经典的脏辫。



        他见夏若飞一脸茫然的样子,想了想朝夏若飞做了个数钱的动作,用蹩脚的英语说道:“money!money!”



        这些尼日利亚黑帮很多都是难民以及难民后裔,辗转来到欧洲之后渐渐在欧罗巴大陆的各个地方扎下根来,这些黑人普遍教育程度很低,再加上很多人都十分懒惰,所以很快就成了社会不安定因素。



        这个小型黑帮就是一群没有一技之长又不愿意出去找工作的黑人组成的,为首的那个黑人叫班吉塔,多少还学过几句英语。



        在他们的各种“业务”中,最喜欢的就是打劫,尤其是打劫亚裔的游客。



        因为凭借他们的经验,亚裔游客普遍都比较有钱,只要成功一次,都能让他们潇洒好些天。



        今天夏若飞在街头闲逛的时候就被他们盯上了,一路跟过来,在夏若飞有意的配合下,终于被他们抓住机会,把夏若飞堵在了死胡同里。



        夏若飞看了看这帮眼睛放光的黑人,用英语问道:“你们谁会说英文?”



        班吉塔伸手指了指自己,说道:“me!you……japanese?”



        夏若飞一阵无语,就这一个个单词往外蹦的水平,也敢说自己会英文?更何况居然把自己看成了倭国人,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子哪里长得像倭国鬼子了?你是眼瞎了吗?你特么才是倭国人呢!你们全家都是倭国人!



        在心里吐槽了几句之后,夏若飞义正辞严地说道:“no!ese!you    know?i    am    ese!”



        班吉塔闻言笑得更灿烂了,在昏暗的小巷子里,那一口大白牙看起来有点渗人。



        他用蹩脚的英文说道:“华夏……有钱!把你的钱都交出来吧!”



        夏若飞瞥了班吉塔一眼,问道:“你们还有谁会英文的?”



        那帮黑小子一个个面面相觑,显然连夏若飞这句简单的英文都没有听懂。



        班吉塔见状,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嘿!我再说一遍,把你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



        夏若飞看了看,知道估计就那小子一个人还会几句英语,于是也不再犹豫,直接欺身而上。



        班吉塔他们街头斗殴的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一见到夏若飞启动身形,立刻后退了几步,并且纷纷从身上掏出家伙来,不过这帮乌合之众肯定是没有什么制式装备的,有的拿出一截钢管,有的拿出一根自行车链条,还有几个拿的是匕首。



        以班吉塔的“从业经验”来看,敢反抗的游客少之又少,绝大多数都是立刻求饶,并且恳求他们只拿钱,将身份证件什么的留给他。



        夏若飞的行为无疑激怒了班吉塔,他决定给这只华夏肥羊一个深刻的教训。



        然而,夏若飞的速度却完全出乎了班吉塔的意料,他手中的砍刀还没来得及举起来,就感觉眼前一花,视野中竟然失去了夏若飞的身影。



        紧接着,班吉塔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连串的惨叫声,他回过头一看,夏若飞已经不知道身后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犹如冲入了羊群的狼一样,自己那些看起来身材壮硕的弟兄们在夏若飞面前简直比娘们还要不堪一击。



        只见那个华夏小子在人群中如入无人之境,每一拳每一掌每一肘击打出去,都会有一个自己这边的弟兄惨叫着倒在地上。



        而被夏若飞击中的人,基本上都只有在地上翻滚哀嚎,根本没有一个人有站起来再战的能力了。



        前后也不过二三十秒的功夫,班吉塔就看到自己带来的二十多号人无一幸免全都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也就是说,这个看起来甚至有些瘦弱的华夏年轻人,平均一秒钟放倒一个?而且还是一击之下就令对方完全失去战斗力的!



        班吉塔觉得脑子里一万个法克在刷屏……



        这时,夏若飞转过头来,朝着班吉塔咧嘴一笑。



        哐当!



        班吉塔手一颤,砍刀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夏若飞都还没有动手,他就已经吓破胆了。



        夏若飞笑眯眯地走到班吉塔身边,说道:“别害怕,只是想要问你几个问题!”



        班吉塔瑟瑟发抖,颤声问道:“ese    kongfu?”



        夏若飞笑嘻嘻地揽住班吉塔的肩头,把他拉到了巷子最深处,然后用英文淡淡地问道:“认识托尔斯吗?”



        班吉塔一听这个名字,顿时脸色大变,问道:“你是格尔曼家族的人?”



        格尔曼家族进入都灵时间并不长,不过他们跟摩尔家族一战之后,已经彻底在都灵站稳了脚跟,还整合了不少本土黑帮势力,俨然成为都灵的黑手党教父势力了。



        自然而然,像尼日利亚帮、东南亚帮这些外来势力,就成了格尔曼家族的打击目标。



        托尔斯作为格尔曼家族豢养的恶犬,自然是冲锋在前,他的名字早已被班吉塔等人熟知。



        因此班吉塔一听夏若飞说出托尔斯的名字,下意识地认为夏若飞是格尔曼家族的人,心里更是无比绝望,觉得自己今晚肯定没命了。



        夏若飞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军匕,他用匕首的刀面拍了拍班吉塔的脸,冷冷地说道:“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明白吗?”



        班吉塔老老实实地点头说道:“明白……”



        “很好!”夏若飞说道,“现在跟我说说托尔斯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包括但不限于他的性格特点、爱好、生活规律以及经常出没的地点等等……”



        班吉塔一听,感觉这个华夏人好像并不是格尔曼家族派来清扫这些小黑帮的,听起来反而像是托尔斯的对头,顿时心中生出了希望来。



        他连忙说道:“是!是!是!这位先生,托尔斯所在的格尔曼家族也是我们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



        他说了一半,被夏若飞冰冷的眼神一扫,顿时把后面的话都缩了回去,然后谄笑着开始把他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十分钟之后,夏若飞走出了这个幽暗的巷子。



        巷子中一片安静,班吉塔已经被他用刀柄直接敲晕了,他带来的二十多号人也都一一被他踢晕,没有几个小时醒不过来。



        有这几个小时时间,已经足够他干掉托尔斯了,就算他们提前醒来或者是被别人发现,基本上也不用担心他们会去向托尔斯示警,所以夏若飞也不至于杀掉他们——这些黑人帮派成员虽然可恶,但还罪不至死。



        夏若飞在出门之后,就找了一个公共厕所换了一副容貌,还换了一身衣服,就算是托尔斯被干掉之后,他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人指认出来。



        走到街上之后,夏若飞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报出了一个地址。



        那是位于都灵北部富人区的一个别墅区,据班吉塔说,今晚托尔斯很有可能会在那里。



        出租车在夜色下的都灵城疾驰,此时天空开始飘起了零星的细雨,暗夜中的杀机也开始渐渐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