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在线阅读 - 第2081章 关闭承乾宫

第2081章 关闭承乾宫

        南烟在上车之前,回头对顾亭秋道:“舅父,不管事情如何解决,对期青的安置,请舅父无论如何要先知会本宫一声。”

        听见她这么说,顾亭秋面色一凝。

        轻声道:“老臣明白。”

        南烟这才点点头上了车,很快,贵妃的车架便离开了顾府。

        看到车队消失在长街尽头,众人这才起身。顾以游有些不解的站在顾亭秋身后,轻声问道:“父亲,这件事解决不是最好的吗?为何贵妃娘娘和父亲反倒看起来忧心忡忡的样子?”

        “……”

        顾亭秋气息一沉,冷冷道:“解决?有那么好解决吗?”

        顾以游一愣,而顾亭秋已经转身走进了顾府。

        他还有些不知所以,身后一只手沉沉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回头一看,是佟斯年。

        这些天,为了养伤等一系列的事,佟斯年几乎都不怎么出门了,只有今天贵妃娘娘来到,他才出来。

        此刻,他对着顾以游摇了摇头:“你啊,不要这么急。”

        顾以游道:“我不明白啊。”

        说话间,门口的人已经相继散去,他们两个人也慢慢的往府内走去,佟斯年说道:“这件事,只是表面上有一个结果了,魏王,的确是可以洗清那些风言风语带来的污名,可期青不同。她是个女孩子啊。”

        “……”

        “女孩子在这种事上,总是吃亏的。”

        “……”

        “哪怕,事情不是私会,没有众人传得那么不堪,可她终究是跟魏王单独相处了。”

        “……”

        “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况下被发现。”

        “……”

        “期青的名节,也毁了。”

        “……”

        “如今事情是解决了,可期青的将来只怕——”

        说到这里,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顾以游听到这里,心情也非常的沉重,他说道:“这样说来,期青的将来,岂不是真的,没有出路了?”

        佟斯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两个人默默的走进了顾府。

        |

        而南烟的人马则是快马加鞭,总算在天黑之前赶回了皇宫。

        冉小玉扶着她下了马车,说道:“娘娘赶紧回去休息了吧,看你热得,衣裳都快湿透了。”

        南烟只轻轻的吐了口气。

        却说道:“先不急。”

        “什么?”

        “先去御书房那边看看。皇上应该还在御书房。”

        “娘娘,你今天一整天都在忙,身体受不了的。”

        “……”

        “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啊。”

        听见她几乎是要跟自己急了,南烟笑了起来,说道:“行了,本宫知道。只是想过去渐渐皇上。怎么,你连皇上都不让本宫见了?”

        “……”

        听见她这么说,冉小玉没办法。

        只深深的叹了口气:“娘娘真是歪理多。”

        说完,从旁边人的手里接过一把扇子来,一边给南烟轻轻的扇着凉风,一边陪着她往御书房走去。

        刚走到门口没多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御书房里走了出来。

        正是叶诤。

        他也是忙了一天了,原本精力充沛的人,脸上露出了一点倦意,额头上的汗水也是接连不断的往下落。退出御书房之后,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转身要走,一抬头,就看见了南烟他们。

        急忙过来行礼。

        “拜见贵妃娘娘。”

        “起来吧。”

        南烟低头看着他:“你是来向皇上禀报那件事的?”

        叶诤道:“是。娘娘也已经知道了?”

        “本宫在顾府,你让人过去传信,本宫也知道了。”

        “微臣还打算禀报了皇上之后,就去禀报娘娘呢,这下倒是可以少跑一趟了。”

        “你赶紧回去休息吧,今天也累得不轻啊。”

        叶诤苦笑道:“还不能回去呢。”

        “怎么?还有事?”

        “皇上下旨,让关闭承乾宫。”

        “什么?”

        南烟一惊,愕然的睁大了双眼,叶诤说道:“微臣正要过去将公主殿下接出来,送到娘娘的翊坤宫去呢。”

        让心平回翊坤宫,自然也是好的。

        但——

        南烟皱着眉头:“为什么要关闭承乾宫?”

        “皇上没说,只是说,从今天开始,任何人不能再进出承乾宫,更不能——”

        说到这里,他凑到南烟耳边,轻声道:“不能跟魏王殿下通传外面的消息。”

        南烟的气息微微一沉。

        道:“是说,魏王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当然。”

        “……”

        听见他这么说,南烟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

        虽然自己问他要那封信的时候,透露了一点情况,但关于司慕贞失踪,到现在她身死,以及其他的一系列的事,祝成轩都完全不知道。

        也就是说,他不会知道,事情已经“解决”了。

        只以为,自己和顾期青还在被流言蜚语所伤。

        而现在,祝烽封闭承乾宫,就是要让他一直这样认为。

        她仿佛明白了一点什么,想了想,然后说道:“要去就快去吧,天都要黑了,只怕心平都要睡了。”

        “娘娘不过去?”

        “本宫先去见了皇上。你送心平到翊坤宫,让彤云他们照顾着,跟她说,本宫马上就回去。”

        “微臣知道了。”

        说完,叶诤便走了。

        南烟这才进入了御书房。

        走进去的时候,看到祝烽正在一盏摇曳的烛光下看着折子,旁边还堆着一大堆。

        看来,白天没怎么处理政务。

        虽然不知道他白天在忙什么,但光是魏王和期青这件事,也就够得人焦头烂额了,今天又传来了司慕贞的死讯。

        只怕祝烽也很难空下来吧。

        南烟走过去,对着他行礼:“妾拜见皇上。”

        祝烽一看到她,便将折子丢开,走过来扶起她,说道:“肚子都怎么大了,还到处跑?”

        南烟被他牵着手走到一旁的椅子前坐下。

        笑道:“妾回去可是向皇上讨了旨意,皇上也准了的,怎么现在又要跟妾算账了吗?”

        “你啊——”

        祝烽摇摇头。

        南烟微笑着,正要跟他说什么,但突然,她闻到御书房内好像有一丝淡淡的药味。

        她轻轻的吸了一下鼻子。

        祝烽看着她:“怎么了?”

        南烟也看了他一眼,勉强笑道:“是妾弄错了吗?怎么好像闻到了一股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