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公孙宝月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公孙宝月

        第三百八十一章公孙宝月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南宋李清照《如梦令》

        话说沧州大清河边的豪华驿馆之内,陈龙与公孙瓒有了“第一次”的直接会面。直到麴义携夫人前来拜访,两人间并没有谈出什么结果。

        麴义夫人来访,甄宓只得礼貌出迎,艳色无边,映入公孙瓒眼帘,立刻将他震惊的目瞪口呆。自古英雄爱美人,更不要说这一向自命不凡的公孙瓒。与甄宓相比,自己家那几个娇妻美妾瞬间沦为路人。

        陈龙为解尴尬,轻声咳嗽提醒公孙瓒,公孙瓒如梦初醒,方记得与麴义寒暄。显然公孙瓒来的比陈龙要早,已经与麴义见过面。寒暄完毕,公孙瓒埋怨陈龙道:“嫂夫人一起来了,何不早说?我女儿宝月也吵着跟我来沧州游历,正好与嫂夫人相聚。”说罢对外面的随从卫兵大喝道:“快去叫宝月来!”

        家属见面,于礼相合,陈龙也不好阻止,只见公孙瓒手下一溜烟跑了下去。陈龙转头问麴义道:“元皓怎么没来?”

        麴义似乎早就等着这个问题,立刻答道:“元皓军师偶然感了些小恙,这些天都在家静养,因此不能来,还望南乡候海涵。”

        陈龙闻听,立刻想起田丰那封措词奇怪的书信,没想到到了沧州连田丰的面都没见到,事出反常,必定有妖。

        公孙瓒并不惊讶,应该是已经问过麴义关于田丰的情况。陈龙装作惊讶的道:“前些天收到元皓书信,字里行间看不出军师身体抱恙啊!”

        麴义脸上不自然的表情一闪而过,迅恢复了平静,说出一串解释,似乎是田丰得了什么疱疹之类的急病。那一丝异样并没有躲过陈龙的双眼,指着甄宓道:“元皓有福了,我的内人是大名医华佗的记名弟子,些许小病,药到病除。”陈龙并没有说谎,华佗在荆州开设医馆,确实经常教导陈龙的几位爱妻。

        麴义惊讶看了眼甄宓,有点慌乱的摆了摆手,说道:“已经延医看过了,想必快好了,哪用劳烦嫂夫人!”

        陈龙更确定了沧州内部生了故事,也不再勉强,正要拉着两人到天台喝茶,只听楼道里环珮声响,公孙瓒停步喊了一声:“宝月,快进来!”。

        甄宓和陈龙同时扭头看向门口,只见房门开处,一个垂髫少女,伴着玉佩互相敲击的叮当声,俏生生走了进来。那少女身量很高,与张宁不相上下,配合精心制作的浅绿色塑腰长裙,更显身材苗条健美。

        陈龙见惯美女,仍然生出惊艳的感觉,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灵气,从宝月的身体肤间满满挥出来,令人一见难忘。甄宓已经是一等一的美女,但却完全没有掩盖住公孙宝月的光芒。她与公孙宝月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就像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公孙宝月戴着一个浅浅的淡金色圈,一头深黑色的秀,就这样简单扎裹成一条马尾,马尾高高在脑后翘起,带着丝质光泽的长在脑后散开,就这样随意披散在肩膀上,随着娇躯扭动,长不断随风飘动,如同随风弱柳,更显雪白的脖颈修长挺拔。前额斜着劈开的留海甚长,一直压到眉端,留海下说不尽的眉清目秀,应该是继承了乃父的修眉俊眼,而脸型更加圆润优美,应该是又承接了乃母的优点。一双明眸异常灵动,尤其是一双黑色瞳仁,似乎比一般人大了一圈,显得更加水汪汪令人心动。如果说甄宓是天上仙女,公孙宝月就是人间精灵。

        茫茫人海,芸芸众生,纷纷市井,滚滚红尘,仿佛都与这个女孩儿无关,她看着众人的眼光如此单纯静美,只是在掠过陈龙的时候,似乎有意无意间忽闪了一下。

        公孙宝月的目光最终落在甄宓的身上,脸上立刻升起一丝笑靥,欢快的说道:“爹,这位姐姐好美,你是怕她寂寞,让我来陪她吧?”

        语声如出谷黄鹂,尽显公孙宝月活泼可爱的性格,见众人都盯着自己看,宝月吐了下小舌头,走到父亲身边。

        公孙瓒显然对这个女儿十分宝贝,笑着对大家道:“小女贪玩,非要跟着我来。不过正好陪龙嫂,找时间你们到街上逛逛。”

        公孙宝月笑着看了眼陈龙,说道:“龙嫂?那谁是鼎鼎大名的陈龙啊!”

        这一下明知故问,公孙瓒有些着窘,拍了拍宝月后脑勺,又对陈龙耸耸肩,表示对这个刁蛮女儿无法可治。陈龙赶紧说道:“宝月如此单纯可爱,我一见心喜。不过,我和你父亲称兄道弟,你应该叫我大叔才对!”后半句却是说给宝月听的。

        宝月的眼睛瞬间睁的老大,甜丝丝的说道:“大叔?我才不要,我叫龙嫂姐姐,你却要充我大叔,这辈分可应该怎么算啊。”

        一句话说的大家都哈哈笑起来,公孙瓒怕女儿再说出什么话来,赶紧拉着麴义和陈龙上天台喝茶去了。甄宓也是真心喜欢这个精灵古怪的小妹妹,指着她腰间短刀问道:“妹妹还会武功吗?”

        说起武功,宝月立刻得意非凡,拔出短刀挥舞了几下,说道:“我可是幽州韩家堡的入室弟子,堡主韩大师亲传呢!”

        甄宓见她兴头高涨,顺口问道:“韩家堡很出名吗?”

        宝月闻言,触电般跳了起来,皱着眉头喊道:“姐姐怎么会连韩家堡都不知道!”随即自己又释然道:“姐姐不会武功,正所谓不知者不怪。”这句话说的老气横秋,甄宓不由展颜一笑,这一笑如同牡丹怒放,连公孙宝月也看呆了眼,赞道:“怪不得龙哥哥这么喜欢姐姐,你俩果然是绝配。”

        接着不管甄宓嗔怪,解释起韩家堡来:“我大幽州武功第一,非韩家堡堡主韩龙莫属。”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