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对话公台

第三百四十四章 对话公台

        第三百四十四章    对话公台

        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南宋.严蕊《卜算子》

        吕布被俘,被迫在濮阳养伤,手下大大小小八员悍将,个个束手无策。陈宫无奈,亲自厚着脸皮到濮阳说项,希望龙珠能网开一面,放了吕布回陈留疗伤。

        陈龙扮演的龙珠,自然不会对背盟者摆什么仁慈。陈龙利用白蝴蝶和陈宫之间的矛盾,成功加以分化激化,等白蝴蝶从城主府里负气离开的时候,两人已经彻底决裂。

        陈龙趁着陈宫心浮气躁,这才忽然开口,和陈宫谈起了放过吕布的条件。陈宫准备好的预案,被白蝴蝶搅得都忘了怎么谈,陈龙一句拿陈留换吕布,陈宫直接傻了眼。

        陈龙见这个三国著名的智者有点儿蒙圈,不由一笑道:“公台,你.......难道眼里只有一个有勇无谋的吕奉先吗?”

        这一句话已经大有招揽之意,陈宫自然听的清清楚楚。这回陈宫更是一阵沉默,几次欲言又止,最后才叹息着说道:“自从离开丧尽天良的曹贼,展望天下,再无雄才大略之主。汉室倾颓,无人真心去扶。袁术野心勃勃,私藏玉玺,大不敬于天下,吾岂能从之。袁绍沽名钓誉,号称求贤若渴,其实刚愎自用,大臣们各自拥立世子,将来夺嫡,冀州必然分崩离析。”

        陈龙听他开始分析群雄,不由兴致勃勃道:“公台说得好!二袁确实非扶助天下之才,我将尽灭之。”

        陈公台一开始嗤了一声,意思是陈龙牛吹的太大,仔细一想,龙珠雷击之术如此可怕,攻略濮阳也是谋略出众,满宠、徐晃这样的对手只够练手,文武都是群雄巅峰。龙珠唯一的弱点是出身低微,或者说来历不明,因此声望不足,只凭许靖弟子的身份,难以号令群雄。而且,即使他这个弟子也是自封的,谁也没有能够证实。

        陈龙自然明白陈宫的想法,接着说道:“然则幽州公孙瓒、江东孙伯符、荆州陈文龙如何?”

        陈宫显然也起了谈性,一笑说道:“公孙瓒号称兵强马壮,实际上腹背受敌,虽有强兵如白马义从,却穷兵黩武,甚至杀百姓,制造屠城惨剧。这种人,要么实力强到能一统天下,要么只有灭亡,公孙瓒必然是后者。”

        “江东孙伯符,倒是名将之后,听说与其弟孙权孙仲谋都是年轻有为,更有庐江周瑜周公瑾、彭城张昭张子布、广陵张纮张子纲,南阳诸葛瑾诸葛子瑜辅佐。武将中既有程普、韩当这样的名将,也有董袭、吕蒙这样的新星,可谓文物荟萃,兼有长江之险,应有更大作为。”

        陈龙心想陈宫评价的很准,连忙说道:“为何公台不去投奔江东孙家?”

        陈公台眉毛一轩,说道:“孙伯符虽强,却是一员孤将。”

        “何谓孤将?”

        “总是自己拿定主意,不与群臣商量,此其一;仗着武艺高强,每次战斗总是身先士卒,不知道避险保重,此其二;对其它门阀极尽打压之策,缺少安抚的耐心,却又不能斩草除根,此其三也,是为孤将。言不听、计不从,我岂能辅之?”

        陈龙呵呵一笑,心想这个陈宫也算目光如炬,只听陈宫继续说道:“孙伯符不能辅助,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你问起的第三个人,占据整个长江和湘水上游的陈文龙。”

        陈龙一听说到自己,不由兴趣顿起,难得能用隐藏的身份,听听三国名士对自己的评价。

        陈宫思索片刻,张口说道:“听说陈龙起身于西南群山之间,与他的大夫人忽然就出现在零陵郊野,无人知道他的来历。其人文武全才,也可以说是学究天人,自称自幼从于仙师,方有艺成出山之日。后来,得以觐见天子,又说自己仙人乃是光武身边辅佐的胡将,身世令人起疑。”

        “虽说身世不明,灵帝既没,却得到何太后的赏识,得以选派手下大将常驻长安,似乎有辅助汉室的意愿。然献帝一脉,却又与陈龙明争暗斗,令人想不清楚其中的关系。想是献帝不愿陈龙功高震主之举罢了。”

        “陈龙借太后威势,平交州、占荆州、抗黄祖、占宛城、进兵三辅、攻略汉中,可谓扫了小半个中国。可越是这样,越是牵扯兵力,周边的韩遂、黄祖、孙策、袁术,甚至王允、王越,都时刻威胁着陈龙的地位,使陈龙的势力始终没有渗透进入中原。所以,陈龙虽有德有才,可惜始终无力将战火烧到中原。这就要看他有着怎样的决心了。”

        陈龙心中一动,不动声色问道:“依公台之见,他应该有什么样的决心?”

        陈宫却瞄了龙珠一眼,微笑道:“听说龙大军师来自南海,那虽然以士燮为主,名义上却是陈龙的地盘。龙大军师如此厉害人物,怎么会被陈龙这样的主公放过?”陈宫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狡黠的火花。

        陈龙面色不变,心中却知道这是自己隐藏身份最大的破绽,强笑道:“唉,公台拿我当个人物,人家陈龙却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呢!琼州这样的穷乡僻壤,怎么会引起南乡候的关注?”

        陈宫眼睛忽然眯了起来,陈龙猛的意识到话语中的纰漏。果然,陈宫微笑看着陈龙道:“陈龙将刘表家族放到琼州,为他专门设计大型海船,欲成为海上霸主,这么重大的事情,龙大军师怎会不知?”

        陈龙没做声,人类的想象无穷,何况是大智者陈宫,解释起来只会越描越黑。果然陈宫继续道:“听说龙军师就是从南海乘坐大海船而来,难道.......军师真的是陈龙的人?这样说来,陈龙的手,终究还是伸进中原来了啊!”

        陈龙不置可否,说道:“公台联想丰富,脑袋果然好使。不过,我只好奇,陈龙如果手真的伸进来了,你陈公台可愿意辅佐与他,共谋天下!”

        一句话点到重点,刚才还意气风的陈宫立刻瘪了下去,又不愿说假话,张口结舌道:“这个嘛,在下还从未想过......我只是好奇,黑山军怎么会听命于许靖的弟子?忽然想起来,陈龙曾在冀州遇到他的甄宓夫人,并且收服了军师名士沮授。在此期间,他和张燕在酒坊间打过著名的一架,这才能解释为何黑山军和陈龙搭上了关系。唯一的解释是,龙大军师就是陈龙的人吧!”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