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场好戏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场好戏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场好戏

        话说濮阳一场单挑大战,陈龙武功比不过吕布,只好用电击棒作弊,一举将吕布击下赤兔马。两面大军亲眼所见,龙珠会雷击妖术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迅飞遍黄河南北。

        陈龙将重伤的吕布和白蝴蝶带回濮阳养伤,白蝴蝶态度大改,稍有勾引之嫌。白蝴蝶的确是一等一的美女,如果她只是个寻常女子,恐怕陈龙不会拒绝。可是,一柄倭刀暴露了此女的真实身份存疑,很有可能来自外族,她所有的行动都要打上个问号。

        吕布内伤颇重,暂时卧床养伤,陈留军见主将被俘虏,只好暂时将部队收缩,归入黄河岸边扎营。消息迅传到陈宫耳朵里,陈宫毕竟和龙珠见过一面,虽然自己这一方背了盟约,陈宫也只好老着脸皮来到濮阳,希望说服龙珠放了吕布。

        陈宫之来,已在陈龙预料之中。陈龙自问,难以将屠刀架到吕布的脖子上,因此此战还是得和气收场。但收场之前,自己一定要占到最大的便宜才行。

        上次和陈宫见面,两人欢欢喜喜的谈合作,这次却是颇为尴尬。陈龙眼尾都不看站在堂下的陈宫,陈宫唯唯诺诺,最终忍不住开口道:“龙大军师,这次确实是我方不对,要杀要剐,我陈宫无话可说。”

        “然冤仇宜解不宜结,我主公心思简单,受人蛊惑,一念之差,竟然背弃了盟约,我等拦他也拦不住。此次都是那妖女的错,请龙大军师明察。”

        陈宫一句话刚刚说完,忽然堂后一声娇叱,转出一个白衣丽人来,虽是满脸冰霜,仍气的脸色通红,正是白蝴蝶。只听白蝴蝶说道:“好你个陈公台!我好歹也是你的主母,竟敢口出狂言!人言主辱臣死,公台此言该死!”

        陈龙假装低头咳嗽,偷偷抿嘴压住浅笑。自己早安排白蝴蝶躲在后面“旁听”,一旦陈宫说了什么,自然有一场热闹好看。果然陈宫出口就是妖女两个字,白蝴蝶果然抵受不住,当场蹦出来撕逼。

        陈宫先是大惊,然后平静下来,干脆把心一横道:“你说自己是主母就是主母了!陈留恐怕无人肯认你。主公为色所迷,听了你的蛊惑,才背盟来攻濮阳,也才受此重伤被俘的羞辱。若说羞辱我主的,正是你白蝴蝶啊!”说罢把头一抬,倔强地、丝毫不让地看着堂前的白蝴蝶。

        白蝴蝶长刀已离鞘,戾气忽然弥漫开来。陈龙赶紧起身,拦在两人之间,要是陈宫在这里被一挥两段,自己挑拨离间之计就不成了。陈龙伸手压住白蝴蝶的刀,却对陈公台说道:“公台,我把吕将军接到濮阳城里来,是因为看吕将军伤重,没有我的医治必死无疑。这一点,你主母可以作证。等吕将军伤好后,还是来去自由。这一点我说话算话,你大可不必害怕我留下你们主公不放。”

        一席话说的陈公台放下心事,心里好过了许多。期期艾艾问道:“龙大军师说话算话吗?若是你主公叫你杀了主公,就怕军师不得不从啊。还是把主公交还给我,我自会找人给主公养伤。”

        白蝴蝶闻听,又是怒从心起,反对道:“陈宫你是何居心?龙大军师若要杀了主公,早就手起刀落,还会等到现在?你有否看过主公伤势,只能卧床救治,你非要将主公接走,是存心要害了主公性命吗?”

        陈宫正要作答,龙珠伸手止住,忽然伸手,用了一个取刀的手法,从白蝴蝶手中一把接过长刀。白蝴蝶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长刀已经在陈龙手里,只听陈龙啧啧赞道:“好一把长刀,又长又细的,还真是没见过。我也算是走南闯北,倒要请教白姑娘,这样一柄锋利的窄细长刀,究竟从何处打造?”

        话题突然跳跃,白蝴蝶也没想到这把刀会引起陈龙的兴趣,借此来打探她的身世。白蝴蝶反应也算是够快,连忙答道:“龙大军师好手法!这把刀却不是打造的,而是我在青州时,从海外仙山蓬莱秘境中得来,因又长又细,却坚韧无比,因此我给它去了个名字,叫做青峰仙剑。”

        陈龙哈哈大笑道:“原来,这把不是刀而是剑,真是好名字。不过,此剑不同意凡俗的双面剑,这剑法恐怕也得是独创呢。”

        白蝴蝶一时语塞,想了想说道:“与青峰仙剑一起得到的,还有一本剑谱,所以我才能参照学习。”

        陈龙哦了一声,说道:“有机会一定要与白姑娘切磋一下剑法。”将刀柄一转,交给白蝴蝶,说道:“蓬莱仙山!一定要在海里走很久吧?”

        白蝴蝶嗯了一声,忽然现陈龙话中有话,心中不由一阵打鼓,此人深不可测,难道已经看出了自己的来历?这个身形高大的龙珠,实在是太可怕了,不但有雷电妖术,还能读懂人心。

        白蝴蝶一阵慌乱,忙插好长刀,不再多言,转身说道:“陈公台,你既然来了,就和我去看看主公,究竟能不能让你带回去。”说着拔脚就走,一溜烟走入后堂不见。

        陈宫对陈龙一揖到地,说道:“让龙大军师看笑话了。请带我去看过主公伤势,也好定下一步行止。”

        陈龙嗤笑了一声,叹息着说道:“你们俩个还真会演戏,当我龙珠的眼睛瞎吗?”

        陈宫一怔,连忙解释道:“龙大军师何出此言?我与那妖女不共戴天,怎会是做戏?”

        陈龙笑道:“这样就想带走吕布,不是欺负我吗?你若没有半分诚意,何必亲自来濮阳。你能拿什么来换你的主公呢?”

        陈宫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来之前,确实是想了一路能开给陈龙的条件,连忙解释道:“龙大军师,这个自然好说,要不您先说说看,要哪些条件才会放了主公?”一句话凸显老奸巨猾,这是想先看看龙珠的欲望,也好就地还钱。

        陈龙一笑道:“要是我说,用陈留来换,公台敢答应吗?”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