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章 雷电之威

第三百四十章 雷电之威

        第三百四十章    雷电之威

        龙门曾共战惊澜,雷电浮云出浚湍。-----------唐.薛逢《上吏部崔相公》

        话说濮阳城西,青龙之主南乡候陈龙,遭遇穿越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恶战。战神吕布雷电般劈出的第一戟,就震的陈龙耳朵出血,钢枪震弯,白马跪地,不得不换枪换马再战。

        陈龙心中大是不服,若是自己的飞龙马和龙胆亮银枪在,绝不至于如此吃亏。而吕布因陈龙真气性质特殊,隐约回想起与陈龙次遭遇的洛阳之夜,但他实在智力不高,还不敢确定陈龙身份,只猜对面的龙珠与童渊有渊源。

        陈龙虽初战不利,心中却是浑然无惧,能与三国战神吕布单挑一战,虽死又有何憾。换枪换马之后,陈龙出真气惑吕奉先耳目,仗着绝世轻功与吕布周旋。吕奉先戟法多变,忙而不乱,渐渐扳回劣势,百合过后,陈龙真气难以为继,终于被迫脚落实地,吕布金色画戟山岳般如影随形斜刺里砍来,散着烁烁寒光的戟刃闪电般到了陈龙面门。

        陈龙把眼一闭,大枪一横,两腿弓步错开,双臂猛的前推,电光石火中封挡在面门要害之前。耳中只听当啷一声巨响,只觉胸口一热,钢枪被画戟一劈两段,两臂忽的中分张开,竟然各持着半根枪杆。

        陈龙来不及多想,闪电一个侧空翻,刚好躲开吕布戟尖的顺势前戳。这一下险到极点,若是稍有犹豫,或者轻功稍逊,胸口早被戟尖戳个透明窟窿。吕布戟式用老,终于不出新力,心中也暗赞对手轻功高强。趁势收回画戟,见龙珠后空翻上了马背,不由哈哈笑道:“龙大军师,在下真是没想到,你不但智谋无双,连武功也是如此出色!若能降我,当共享天下!”

        陈龙惊魂未定,屁股刚刚粘上马鞍,才知道还有命在。听吕布揶揄劝降,心中恚怒,把两截子钢枪一扔,强压下涌上咽喉的热血,团息功全力催动疗伤,终于压下胸口翻腾的气血,却是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见吕布牛眼圆睁,满脸轻蔑之色,大戟指过来喝道:“龙珠,还不投降!”

        吕布背后的嫡系骑兵,更是欢腾喝彩,助长主公的威势。陈龙身后,黑山军还是次见军师出战,明显处于下风,对陈龙已经信心不足,只等主公鸣金收兵。关羽关云长更是气的卧蚕眉倒竖,举起青龙偃月刀弹压手下军兵,狂喝一声道:“三姓家奴!吕家小儿!若我三弟在,早让你吃三百蛇矛!我主休慌,某关云长不才,愿代替我主大战此贼!”说着,一催座下枣红马,离弦之箭般向着场中驰来。

        陈龙听关羽说了两遍我主,也不知是口误还是真心,心中大喜,经脉不由为之一畅,内伤瞬间好了许多。吕布不等关羽近前,哈哈大笑道:“无名小辈,也来献丑!”画戟高高举起,以逸待劳,专等关羽的青龙刀近前。

        陈龙对关羽也有信心,趁机让开正面,打马回阵中换枪,以关羽的武功,抵挡三五十合应该毫无问题。临走不忘鼓励关羽道:“云长,若你手刃此僚,我就将他坐下赤兔马赏给你!”一句话气的吕奉先哇哇大叫,纵马来追龙珠,半路上被关羽截杀个正着,一刀一戟,站在一处。

        当初三英战吕布,关羽自然对吕布的能耐知之甚详。因此,关羽使出一套偏重防御的刀法,用退刀法引走吕布的巨力,避免刀锋与戟刃正面相撞。两人间又是一场恶战,眨眼间就是一百回合。

        陈龙趁这个功夫,打马回阵,手下又送上一柄钢枪。陈龙圈马回头,站在全军之前观战。见吕布毫无疲累之色,招招如同猛虎出山,心中暗暗赞叹。有诗赞曰:器宇轩昻七尺汉,剑眉虎目胜潘安。自幼习武艺精湛,博得勇名宇内冠。千军万马一将在,探囊取物有何难?良驹赤兔添虎翼,方天画戟丧敌胆。两马相交方悦死,手起戟落穆顺亡。虎牢关前斩二将,何曾费力三两半?轻戟断臂武安国,豪勇骇退公孙瓒。睥睨四顾纵声笑,天下英雄皆枉然!

        再看关羽,虽也是勇不可当,但刀法偏于防守,出刀十分谨慎,也不知能持续多久。陈龙观看多时,见关羽占不到任何便宜,忽然心中一动,左手摸向内衣里右肩的小袋,那里有一根浑圆的小小圆柱体,自己几乎忘了它的存在。

        每次更换新的内衣,陈龙的妻子们都已经知道了他的习惯,必回在他内衣右肩上缝制一个同样规格的小袋,但除了刘茜之外,没人知道这个小袋的用途。这里装着陈龙最大的秘密,是他从未来穿越而来的证据,那根威力强大的小型电击棒。

        这根电击棒一击之威,足以将强大如赤兔马击昏。只是一击之后,就需要整天的太阳能充电。吕布再强壮,也强不过赤兔马,如今自己想战胜这只猛虎,何不让他吃上一电棒。虽然有作弊之嫌疑,但为了天下,何来任何心理障碍?

        众人眼光都在看青龙偃月刀和方天画戟,哪里有人注意陈龙弄鬼。陈龙从盔甲中间把手挤进去摸索了半天,终于抽出那根闪烁着奇异金属光芒的短棒。

        平时陈龙经常偷偷给短棒晒晒太阳,所以这一击电量充足。陈龙让背后手下换了根木杆长枪,手下虽不解,却不敢怠慢,忙取了一根献给主公。陈龙命他退下,然后撕下战袍底端的一条,将短棒缠紧在枪尖之下,长带飘飘,仿似木杆长枪的一枚枪缨。

        陈龙做好手脚,手握如此危险武器,真是天知地知和陈龙自己知,见战局中吕布威风八面,关羽渐渐不支,一催马再度上前,大喝道:“奉先小儿,现在下马投降,吾饶你不死!”

        吕布气不打一处来,一戟隔开青龙偃月刀,关二爷终得喘息之机,握紧刀把在那里喘气。陈龙纵马到了关羽身前,挥舞木杆枪叫阵。吕布见状舍弃关羽,见了木杆枪哈哈笑道:“黑山军穷困至此,钢枪都用光了?”

        陈龙并不理会,大喝道:“云长暂歇,替我观敌料阵!”长枪引领,直奔稳坐雕鞍、威风凛凛的吕奉先。

        吕布双眉一竖,喝道:“我岂惧你车轮战法?尽管一起放马过来,今日我要一一生擒!”大戟一招蟒蛇出洞,直捣飞驰而来的陈龙心窝。

        陈龙不惧反喜,真气沿枪而,一股脑汇入电击棒。木杆枪尖瞬间亮起,亮晶晶挥向吕布送上门来的大戟。

        吕布何等眼明手快,忽然见对方枪尖异常亮起,似乎有雷电围绕,大惊下意欲抽戟,已然不及。木杆枪尖与全钢的方天画戟相碰,陈龙猛一催内力,电击棒噼啪一声电音,五万伏高压电射而出,沿着大戟全部劈在两手握戟的吕布胸前。

        这一下变起突然,空气中瞬间响过一声炸雷,电光闪耀如同雷鸣电闪,众军兵只见一条长大之躯仰天飞起,向后狂飞而去,都是恍惚如同梦境,这位将军怎么........被雷劈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