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色令智昏

第三百三十五章 色令智昏

        第三百三十五章    色令智昏

        话说中原绞杀,各势力图穷匕见,互相如同犬牙交错,胜负只在一线之间。就在纷纷乱局之中,洛阳忽然传来令天下震动的消息,愚蠢又野心勃勃的袁术袁公路,竟然第一个称了帝。

        中原各家这一下瞬间炸了锅,虽然都在为了地盘打生打死,但说到底都还自称汉臣,当初董卓擅自废立,还引来联军讨伐,如今袁术更进一步,直接称帝,汉家天下,怎容就此姓袁?

        此刻,又一个对灭曹不利的消息传来,曹孟德手段高,手下名将如云,战决打破北海,孔融被迫投降,又奇兵四出,干净利索的灭了各地人马,统一了整个青州。太史慈的老娘所在的东莱黄县,也被曹洪带兵击破。太史慈闻信大惊之下,急切又攻不下荀彧所在的任城,自感无计可施,遂来到陈龙所在的后军与龙军师商议。

        太史慈见到龙珠,行了军中上下之礼,面带忧色,张口欲言又止。陈龙当然明白太史慈内心焦虑,拿出一封书信,交给太史慈观看。

        太史慈打开书信,见落款写着文若,大讶道:“大军师,这是荀彧的信?”见陈龙点头,太史慈忙展开细看,只见信中写道:“黑山龙军师如唔:大汉江山,自高祖斩白蛇起义,已厉四百余年矣。人言高祖善谋,目光高远,不辞辛劳,知人善任,方有大汉四百年江山稳固。”

        太史慈看到此处,不由心中一滞。他本也是汉臣,自小老娘也叫他忠君爱国,养成一身武艺,只为报效大汉朝。谁料天意使然,汉皇无道,群雄并起,才有江山割裂,百姓倒悬。陈龙在旁边,见太史慈被荀彧几句话说的面色悲凉,心中感慨。叹道:“都说荀文若忠于大汉,今日方信。文若并非助曹,而是错误相信曹孟德能够拨乱反正,拯救大汉朝啊。”一句话,说的旁边的太史慈、郭嘉、周不疑都起了心事,一个个若有所思。

        汉高祖起于草莽之间,从一个小小的亭长,成长为万里江山的主人,其成功之道,在于用人不疑、知人善任、为人大度、知错就改、从善如流。刘邦能击败不可一世的项羽,立起大汉朝,凸显了当时众将人心。

        而在大汉立朝之后,在当时的政治格局中,存在着两大势力,一是以吕后为的“后党”,主要成员是吕姓外戚;二是以萧何为的“相党”,主要成员为朝中大臣。这两派在刘邦的调停下,始终处于平衡状态,谁也强不过谁,所以大家都要听皇帝的话。

        可是如果新任皇帝处理不好两派平衡,让其中一派坐大的话,那么汉室江山就很危险。刘邦的高明之处,即使在死后也做到了让两派平衡。

        刘邦算是中国皇帝中最坦然接受死亡的人。他在一次镇压判乱中受了箭伤,从此之后病情就反反复复的总不好。吕后为他请了一个外科圣手,他把医生赶了出去,说:“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虽扁鹊何益!”刘邦临死,还留下两句重要的遗言,一是国以永存,施及苗裔。意思是只要汉室江山还存在,就要永远善待大臣们的子孙后代。另一句是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若无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诛之。意思是不姓刘就不能封王,不立大功就不能封侯。

        这两项相当于遗嘱的誓言,从根本上杜绝了两党篡权夺位的可能性。汉初两党相互制衡,谁先称王就会成为被攻击的对象。所以这份遗嘱立的相当巧妙。

        在刘邦死后不久,吕后就坐不住了,她刚准备拿下最高权力,忽然现刘邦生前已经针对她做出种种安排。陈平和灌婴在荥阳有大军十万虎视眈眈,樊哙和周勃在燕代两地还有二十万大军,随时可以支援长安。吕家掌控的军队,不可能比他们更快更强。

        吕后想想没敢动手,只能继续按照刘邦的布置,先后让曹参、王陵和高平做丞相,周勃做太尉。但分封大臣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吕家人?于是吕后一意孤行的封了他们吕家子弟十几人为王。但吕后却忽略了,吕家除了她自己之外,再没有什么杰出的政治人物。所以在吕后死后,吕氏与刘氏宗亲和大臣之间的关系就急剧恶化,齐王刘襄先难,高平和周勃在朝廷内立刻响应,分分钟灭了吕氏满门。

        荀彧开篇一番高祖刘邦的描述,不由勾起所有人对这位伟大君王的崇慕景仰之情。太史慈禁不住合上书信,猜测道:“荀彧此信,是要联军灭袁术吗?”

        陈龙微笑点头,说道:“子义,文若乃是大汉忠臣,此信写的令人唏嘘不已。你何不将他看完?只是,荀彧在信里说曹操已得了青州,你们信吗?”

        按下太史慈读荀文若书信暂且不表,单表吕布攻击定陶,被乐进、李典据城坚守,久攻不下。吕布索性围城不战,每日与白蝴蝶如胶似漆,倒像是旅游一般,日子过的逍遥。陈宫等人更加看不过眼,可暂时没有恶战要打,也没法规劝吕布。那白蝴蝶依仗吕布的宠信,对众将颐指气使,任意喝骂,只对陈宫敬着三分,不敢造次。

        这一日,袁术称帝的消息传来,陈宫大惊之下,连忙闯到吕布军帐禀报。吕布开始也吃了一惊,陈宫道:“大军南下无功,连个小小定陶也攻不下来,围城不战,又是空耗钱粮。”

        “近闻曹孟德已经得了青州,不知真假。宁可信其有,曹军士气正旺,灭曹看来没这么容易,为今之计,要么深进,要么退兵。听说太史慈军也被荀文若阻挡在东阿县难以寸进,龙珠丢了孟津,却又袭击了濮阳,很难说他们是否会借对付袁术的名义退兵。”

        “他们若是退兵,我军就成了孤悬在外,于军不利。如今可选,一是退回陈留整军,再与龙珠商议,联军去分袁术的地盘。若是动手晚了,说不定中原群雄,都会派兵来抢袁术这块肥肉。二是干脆舍弃定陶,继续南下,奇袭徐州的陶谦。徐州沃野千里,鱼米之乡,足以养兵与群雄决战。主公意下如何?”

        吕布哪里有主意,刚想说话,想起白蝴蝶在侧,问道:“爱妻足智多谋,可有什么好主意?”一句话问的陈宫连连皱眉不已。

        白蝴蝶刚刚听过服部鬼影的汇报,说龙珠此人武功深不可测,心中对龙珠十分忌惮。再加上龙珠对她似乎不假辞色,摇摇头说道:“公台所言有理,但何必舍近求远。我看濮阳地理十分重要,若咱们假意撤回陈留,实际渡江奇袭濮阳,两日可下。若有了濮阳,与陈留连成一片,可北上去打冀州,或者干脆去打并州,胜过打遥远的徐州多矣。到时候陈龙只有一个鄄城,还夹在陈留和兖州之间,到时候,十几万大军,饿也饿死他了。”

        陈宫闻言,猛的跺脚大惊道:“万万不可!龙珠是咱们的盟友,誓言还在耳边,怎么能偷袭盟友!传出去,被天下英雄耻笑,一旦失败,天下虽大,再无落足之地矣!”

        吕布看着白蝴蝶如花娇靥,伸手嘿然道:“公台,你不必说了,我看蝴蝶说的有理,陈留有张辽,是我根本。若能再占据濮阳,冀州指日可待。就依蝴蝶所说,立即先整军撤退,徐州之事,休要再提。”说罢,一挥衣袖,拉着蝴蝶出帐上马而去,又不知到哪里逍遥去了。

        陈宫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出了军帐,喃喃道:“色令智昏!色令智昏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