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阿瞒何人

第三百一十五章 阿瞒何人

        第三百一十五章    阿瞒何人

        话说醉人的琴声袅袅消亡,仿佛飘入天际,主人的清高品行,尽在琴声中显现。

        等陈龙声询问,张臶一身白衣的身影,出现在柴扉门口。张臶第一眼看见胡昭,心中也有些诧异,胡昭愿意帮助他身边这些大汉找到自己,说明认可了这些人的品行。

        张臶环扫一眼,目光停在了陈龙身上,说道:“新音不可辨,十指幽怨深!真是好诗,这位先生请进内奉茶。”

        他延手相请,众人却只有胡昭和陈龙感觉到了他的邀请,其它人茫然无措,互相看了看,都没有动身。陈龙微微摇头,示意大家就在外面等,自己跟在胡昭身后,到了已经黑乎乎的小院内。陈龙望见一张石几上,放着一张古琴,心想就算让张臶盲弹,恐怕也照样是黑夜中的天籁。

        张臶白衣消失在小小的茅屋中,须臾点了一盏油灯,再度飘出茅屋,来到两人面前。陈龙并不着急说话,果然胡昭介绍道:“子明,请恕我不请自来。”

        张臶搬了两把竹椅,放下摇手道:“无妨,让我猜一猜,能让孔明兄亲自带着前来的,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啊。”

        胡昭也是云淡风轻的人,微笑着坐下说道:“能和子明挑灯夜话,也是人间美事。”张子明脸色平静无波,仰天叹道:“我之于琴道,如同孔明兄对书道,都是唯一的执着了。”

        陈龙终于开口笑道:“所以,阁下会因为我做了一关于古琴的诗,就动了一点点凡心吗?”

        张臶一笑:“能做出那样的诗,让我不动凡心也难。先生看来不会弹琴,却懂得琴心的意境,想必是因为某一方面也像孔明的书道一样炉火纯青。”

        胡孔明暗笑,想起看到的陈龙故意写给他的几个隶书,心想保证陈龙擅长的不是书法。

        张臶继续道:“依我看,这位先生似乎对武功一道十分高吧?”

        陈龙笑道:“武功确实也是道,但我远谈不上炉火纯青。我只是对先生预知的能力比较好奇,才来求孔明先生,幸好得到了他的垂青。”

        张臶摇头道:“天道循环,屡试不爽。孔明先生能够带你来,一定是在某方面被你打动。依我看,打动孔明先生的绝非你有绝世武功,而是因为你有胸怀天下的理念。我说的对吗?”

        陈龙心道好个张子明,果然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张臶继续道:“而且,这治国理念一定是非常新鲜,或者说闻所未闻,让胡孔明都肃然起敬,决意相帮。据我所知,如今天下群雄里,理念最高明、人物最英雄的,只有两个人真正值得钦佩。”

        陈龙暗叫这张子明真是不可思议,胡昭仍是微笑看着张臶,只听张臶说道:“天下英雄,唯有兖州曹孟德和荆州陈文龙而已。”

        “而治国理念,仍以陈龙最为新鲜,天象所列,也是荆州星团最为兴旺。”

        “我听说孟德短小,阁下身躯高大,原来是荆州陈龙到了,失敬失敬。”

        张臶一语道破天机,陈龙半晌才回味过来,忙赞许道:“先生学究天人,请受小人一拜。在下正是荆州陈龙,刚才特相试耳,先生请勿怪。”

        几人端茶略饮,张臶放下茶杯,问道:“一个中原,容不下两条巨龙。南乡候屈尊此来,莫不是为了曹孟德?”

        陈龙心想今天碰到人精了,当下把自己的政治协商、百姓掌控国家权力的理念细细说了一遍,听的张臶暗暗吃惊。他虽然对陈龙的理念有所耳闻,但直到陈龙亲自讲解,才知道时间真的有如此奇葩的政策,而且还说什么人人平等,越阶级的桎梏。陈龙最后说道:“子明先生,既然看好曹操,何不将看好他的理由和在下说说?”

        张臶还沉浸在陈龙的理念中难以自拔,听说连忙道:“我只是个隐居乡野的琴师,因为不堪看到大乱将至,而躲避再次,实在是渺小如蝼蚁,哪敢品评人物?若论品评人物,我只服月旦评二许。”

        胡昭一笑道:“文龙,可是许靖的高徒啊!”

        陈龙老脸一红,这个许靖高徒的牛还在吹,回去可一定要先找许靖拜了师,省得穿帮。张臶肃然起敬,说道:“原来是许先生高徒!怪不得口才便给。”众人又喝了杯茶,陈龙再度提起曹操之事。

        张臶奇道:“文龙,你与曹操之间,应该还隔着至少一个袁术,今日却频频提起曹操,难道是要和他决一死战?那可是中原百姓无法承受的大战啊!”

        陈龙直截了当道:“先生,你说的正是。我与曹操,究竟谁能胜出,请先生教我。若先生说服我,我就放弃攻打曹操;若我能说服先生,则请先生帮我去一趟陈留,说服陈宫合作攻曹,如何?”

        张臶了半天愣,才说道:“曹操文才武功,我略有所知,你和他之间,我确实更看好他。因为他比你更狠,更加不择手段,挖陵墓筹钱,屠城血战,杀人无算,只要和他目标相悖的,都被他踩在脚下。你陈文龙心地善良,太把百姓放在心上,这一点上顾虑太多,就会不能当机立断。”

        想了想,张臶继续道:“我早年在京都时,早听说过曹操此人。曹阿瞒年轻时期机智警敏,有随机权衡应变的能力,而且任性好侠、放荡不羁,不修品行,不研究学业,所以当时的人不认为他有什么特别的才能,只有梁国的乔玄等人认为他不平凡,乔玄对曹操说:“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南阳何颙对他说:“汉室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南阳的许劭以知人著称,他也曾对曹操说过:“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曹阿瞒早年就表现出对武艺的爱好与才能,而且博览群书,尤其喜欢兵法,曾抄录古代诸家兵法韬略,深有心得。”

        “熹平三年,曹操被推举为孝廉,入京都洛阳为郎。不久,就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洛阳为东汉都城,是皇亲贵戚聚居之地,很难治理。曹操一到职,就申明禁令、严肃法纪,造五色大棒十余根,悬于衙门左右,“有犯禁者,皆棒杀之”。皇帝宠幸的宦官蹇硕的叔父蹇图违禁夜行,曹操毫不留情,将蹇图用五色棒处死。于是,“京师敛迹,无敢犯者”。曹操也因此得罪了一些当朝权贵,碍于其父曹嵩的关系,明升暗降,曹操被调任顿丘令。”

        “光和元年,曹操因堂妹夫濦强侯宋奇被宦官诛杀,受到牵连,被免去官职。其后,在洛阳无事可做,回到家乡闲居。光和三年,曹操又被朝廷征召,任命为议郎。此前,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谋划诛杀宦官,不料其事未济反为宦官所害。曹操上书陈述窦武等人为官正直而遭陷害,致使奸邪之徒满朝,而忠良之人却得不到重用的情形,言辞恳切,但没有被汉灵帝采纳。尔后,曹操又多次上书进谏,虽偶有成效,但东汉朝政日益腐败,曹操知道无法匡正。此时,已在曹氏家族打下一些根基,结交武将,为将来起兵打算。”

        中平元年,曹操被拜为骑都尉,随之迁为济南相。济南相任内,曹操治事如初,到职后大力整饬吏治,一下奏免十分之八的长吏,贪官污吏纷纷逃窜。“政教大行,一郡清平”。”

        “朝廷徵还曹操为东郡太守,拜为议郎,曹操不肯迎合权贵,遂托病回归乡里,春夏读书,秋冬弋猎,暂时隐居。吾与孔明,也是那时看透世情,暂时隐居了。”

        “后来,灵帝设置西园八校尉,曹操因其家世被任命为八校尉中的典军校尉。大将军何进想诛灭十常侍,但没有取得何太后的支持,于是何进便召时任并州牧的董卓进京,胁迫何太后同意。然而此举打草惊蛇,董卓尚未抵达京城,何进已被宦官下手谋杀。曹操见董卓倒行逆施,不愿与其合作,遂改易姓名逃出京师洛阳。曹操到陈留后,“散家财,合义兵”,且倡义兵号召天下英雄讨伐董卓。”

        “可惜联军各自心怀鬼胎,伺机展自己势力。不久,诸军之间生摩擦,相互火拼。联合军至此解散。曹操在东郡大败于毒、白绕、眭固、於扶罗等,袁绍表其为东郡太守。后来济北相鲍信等人迎曹操出任兖州牧。曹操和鲍信合军进攻兖州黄巾,鲍信战死。曹操“设奇伏,昼夜会战”,终于将黄巾击败。当年冬天,获降卒三十余万,人口百余万。曹操收其精锐,组成军队,号青州兵。自此以兖州为根据地,获得了长足展,他的政策,不下于你,而狠辣老练,更是胜过文龙啊!”

        张臶说罢,看着陈龙不语,似乎在问:“你陈龙想请我出山,说服陈宫、吕布去打曹操,可是曹阿瞒是何等样人,他文采武功,又有如此实力,你又凭什么能说服我去反对曹操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