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并肩作战

第二百七十三章 并肩作战

        第二百七十三章    并肩作战

        军歌应唱大刀环,誓灭胡奴出玉关。-----------清.徐锡麟《出塞》

        话说吕旷、吕翔五千大军,从颜良十万渡河大军中脱离出来,利用黄县防守稀松,一路狂飙突进,骑兵先锋已经砍断了黄县吊桥绳索,捣烂了城门。大军源源不断涌入,与孔融帐下黄县守将宗宝的守城兵展开惨烈的城门争夺。

        太史慈和陈龙宿醉刚醒,得知消息后匆匆赶来,不料刚好看见宗宝被吕旷一刀挥为两段。太史慈大怒如狂,与吕旷战在一处,而陈龙飞上城墙观察情况,见城门破烂、吊索断裂,士兵源源不断长驱直入,把牙关一咬,从高高的城墙上一个虎扑而下,直扑护城河上的吊桥。

        吊桥内外大量骑兵,忽见空中飞下一员小将,都是大惊而呼。至少几十人同时弯弓搭箭,向着身处空中的陈龙射来。陈龙猛的将内里运到脚底,使一个千斤坠,身形嗖的下坠,躲开了漫天箭雨。同时手里的钢枪一舞,向吊桥上拥挤的骑兵攻去。

        吊桥上的骑兵一阵呼喝,纷纷抽出马刀向上攻来。陈龙夷然不惧,内力迅流转进入钢枪,虽不是自己的龙胆亮银枪,没有金龙助阵,但钢枪枪身仍然漫起一股白气,团息功二重的强劲内力轰然从枪尖洪泄而出,轰的一声击在吊桥之上。

        陈龙一身功力何等可怕,长枪内力到处,枪势范围内的骑兵连人带马,全部打着横飞了出去,连同手中的钢刀全部飞入半空、落入水中。陈龙的钢枪余势不衰,内力再吐,只听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护城河上的整座吊桥被陈龙震惊世骇俗的一击化为齑粉,而吊桥上拥挤着的十几名骑兵全部掉进了护城河。

        就在陈龙使出恐怖一击的同时,太史慈凭借两把大铁戟,打的吕旷只有招架之功。狂哥戟一戟重似一戟,左右如同转轮般,不要命的狂攻吕旷手上的大刀。吕旷虽然也以勇猛著称,但直觉太史慈的两戟重如泰山,每次格挡整个虎口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两臂酸麻,渐渐体力不支。吕旷大叫不妙,知自己非是太史慈对手。终于虚晃一刀,一拉马头,扭头逃出城门。

        吕旷堪堪逃到水边,刚好空中一声巨响,眼见吊桥化成碎粉,吕旷情急之下,猛的一拉马头,又将长刀狠狠的往地下一戳,整匹战马嘶鸣着人立而起,一人一马险之又险的停在了水边。

        吕旷惊魂甫定,刚刚稳住神儿,忽感脖颈一凉,竟被一把亮闪闪的短刀逼住了咽喉。吕旷大惊失色,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道:“立刻抛刀下马!”。

        吕旷乖乖下马,将长刀抛入河中,河对面的骑兵见自己的主帅被擒,再也不敢放箭,都呆呆看着情势展。

        此时太史慈和陈龙的一众手下纷纷赶到,陈龙喝道:“太史将军,你可立即组织人马,到城头上布防”。接着又吩咐吕常道:“龙辰,将吕将军绑起来,好生对待!”

        陈龙初战告捷,不但击毁吊桥,将偷袭的袁绍五千兵马拦城外,还一举擒获轻敌冒进的袁军主将吕旷。太史慈重新规划了各守军军力,各城门安排守兵换防,全城进入战争状态。并任命了当地民兵头领,各带手下民兵进入城头备战,城内物资源源不断运上城头。

        西城门外大兵集结,吕翔焦躁的骑着马指挥列阵,准备强行攻城。没想到本来占尽优势的战局,竟然被太史慈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彻底搅碎。经过多方确认,一招之间用短刀逼住兄长的,竟然只是一个远来的客商,名叫龙珠。

        陈龙亲自动手,将吕旷押上城头。吕旷刚被守兵修理了一番,垂头丧气被陈龙按在城垛上,对着城下嚎叫道:“弟弟!立刻兵退五十里,开始将军答应不会伤害我!”陈龙也令人叫喊:“立刻兵退五十里,否则叫吕旷立刻人头落地!”

        吕翔气的戟指指着城上,大喝道:“若尔等说话不算话,我必引我袁氏大军屠城!”把守一挥,命令退兵。

        城下兵渐渐退却,太史慈深深呼出一口气,立刻命人出城去向孔融报信。经过此战,太史慈对龙珠可谓刮目相看,没想到龙珠弓箭强绝,连轻功武艺也是深不可测,不由肃然起敬。提审吕旷,方知路上还有十万大军奔赴北海郡,太史慈大急之下,再次派人道:“你带几匹空马,给我昼夜不听奔赴北海报信!”他手下那将匆匆去了。

        信使走后,太史慈坐立不安、咬牙切齿,陈龙百般安慰,只听太史慈缓缓道:“老天啊,没想到第一个来灭我北海的,就是袁绍啊!”

        陈龙振起意志,轻拍着太史慈后背,出一句豪语:“任那袁本初有经天纬地之才,手下雄兵百万,只要比我兄弟并肩作战,必然能在战场上生擒此僚,以报今日偷袭北海之仇!”,但袁绍乃当世枭雄,与曹操不相上下,恩怨必须在战场上真刀真枪才能解决。

        大势当前,天下大乱,只有武力解决一途,青龙军也只有坚决强兵,不但为了防御,也为了尽快扩张,将百姓的痛苦早点结束,这个信念陈龙不会动摇,就算会死很多战士,却能多救很多百姓。

        吕翔的部队目前与黄县相隔大概三十公里,而如今黄县能防守的兵力,加上民团不过两千人,毕竟还是空虚了一些,陈龙心想,决不能死守等死。

        回到客栈,周不疑照例画了作战地图,陈龙用笔圈了一下西部的山区,对周不疑道:“若咱们的兵化整为零,从这里越过山区,应该能摸到吕翔身后。”

        周不疑微微点头道:“西面地形复杂,几乎没什么大路,也就很难知道把部队埋伏到哪里啊。不过太史慈应该能给咱们找到合适的向导。”

        陈龙道:“我是想把吕翔彻底打回老家。正面带着吕旷吸引他注意力,带一千人从他背后突袭,大事可成。”

        周不疑嘻嘻笑道:“那好办啊,只要从山区穿出的兵能落位,保证打烂吕翔的屁股。”

        陈龙笑道:“吕翔好歹也是河北名将,我估计他马上就会出战,不会干等着屁股挨板子的。”周不疑也笑道:“只要白天咱们大模大样带兵出战,吕翔肯定心虚,加上吕旷在我等手上,估计他只会疑神疑鬼。”说到得意处,两人都哈哈笑起来。

        太史慈被陈龙大胆的计划吓了一跳,不过还是给了吕常一千兵,找好向导钻入山区,寻路到吕翔驻兵的身后。而太史慈和陈龙每日带着吕旷出城搦战,吕翔投鼠忌器,都是按兵不动。后来,吕翔派来使者,商量放人的条件,两边一直也没有谈拢。

        事实上正如周不疑所料,吕翔确实疑神疑鬼,一直没弄清楚黄县军力。这一日吕翔出兵,与太史慈两军对圆,以观虚实,果然见黄县兵力稀疏,军容不整,不由对夺取黄县多了几分信心。只是碍于兄长受制,才不敢死战。

        吕翔正欲撤兵回营,忽然大寨后号角声音起,吕常大惊,回望大军背后烟尘四起,不知多少兵马,从自己背后攻来。

        吕翔起了畏惧之心,众袁绍军更是如此,对面的太史慈仗着敌人溃散的威势,大喝道:“吕翔匹夫!可敢与我手中狂歌戟一战!”

        吕翔呆立良久,选择了冷静,钢刀一挥,意欲鸣金收兵,夺路而逃。冀州军跑的倒快,似乎撤退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选择。

        陈龙和太史慈前后夹击,此战大获全胜,获取辎重无数,只是跑了个吕翔,降兵上千。合兵后,大军得胜返回黄县,太史慈忽见送信的手下就在城门口等候,大惊问道:“北海战况如何?”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