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东莱太史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东莱太史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东莱太史

        矢志全忠孝,东莱太史慈。姓名昭远塞,弓马震雄师。北海酬恩日,神亭酣战时。临终言壮志,千古共嗟咨。----------明.罗贯中《三国演义》

        海船离开夷州,一帆风顺,驶入浩瀚的太平洋,古称东巨洋,无人能够越过。大海船绕过群山交错的闽越地区,航行的路线折而向北。陈龙望着东面似乎空无一物的海面,那边不远,就应该是著名的钓鱼岛。

        海船虽慢,却有着6路不可比拟的优势。在6地上隔着千山万水的两地,从海路过去,却是一马平川。相信夷州对面的闽粤地区,也生活着一群土著,可能比夷州的土著稍微开化一点,但夷州有了陈龙的科技,将来很快就可以席卷闽越,建立起新的政权。

        冬日的大海平平静静,西南向的信风懒洋洋的在大洋上吹拂,将陈龙的大海船吹入东海。沿海路北上不过五六日,就已经到了宁波与杭州湾外海区域,确实比6路要快捷多了。

        东海的风浪罕见地比大洋上还要大,特别是船只进入了岱巨洋之后。岱巨洋,是后世岱山和巨山间洋面统称,以风大浪高著称,小型的海岛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浅滩礁石密布,大大增加了航海的难度。

        在这样的环境下,深夜船老大也不敢贸然行船。此夜海船停靠在一个小岛边上落锚。海面上开始刮起了大风,乌云渐渐掩盖了满天星辰,竟是罕见的冬季风暴。

        风暴缓缓移动,风力随着乌云移动的度渐渐加强,波涛卷向这边,卷向那边。大海船随着波浪漂向这边,摇向那边,让船上的人吃尽了苦头。桅杆下的船舱开始灌入了海水,海浪如同瀑布般从甲板上来回掠过,虽然帆锁早已降下,却仍被狂风吹的破破烂烂,裂开一个个大口子。

        前浪过去了,后浪又涌上来,大海船似乎在拼命地挣扎,忽然呼啦一声巨响,拉锚的巨绳显然不堪重负,被风暴拉断了。大海船拼命的摇晃起来,随着波浪,追逐海流,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陈龙光脑中的海图,红线拼命的向东北方延伸。显然大海船随着风浪已经向遥远东方的大洋深处飘去。陈龙无可奈何的看着红线延伸,心想,如果红线延伸到日本,难道自己要先去统一日本列岛?

        陈龙将甄宓绑在船舱里的床榻上,凭借着绝世的轻功,冒险出舱上了甲板。狂风暴雨和漫天巨浪瞬间打湿了陈龙的衣服,浇的如落汤鸡一般。陈龙左右环顾了一圈,却现自己完全无能为力,只能任海船漂流。在大自然面前,人力有时而穷,只能听天由命。

        在风暴的席卷下,他们的船在大海中疯狂摇晃,似乎随时都会倾覆。海水开始在船舱漫溢,众人的处境变得十分艰难,陈龙只好把甄宓和一众女眷搬到最高的舱室,其他层舱室几乎都是下半身都泡在水里,大兵们苦不堪言。新造的大海船经受了巨大的考验,全靠结实的铁钉加铆隼结构对抗着风暴的拉扯,居然完全没有散架。

        终于熬过了这狂暴一晚,转天早晨雨住风收,晴空万里,整个大海恢复了平静,空气清新,美景如画。空气清澈得似乎像透明一样,大家却都已经无力起身来欣赏这美景。陈龙自己奋力起身,被紧紧的绑在床上的甄宓仍然昏迷不醒。陈龙出舱,将舱壁漏水的地方用布堵严实,中间吕常等人终于挣扎着来帮忙,后来能帮忙的人越来越多,船老大把破破烂烂的帆锁找出来,想办法修修补补,终于重新升起了船帆。

        陈龙在新旧海图上对比目前的地点,竟然现海船已经处于日本九州岛和大汉青州之间的大大海正中。陈龙强压下把海船开到日本去的冲动,利用破烂的船帆向西航行而去,终于把船开进了一个安全的天然港湾。一个个女眷终于走出了船舱,最后,小李师师蓬头垢面瘸着出来,第一句话都是:“我再也不要坐海船了!”倒把众人都逗笑了。

        港湾景色优美,陈龙在光脑里的地图上查看,这个港湾就处于后世的烟台市附近。而三国时期,离这里最近的郡县应该是青州北海郡东莱县。看见东莱这两个字,陈龙双眉不由一轩,立刻想起了三国里武艺排名前列的东莱太史慈。

        看来这场风暴,是上天注定自己先到了青州。暂时远离中原战乱的计划,被上天就这样打乱了,既然如此,既来之则安之,陈龙决定在东莱登6,看看能不能有缘与名将相逢于草莽。

        太史慈,字子义,东莱黄县人。自小弓马熟练,尤其箭法精良。身长七尺七寸,一副美须髯,猿臂善射,弦不虚,是个真正的神射手。自少就胸有大志,十分好学,后来经县民推举,担任奏曹史,时年仅二十一岁。北海相孔融奇之,于是数次遣人动问太史慈的母亲,并奉送赠礼作为致意。适逢孔融为对付黄巾军,出屯于都昌,却被黄巾军将领管亥所围困。太史慈从出外返家,母亲对他说:“虽然你和孔北海未尝相见,但自从你出行后,北海对我赡恤殷勤,比起故人旧亲,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如今为贼所围困,你应该赴身相助。”于是太史慈留家三日后,便独自径往都昌而行。当时贼围尚未太密,于是太史慈乘夜伺隙,冲入重围见孔融,更要求他出兵讨贼。孔融不听其言,只一心等待外援。但外救未至,而贼围*。孔融乃欲告急于平原相刘备,可惜城中无人愿出重围,太史慈便自求请试一行。孔融便道:“现今贼围甚密,众人皆说难以突围,你虽有壮志,但这始终是太艰难的事罢?”太史慈答道:‘“昔日府君倾意照料家母,家母感戴府君恩遇,方才遣我来相助府君之急;这是因为我应有可取之处,此来必能有益于府君。如今众人说不可突围,若果我也说不可,这样岂是府君所以爱顾之情谊和家母所以遣我之本意呢?情势已急,希望府君不要怀疑。”孔融这才同意其事。

        于是太史慈严装饱食,待天明之后,便带上箭囊,摄弓上马,引著两骑马自随身后,各撑著一个箭靶,开门直出城门。外围下的贼众皆十分惊骇,兵马互出防备。但太史慈只引马来至城壕边,插好箭靶,出而习射,习射完毕,便入门回城。明晨亦复如此,外围下人或有站起戒备,或有躺卧不顾,于是太史慈再置好箭靶,习射完毕,再入门回城。又明晨如此复出,外围下人再没有站起戒备,于是太史慈快马加鞭直突重围中顾驰而去。待得群贼觉知,太史慈已越重围,回顾取弓箭射杀数人,皆应弦而倒,因此无人敢去追赶。

        不久,太史慈抵达平原,便向刘备游说:“我乃东莱之人,与孔北海无骨肉之亲,亦非乡党之友,只是因为慕名同志而相知,兼有分灾共患之情义。方今管亥暴乱,北海被围,孤穷无援,危在旦夕。久闻使君向有仁义之名,更能救人急难,因此北海正盼待贵助,更使慈甘冒刀刃之险,突出重围,从万死之中托言于使君,惟望使君存知此事。”刘备乃敛容答道:“孔北海也知世间有刘备吗!”乃即时派遣精兵三千人随太史慈返都昌。贼众闻知援兵已至,都忙解围散走。孔融得济无事,更加重视太史慈,说道:“你真是我的少友啊。”事情过后,太史慈还启其母,其母也说:“我很庆幸你得以报答孔北海啊!”

        正史中,扬州刺史刘繇与太史慈同郡,自太史慈离开辽东回来后,未与之相见,于是太史慈亦渡江到曲阿相视刘繇,未去而孙策已攻至东阿。有人劝刘繇可以任用太史慈为大将,以拒孙策,刘繇却说:“我若用子义,许子将必会笑我不识用人。”因此只令太史慈侦视军情。及至神亭,太史慈独与一骑小卒同遇上孙策。当时孙策共有十三从骑,皆是黄盖、韩当、宋谦等勇猛之士。太史慈毫不畏惧上前相斗,正与孙策对战。孙策刺倒太史慈的座下马,更揽得太史慈系于颈后的手戟,而太史慈亦抢得孙策的头盔。直至两家军队并至神亭,二人才罢战解散。

        其后太史慈守护刘繇败奔豫章,遁走于芜湖,逃入山中,而称丹杨太守。同时,孙策已经平定宣城以东一带,惟泾县以西有六县尚未平服。太史慈即进驻泾县,屯兵立府,为山越所附。后孙策亲自攻讨泾县,终于囚执太史慈。孙策见慈,即为其解缚,握著其手说:“尚记得神亭一战吗?如果卿当时将我生获,你会怎样处置我?”太史慈说:“不可知也。”孙策大笑,说道:“今后之路,我当与卿共闯。”即拜太史慈为门下督,还吴后授以兵权,拜折冲中郎将。后来刘繇丧于豫章,其部下士众万馀人无人可附,孙策便命太史慈前往安抚兵众。左右皆说:“太史慈必北去而不还了。”孙策却深具信心地说:“子义他舍弃了我,还可以投奔谁呢?”更替其饯行送别至昌门,临行把著太史慈的手腕问:“何时能够回来?”太史慈答道:“不过六十日。”果然如期而返。

        太史慈的射术确是史上有名的。他跟从孙策讨伐麻保贼,有一贼于屯里城楼上毁骂孙策军,并以手挽著楼棼(城楼上的柱子),太史慈便引弓射之,箭矢更然贯穿手腕,更反牢牢钉在楼棼上,围观者数万人,无不称善。曹操闻其威名,向太史慈寄了一封书信,以箧封之,内无多物,而放了少量当归,寓意太史慈应当向其投诚,其见重如此。后来孙权统事,以太史慈能克制刘磐,遂委以南方诸大事。于建安十一年病卒,享年仅四十一岁。

        太史慈临亡之时,叹息道:“大丈夫生于世上,应当带著三尺长剑,以升于天子阶堂。如今所志未从,奈何却要死啊!”孙权知道慈死,十分悼惜。其子太史享嗣任,享字元复,历尚书、吴郡太守。官至越骑校尉。

        陈龙阅罢太史慈的介绍,小船刚好来到了港湾的岸边,一众几百人的队伍,迅上岸向着东莱方向而去,消失在海岸边深深的野草之中。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