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泠苞邓贤

第二百五十三章 泠苞邓贤

        第二百五十三章    泠苞邓贤

        一夫或当关,可敌万夫守。------------北宋.强至《过潼关》

        话说陈龙、吕常二将,仗着绝世轻功,沿绳下缒万丈绝壁,耸身跃入栈道群狼。陈龙夺得一柄腰刀在手,随手斩落前后射来的羽箭,随后奋起神威,一刀劈在了结实的木制栈道上,轰然激起漫天碎屑。

        陈龙全力一刀,连自己也不知道有几千斤力量,巨力波及开去,栈道枕木寸寸开裂,十几丈的木桩连同益州兵的惨叫,一同跌落深渊。等到满天碎屑纷纷落下,后续栈道的益州兵恐怖的看着断绝了十几丈的栈道,那最前面的益州兵更是噗通一声跪在了最后一块残留的枕木上,后背被收不住脚的士兵轻轻一撞,立刻杀猪般的大叫起来,面对脚下空荡荡的悬崖绝壁,已是面无人色。

        陈龙一刀之威,断绝了剑阁栈道,不由心中得意,将手中破烂的腰刀一抛,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吕常面向已经经过栈道此点的士兵,一时间压力重重,陈龙回头,帮着一起对付前兵。幸好栈道窄小,两人应付起来,还算是游刃有余。

        绝壁上开始有了沿绳下缒的青龙军身影,由隐隐约约渐渐变得清晰。益州兵就此断为两截,前军还不知道生了重大变故,只有接近陈龙、吕常二人的部队回身攻来,但随着消息传开,断开的前军也沿着栈道回头攻来,人数一时也看不清。

        随着缒下的青龙军越来越多,陈龙安排了人手,专门用弓弩控制住后方的益州兵,不让他们着手修理栈道。前方的益州兵必须尽快清理掉,然后自己的大军才好边拆边走,顺利由栈道进入汉中,并且暂时摆脱追兵。

        绝壁上向下攀爬的青龙军,也有不少被益州兵的弓弩射中,惨叫着跌落悬崖。陈龙和吕常领头向前杀去,突破一个又一个益州兵,渐渐打出了一段可以让青龙远征军落脚的栈道。陈龙手里换了一把锯齿匕,利用灵活的步法贴身作战,使敌人的远程武器投鼠忌器,不能挥作用。也就是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栈道的限制让对付陈龙的不过三个人,大大减轻了被群攻的压力。

        眼看栈道上的青龙军越来越多,后面的益州兵号角声四起,似乎在招呼前军全体回防,全谷都是惨烈的呜呜声。陈龙和吕常轮换突前,益州兵接二连三跌落悬崖,也有因恐惧想扭头逃跑的,可是又无处可逃,只好拼命挤开身边的战友。益州前军渐渐陷入混乱,自己人将自己人不断挤落悬崖,陈龙、吕常的压力反倒变小了。

        此刻轮到陈龙突前,面对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那壮汉满脸铁青,不断擦着冷汗,显然被陈龙摧枯拉朽的功力吓破了胆,忽然抛了手中刀,噗通一声跪下投降。陈龙没想过遇到不抵抗的,微微一怔之间,忽然耳中听到弓弦响,那大汉惨叫一声,前胸透出一只带血的箭尖,竟是被人从背后射杀处决。

        陈龙猛一抬眼,刚好看到不远处的栈道上,一员大将手持长弓,正在向自己瞄准,陈龙身形微微一晃,那将军手里的羽箭已经脱手飞出,力道和准绳都是丝毫不差,箭矢忽的从陈龙脑侧偏出,带起一股劲风,尖啸声充满了陈龙的耳鼓。陈龙知道遇到了高手,左手将死尸拽起挡在胸前,抵挡箭矢,奋力向前杀去,手下并无一合之将。

        待到离那将还有几丈的距离,陈龙双脚用力,跃起到虚空中,举手将死尸朝那将扔去,自己如影随形,随在死尸后飞去。那将想不到有此一招,见庞大的死尸飞来,忙掷了长弓,用手里长刀尽力劈去,希望将死尸和陈龙一起劈下悬崖。

        陈龙身在虚空,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刀气透过死尸传来,不由对那将的实力进行了重新的评估,左脚在死尸上一弹,身体一个凌空滚翻,死尸在脚下噗的被劈为两半,陈龙的身体倐的打开,锯齿匕已经递到了那将的身前。

        陈龙近距离已经看的一清二楚,那将领十分年轻,生的浓眉黑面,头戴铜盔,身披锁甲,罩着一领红袍。刹那间,陈龙匕到了他咽喉,那将的长刀还在外门,回防不及,被陈龙用匕逼住了咽喉,那青年将领没想到陈龙有如此武功,浑身一紧,全身瞬间僵住。

        陈龙脚步灵动,绕到他身后,大力搂住他肩膀,用匕贴着他脖颈,大喝道:“不想你们主将死的,都给我助手!”

        身边的益州兵一时都呆住,再也不敢乱动。青龙军沿栈道而来,纷纷将益州兵缴械。陈龙见大局已定,传令吕常亲自断后,用益州兵的尸体在栈道断绝处设置了一个堡垒,堆积弩箭,专门安排十几个特种兵在此守卫,有敢于来修栈道的,一律射杀。

        高顺背着周不疑,和李师师三人,最后顺着绳子挂了下来,万余大军全部上了栈道,割取了一些绳索,将益州降兵全部捆缚双手,那青年将官也被五花大绑,叫道:“休要伤了他们性命!”

        陈龙传令取了益州兵的武器食水,毕竟汉中战斗时,可能还会用上。然后来到那青年将领身前问道:“你告诉我叫什么名字?我会考虑优待他们。”

        那青年将领听说,瞪着一双大眼道:“非是我畏死,请将军抓我一人,放了这些当兵的。我就是益州四公子刘璋帐下四大将之一,邓贤。”

        陈龙欲要笼络益州人心,当然不会傻到随便杀戮,赞了一声:“好汉子,我最喜欢不怕死的。你武功虽还不错,但并不在我眼里,你也不必知道我是谁。你告诉我你们此次出兵计划,我就放了你们所有人。”

        那邓贤疑惑看着陈龙道:“就这么简单?”见陈龙肯定的点头,邓贤开言道:“汉中张鲁被马腾的西凉兵和青龙军围攻,向洲牧刘焉将军求援,四公子掌握益州军权,遂令我与泠苞将军领军两万,出剑阁道帮助张鲁作战。我在前,泠苞将军在后,没想到中途竟被将军切断,我至今还难以置信。将军能从天而下,真神将也!”

        陈龙看看益州降兵不过几百人,知道自己刚好切下了益州军一字长蛇的头颅,暗叫侥幸。幸亏有李师师带路,才能马不停蹄赶到此处,否则全军未出栈道,就要面对两万益州兵的围攻,绝对是凶多吉少。

        陈龙沉吟片刻,已经有了算计,叫过高顺,吩咐道如此这般这般。高顺连连点头,自去照计安排。陈龙命大军前行,高顺断后,临走陈龙对邓贤道:“我等即是青龙精锐,此去必取阳平关。我劝你和泠苞将军商量一下,不要再出剑阁,否则会遭到我青龙军的连弩大军伺候,正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叫你两万大军出不了栈道,全部葬身谷底,就此灰飞烟灭。”

        邓贤喃喃道:“连弩吗?”陈龙再度道:“青龙军谋求天下一统,实为了为民谋福。将军谨记,日后有缘再见。”不再啰嗦,扭头就走,留下五花大绑的蜀中名将邓贤在风中凌乱。

        高顺领军殿后,按照陈龙指示,将益州降兵兵全部安置在栈道一旁,后队经过降兵群后,开始边行边拆毁身后的栈道。这样,相当于将邓贤的前军俘虏全部释放,泠苞后队修好陈龙击断的栈道之后,自然会救了邓贤等人,但再向前的栈道被陈龙全部拆毁,益州兵想修好这么长的栈道,没有一年半载,肯定是休想成功。

        就这样,陈龙的青龙远征军得以通过剑阁栈道,进入汉中平原。李师师得意洋洋在前面走着,陈龙已经记了她汉中之战第一功。前行了约二十多里的栈道,山势回环,又进入了一段东西向的栈道,又走了十几里,前面哨兵回报,看到了一个跨着栈道的堡垒,似乎有兵守卫。

        周不疑笑道:“好事儿,难道已经到了尽头?这栈道走的腿都酸了。”陈龙笑道:“没办法,这次咱们没有回头路,只好神挡杀神,佛挡*。”此处仍然地域狭小,陈龙点起吕常和他手下的精锐特种战士五十名,传令查验武器,满装后随自己攻克这拦路的山堡,对众人打气道:“攻克此堡,汉中平原就在眼前!你们有没有信心!”

        众兵将早当自己主公是天神,怎会没有信心?五十名战士手持钢刀,腰挂劲弩,整整齐齐大喝了一声:“有!”雄壮的声音直透苍天,也穿过栈道绝壁,传到了那拦路的堡垒之中。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