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谍影重重

第二百二十四章 谍影重重

        第二百二十四章    谍影重重

        话说陈龙先后以内力战胜张绣,又用枪法战胜陈到,除了周仓受伤,宛城之战获得完美收官。而接收宛城防务的重任,就交给了受伤难行的周仓。

        陈龙思虑再三,决定还是冒险切换宛城防务,而镇守襄阳的赵云、沮授大军距离最近,显然是调换张绣、贾诩的选。但襄阳位置太过重要,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替换赵云,陈龙决定冒险与陈到陈叔至详谈。

        张绣在比武中出丑加上受伤,一时闭门不出,贾诩作为军师,匆匆从十里庙赶回城里主持日常,旗下将士都是议论纷纷,军心摇动。贾诩虽乃智谋之士,然威望不足,眼看宛城就要分崩离析。

        此时的宛城,开始冒出重重谍影。袁术的谍报人员最多,早在几年前,就组建了宛城专营6路运输的宛洛行,人数达到数百人,与张绣军方的人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此刻,袁术听说宛城被陈龙提前下手,心急如焚,但重兵都集结在虎牢关对付北部联军,只得指示宛城谍报人员迅进行张绣手下将官策反。

        曹操有意经营许都,对近在咫尺的宛城也是势在必得,因此也早派了谍报人员潜伏在宛城市井之中,化身为客栈老板和小二,专责传递情报,主持者姓吕名虔字子恪。此人有勇有谋,曹操在兖州时,任命他为从事,率领家丁驻守湖6。后升任泰山太守,与夏侯渊共同镇压济南等地的黄巾军。后被推举为秀才,加任骑都尉,是曹操信任的心腹之人。吕虔将消息送达曹操,同样得到了分化策反的指示。

        与此同时,宛城周边的豫州、徐州、青州、兖州甚至扬州都有谍报出没于宛城,纷纷获悉了张绣即将投降陈龙的消息,一时举国震动,对陈龙忽然收复宛城深表担忧。毕竟宛城距离两京都十分接近,地理位置太过重要,而且深入中原,一下子将陈龙的青龙军扯进了中原大战。毕竟青龙军占领长江之南、荆州是一回事,而占领宛城,象征意义就有了极大不同。最重要的事,长安汉家朝廷和陈龙之间的联系,忽然变得紧密起来,谁能保证陈龙不会来一招挟天子以令诸侯?

        宛城形势的纷乱,也促使陈龙痛下决心,与陈到长谈。校场比武的三日后,陈到一身便衣,出现在陈龙的客栈,见陈龙手下的卫士都在整理行装,微微奇怪道:“主公,宛城未定,这么快就要走吗?”

        陈龙放下纷乱的心绪,将陈到领到书房,沉声说道:“我自有事要赶赴长安。叔至乃忠义之士,而宛城却是风雨欲来,我不与叔至谈,还能和谁谈?”

        陈到心中感动,拱手道:“主公,我自然会辅佐周仓将军,弹压宛城蠢蠢欲动的奸徒。”陈龙点头道:“叔至能帮助我,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这几天贾诩也在做张绣的工作,希望张绣也能倾心归降。不知忠于叔至的军队,能有多少人?”

        陈到心道,原来贾诩军师也是主公的人,人心真是深不可测。嘴里回答道:“本部兵马有五千人,都是家乡子弟,我亲手组建的部队,深可信任。”

        陈龙喜道:“甚好,不知控制宛城哪些地区?”

        “兵马大营在宛城西北部,以及西大门尽在掌控。北门守将段煨,乃是贾诩先生的人。”陈龙见陈到言辞恳切,已知其乃是倾心归降,心中松了一口气,言道:“叔至,既然如此,明日我就公开宣布周仓为宛城临时统领,以贾诩为军师,张绣、叔至为副统领,驻守宛城。而叔至当为我暗中监督宛城动静,灭掉蠢蠢欲动之人。有事不明,可请教贾诩贾文和。”陈到忙点头答应。

        第二天一番任命,尽管基层将官不服者众多,且有谍报人员分化,但毕竟张绣、贾诩、陈到等高级将领,表面上都接受了陈龙的任命。短期内陈龙没有整编计划,但与赵云第一军团的换防,已在紧锣密鼓的计划之中,其中的关键就在于贾诩和陈到稳定宛城军心。

        张绣一直宣称伤重,躲在府中羞于见人,每天只和贾诩和胡车儿等几个关系最好的将领见面,贾诩也不着急施压,只要渐渐做通他的工作就好。张绣本对贾诩言听计从,心意渐渐坚定下来,认识到陈龙乃是日后自己的靠山,几日后亲自将邹氏送到陈龙客栈,陈龙抚慰一番,张绣答应立刻出山整军肃纪。就在宛城渐渐安定的时候,陈龙想起蔡琰即将临盆,不再耽搁,带上新婚燕尔的邹氏和童飞飞,一行人除了周仓留在宛城坐镇,吕常等都随陈龙赶赴长安。

        骑队沿商洛山边缘,走了十五日,已看见雄城长安轮廓,夕阳中仍是气势恢宏。钟繇提前早得了消息,早在城门秘密迎候,陈龙不想惊动了长安的其它势力,命令黄盖、徐庶等人都不得前来迎候。待陈龙完成蔡文姬的事情之后,再研究长安局势不迟。

        一行人入住钟家客栈,安顿好邹氏和飞飞,陈龙化身为一个儒生,带着化妆的跟班吕常和童飞飞两人,转天同赴蔡府。

        说是蔡府,实际上就是一个临时的六合大院,家丁、仆役不过十几人,都是洛阳带来的老人。蔡邕自知哭董之罪孽深重,每日闭门不出,加上蔡琰归来之后,与陈龙分离,心若死灰,蔡府里一片死寂,门可罗雀,可谓毫无人气。蔡邕自夫人死后,每日把自己关在书房,纵情诗画,明知蔡琰的肚子一天大似一天,因耻于是匈奴人的后代,也任由蔡琰生死,从来不加理会。只有蔡琰的几个相伴的老仆妇关心着临盆的日子,日子过的甚是凄凉。

        陈龙听过钟繇对蔡琰现状的汇报,心中难过,到蔡府大门,亲自敲响门环。半晌,破旧的大门,终于裂开一丝缝隙,露出一个老态龙钟的脑袋问道:“是谁啊?”

        陈龙不等老汉相问,已经挤了进去,只见庭院中十分简陋,一眼可以看到背后的几间瓦房。那老汉挠着头问道:“这位官人,可是拜访老爷的,老爷概不见客,还请见谅。”接着嘟囔道:“这好几个月也没人来了。”

        陈龙让吕常扶着老汉,问道:“你家小姐可好?”

        那老汉目露奇怪之色,哑声道:“我家小姐.......也不见客,还请官人见告身份,或者请回。”陈龙见老汉甚是执拗,干脆给吕常使个眼色,吕常会意,把老汉双手一抱道:“老汉!我家官人乃是你家小姐至亲,也是你家老爷的救命恩人,何必问许多问题,他们自去见面罢了。”

        陈龙拉着飞飞举步就往里走,那老汉被吕常抱住,动弹不得,连声音也喊不出来,只得悻悻作罢,问吕常道:“你且放手,你家这位官人似曾相识,究竟是谁?”

        陈龙和飞飞见院中被简单的分隔,左边一个圈门后有几个仆妇进出,遂迤逦往这边走来,那几个仆妇见了生人,纷纷站住。童飞飞向前问道:“蔡琰姐姐在哪里?”

        那几个老仆妇见童飞飞虽是男装,但倩丽美貌,声音也是个女郎,纷纷指点房间,问道:“姑娘是我们蔡小姐什么人?”

        话音未落,陈龙已经一个箭步到了蔡琰屋前,唬的几个老仆妇连忙叽叽喳喳喊道:“哪里来的登徒子,休要伤了小姐胎气!”

        屋里人听到外院中一阵骚乱,吱呀一声推开排窗,一把清越的女子声音传来,问道:“什么事?”

        排窗推开,窗里窗外的人同时愣住,窗外刺眼阳光掩映之下,一人高大英俊、剑眉星眼、正气凛然,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陈龙,却又是谁?难道是梦中相见?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