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枪法春秋

第二百二十三章 枪法春秋

        第二百二十三章    枪法春秋

        话说张绣被陈龙火龙卷所伤,自认非是陈龙对手,遂嘱咐陈到认输。不料陈到见猎心喜,见陈龙内力虽强,说不定枪法上却慢,遂假托张绣之言,约定与陈龙比试枪法。

        枪这种武器,自有自己的演进历史和特点,作为长制式武器,练习者众多,练到极致者却是凤毛麟角。从最初的戈,演变为矛、槊、叉、戟、枪,有着各自时代背景。枪源自我国石器、青铜器的时代,“锬木伤盗为枪”,削尖的长柄木器为枪。春秋战国时期,中原各国以战车为主战军种,三人或多人一组,双方冲锋交错时,由于士兵站在各自战车上,距离较远,战机转瞬即逝,用戳击的方式进行攻击,效果会很差,如果用戈这种武器轮击,打击面广、攻击时效长,效果较好。

        秦末、汉初,骑兵成为主要的突击军种。两军对冲时,度叠加,两马距离较近,有的近乎正面冲击,长戈轮击,需要提前量,效果远不如戳击效果好。用戳击类的武器,可以借助马势,始终对着敌方,长时间将对方笼罩在攻击范围内,冲击力大,动作小,度快。可以说,当骑兵取代战车的那一刻,长戈就退出了历史舞台。而在骑兵马战演进过程中,特别是蒙古骑兵崛起的年代,现弧形马刀一旦在马匹一侧展开,随着马匹度递增,更能顺利割开皮囊、割伤对手,所以后来马刀代替长枪成为轻骑兵武器,而使用长枪的重骑兵越来越少。

        中原缺马,步兵是主力,历来有列阵对敌的传统,阵列贵在同退同进,“勇者不得前,怯者不得后”,使用的统一规格的制式大枪(矛、戟)。长杆兵器在齐整、密集的阵列里采用轮击的方式不现实,长枪兵是步兵突击和固守的主力兵种。例如,戚继光是明代杰出的军事将领,他所创造的鸳鸯阵、三才阵在抗倭战争中挥了决定性作用,曾经创造杀敌数千,自损数人的光辉战绩。戚继光调任北方防御游牧民族后,他又创造性的明了诸多火器,士兵人手一支,导致凶悍的北方游牧民族无人敢犯,出现了辖区无仗可打的局面。清末,火枪逐渐取代了以大枪为代表的冷兵器。大枪技艺在军队系统失去了存在的土壤,逐渐消亡。以至后来,中国需要向日本、苏联学习拼刺刀的技艺。兵枪讲究整体配合和武器之间的生克,士兵无需学习更多的技术,戚继光不许士兵学习单舞、花法,甚至认为士兵无需学习拳术,认为拳术无助于“大阵”。事实上,从戚家军在抗倭战争中优异表现可以证明他的观点在军事训练的立场是对的。

        古代的单枪技术,或者叫枪法,其实都注重实用,例如二十步距离内的快突击练习。每人持枪二十步外,听擂鼓,擎枪作势,飞身上前,戳向孔中圆木(标明目、喉、心、腰、足等位置)。取胜之道不外枪进迅以及扎枪准确。不仅是杀伤敌人,极具震撼的威势也足以让敌人惊骇战栗。正所谓“枪似游龙,剑似美凤”、“枪为诸器之王,以诸器遇枪立败也”。

        枪法作为传统武学的重要源头,强调“技近乎道”。枪法技巧达到某种程度后,表现出来人枪合一、寓动于静、动微而胜的很高境界时候,武术家自然展现出内蕴的艺术价值。枪术大师的套路、枪舞必然有些动作是与实际应用脱节的。凡是套路必有虚势,这个问题要辩证的看,不能全盘否认。从武术展的历程来看,武术的根源在器械,器械的重心在大枪。且不论形意拳、八极拳、心意拳,就是用太极拳的理论来验证大枪技术也是十分恰当的。

        有的理论认为,枪法无非戳、革二技,革枪的技巧高深,锻炼根本是“封、闭”技术,枪术大师对枪圈的练习无终期,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直至终其一生。以静困人等高级大枪技术在战场实用的角度来看,还值得斟酌,但这不影响枪术大师对高深技艺的探索追求。

        陈到的枪法除了祖传,还有名师做了改良,以拦、拿、扎、崩、劈等单式,结合步伐训练为辅助,结合高级马术动作,形成了自己的鹰扬啄击枪法。

        除了反复练习一拨一刺的实战枪法,鹰扬啄击枪法也在观察鹰飞鹰啄方面下了很大功夫,研究如何合乎自然的增和切换角度,实际上与百鸟朝凤枪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宛城的命运之决斗,就在两个枪术大师之间展开。而陈到的判断无疑十分正确,陈龙的内力确实要强于他的枪法,赵云将百鸟朝凤练到极致,加上子龙天生的快枪,没有人会在枪法上有战胜赵云的信心,但加上陈龙独有的特色内力和龙胆亮银宝枪,就变得无比强大。

        如今两人都不用内力,陈到不相信还有人能胜过自己,自然有信心战胜陈龙。可是,他绝对想不到陈龙来自后世,将自然搏击的精髓完全融入了枪法,论枪法的伤敌效率,当世也无人可以和陈龙相比。

        两匹白马在校场两边同时启动,两只钢枪在阳光下同样闪耀着钻石般的光泽,在校场中间重重撞到一起。飞龙马的度明显占据了优势,两人毫无花俏的一枪对撞,因为马力的不同,让陈龙占有了一点点先机。

        因为这点先机,百鸟朝凤枪法率先动,笼罩在陈到周边,百鸟翔集,禽鸣鹤唳,瞬间仿佛千百枪尖,化身为千万鸟喙,功向陈到每一寸肌肤。

        陈到大惊失色,想不到飞龙马的度出自己的预估,更想不到陈龙的第一枪就是如此精妙,连忙施展鹰扬啄击枪法,依据自己的判断,迅刺出三记啄击。

        陈到果然不愧是天生枪术大师,计算精准,三记啄击中果然找到了龙胆亮银枪的枪尖,两枪再次碰撞,两人的枪法都是为之一滞,百鸟消失,鹰扬也不再。

        陈到微微点头赞叹道:“洲牧好枪法,即使不用内力,这百鸟朝凤也不下于张绣。”陈龙笑道:“叔至也是好眼力,一下子就现了我的枪尖,佩服佩服。”

        陈到拧枪平举,再度出击,却是一轮鹰扬快枪流水般使出。陈龙存心看看陈到的枪法,并不反击,舞动长枪防御,两人快攻快防,都是银轮飞舞,令人眼花缭乱。众兵将远观,只见两团白龙般的枪影绞杀在一起,一时难分难解。

        终于鹰扬枪使到尽头,两匹白马错开,恢复对峙。一百零八式快枪,饶是陈到体力过人,仍是微微气喘。陈龙钢枪一拧,大喝一声道:“轮到我了!”

        陈龙这一轮快枪,却是无招无式,纯是动用一切方法,减少挥击的距离,角度尽量是直线,这是陈龙利用徒手搏击的原理,刚刚悟出的枪法,专门用来对付陈到不用内力的提议。对于陈龙来说,不能用内力增加钢枪的度和威力,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切从简,直来直去。

        对面的陈到,却完全被陈龙简单的枪法惊呆了,这毫无花巧的枪法,实在难以想象,谁会去研制这种枪法。自己全身的每个角落,甚至马匹的每一个角落,都随时会成为龙胆亮银枪攻击的目标,只要在陈龙枪式流转的范围内,龙胆亮银枪的枪尖随时会从最短的距离攻来。

        如此快捷凌厉的枪法,陈龙却是使的气定神闲,毫不费力,似乎能永远这样狂轰下去,毕竟这毫无花巧的枪法,最是省力。陈到却已经满头是汗,生怕一个不慎就是一个血窟窿,已是大大落了下风,等陈龙扎过了一百零八枪,陈到再也忍受不住,拼命挥舞钢枪,只想退出战圈,手里的枪法已经完全没了章法。

        陈龙在战圈里立刻感受到了陈到的退缩,枪势立刻铺天盖地攻去,气喘吁吁的陈到不由大叫一声,只觉头晕眼花,差点扔了钢枪,白马踏踏踏后退不止,忽然感觉喉头一凉,心道完了,等清醒过来,一柄绝世钢枪已经压在了自己的颈窝上,只要轻轻一吐,自己就将告别这个世界。

        陈到不由万念俱灰,抛了手里钢枪,喃喃道:“这究竟是什么枪法?”陈龙微笑道:“信手拈来而已。”龙胆亮银枪一收,一切压力全部消失,大度道:“叔至枪法入神,在下自愧不如。”枪尖在地下一挑,已经将鹰扬啄击枪挑起,捞到手中欣赏,啧啧赞道:“好枪、好枪!”

        陈到见陈龙面子给足,惊喜不已,忙道:“陈洲牧真乃大度之主也。此枪乃是吾师从汝南嵖岈秘境中得来,好教主公得知。”

        陈龙大喜道:“叔至,你叫我主公?”

        陈到道:“主公枪法为人,都是我辈学枪者翘楚。可惜未能早遇到主公,但现在张绣将军也已经嘱咐我认输投降,我叔至也不算背叛张绣将军。陈叔至愿追随主公,此生忠心不二。主公可愿收下我?”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