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龙枪烈焰

第二百二十一章 龙枪烈焰

        第二百二十一章    龙枪烈焰

        长枪一横花飘零,松风追月伴我行。---------佚名

        话说宛城第一战,吕常凭借过人的智慧和轻功,一上来就近身作战,逼的胡车儿无法施展铁锤身法,只得弃掉大锤,铁臂格住吕常进击的匕,却被吕常当即放弃匕,狠狠一拳将胡车儿迎面击飞,赢得了第一战。

        张绣看的三尸神暴跳,这一仗输的太窝囊,看来这智力低下之人四肢再达也没用。大手一挥,他身边的白马白袍将军,已经跃马到了场中,与周仓相对。两人可谓黑白分明,周仓大喝道:“来将通名,爷爷我刀下不斩无名之将!”

        那白袍大将脸露冷笑,银色钢枪一举,喝道:“黑孙子,你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陈到陈叔至是也!”说罢,一个急加,白马已经与周仓的黑马搅在一处,枪刀交击的声音立刻爆出。

        陈龙听到陈到两个字,心中狠狠一抽,暗道不妙。陈叔至在《三国演义》中虽然姓名不显,陈龙却知道其实陈到就是赵云的影子,周仓危险了!

        陈龙立刻令吕常拿过雕弓铁箭,预备在陈到快枪要杀周仓之前,死活救下周仓性命,也算不得违规,只承认本场失败便是。但直接认输,肯定会破坏周仓的自尊,只好让他们先尽全力一战。

        吕常怔怔看了眼眉头大皱的陈龙,不明白陈龙为何如此紧张。陈到,蜀国暗战中的名将,字叔至    ,豫州汝南郡人,青年时师从名师,练就一身绝艺,尤其是枪法之快,可称当世翘楚。黄巾之乱时,也纠结了不少家乡子弟,成为豫州地方一霸,却从不骚扰地方。

        正史中,公元194年(东汉兴平元年),徐州牧陶谦举荐刘备为豫州刺史,并让刘备在小沛驻军。两年后,刘备投靠曹操,曹操让刘备担任豫州牧。后来,刘备衣带诏事,被曹操击败,又转投袁绍。在刘备担任豫州刺史和豫州牧期间,陈到投奔刘备。    因为职业的需要,陈到投靠刘备的时候就被刻意的”雪藏“起来,无论敌人还是同僚都无法得知他的真实年龄,家庭出生以及父母亲人的情况。曹操为彻底消灭刘备曾多次派遣特务组织进行大规模的暗杀行动,但是每回都被这位”雪藏“将军彻底粉碎掉,从而使得刘备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后来,曹操、孙权集团在接二连三的交易和失败下,逐渐获悉这位隐形人的存在。于是曹操、孙权曾多次绞尽脑汁追查陈到的身份。可是当时,刘备对陈到的身份实行封锁政策,不仅无人知晓陈到的真实身份,同时在内部进行的严密的保护工作。于是,民间开始流传出许多谣言,将陈到的事迹演绎的神乎其神,几乎已经不能让人相信,而这些近与神话的江湖谣言后来被附加在另一位武将身上,就是被神话了的赵云赵子龙。

        陈到的名誉和地位常亚于蜀汉名将赵云,与赵云一同因为忠勇而闻名,并统率三国有数的精兵------------白毦兵。    建兴年间,陈到担任护军、征西将军,被封为亭侯。    公元226年(蜀汉建兴四年),诸葛亮准备北伐,欲移军汉中,于是让驻守永安的李严移屯江州,留下护军陈到镇守永安。陈到被任命为永安都督,驻守于巴东郡,受李严统属。

        诸葛亮还曾写信给诸葛瑾(一说李严),信中说:“兄嫌白帝守军并非精悍强壮,陈到所统率的则是先帝帐下的白毦兵,白毦兵是西方的上等军队。如果您嫌白毦兵数量少,当遣还部分江州兵,为镇守白帝增添益处。”陈到威震巴蜀,逝世于永安都督任上。    正所谓:”征南厚重,征西忠克,统时选士,猛将之烈。“

        这样一个陈到陈叔至,乃是上上大将之选,非是周仓可比。校场中央的战斗也已经进入白热化,一黑一白两股旋风如同两条巨蟒卷在一起,只有行家才能看清两人的一招一式。

        周仓本是庄户,有着一身力气,加入黄巾后师从韩猛学了一手大砍刀,刀法青出于蓝,也成了一方的小渠帅。后来风流云散,黄巾溃灭,师父韩猛追随了袁绍袁本初,自己得遇明主陈龙,引为心腹护卫。自从听说虎牢关三英战吕布时,出了一个武功卓绝的大砍刀绝世高手,关羽关云长,一柄青龙偃月刀使的出神入化,就苦练大砍刀刀法,十分向往将来与关羽在战场上决一雌雄。不料关羽还没碰上,先遇上了枪术大师陈到。

        周仓的砍刀走的还是一个势大力猛的路子,后来经过陈龙的一些指点,增加了一些细微的变化,直来直去的刀路中增加了几分诡异变化,就是这几分变化让周仓撑到了现在。和陈到的差距虽然巨大,却也不至于一上来就一败涂地。

        陈到的枪法,是祖传的鹰扬啄击枪,功夫粗浅时用起来徒有其形,陈到却已是神形兼备。其要诀,基本上模仿雄鹰攻击、捕食、盘旋、俯冲、跃起、腾空等动作。此枪法属于阴把抢,也就是虎口向着自己握枪,要求马上功夫高并且下盘稳定,还要有臂力过人。

        鹰扬啄击枪共一百零八路,传到陈到这一代还剩下三五十路,但是无招还胜过有招,陈到是天生阴把、臂力强劲、下盘也稳、马术更精,所以再次将祖传枪法扬光大。陈到还有个最大的秘密,平时都是右把持枪,其实他的左把枪比他的右把枪还要精湛,而且自成一路,是陈到救命的绝招。

        两人斗到酣畅处,陈到那枪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周仓渐渐支撑不住,上下捉襟见肘,只觉陈到的枪尖真的如同鹰喙啄击,忽而在左,忽而在右,周仓大刀只落得半遮半拦,靠着气脉悠长,奋力舞动钢刀抵挡。

        张绣也是使枪的大行家,见周仓败相已成,微微冷笑。陈到的枪法连自己都不敢说必胜,何况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周仓。陈到抖擞精神,使出绝艺,枪尖上内力吞吐,如雏鹰飞舞,枪杆先重重磕在周仓钢刀之上,顺势下沉,雏鹰的影子猛的没入周仓大腿。

        周仓大腿中枪,狂喝一声,将大刀奋力下劈,不料陈到抽抢极快,随着大腿鲜血飞溅,周仓一刀砍了个空,只觉眼前鹰影一花,鹰扬啄击枪已经到了喉咙之前,喉结瞬间被气浪压死。

        周仓瞬间无法呼吸,大砍刀还在外门,已经无法自救,心中大叫道:“主公,吾命休矣!”

        电光石火之间,陈龙瞬息间已经感受到了陈到枪尖的去处,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手里的雕弓已经瞬间下意识射,挺臂张弓,认箭上弦,一气呵成,凭感觉完全没有瞄准,几乎没有耽误一点时间,射出了穿越以来最快的一箭。

        铁箭穿空,似乎已经越了时间的概念,或者说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甚至没人看到铁箭划过虚空时的反光。陈到杀气腾腾的一枪,眼看就要穿透周仓的咽喉,忽然感觉到枪尖处被横向重重的一击,枪尖上的鹰影瞬间被击碎,整个枪身被巨力击偏,忽的擦着周仓脖颈而过,刺了一个空。

        陈龙的飞龙马跟随着铁箭,如影随形飞来,大喝道:“这一场我方认输,认输!周仓停手认输!”原来,陈龙一箭救了周仓性命,怕陈到继续追击,连忙挺枪来救周仓。陈到被这一箭射中枪尖,心中大惊,没想到陈龙距离几十丈之外,箭术竟是如此精准,而持枪的右臂也被震得隐隐麻,第二枪竟是迟迟刺不出去。余光见陈龙如飞般驰来,奋起余力,一枪朝着陈龙刺去,嘴里大喊道:“无信之徒!看枪!”

        陈龙飞到周仓马前,刚好陈叔至枪到眼前,龙胆亮银枪红龙乍现,当的磕在鹰扬啄击枪上,红龙如同实质,瞬间绕着陈到钢枪盘旋着攻去。陈到大吃一惊,只得运力强行化解,红龙钻来如同电光石火,陈到只觉的双手一热,烫的差点扔了钢枪,用了十分内力,堪堪抵住不至于出丑,心中对陈龙武艺有了深深的忌惮。

        陈龙趁机拉着周仓的马儿回归了本阵,让手下救治周仓,复翻身回到场中,举枪大喝道:“张绣将军、陈到将军,这第二阵是我等输了,陈将军枪法出色,我们输的心服口服。不过,我手下第一军团长,七虎将之赵云赵子龙没来,否则与陈将军倒是一对好对手,胜负着实难料。今日不可大开杀戒,以防两军结下血海深仇。”

        “现在一比一平,还请张绣将军亲自出马,与我决胜。”说着龙胆亮银枪在手中缓缓轮转不休,幻化出一圈一圈的银轮,好看至极。

        张绣被刚才陈龙神乎其乎的一箭,也吓得有些心惊肉跳,心想若这一箭目标是自己,还不知能不能躲过去,为今之计,只有在枪法上完胜陈龙,才可挽回刚才那一箭之威。

        张绣打马缓缓向前,握紧手中的狂沙烈焰枪,感受到钢枪温热中隐藏的嗜血狂暴,信心再度回归。两马相聚不过一丈许,张绣勒住骏马,右手握住狂沙烈焰枪根部,斜斜上举,内力一吐,只见枪杆瞬间涌起一阵黄沙般的雾气,围住了张绣右手,一团烈焰忽然从枪尖冒出,瞬间包裹住枪尖,狂沙烈焰枪已经被全力催动,出微微的颤抖鸣音,气机锁向陈龙。

        对面的陈龙立刻感受到强大狂猛的沙漠气场,惊讶于张绣手中宝枪特质,内力也全面动,立时龙胆亮银枪银轮飞舞的同时,一条红龙绕着银轮反向流动,一银一红两个圈圈,反向互相交错流动,十分壮观,立刻将烈焰枪火热的气场逼在了圈外。

        一边是狂沙烈焰,炙热真气铺天盖地,似乎要将山林地皮烧焦,涌起一片杀意;一边是红龙银轮,如水真气江河流转,似乎要将天地万物润泽,带来无边生机。

        欲知胜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