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 神秘将军

第二百二十章 神秘将军

        第二百二十章神秘将军

        话说十里庙风景如画,陈龙在后崖得见天下谋主贾诩贾文和。贾文和虽万事从自己出,对陈龙仍然捉摸不透,似乎有投靠之心。临别时赠予,言下之意,陈龙已经有争夺天下的资格。

        打马回城,两人重新进入张绣眼线视线,回府后决定闭门不出。邹氏已回张府,陈龙至少要保证童飞飞安全,同时潜心修炼,让张绣知道山有多高、水有多深,打的他满地找牙。

        与此同时,张绣也已经准备好了出场的人。第一个出场的,是力大无穷的胡车儿,最后出场的,是张绣本人,中间第二个出场的,身份却十分神秘,据说他在来到宛城之前乃是豫州一霸,后来黄巾肆虐,地方武装难以保全,遂辗转到了宛城,成为张绣身边神秘一员,据说一身武艺不在张秀之下。

        陈龙这边人少,也就没有什么悬念,第一个出场的是吕常,第二个是周仓。虽然不知道对方出场的顺序和实力,但陈龙依仗的,是相信张绣身边没什么强将,周仓和吕常必然能胜一场,然后最后一场自己灭了张绣便赢了。

        简短截说,这一日已是决战时刻,整个陈龙的队伍全部收拾妥当开拔,决战后无论输赢,将立即出前往长安。

        陈龙整装贯甲,手中龙胆亮银枪,胯下爪黄飞龙马。这次张绣的赌注太大,宛城的大将也几乎全都到场,只有贾诩和伍孚不见踪影,似乎刻意躲避,才好置身事外。

        奇怪的是张绣也不过问贾诩的事情,似乎对贾诩甚是尊重。这也许就是贾诩愿意辅佐张绣的原因。

        张绣手下,历史留名的将领不多,除了贾诩和胡车儿,也就是雷叙、张先之类的二流武将。所以,陈龙丝毫不担心战败,说不定周仓、吕常水平挥,二比零直接搞定。剩下的就要看自己教训不自量力的张绣了。

        宛城北校场,全副武装的战士将校场围的水泄不通,只留中间一条通路。陈龙车马进入校场,来到张绣对面。

        对面的主席台上,端坐着秀色可餐的邹氏,今天经过刻意雕琢打扮,更是国色无双,神色间却有一丝忧色。

        主席台下,张绣紫袍金甲,鞍韂鲜明,骑着一匹神气的大红马,手中是一柄极长的异形长枪,枪身上粗粗纹路趁手,呈现淡淡的黄沙颜色,枪尖处雕刻繁复精美,仿佛是一团火焰裹着一座尖尖的山峰,一直延伸到锋锐之处,一看就是一枚宝器。

        张绣左手,稳稳站定的虬髯大汉,果然是进城时曾经见过面的胡车儿,此刻也不骑马,穿一身黑色皮甲,赤着壮硕的臂膀,脚边立着一双粗大的铁锤。在中,胡车儿“力能负五百斤,日行七百里”,且在张绣与曹操作战时,作为张绣的心腹猛将,胡车儿勇冠三军,与贾诩却交情甚佳。宛城大战后,张绣投降曹操,曹操爱胡车儿之骁勇,手以黄金与之。后胡车儿与张绣串通,盗走典韦的双戟并刺杀典韦,使得典韦在张绣叛乱中战死。野史说胡车儿跟随曹操征战,被赵云在长坂坡上红枪挑死。

        张绣右手,一匹高头白马之上,一员大将银盔素甲,外罩白袍,身形匀称高大,猛一看与赵云倒有八分相似,只是面色微黑,嘴唇颌下黑髯覆盖,却多了几分霸气。掌中也是一杆长枪,枪身粗大,犹如一条银蟒。

        陈龙用询问的眼光扫了一圈,手下纷纷摇头,显然没人认识这员白袍大将。陈龙马靴微微一磕飞龙马腹,飞龙已一窜而前,来到校场中心。陈龙右手握紧钢枪,左手凌空戟指虚点,内力运转,洪声说道:“今日盛况空前,乃我追求邹夫人大喜之日,感谢张绣将军答应邹夫人再嫁,使我能够有机会娶回我心爱的人。”

        一番话说的邹氏低下头颅,娇羞不已,心中却充满新鲜刺激和喜悦自豪,没想到陈龙当着千军万马示爱,心中更加坚定嫁给陈龙之心。众兵将一阵起哄,虽然觉得与礼不合,却也都佩服陈龙勇气,当时天下有几个男儿敢把挚爱大声吼出来

        陈龙待到众兵安静下来,方才继续道:“你们宛城兵,应该也听说过我,我就是朝廷钦命的南乡候、荆州牧,陈龙陈文龙。刘表就是我从荆州赶走的!今日,我和你们张将军的赌注,你们也听说了,不单单是为了邹氏,也是决定宛城的命运将来,因为宛城若不归顺与我,将来必然陷入中原战火不可自拔!我此次决战,就是为了你们这些宛城兵将的未来!也是为了宛城百姓的未来!为了华夏的未来,我陈文龙必胜!”

        陈龙身后百名特战队员,齐声呼喝起来:“必胜必胜!主公必胜!”声音整齐雄壮,居然带动了宛城兵将里一阵骚动,似乎有些军心摇动,被陈龙的话折服。

        其实张绣军中,一部分是西凉张济原班人马,另一部分是宛城土著。这两个部分一直不甚团结,张绣只好让他们各自为政,互不统属。

        张绣见势头不好,当下也纵马上前,大声喝道:“陈洲牧休要危言耸听,我宛城墙高池深、兵强将猛,可谓固若金汤。今日决斗,胜者得到所有,败者也要付出所有,各凭本事,我也不会让手下一拥而上,若我输了,情愿手下能跟着陈洲牧享受天下一统之殊荣。”

        说罢,大手一挥,喝道:“唇舌浪费的够了!儿郎们也都等急了!有什么真本事就拿出来吧!”胡车儿将两只巨锤扛在肩上,率先走到校场中央,头颅昂起,果然不可一世。张绣远远对童飞飞示意,童飞飞哼了一声故意不理。张绣讨了个没趣,纵马回到主席台下,冲着邹氏一点头,没想到邹氏也扭转头颅不理会他。

        张绣气满胸膛,大声喝道:“第一仗,此乃我手下大将胡车儿,谁来上前送死!”胡车儿举重若轻,两柄铁锤狠狠一撞,立刻火花四溅。

        陈龙对吕常一努嘴,吕常也下马步战,手中却没有兵器。走到离胡车儿丈许之处,胡车儿道:“那小子,没兵刃如何接我大锤小心我一招将你砸扁了。”兵将里出一阵哄笑。

        吕常笑笑不以为意,手中忽然变戏法般多了一柄短短的锯齿bishou。不待胡车儿看清,吕常已经猿猴般猱身而上,瞬间近了胡车儿的身。

        胡车儿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大喝一声:“小子耍赖!”忙退身撤步,意图舞起双锤,将吕常逼到外线。没想到吕常轻功卓越,竟是如影随形,bishou锋锐只在胡车儿身前几寸处划来划去,胡车儿铁锤根本没有舞动的空间。

        俗话说“一寸短、一寸险”,胡车儿本来就身体沉重,这一下被吕常紧紧缠住,情知不妙,大铁锤倒成了缒住双手的禁锢,越舞越是沉重。眼看自己胸腹间险象环生,忽然一bishou已经照着小腹扎来,胡车儿躲避不及,大吼一声,两手一松,铁锤脱手落下,空手将bishou锋刃抓住,阻止了bishou入腹的厄运,双手却被锯齿锋刃切割的鲜血淋漓。

        就在胡车儿双手抓住bishou的瞬间,吕常已经弃了bishou,铁拳近在咫尺挥出,胡车儿只见一个碗大拳头在眼前越来越大,忽然鼻骨剧痛,肥大的身躯被打的倒飞出去旬丈,再也爬不起来。

        吕常一拳打断了胡车儿的鼻梁,双手高举欢庆胜利,身后陈龙军队纷纷喝彩。张绣脸色如猪肝,没想到自己爱将还没施展开就败下阵来,把头一摇,自然有人上去将胡车儿拖走。胡车儿兀自不服,满嘴是血的嘟囔着:“主公,他耍赖!”

        胡车儿下场,张绣眉头皱起来,再次挥手,这回那白袍大将,打马到了阵前。周仓挥舞大kandao就要上前,陈龙一把拉住道:“此人不简单。务必加小心。”

        周仓一无所惧,嘴里答应,驾着坐下大青马上前喝道:“我老周手下不斩无名之将!来将通名!”

        那白袍将微微冷笑,钢枪直指向天,鸿声喝道:“你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汝南陈到是也!”

        陈龙闻听陈到之名,心中轰的一声,大叫一声:“不好!”身后兵将纷纷看向陈龙,心道从未见主公如此,只听陈龙喃喃道:“周仓不是对手,人来,拿我弓箭来,待我在危急时出手。”

        吕常亲自递过雕弓铁箭,诧异问道:“主公,这个陈到究竟是谁”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