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八章 食髓知味

第二百零八章 食髓知味

        第二百零八章食髓知味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宋.苏轼

        话说江陵长江北岸前线,陈龙携飞龙马和龙胆亮银枪,已在赵云军多日,只待江夏投降,黄忠战船到达,便要渡江作战,一举拿下荆州驱逐刘表。

        当日接到戏志才来信,方知江夏变故,强敌孙策和周瑜的出现,令陈龙心下沉吟。恰好刘表来使,陈龙与几位军师商议利害,心已有定数。

        陈龙先给戏志才休书一封,直接用了命令的口吻。这次戏志才虽退的坚决,避免了重大损失,战略却放弃了长江通道,有些太过草率,欠缺坚持,造成自己在江陵无法如期渡江。

        信措辞略微严厉,下令戏志才收到自己这封信后,立即启动水军,二十日内,运送物资到湘江与长江交汇处西南沿岸设立水寨,强势封锁长江待命。江夏水军若阻拦,不惜代价战而胜之,务必在彼处设立根据地,至少与江夏分治长江,打通战船到江陵的通道,否则唯戏志才是问。信最后,又勉励戏志才道:“吾素知志才之才,不在奉孝、元直之下,故将第三军团全权托付给阁下。志才用兵,不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应体恤吾夺荆州之后即将下江东之战略意图,积极用兵,占据要冲,控制长江,打通水路。长江天堑,吾数载令杨怀培育水军,制造大船,正为长江天堑变通途耳。切切。”

        陈龙这个命令,是借鉴了正史曹孙刘三方分治江夏的经验。江夏因多江汇流,地势复杂,想控制全境非常困难,这给各势力各拒一方提供了便利。陈龙决定占据湘江与长江交汇一角,立6寨加水寨控制长江。若刘表不降,则戏志才战船可沿江而,来与荆州水军作战,也可运送第一军团渡江作战,甚至直接沿汉江而攻击襄阳;若刘表降,则可沿长江而下,配合自己6军打击江夏、直下江东。

        戏志才收到主公信后,知主公有怪罪之意,心懊悔,忙重整战船,满载各种武器物资,与黄忠、魏延再度领大兵出征。戏志才这一去带着十分勇气,誓将扫灭江夏水军,建立长江南岸、湘水西岸的水寨,与却月城隔江相望,展开长江根据地。

        按下戏志才依计展开军事行动不表,单表陈龙接到刘表来信,同意与刘表见面,决意单枪赴宴。五日后的清早,刘表一艘型战船如约而来,周仓仔细检查来船,确实都是普通水手,

        遂背着主公的飞龙枪,与吕常两人,陪主公登船。那船缓缓驶出江面,望长江北岸的彩云玑而来。

        江面异常开阔,青山耸峙,静水深流,两岸隐见春来桃红片片,正是春风又绿江南岸。陈龙着一身爱妻甄宓亲手缝制的青灰色劲装,系着爱妻刘茜亲手织的一条浅色围巾,披着爱妻貂蝉亲手裁制的白色战袍,内罩爱妻童飞飞亲手鞣制的黑色皮甲,足登爱妻桃花亲手制作的保暖战靴,站在船头,享受徐徐江风,观赏两岸美景。刘表军众水手早闻零陵太守大名,争相来看,见陈龙如此身材外貌,心也是啧啧暗赞不提。

        彩云玑是一块天然突出到江面的巨型岩石,石甚至平整,从舰船望去,仿佛一朵乌云横江,阳光下反映水色,又仿佛有五彩光晕围绕,令人叹为观止,故此得名彩云玑。前人早现这个观赏江色的绝佳位置,又在石后起了几层高楼,由楼可饱揽江景,并可直达石,亲近长江。

        彩云玑历来是旅游胜地,人骚客最喜在此地吟诗作赋,此时却因为战争阴霾变得门可罗雀。这一天更是被一队卫兵封锁了街道,禁止通行,只有一辆豪华马车,在十几个卫兵护卫下长驱直入,直到楼下才勒马停车。

        驾车的大汉一身便装,身材高大,浓眉方脸,神色严肃。大汉亲自下马车挑起布帘儿,一脸疲惫的刘表走下马车,回头接出一位年妇女,大汉拱手失礼,叫了一声:“主母!”

        那年美妇白净富态,眉眼依稀风韵,眼神却透着一丝狠辣。刘表吩咐那大汉道:“德珪,你和苏飞随我楼,其他人在楼下等候。”

        原来,这便装大汉正是荆州主将蔡瑁蔡德珪。这次刘表带了蔡氏亲自前来,希望极尽诚意,说通陈龙释放刘琮,蔡瑁见二姐前来,自然亲自出马,以保护万全。

        四人匆匆楼,见二楼正对着彩云玑,门厅放着暖炉,一室皆春,厅两列正对着的条案,地下铺着地垫,便于双方各坐一边谈判。

        刘表满意的点点头,低头咳嗽了几声,最近这身体和心情都一直不好。蔡瑁伸手推开通往彩云玑的台门,蔡氏和刘表相扶着走彩云玑的石面,向前走到巨石尽头,只见水天一色,沙鸥飞翔,景色雄,山水如画。刘表练练咳嗽起来,憋的脸红脖子粗,蔡氏忙锤其后背,刘表缓过来,抬头长叹了一声。

        如此大好江山,谁舍得拱手送人无奈形势所迫,这一次恐怕由不得自己不低头了。

        苏飞指着远处江面的一个黑点,说道:“主公、主母,那不是战船来了”刘表、蔡氏极目远望,果然游一个黑点渐渐扩大,露出绣着“使节”的白帆,正是接陈龙来彩云玑的使节战船。

        刘表索性不回暖阁,在彩云玑望着战船靠近。想起昔日在洛阳时,自己得到大将军何进的帮助,好不容易从陈龙手抢得了荆州刺史,如今被逼无奈,恐怕很难保有荆州,自己身后家族乃至蔡氏家族,又该何去何从

        蔡瑁和蔡氏的大姐,嫁给了大名士黄承彦,次大姐夫与庞德公联袂而来,竟说出陈龙有可能是真龙之主这一类的秘话,劝自己要适可而止,休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蔡氏因刘琮之故,自然天天吹起枕头风,加刘表身体每况愈下,还真是有些挺不住了。

        战船驶来,陈龙站在船头,一眼望见彩云玑站着四人,前面一人身材瘦高,头顶花白,正是刘表刘景升。

        陈龙刻意要显手段,不待战船靠岸,回身接过龙胆亮银枪,轻轻一拔身体,已经跃入虚空。战船离彩云玑至少还有八十丈,神仙也难以一个起落跳过来,众人不由都屏息凝神观看。眼看陈龙从高空坠落,离江面越来越近,忽然见他手红龙一吐,重重撞击在江面之,立刻狂飙突起,水雾蒸腾,一根粗粗的水柱如同巨龙般升起,托着陈龙从江面直升彩云玑。陈龙往前轻轻一迈,云淡风轻的踏石矶,水柱刚好成为强弩之末,哗的撒下江面,如同落雨纷纷,溅起一江彩虹。

        陈龙极炫的出场,把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陈龙站定,钢枪一转,红龙神乎其技的消失无踪,蔡瑁紧张的站到刘表和蔡氏身前,无法释然的看着对面这个年轻英俊、高大威武的对手。

        刘表再度咳嗽连声,伸手轻轻推开蔡瑁,问候道:“龙贤弟,自洛阳一别,越三年矣。今见贤弟咳咳咳咳风采尤胜往昔,吾心甚慰咳咳咳。”

        蔡氏眼,也难掩欣赏之色,大概女人见到出色的男人,都难以声色俱厉,更何况蔡氏还有求于陈龙。陈龙举重若轻,顺手将钢枪插在石头,尽显高的功力,从此彩云玑多了一个零陵太守枪洞,成为千百年后的一个景点不提。

        陈龙插好钢枪,摊开双手,招呼刘表和蔡氏道:“景升兄,蔡大嫂,江陵如此美景,不由让我诗兴大,可惜今天景升兄要和我谈工作,这不是大煞风景吗”说说缓缓向前,注意到蔡瑁全身肌肉紧张起来。

        刘表瞧着对面这个英俊对手,连忙道:“今天请龙兄弟来,主要还是把酒言欢,顺带谈一谈犬子的事情。咳咳咳江夏的事情,只是个意外”

        陈龙伸手做阻止状,说道:“停停停,既然是把酒言欢,那先一醉方休,叙叙旧请吧。”刘表举手相让,刚好战船靠近,吕常、周仓也跃彩云石矶,一行人步入暖阁,刘表、蔡氏落座,蔡瑁、苏飞左右护卫,陈龙坐在对面,身后是吕常和周仓。暖阁自有仆从,端美酒菜肴后退去。

        刘表举杯,谢过陈龙信任,称病略饮。蔡氏按捺不住,语带哭音问道:“陈将军恕罪,我那不成器的琮儿可好?”

        陈龙并不理会,身后周仓喝道:“江夏黄祖不降,刘琮不日处斩。”一句话吓得蔡氏脸色剧变,蔡瑁恼火的看了周仓一眼,心想这个黑大汉好生无礼。

        陈龙喝住周仓,举杯道:“这是我随身将周仓。他所言虽粗糙,但理当如此,你我双方有协议在先,景升兄有书信为证。只是我这次来,当然想听听你家刘琮换不了江夏,还能换什么给我?”

        蔡氏当即傻眼,这个事情她可做不了主,只好眼巴巴看着刘表,毕竟蔡氏和刘表家族的利益,必须得到保证。如果因为一个刘琮,将整个家族拖累,族人是绝不会答应的。

        刘表无奈,只得举杯再敬酒,待陈龙喝毕,方才硬着头皮问道:“咳咳咳,然则陈将军想换什么呢?”

        陈龙哈哈大笑道:“有个成语叫食髓知味,不知道景升兄有没有听过。既然你家二公子能换江夏,我觉得他也能换整个荆州吧”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htm1/book/41/419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