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亡羊补牢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亡羊补牢

        第一百八十七章亡羊补牢

        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话说郝普战队侦得荆州水军所在,祖郎战队侦得巴陵守将乃是黄忠部将孙达。陈龙脑立刻形成一个计划,所谓亡羊补牢、未为晚矣,既然得到搅乱张允战略计划的机会,怎能错过

        又所谓艺高人胆大,陈龙制定的方案,当然是以自己的行动为心,以自己的轻功身法为基础。即使每一日都忙于军务,陈龙的内外功法仍然在每天进步,一起都要感谢机缘巧合下得到的那一本培元固本,自主修炼的团息功。

        陈龙的内功仍在团息功第二重境界,拳力和轻功仍维持着固有的水准,但外功的修炼却已经日渐圆润成熟,特别是百万军厮杀几次,保命夺命的手段更加直接实用。只是为了掩饰身份,一直没有用自己的龙胆亮银宝枪,不知道终极能力能否越吕布那个层次。

        边行边想,凌晨前漆黑夜色,陈龙一行来到巴陵城下。孙达早在城门等候,证实身份后,放众人进城,陈龙命几十人绑着唐周,跟随孙达安排的人且去休息;点起剩下几十人,个个都是轻功出众,随即问孙达道:“可有守城用的火油?”

        孙达忙命人去搬,守城物资虽不足,几十桶火油还是有的。陈龙又让准备了百罐空酒坛,灌满火油,用黄泥封口。

        几十人每人两坛子火油,背插数根火把,以陈龙、吕常为,分成两队进入湘江东岸。远远能够看见对岸船队的巨大黑影,黎明前的黑暗仅有几处巡兵的火把闪亮。

        陈龙等人隐在岸边,入水前陈龙基本将每人负责点燃的船只区域做了大致分配。陈龙和吕常的目标,自然是最大的那艘楼船。

        深夜泅渡,对特种部队来说是日常训练的科目,自然难不倒陈龙的部队。陈龙最后命令道:“自己负责的船只火起后,立即返回巴陵,不得去帮助任何其他人,包括我在内,大家明白这是命令,必须遵守。”特种部队的信条,保护自己,这一条陈龙今夜要求他们务必遵守。

        黑夜水色,众队员渐渐分散不见,只听见哗哗水声鸣响。陈龙运起内功,倏忽间已看见了大船的船底,阴影冒出头来,见吕常沿着另一艘船舷爬了去,两个火油坛子挂在两边,不小心当地磕在船身,出当啷一声,吕常立刻紧贴船舷不动了。

        陈龙赶忙蹭的掏出怀弩箭,果然那艘船露出一个火把下照,紧接着伸出几个人头,幸亏

        吕常还在船底弧度里,那几人看了半天没有现,回转身不见。陈龙不由松了口气,如果让人现有人暗袭,那恐怕烧船的任务难以实现了,顶多烧掉一两艘而已。

        吕常将火油坛子系紧背在身后,继续利用匕,沿船身缝隙和坑洼向爬行。此时,特种兵们也已经纷纷游到了预定袭击的船只下面,陈龙眼见越来越多的队员,开始爬向甲板,自己也不再等待,黑暗现楼船锚链,直接顺着锚链爬楼船尾端。

        沿尾端锚链口进入,陈龙仔细观察,见楼船高处有两个观察哨,相隔大约十几米,而且前后均有巡兵举火把执守,自己若想沿甲板将火油撒到驾驶舱,恐怕很难不被现。陈龙艺高人胆大,见尾舱门口两个哨兵手里都是火把烈烈,登时有了主意。

        陈龙手里翻出折叠弩箭,直接了两只小弩,只听噗噗两声,那守卫后仓的两个守卫咽喉箭,一言不往地下倒。陈龙身形早跟弩箭射来,伸手将即将跌落在地的火把抄住,用身体抗住了倒地的两人,轻轻放在地,整个过程竟是无声无息。

        陈龙火把在手,纵身一跃,拔起十几米的高度,火龙般卷向高处帆樯第一个暗哨,那守卫完全没有防备,忽然怀里多了个火油坛子,被陈龙一脚踹下高樯,还顺手在他背心插了一跟点燃的火把。

        那守卫飞坠下落之时,陈龙毫不犹豫,利用反撞之力,身形一折,已经横越过十几米的空间,攻向另一根高樯的高空哨。那哨兵正张牙舞爪,一边喊着什么示警,一边举起弓箭欲要攻击偷袭者,忽然眼前一花,见碗大的一个膝盖已经到了眼前,紧接着鼻眼交界处一阵歇斯底里的剧痛,登时软倒在帆樯的小围子。

        陈龙一膝盖顶晕了另一个高空哨兵,这时耳才听到第一个哨兵落在甲板,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火油坛子炸开,溅起半米多高的火油,那士兵背后是点燃的火把,登时成了一枚巨大的移动火炬,在气绝之前,惨叫着四处冲撞,瞬间点燃了更多绳子之类的应用之物,最后惨叫着倒入下一层舱板,无声无息了。

        陈龙见大火已经在甲板开始蔓延,前舱门口开始奔出士兵,人员混乱,有人喊着救火,有人准备跳船逃跑,一时间在火势之外越聚越多。陈龙迅将身后插着的火把通通点着,将剩余的火油坛子抛向人从之,最后是五六支烈烈燃烧的火把。

        火油坛子带着陈龙的内力飞向人从,混乱根本没人注意高空落物,只听砰的一声,火油在人从四溅而开,火把利箭般插入甲板,火势忽的展开,迅包裹了那些士兵的人影。

        陈龙暗叹息一声,想起诸葛火烧藤甲之时,也叹自己有违天和。可惜为了百姓早日获得平安幸福,陈龙虽不忍再看,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

        邻船也传来火油坛子爆破之声,紧接着火光渐次从其它船只亮起,陈龙从高处看去,见四面都仿佛盛开烟花,景色竟是绝美,可惜却是鲜血堆成的美景。知道张允水军已经完了,此战虽不周郎火烧赤壁,却也是樯橹灰飞烟灭。

        大火渐渐卷帆樯,陈龙不再停留,一缕青烟般从高空坠入湘水,身边都是火屑和烧焦的木屑,偶尔一具焦尸飘过,高处不断有着火的身影落下,扑通扑通落入湘江。

        陈龙心咒骂着战争的残酷,迅游过湘江,回到巴陵城头,不顾孙达请主公休息的请求,擦了擦水执意在城头等自己的队员归来。

        天色尚未大亮,城头远望,湘水处一片火红,染红了半空云霞。待到天色大亮,陈龙的队员已经全体安全归来,见主公神色不佳,都站在城头陈龙身后,随主公盯着湘江的方向。

        陈龙脸色憋的通红,终于张口喝了一声道:“备小船!孩儿们,随我回去看看!”

        孙达迅点起一千步兵,扛了十几艘小船,自己也随着陈龙出。岸边小山清晰可见,果然山清水秀,再不是昨夜剪影。众人进入丛林,沿江下望,只见对面岸边,一片黑灰色的船只残影,分外如同鬼域。

        对面完好的船只已经不见,不知是不是张允已经整饬残兵撤退,还是全数被烧毁。陈龙命放下小船,十几艘小艇沿江渡过湘水,来到了那些残樯断板之间。

        水面浮尸处处,众人都是唏嘘不已。战场有价值的东西不多,陈龙还是命人仔细搜索,期盼能获得一些益州兵与荆州兵勾结的线索。若能有任何现实的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想,也好有充分的理由改变自己攻打江陵的既定战略。

        可惜,一片断壁残垣一无所获,倒是打捞起不少武器补给,陈龙令送到对岸,交给孙达部队处理。陈龙想不到张允竟然撤退的如此干脆利落,不由对这个对手有些刮目相看。

        陈龙游目四顾,见岸边有些结营的痕迹,迅飞对岸,检查了一遍残余的痕迹。现场没有什么线索,只有一些凌乱的脚印。

        陈龙本欲此回船,忽然觉得不对,那些脚印虽然凌乱,有不少都通向岸边登船,另有一些却是走向了北方的树丛,难道没有完好的船只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船只可能烧了不少,可四万人的水军部队,自己顶多烧了一半战船,怎么也能剩下三万人,要不是剩下的船都满了,要不是张允留了一支部队在这里隐藏。

        陈龙不惊反喜,自己正愁找不到益州兵的痕迹和证据,既然张允敢留侦查部队,正好给自己留了查证此事的活口。

        思考已定,陈龙招来吕常,让其他人随孙达撤退,回城后全体特战队员立即乘船,带唐周返回长沙,将自己的猜想通知黄忠、赵云以及两位军师,并立即派人通知戏志才,重新对江陵实施侦查,根据新的现,再拟定荆州战略。

        众人退去之后,现场只剩陈龙和吕常两人。陈龙心,又升起当日两人在洛阳配合作战的豪情,大声对吕常道:“吕副师长,随我来!”

        一将一帅、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同时也是千锤百炼的生死兄弟,同样迅捷的轻功身法,先后跃入丛林不见。只剩下一堆残樯断桅,漂浮在静静流淌的湘水,仿佛千载不变。

        /htm1/book/41/419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