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搜捕大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搜捕大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搜捕大仇

        呼卢百万终不惜,报仇千里如咫尺。-----------唐.李白《少年行》

        话说陈龙洋洋洒洒,提笔给贾和写了一封书信,尽道仰慕之情;字里行间,却将自己和贾诩之间微妙的情结说透,特别感谢的是在长安不揭钟繇,反而掩护之意。贾诩虽然腹内深沉,但确确实实在陈龙这里留了后路,如果此次能说动贾诩,使张绣出兵弹压汉江沿岸,则襄阳将陷入四面楚歌。

        对于贾诩,陈龙始终有着招募的野心。但贾诩聪明过人,明白他若主动投靠,不过是一介降臣,地位不可能太高;只有徐图缓进,留好台阶,才能扶摇直。而且,陈龙的实力不足,虽然蹿升极快,也难得董卓这样的霸主,所以贾诩以不变应万变,当然只会待机而动。

        看着手拿书信的兵丁远去,陈龙大手一挥道:“咱们也出!也不知特种部队这帮家伙有没有找到唐周?”

        陈龙等将领打马跟部队,万部队行进的行列像一条青色的巨龙,深灰的盔甲、暗红的皮甲在阳光下闪闪光,蜿蜒曲折地在土黄色、深黑色交织的原野蠕动,队伍尽头没入深山不见。

        陈龙心感慨,赵云和黄盖都是无敌统帅,才能将原来零陵刘度的部队训练成如此精锐。但这支部队还欠缺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不知道这份霸气是还要付出多少鲜血才能得来。

        坐下马缓缓步小丘,下午的太阳暖暖挂在半空,众谋臣武将拱卫在陈龙身边,如同剪影。山下的士兵看到陈龙威武如天神,都纷纷喝彩,陈龙不禁连连挥手,士兵应和之声如雷贯耳,士气军心大振。陈龙心涌起洪流,后世伟人的诗句不由浮心头:“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部队到达随国郊野,天色已黑,埋锅造饭之后,露宿在山野间。陈龙手下刚刚布置好营帐,刚好吕常兴冲冲赶回来,见陈龙敬了个军礼。

        陈龙知道有唐周的消息,大喜道:“进账再说。”

        吕常随主公进了大帐,随即说道:“主公,我与祖郎、郝普兵分三路,到罗山县附近四处打探,终于在弋阳西南的浉河港现了朱儁的部队。那里水系达,有渔有米,地势颇为险要,似乎朱儁有意在那里常驻。但不明白朱儁乃堂堂正规军,为何不领军回归朝堂。”

        周不疑在侧,嗤了一声道:“还真是变成了草头王。”郭嘉道:“这可能是朝堂变故,朱儁一向不愿意趋炎附势,所以干脆领兵在外。与他一直作战的刘辟、龚都,恐怕是不断游击作战,最终将朱儁部队引到了这里。”

        陈龙沉吟道:“刘辟、龚都?他们居然还能抗争到现在。”心想若张宁出面,应该能说服二者来降。不过朱儁的部队较挠头,他原来可是响当当的大将军,和卢植、皇甫嵩一个辈分,如今他不会向周边的群雄低头,所以才避到山区逍遥。若要收伏朱儁,恐怕还得将来皇室的一纸诏书,再加陈龙势力大涨之机。

        陈龙想到这里问道:“可曾现那唐周?”

        吕常忙道:“好叫主公得知,因为大家对唐周没有直接印象,所以对朱儁身边的人进行了一一甄别。其他人都很正常,但其有一个随员,行事十分低调,日常走路低头,不与任何人交流,朱儁也很少和他说话,不由惹人起疑。”

        “后来经过多方证实,此人自称王州,却是唐周的谐音,为进一步证实他身份,我亲自趁夜进了他的营帐,偷来了这个东西。”说着,吕常从怀拿出一枚小小令牌。

        陈龙接过令牌,见面印着特使两个字,不由热泪微微盈眶,这令牌这是当年马元义当黄巾特使时的遗物,正是音容笑貌,睹物思人。

        将令牌收在怀,想起马元义尸身惨被车裂,陈龙猛地站起,挥手道:“集合特种部队,立即出!”

        吕常拱手退出,陈龙收拾随身武器,弩弓匕,一应俱全。这次,务必要将唐周生擒活捉,以慰岳父张角和马元义大哥的在天之灵,爱妻张宁终有报仇雪恨的一天。另一个大仇曹操,留给将来战场真刀真枪对决。

        临走,陈龙令赵云明日统兵,继续沿江东进,迅撤到长江以南,与黄忠部队汇合后,沿沅江直扑江陵。同时,前往黄祖处安抚的使者也已经派出,探查黄祖用意。

        陈龙亲自挑了一百名特战队员,连同三位队长,共一百零四人,连夜深入群山,直扑浉水港。一路翻青山越涧水,两日后的下午,只见远处山凹涧水尽头,风景如画露出一角大营,旁边是层层叠叠的梯形水田。

        吕常指着大营道:“郝普领着几十个兄弟埋伏在大营侧面的丛林里,想必那唐周难逃视线。”

        陈龙微微点头道:“汇合后,今夜行动。”一行人借着丛林掩护,迅与郝普汇合。

        郝普领陈龙来到一个监视点,那里地势军营略高,离军营非常接近,能清楚看到大营里的布置和训练、作息等情况。陈龙趴在掩体里观察,无限怀念后世的望远镜。

        正在琢磨要磨个透镜还得先生产出玻璃,趴在身边的郝普指了指间的大帐道:“每天的军事会议都会到朱儁的大帐里召开,不过,朱儁谁在隔壁的小帐里。”

        又随手指了一下道:“那化名王洲的人,住在间大帐西面的第五个营帐。”陈龙目光随之转过去,盯着营帐问道:“作息一切正常吗?”

        郝普知道主公是问唐周是否每天晚都在帐睡觉,点头道:“每天,除了开会、训练,唐周都会回来睡觉。”

        陈龙往地下一锤,道:“那好,吩咐儿郎们,今夜要活的。”郝普、吕常连忙答应。

        陈龙再度观察整个大营配置,见兵营、武器、粮草、巡逻、守卫、训练都是井然有序,营房布置也是颇合兵法,不由赞道:“朱儁果然是当世名将,可惜不能为我所用。吩咐下去,若今晚生战斗,尽量不要伤及对方性命,若被俘,说是袁术派遣,懂吗?”吕常、郝普又是连连点头。

        观察完毕,陈龙落实了今夜行进的路线,命人盯梢着唐周动向,自己合衣觅地休息,想起爱妻张宁,心想自己亏欠爱妻太多,爱妻放弃黄巾事业,将整个黄巾的支持给了自己,这次当为了爱妻的一次冒险,值得。

        天色将黑时,盯梢的特战队员汇报,唐周已回到帐,有士兵送晚餐,晚餐后并没有出帐。陈龙心说,天意此贼该死,吩咐吕常、郝普、祖郎挑出七名精锐组成十一人突击队,五十人到军营外接应,剩余百人都在山边接应掩护,层层撤退。

        一切准备绪,只等深夜来临。大营渐渐陷入一片昏暗,只有将官的帐篷偶尔传出灯火,可见在这穷乡僻壤,灯油之类的取光用品一定十分稀缺珍贵。唐周帐篷的灯光一灭,陈龙吩咐出。

        全体队员趁黑夜出,以右臂缠白色布带作为自己人标记。百人在丛林边止步,修筑工事,架好弓弩,严阵以待,接应陈龙归来。另外五十人,趴在距离大营数十米的沟渠内,专门等着阻挡可能的追兵。

        陈龙等十一人,都是精锐的精锐,黑夜全凭记忆和手势,配合前进,躲避巡兵。密匝匝的木质寨删,迅被挖开一个缺口,十一人鱼贯而入,忽停互进,从一片军帐,无声无息进入核心,隐隐能听到军帐一片士兵的鼾声。

        唐周居住的方形营帐门口,有两个士兵守卫,早已酣睡如泥。连日来风平浪静,早消磨了士兵的斗志,在这里无惊无险过了好几个月,谁会想到竟有刺客偷袭唐周?要偷袭也该偷袭朱将军才是。

        两名队员前,紧紧捂住两个看守的嘴巴,那两个守卫瞬间惊醒,只觉冰凉的匕在喉头顶着,一时张口结舌,不出半点声音,眼睁睁看着几个臂缠白布的黑衣人,悄无声息钻进了帐篷。

        那唐周自从出卖了身边伙伴,卖友求荣之后,担心自己被张角派人处决,一直非常低调,精神紧张,长期处于失眠状态。今夜同样在经历失眠痛苦之后,刚刚朦胧有了睡意,忽然觉眼前黑影闪烁,正在惊疑,太阳穴了重重的一掌,登时昏迷过去。

        两个守卫也被击昏,直接扔在唐周帐。郝普粗壮,背着昏迷的唐周,迅外撤。刚刚走到一半,忽然黑夜锣音响起,众人吃了一惊。

        陈龙毫不犹豫,不再掩藏身形,直线向刚才进入的寨删缺口处飞奔,一眼看见两个巡兵正站在缺口边敲锣,原来是现了寨删的人为破洞。陈龙奋起神威,一纵三十余米,从高空跃落,两脚刚好撑在两名巡兵头顶,巡兵登时扔了铜锣晕倒。

        整个兵营瞬间鼎沸起来,短短几分钟,喊声四起,纷纷向锣声处涌来,果然是训练有素的精兵。还好十一人都是轻功卓越,在被士兵合围前,钻出了寨删。

        一行人急如星火,越过埋伏了五十名特战队员的沟渠,继续冲向丛林,后面弓弩之声响起,追击的士兵声喊道:“有埋伏!”果然追击的度减慢下来,但火把光开始大片接连亮起。

        五十名特战队员见阻挡奏功,也衔尾后撤,意欲摆脱追击。此时,陈龙等已经越过丛林边的百人后援,迅钻入丛林,沿山路直奔弋阳县城方向而去。

        陈龙并不担心身后一百多特战队员,他们阻挡追兵之后,自会化整为零,逃避追踪,这些人每日训练的是独自野外生存,在这并非穷山恶水的地方,自然不用太过担心。

        不断换人背着唐周飞奔,身后的火把光和朱儁大营被远远的甩在身后,陈龙下令稍歇,此时那唐周悠悠醒转,陈龙命将他五花大绑。

        唐周彻底清醒过来,惊慌失措盯着众人。不知所措之余,忽然叹息一声道:“没想到我终于难逃黄巾余党的毒手。也好,我自从背叛张角,为怕报复,整夜难眠,现在既已在劫难逃,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说着竟然真的一头扎在草地,忽忽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