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山河破碎

第一百七十一章 山河破碎

        无限山河泪,谁言天地宽!----------明.夏完淳《别云间》

        话说褚飞燕、蔡文姬醋海生波,陈龙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待蔡文姬知道了“严白虎”的真实身份,想起自己已是残花败柳,只有回到父母身边隐居到老,于是对陈龙态度大变,如同冰火两重天。

        褚飞燕这边却有兄长为他操持,谈笑之间,陈龙答应了褚燕将飞燕带在身边。不几日,汉少帝的诏命传来,赐褚燕张姓,正式任命为祁连亭候、并州牧,自此褚燕更名为张燕,领并州牧,带甲数十万,与刘虞、韩馥、公孙瓒等分庭抗礼、平起平坐。

        陈龙千里颠簸,万里驰援,终于了却蔡琰被掳之事,却又加重了对蔡琰的心思。这美女终日深居简出,不苟言笑,似乎与自己小心地保持着距离,再无默契贴心之感。陈龙深知蔡琰心中所想,可是自己又该如何化解她的心结?

        张燕一直着手按照陈龙所讲述的策略进行坚壁清野,修补城墙,在马邑县形成了一个坚强的据点,较为遥远的村落许多都被匈奴和鲜卑人抢的破烂不堪,村民也只有放弃残破的祖爷,将物资搬到城中。

        经过此战,鲜卑人和匈奴人都是大为光火,好在张燕未雨绸缪,匈奴人在僻远的乡镇劫掠了一番,现就剩下一些破房子,连粮食都没剩下多少,才知道并州已经有了准备。匈奴主要是骑兵,攻城器械不足,所以守城肯定是上策,不几日,匈奴人现占不到什么便宜,自行退回草原深处。

        半月后,陈龙见张燕布置得当,不再守在并州,决定立刻返回长安。蔡琰、褚飞燕自然随行,飞燕自与兄长依依惜别。回长安的队伍里,多了泄归泥这个鲜卑人,和醯落这个巨汉,以及两大美女,颇有多国部队的风范。

        这些日子,陈龙的手下也没闲着,四下出行收集情报,长安也有谍报往来。陈龙最关心最新的洛阳局势,等沿路回到张燕的大本营壶关,终于从长安黄盖派来的谍报人员口中,以及赵达派来的洛阳谍报人员口中,得知了洛阳和长安比较新的动态。

        洛阳城内,没有了献帝坐镇,百官无主。袁术一直没敢公布自己藏有玉玺,不过他的部队在城中所向无敌,自然成为临时的洛阳主宰。袁术派兵打通洛阳南郊的通道,与守卫宛城的张绣、以及自己在南阳的手下兵丁遥相呼应,时常有兵员往来,确保洛阳南郊退路畅通。袁术既得洛阳,骄横跋扈不下于董卓,好喜欢听信谗言,引起了王允、士孙瑞等保皇派大臣的严重不满和反弹。

        洛阳城内暗流涌动,城外更是乱成一锅粥。随着李傕、郭汜、贾诩分兵接应张辽,反击洛阳,樊稠和张济潼关也告失守,部队撤向了长安以北。皇甫嵩部队控制了风陵渡,部分部队沿黄河达到小平津,几万大军缓缓注入洛北丘陵地带,隔开洛阳东西6路交通,以及黄河漕运。

        由于樊稠、张济部队北上,李傕、郭汜、贾诩、张辽的部队,被皇甫嵩的部队、袁术、士孙瑞的部队和朱灵的部队夹在洛阳以西以北不大的空间里,双方几乎是立刻展开了一场决战,皇甫嵩不愧天下名将,利用奇谋妙计,一次次打退了李傕、郭汜突围的战役,使西凉军无法打到虎牢关与吕布汇合。

        西凉兵见东移不成,转而攻击朱灵的部队,却被皇甫嵩衔尾追击,袁术半路开城门劫杀,将西凉兵杀的大败,李傕、郭汜领残兵进入黄河边的山谷逃窜,张辽率领一支军向南突围成功,贾诩随军趁乱逃脱,知道西凉军大势已去,遂说服张辽入宛城投靠了北地枪王张绣,结束了在西凉兵担任谋主的生涯。

        吕布、徐荣在虎牢关,虽然迎接了李蒙一支部队进城,但洛阳大本营已失去,小小虎牢关立即物资供应紧张。自从皇甫嵩大军到来,吕布一直处于腹背受敌的恐惧中,无法进退,只有尝试与外围群雄联络,寻找出路。

        刚好,讨董联军中张邈兄弟与袁绍不和,又十分仰慕吕布武艺,两边一拍即合,遂将吕布、徐荣军接到陈留,并拜吕布为陈留太守。自此,讨董联军分崩离析,公孙瓒仍回幽州、袁绍和韩馥回冀州,曹操被迫退出陈留,在青州、兖州之间存身建立势力,其他军阀也各自回到老巢。一时间中原、华东、华北各主要城市被这些军阀瓜分一空,各自建立坚强据点,都是拥兵自重,整个大汉朝分崩离析、山河破碎、风雨飘摇。

        袁绍自视甚高,想尽一切办法排挤韩馥,韩馥胆小怕事,畏惧袁绍势力膨胀,竟然自杀,将整个冀州拱手让给袁绍。刘关张三兄弟再次失了依靠,辗转到了幽州投靠了白马将军公孙瓒。

        自此,整个中原,大乱之后,暂时出现了一种平静,对汉室忠心耿耿之将领,也没了几个。仅剩的几个汉皇嫡系军队,也就剩下皇甫嵩、朱隽,以及没有兵力的大臣王允、卢植等人,汉室衰微,已不可逆转。

        此时,陈龙已经顺利回到长安,部队休整。陈龙本想着手建立皇权和政令分离的制度,处置好现任皇帝权力,暂时幽闭汉献帝,待交出皇权,再放开禁忌。不料钟繇刚刚获得情报,说起刘表已经起了三路大军,分别出击衡阳、零陵,其中魏延、黄忠两支军攻打衡阳,总兵力两万人,武陵金旋一路军、配合刘磐、蔡瑁大军,总兵力三万人,攻打零陵。

        虽说陈龙早有心理准备,可一旦凿实了刘表确实出兵攻打零陵之后,还是令人寝食难安。毕竟零陵目前实力薄弱,虽有戏志才之谋,张颌之勇,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何况张宁、桃花、童飞飞等,以及一众将领的家小,都在零陵大本营,绝不可有失。

        陈龙自然不担心黄忠、魏延一路,只是刘磐、蔡瑁也是名将,若有蒯越这样的谋士辅佐,恐怕形势会相当吃紧。

        零陵科举时即将完成三个月培训的武将谋臣,应该能及时派上用场,但李儒虽然逃跑,胡轸、鲁肃、步鸷之流,还不知张宁有没有厘清身份,不知能否派上最终的用场。如果真是间谍,说不定反为大害。

        如今,只有相信戏志才、蒋琬等的能力,自己迅带领第一军团驰援。陈龙立刻命周仓请来周不疑、郭嘉、荀攸、徐庶四大军师,以及赵云、黄盖、甘宁几位主将,商讨回兵救援之事。

        听完汇报,议事厅瞬间炸锅,陈龙挥手让周不疑先讲。

        周不疑道:“为今之计,回援。粗略的想,第一军团最是整齐,战斗力不俗,可立即走商洛、渡汉水,偷袭武陵。金旋一路出击,武陵必定空虚,若能取武陵,可随时威胁刘磐、蔡瑁军的补给线,使他无法运送粮草等战略物资,则只有退兵,使零陵之围自解。”

        郭嘉也道:“不疑之计甚好。襄阳、江陵必有重兵,武陵肯定想不到咱们用奇兵取之。若能死守武陵,抵挡住荆州军的反扑,说不定以后武陵都不再姓刘,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陈龙笑道:“魏延的问题,还要交给黄忠解决。若能劝降魏延,即令他回兵妙计取下长沙。此事,必须有个谋主前往操作。”

        说着,以目示意徐庶徐元直,元直会意,连忙道:“属下愿往衡阳,助黄忠拿下长沙。”陈龙大喜道:“既然如此,我让胡济带五十名特种队员贴身保护先生。”

        荀攸最后表态道:“虽然如此,长安不可松懈,某自请留守长安,联络马腾,看守皇室,还请留下一万人,并请一位大将相助。”

        陈龙目视黄盖,他武艺虽非第一,但稳重忠诚,最适合留守长安,赵云、甘宁自己一定要带走。一个骑兵将领,一个水军将领,都是不可或缺的战争人才。

        黄盖虽不情愿,但明白长安关系重大,点头表态同意留守长安。陈龙又令李通领五十名特战队员贴身保护荀攸、黄盖。会议结束之后,赵云点起第一军团三军,与守城的第二军团一部告别。徐庶自与特战队员,立即出奔赴衡阳战场。

        由于零陵在战争边缘,陈龙欲留下飞燕、蔡琰,没想到褚飞燕宁死也要跟随,蔡琰只想回洛阳探望双亲。陈龙只得仍让飞燕穿上男兵盔甲,带在身边,又命荀攸想法将蔡琰秘密送回洛阳。

        蔡琰只躲在闺房,甚至没有与陈龙告别。陈龙心想,这创伤也只有让她慢慢愈合,因此并不多言,匆匆与赵云领兵出城而去,自此与蔡琰再次天各一方不提。

        此时的零陵,已是战云密布,杨怀、高览的水军,日日在湘水游弋,严防奸细船只进出。守卫城池的是第二军团大部,由张颌暂时统领,戏志才为军师,刘表军动向的情报,每日如雪片般由张宁处送来。

        暂且按下零陵守卫战不表,先说黄忠、魏延一路,分别走水路在衡阳远郊集中。黄忠来不及请示陈龙,知道主公不可能没有安排,只是很难迅送达自己,沿路只是拖延时间。这一日,与魏延相见,黄忠特意在军帐中设了宴席,请魏延到军帐中喝酒。

        魏延知道黄忠素来治军有方,听说黄忠有请,微微诧异,兴冲冲赶来赴宴。黄忠与魏延饮胜了三杯水酒,黄忠忽然屏退左右,推杯站起,摘下自己的长弓摩挲欣赏。魏延笑呵呵问道:“黄大哥,你一手百步穿杨的绝技,可是要向小弟展示一番?”

        黄忠微笑,从箭壶中随手拔出一支羽箭,认箭上弦,开弓满月,那森亮亮的钢铁箭头,竟然对准了魏延的两目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