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阵斩华雄

第一百四十四章 阵斩华雄

        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唐.李白《从军行.其二》

        话说陈龙托辞整饬部队,从董太师的洛阳顺利脱身。陈龙的马队有了太师府颁的路引,顺利离开洛阳,踏上连通南阳郡宛城的官道。

        城外绿树青山,美景无边,空气清新,野趣横生,时不时冒出一汪碧水,如同绿盘上的明珠,令人很想停下来亲近。陈龙一马当先,美艳无双的貂蝉和她的丫鬟小婵,就藏身在身后的马车之中,时不时撩起车帘,贪看沿路美景。随后是一众特战队员紧紧护卫,各个精神抖擞,绝不会惧怕任何敌人。

        陈龙心中感叹,自己化妆成严白虎来到洛阳的初衷,虽然将貂蝉釜底抽薪,破除了导致天下大乱的连环计,但消灭董卓和吕布的凉州、并州联军却仍然任重道远,更何况董卓手下,还有李傕、郭汜、张辽、高顺、华雄、徐荣、吕布等名将统领的善战之兵。更大的遗憾就是蔡琰不幸被曹操掳走,为此陈龙深深自责,懊悔无及。

        在得知蔡琰又被匈奴从曹操手中掳走之后,陈龙才知有的事情,并没有随着自己的来到而改变。天意如此,自己鞭长莫及,只能先让赵达派人携带金珠玉器,希望能早日换回蔡琰。如果用金钱不能成功,等董卓授,自己不惜带着第一军团挺进匈奴一战,誓要夺回蔡琰,正是大丈夫有所不为,也有所必为。

        大方案已定,陈龙按照预定的计划,改道颍川直奔江夏,亲自护送貂蝉回零陵,另外要看看零陵还有多少可用之兵。青龙军两位军团长,黄盖在长安苦苦守城,赵云在汉中帮刘焉作战,只能指望第二军团余部和戏志才的第三军团以及杨怀的水军,还能挤出一些兵力,让自己带到洛阳,从地道潜入进行奇袭作战。能用自己的子弟兵,胜过将地道的秘密告诉袁术这个野心家。

        吕常半路与主公分手,仍扮作严舆,继续南下到了宛城周边的袁术军营,轻易就让袁术相信了严白虎是假意投降董卓。袁术端坐在高堂之上,接见了吕常,身边簇拥站着袁胤、张勋、桥蕤、梁纲、乐就、李丰、朱灵、陈兰、雷薄等大将,个个都是微风凛凛、相貌堂堂,一个个瞪着牛眼看着吕常。

        吕常半点不惧,昂然看着袁术道:“都说公路将军嫉恶如仇,除恶务尽,领兵剿灭常侍,拨乱反正,立有功,不料却被董贼巧取豪夺,窃取了高位。且将军高风亮节,不受董卓授予的左将军之职,逃离洛阳到此地。我的兄长严白虎,私下也替公路将军不忿,但吴郡山遥路远,兵力低微,才意欲联合将军一起讨董。”

        几顶高帽送出去,袁术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仍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问道:“原来是想借我之兵。哼哼,反董之人大有人在,我兄弟袁绍就在冀州领兵,我又何必与你等合作?”

        吕常道:“冀州、兖州、青州之兵,都有虎牢关所阻,只要吕布引兵死守,急切不能攻陷,远水解不了近渴。如今的形势,华雄、高顺等在长安作战,若其他军队能拖住吕布、徐荣等在虎牢关,则将军的部队将成为进攻洛阳的一柄尖刀,轻易就能到达洛阳腹地。最重要的是,我兄长深得董卓信任,若营造一种形势,让董卓以为我兄长带的是帮助他的吴郡兵,则洛阳指日可下,这洛阳就是将军的囊中之物了。”

        这番话虽然有理,但其实漏洞百出,也没有透露地道的秘密,何来攻占洛阳的把握。但袁术边上都是武将,并没有好的谋主说破。袁术沉吟了半晌,有些心动,沉声问道:“虽然如此,我这里也是立脚未稳,恐怕要让白虎将军失望了。”

        吕常装作神秘兮兮的道:“鄙人还有一件宝贝,欲要献给将军,以体现我兄长的诚意,还请屏退左右。”

        那袁术听说有宝物,心中贪念又起,但又胆小如鼠,虽然依言屏退了左右,还是留下了袁胤在身边。吕常心头暗笑,从袖中掏出一方白布,递给袁术。

        袁术皱眉看着白布,心想这是什么狗屁宝贝,莫不是消遣我?打开看时,一眼看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小篆,猛然从宝座上跳起,两手颤抖着道:“这……这是传国玉玺?玉玺在何处,快说!”

        吕常微笑看着袁术贪婪的双眼道:“将军好眼光,正是传国玉玺。若将军能依约借兵给我兄长,不但将来洛阳是您的,我还保证将这方玉玺交给将军保管,如何?”

        自从颍川陈氏家族的长子陈群、郭氏家族的后人郭嘉、荀氏家族的后人荀谌、钟氏家族的后人钟繇,还有一些小氏族的子弟参加零陵科举,纷纷都到了青龙军效力,颍川俨然成了陈龙的主场。陈龙不想暴露身份,并没有借宿在老熟人陈甬的颖水客栈,而是找了个小客栈落脚,当晚就恢复颜面,在陈氏老宅见到了陈家老族长陈寔。

        陈寔虽老,睿智非常,见陈龙忽然到来,仿佛是见到了自己的亲孙子,满脸乐开了花,陈龙真真切切叫了声:“爷爷!”感觉十分亲近。见陈寔身边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儿,忙从身上掏出一个玉佩,问道:“爷爷,这是长文的孩子?”那孩子并不伸手来接,看着陈寔叫了声太爷爷,显出大家族子弟的礼貌。

        陈寔笑着抱起孩子道:“泰儿,这是你父亲的主公啊,叫大叔。”陈龙心中一喜,原来是小陈泰,这可是后世的名将。将玉佩拴到小泰儿身上道:“泰儿,可愿意随我到父亲身边?那边还有一个小钟会,和你一边大。”钟会正是钟繇的儿子,也是陈泰这个年纪,正在零陵快乐成长。

        陈寔道:“等泰儿再大点吧。”陈龙道:“爷爷,孙儿知道您的心意,若我能迅占领颍川,自然皆大欢喜,可是孙儿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如此迅的展。这里即将成为中原战场,安全方面我确实不太放心。我想,长文兄也是这么想的。”

        陈寔点头道:“确实如文龙所说,如今董卓在洛阳立汉献帝,文龙在长安立汉少帝,正是水火不容。”

        陈龙点头道:“爷爷看得通透。长安战事未了,冀州青州兖州的军阀即将形成联盟,与董卓的部队在虎牢关决战,而袁术的部队,恐怕也不会置身事外。所以,战火才刚刚燃起,谁知李傕、郭汜之流,会不会领兵席卷颍川?”

        陈寔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于是与现任族长陈记等族老商议,最终决定了让陈泰,和几个随身照顾的仆妇,跟随陈龙回零陵与陈群团聚。陈寔年老,不远离开老宅,陈龙只好作罢。

        在颍川盘桓了一天,陈龙不再耽搁,迅南下。这一日到了江夏的据点,陈龙在这里听了一番最新的情报,没想到长安那边确实出了一件大事。

        原来,跟随皇甫嵩抵御叛军的孙坚部队,总计万人有余。因长安受到华雄猛攻,卢植写了一封书信给皇甫嵩,皇甫嵩遂派孙坚带领本部兵马,回兵支援长安。其时,樊稠、张济领兵猛攻东城,碰到了荀攸、黄盖的主力守城部队,无法寸进;而华雄、高顺带领的两万人,绕到长安南城的平原,展开攻势,甘宁等兵力较少,天天死战,渐渐支撑不住,就在此时,孙坚的援军终于到了。

        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人,乃著名军事家孙武的后裔。孙坚外貌英俊,身材高大,性格阔达,广交豪杰,胸怀大志,确实也是一代雄主。他作战的作风十分悍勇,常常奋不顾身冲在第一线,虽然令人敬佩,却常常身受重伤,不善于保护自己,所以后来有了为人莽撞的评语。也正因为莽撞,正史中才死于黄祖部将之手。

        华雄、高顺在城外撞见孙坚的部队,欺孙坚人少,仍然不停进攻城郭,华雄只带了数千骑兵,与孙坚两阵对圆。华雄手搭凉棚,看对面的来将,只见一人白袍黑甲,中等年纪,宽肩细腰,面色黧黑,脖颈雄壮,剑眉星眼,国字脸膛,胯下一匹白马,手中握着一柄黑沉沉的大刀,挥舞之间,显得分量十足。

        华雄也是使刀的,见来将的刀并不寻常,喝道:“来将通名!因何来犯?可知我华雄的大名?”孙坚冷笑一声,喝道:“鼠辈,可尝尝我孙文台古锭刀的厉害!”说着宝刀挥舞,打马如飞而来。华雄自恃武功高强,哈哈大笑道:“儿郎们,休要放箭,待我阵斩这个孙文台。”手中钢刀一竖,与孙坚战在一处。

        双刀并举,马踏銮铃,纷纷卷卷,刀光如雪。这两人武艺都十分出众,战了五十余合不分胜负,身后的士卒都看得如醉如痴,并没有人敢放冷箭。华雄越战越是心惊,见孙坚的古锭刀一刀快似一刀,丝毫没有疲态,也奋起精神,百般遮拦,然而古锭刀十分沉重,华雄的刀刃渐渐有了缺口。华雄感觉到自己的刀有些承受不住,渐渐心怯,恨不得立刻打马回营,换刀再战,无奈孙坚一轮快刀使的风雨不透,连转身逃跑的余暇都没有。气势上一涨一落,孙坚的古锭刀占了上风,招招奔着要害,华雄勉力支撑,忽然古锭刀又是呜的一声从下而上袭来,竟是刀刃在上,刀背在下,角度十分刁钻,眼看就要划中华雄大腿。

        华雄眼疾手快,把钢刀狠狠下切,意欲用内力击开古锭刀的锋刃,两刃在空中再次重重相撞,电光石火间华雄刀刃已断折,古锭刀的锋芒飞扫中了华雄坐骑的左眼。那马疼的吸溜溜暴跳而起,华雄马术再精湛,因为刚刚心惊刀刃断折,猝不及防,竟被马儿高高抛起,还不及落下,孙坚的古锭刀已经带着一道电弧,自上而下劈来,将华雄当场劈为两半,鲜血喷涌而出,满地都是华雄的内脏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