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劫中生劫

第一百三十九章 劫中生劫

        出关拜汉月,照妾心苦悲。-------宋.林景熙《蔡琰归汉图》

        话说蔡琰走后,陈龙和吕常在府中煞费思量,终于确定了如何甩开牛辅盯梢,寻找妓院附近北宫地道入口的计划。

        两人假意邀请了一番牛辅,那牛辅虽然心痒,还是推脱不去。陈龙等转身欲离开府邸,牛辅冲着旁边一个便装手下一努嘴,那手下会意,就要跟踪陈龙等而去,看看他们是否真的去了妓院。没想到没走出几步,一辆马车匆匆而来,拦住陈龙一行,钻出来的竟然是高阳乡候、当朝左中郎将蔡邕蔡伯喈。

        陈龙大惊失色,难道是蔡琰有事了?果然蔡邕匆匆指着马车后几个家丁道:“将军,这几个东西回来禀报说,由贵府回去路上,路上被人打晕,小姐被人劫走了!将军可有线索?”

        陈龙慌得下马道:“文姬小姐午后就离开了!可曾通知董太师?让徐荣将军封锁城门寻找!”

        蔡邕面色惶急,闻言道:“已经遣人通知太师了!可恨已经过了一个下午,不知劫匪可曾将小女……”说道这里一时气苦,说不出话,老泪纵横起来。

        陈龙心痛蔡琰之失,见蔡邕已失方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蔡邕高调在董卓手下当官,自己也因为表面成为董卓心腹曾经遇刺,蔡琰的失踪和讨董联盟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想到这里,陈龙劝道:“蔡大人,小姐从我这里离开后失踪,我难辞其咎。事情既然生了,且莫悲哀,随我一起到太师府,申请全城大搜查便了。”

        蔡邕点头,哭声稍止,陈龙回头对吕常道:“改向,去太师府。”忽然瞥见队伍不远处跟着一个不伦不类的便衣汉子,十分尴尬在那里不知进退,见陈龙望来,转身欲走。

        陈龙心中一喜,即刻飞身而起,吓了身边的蔡邕和吕常一跳,吕常即刻跟来。陈龙扑击的目标,正是那便衣汉子,那汉子见状撒腿就跑,大门口的牛辅看在眼里反应不及,陈龙早老鹰捉小鸡般拎住他衣领,顺势双腿一弹,再次高高跃起,在高空一撒手,咕咚一声将那汉子扔在牛辅眼前,将他跌了个七荤八素。

        牛辅见严白虎这一身轻功,自己万万不及,不由心中暗赞。待陈龙落在面前,牛辅已经将那便衣汉子摁在地下,背剪双手控制住,只听陈龙道:“牛将军,此人竟敢跟踪于我,刚好被我现。如今蔡琰小姐失踪,我着急和蔡邕将军去太师处禀报,请你将此人代为管理,我估计是袁绍等一党。若丢了死了,唯你是问!”

        牛辅已经傻了眼,真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也说不出,见那便衣手下眼巴巴望着自己,忙拱手道:“是,严将军,我必严加看管!”

        陈龙和缓下来道:“这洛阳怕是即将生乱,拜托牛将军务必帮我守好府邸,莫要让任何坏人进入!”心想有了牛辅这条看门狗,如果董卓同意全城搜查,刚好用来阻止徐荣的部队进严府,金屋藏娇的貂蝉可以高枕无忧。这才和吕常回头,慢慢向蔡邕走去,剩下个不知所措的看门狗牛辅凌乱在风中。

        短短几百米距离,陈龙暗中交代吕常道:“待会儿我自和蔡邕在前面走,去太师府,你可慢慢落后,去妓院附近继续执行计划。我要去找蔡琰,所以只有靠你自己现地道了。任何情况下,遇到搜城部队,就打出我的旗号,只说奉我的命令帮助搜城。”吕常会意,知道盯梢的尾巴刚刚被陈龙切掉,主公这是让自己趁乱赶紧继续现妓院附近的地道入口。

        天色刚刚擦黑,蔡邕和陈龙假扮的严白虎,联袂来到太师府,在董卓卧房外的小厅见到了董卓。董卓肥躯不耐久站,就半躺在座塌上,让小妾闻樱给捶着大腿。见两人来到,示意坐在一边叙话。

        蔡邕来到近前,眼睛又开始泛红,正欲说话,董卓已经大喇喇的道:“伯喈,你放心,我已经让徐荣封锁了城门,任何人和船只都不得进出。”蔡邕道谢后,陈龙问道:“太师,连续几天,总有人搞风搞雨,明显是针对太师啊。”

        董卓装作很有智慧的样子,皱眉看着陈龙,只有陈龙知道他只是在享受小妾的按摩罢了。陈龙继续道:“您看,王子师的女儿丢了,我又遇到刺客,加上蔡大人的女儿也丢了,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董卓听懂了,不由精神起来,喊了声:“闻樱,你先下去吧。”

        陈龙一听闻樱,心想这不是应该送给我的侍妾吗,瞄了一眼,果然骚媚入骨,丰乳肥臀,心想自己可无福消受,幸好董卓装傻忘了。闻樱下去之后,董卓看着陈龙道:“白虎将军的意思是?”

        陈龙道:“我认为,王子师、蔡大人和下官都是明摆着受到太师器重的人,在朝里身居高位,才遭到某些人的报复。这些时间生的事情,正说明有人在暗中针对太师你啊。”

        董卓皱着眉头道:“这么说来,白虎将军认为我冤枉王允了?”

        陈龙心想可别再把王允勾进来,忙道:“太师,我的意思倒不是替王子师打抱不平,而是说京都里有一股势力,似乎在暗中成立了一个讨董联盟,并且与袁绍、袁术之流内外勾结、同流合污,意图破坏太师的大事啊。”

        董卓的眉毛终于立了起来,低沉道:“有这等事?”心想李儒这个小子,让他负责谍报,这么重要的信息居然还是外人先告诉自己的。

        陈龙继续吓唬董卓道:“太师,这绝不是耸人听闻啊。当日在下遇刺,倒有几个线索,让在下怀疑过,今日蔡大人又痛失爱女,徐荣将军已封锁洛阳进出,我是来请求太师允准,以为蔡大人寻找失踪爱女的名义,大力搜城的。”

        董卓狐疑的垂下眼睑,陈龙继续道:“太师,这可不是小事,太师若不信任在下,大可以让奉先、徐荣、李肃等带部队搜查,在下配合。”

        董卓抬手挥了一下道:“白虎啊,你想多了,我怎会不信任你。我就让李肃带三百人配合你搜查东城,让奉先带三百人搜查西城,不过可别闹出太大动静啊。”

        陈龙心道成了,对蔡邕一拱手道:“蔡大人且宽心。”说着拔步子到堂下去找李肃、吕布。董卓就拉着蔡邕坐在厅里喝茶,安抚道:“伯喈,你一届文人,就让白虎、奉先他们这些武将去找。”蔡邕无奈答应,心想反正自己的家丁也在四处寻找,向陈龙道谢一声,坐下陪董卓聊天。

        天色渐渐黑,陈龙心急蔡邕之失,与李肃各领一队,约好搜查的范围,最后在太师府前汇合。陈龙领队,先掩饰性的搜查了几家,最后急匆匆赶往司隶校尉杨勋的府邸。

        杨勋的家丁见是太师的兵,不敢阻挡,杨勋匆匆赶出来阻止道:“原来是白虎将军,太师有何事欲要搜府?”陈龙并不理会,一挥手,董卓的兵如狼似虎冲进杨勋府内就搜。杨勋大急道:“休要惊了家眷!严白虎,你这是要造反吗?”说着竟从旁边家丁手里拔出腰刀。

        陈龙似乎毫不在意的将手一伸,杨勋手里的刀奇迹般的被夺了过来,接着钢刀被揉成一团,似乎陈龙手里的只是一团废纸。杨勋见陈龙如此神迹般的武艺,已经没了抵抗的心,只剩下嘴还硬:“明天我到太师面前说理去!”

        陈龙伸手拎住杨勋的脖领子,拖到一边,似乎是要拷问,众人见陈龙高大威猛,无人敢近前。陈龙贴着杨勋耳朵问道:“不要废话,我知道你是讨董联盟的人,我手里可是抓了一个刺客,他供出就是藏在你这里的。告诉我曹操藏在哪里!我可以答应你不立刻送你去见太师。”

        杨勋大惊失色,才知道自己早就暴露在严白虎眼里。嘴硬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休想陷害我。”心中奇怪这个严白虎为何不直接去揭他。

        陈龙见他鸭子死了嘴硬,咬着后槽牙冷笑轻声道:“嘿嘿,你不说,那这个活命的机会就不给你了,我这就去找从事黄琬、尚书郑公业、左校尉杨瓒、执金吾士孙瑞他们问一问,看看他们谁比较聪明。来人,捆了他去见太师!”最后一句声音加大,几个如狼似虎的大兵就要冲过来,那杨勋了声喊:“且慢!”

        陈龙伸手阻止几个冲过来的士兵,嘲笑道:“杨大人想通了?”杨勋早就被严白虎口中蹦出的几个名字吓得心胆俱丧,心说原来自己这些所谓讨董联盟早就被人盯上了,哀叹着道:“曹操就在洛河边离西城墙切近的三里巷王宅中策划一切。将军饶了我吧。”

        陈龙立刻放手,顺手给杨勋整理一下衣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站起来大喝道:“这里没事了,都随我来!搜下一家。”

        陈龙又带着队伍东转西转,搜了几家做掩护,最后终于到了三里巷的王宅门口。敲了半天门无人应和,陈龙一脚踹开大门,众兵里里外外搜查,却是人去屋空。陈龙望着室内凌乱的摆设,知道曹操离去不久,心中不由慨叹一声,深恨来迟一步。曹操对蔡文姬素有野心,这次应该属于公器私用,利用讨董联盟,号称打击蔡邕,实际上是为自己抢走蔡文姬。并且在得手后当机立断,直接弃宅出城而去,逃之夭夭。

        陈龙因为那天刺杀自己的刺客是曹操派来的,又知道正史中曹操对蔡文姬之情,所以对蔡文姬失踪一事,隐约猜到背后有曹操的影子。果然一诈杨勋,就问出了曹操的地址,只是鲤鱼已经脱却了金钩,文姬归了曹贼了。

        陈龙正在郁闷,忽然手下拿来一副白布道:“将军,这个放在桌子上,上面有些文字。”陈龙拿来看时,只见上面写道:“蔡邕为虎作伥,必将使之灭亡。若要蔡琰活命,立刻离开董卓。”落款是杀董两个字。陈龙知道是曹操留书,恨得将白布狠狠攥紧在手心。

        此时的曹操,因怕被追击,早已在城外,出其不意向北而去。将蔡琰藏进马车,带着几个手下跨过黄河,匆匆向北而去。曹操目前兵力不大,活动范围主要在冀青兖,特别是青州,在卫兹的帮助下,成立了一支青州兵。

        曹操以为自己的路线诡异,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想起蔡琰下马车见到自己时叫出的那一声:“曹将军”,以及满脸的惊疑,心想等到回到青州,自己一定会缓缓恢复蔡琰对自己的喜爱。

        马车辘辘,忽然空气中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只长箭嗖的射来,正中马车顶木,兀自嗡嗡不休。须臾间,一队马队出现在视野里,骑极快,向着马车冲来。前面的卫兵登上马车顶,手搭凉棚观看,大惊失色呼道:“主公,大事不好!是匈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