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司徒王允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司徒王允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清.郑燮《竹石》

        话说蔡文姬被陈龙的诗勾起衷肠,一篇悲天悯人的诗赋,念完后已是泪光盈然。陈龙心中激荡,手中酒杯微颤,方知蔡文姬之贤。

        蔡琰心中,一时难以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泪眼空洞的望着前方,混不觉周边人群的神色。忽然几声孤零零的掌声从楼下人群中响起,接着掌声热烈起来,最后董卓、贾诩等人也纷纷鼓掌,以示嘉许。蔡邕见蔡琰仍低头不语,站起身替女儿谢过太师和众人。

        董卓见气氛沉凝,有些兴致索然,点手叫吕布道:“奉先,我看日过中午,宫里不是还有事吗?”吕布答应一声,吩咐守卫备马车,蔡邕忙过来伺候董卓下楼。二楼众人纷纷起立送行,董卓道:“伯喈,今日好一场盛会,可惜老夫还有要事,你们继续。”说罢头也不回下楼去了,暗暗腹诽一个女孩子,愁什么天下!

        吕布高大的身影,骑在赤兔马上,手握从不离身的双刃方天画戟,随董卓的车马消失在恭送的人群之后。陈龙在二楼,盯着远处董卓的马车,见守护十分严密,吕布、牛辅、董越、李肃、段煨等团团围住马车,就算陈龙亲自领特种部队实施暗杀,恐怕也不易得手。而且,吕布的武功深不可测,自己不能打没有准备的仗,轻易让特种部队战士送死。

        陈龙正全神盯着董卓远去的车马,浑然没有感觉到有人走到了自己身边。那人轻轻一声咳嗽,陈龙的目光一垂,若无其事的转过头来,掩饰自己对董卓的专注。见来人头略微花白,约五十多岁年纪,身躯瘦长,面貌清癯,眉目清秀,五绺长髯,一身高级朝服,腰间系着镶金边的紫色绶带,不由肃然起敬,躬身施礼道:“阁下是朝中哪位大员?恕白虎眼拙。”

        那人手中拿着杯酒,微微一笑,一副长者风范道:“在下王允,字子师,忝居司徒之位。”陈龙心中大喜,表面惊喜道:“原来是王司徒,在下久仰!失敬失敬!”说着忙举杯敬酒。

        王允从容将杯中酒饮尽,缓缓道:“适才白虎将军所做之诗,忧国忧民,令人佩服。如蒙不弃,在下想请白虎将军到舍下做客,可否赏脸?”

        陈龙忙道:“司徒有令,吾岂敢不从。在下从江南一路行到京都,沿路见了多少悲欢离合,才心有所感,得了几句诗在心中。不料今日打动了司徒,可见司徒忧国忧民之心,比严某可强烈的多了。”

        王允出身高门大户,官宦世家,为人高傲,本不屑与下官为伍。但最近正在谋划的一件事,却逼着他寻找一切得力的帮手。今日诗会之中,陈龙的诗句引起了王允的注意,严白虎能够正气凛然的公然念出这些诗句,非常人也,值得王允结交。

        陈龙脑中光脑,也在迅搜索王允生平,寻找能够获得王允信任的线索。王允出身在山西的名门望族,自幼天资聪颖、意气非凡,立志长大后不仅要继承和扬父辈的传统,而且还要心忧国家,有益于东汉社会。

        因此,他并不迷恋奢侈的生活和舒适的享受,而是苦读诗书、研究经典,终于成为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才子,远近文人学士都对他刮目相看。王允还视卫青、霍去病为偶像,坚持习武强身,认真不懈的文修武练。不到数年,王允便成长为一名文韬武略无不精通的全才。由于出生上层士族世家,王允也经常跟随父辈们出入官场,结交了许多世家名士。而且,王允更愿意与下层人民接触,因为这样更能接近生活,体验生活,积累丰富的治世经验。

        黄巾之乱时,王允被朝廷任命为豫州刺史,征辟尚爽、孔融等名士担任王允的从事,率领重兵讨伐黄巾军,建立了不少功勋,与当时的左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儁齐名。但因为王允揭张让与黄巾军有勾结,受到张让的无情报复,找到一个借口,将王允逮捕下狱,谁料王允命好,刚好赶上朝廷大赦,被免罪释放,还复刺史原职。可是,睚眦必报的张让并没就此罢休,没出十天,他又以另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王允治罪,王允再度入狱。

        经大将军何进、太尉袁隗,司徒杨赐等全力解救,王允终于被免罪释放。王允改名换姓,离开都城洛阳,辗转于河内、陈留之间,直到汉灵帝驾崩,王允急忙赶赴洛阳吊丧。此时,朝廷局势极度混乱,以何进为的外戚势力大增,王允一到洛阳,就被何进紧急召见,任命为从事从郎一职。后来情况生急变,何进被伏击死后,袁绍、袁术等人领兵诛杀宦官,董卓杀张让、段挂等人,挟持少帝刘辩和陈留王刘协。王允与尚书卢植也一起保护少帝回宫,转天董卓欲杀何皇后,不料被陈龙将何皇后和少帝救走,董卓宣布废掉汉少帝,另立汉献帝刘协,王允被拜为司徒至今。

        此时此刻,洛阳、长安有着新旧两个皇帝,陈龙无法猜透王允心中效忠的是哪个皇帝。董卓废旧立新,广植党羽,培养亲信,统收兵权,控制朝廷,*裸地表现出对权力的贪婪**。王允一直不动声色,顺势归顺,尽量迎合董卓;有时不惜曲意奉承,来换取董卓的信任。只有陈龙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等王允连环计动的一刻,董卓就已经注定要死在吕布的大戟之下。而最耐人寻味的,是王允杀死董卓之后,他会否宣誓效忠汉少帝?他对汉少帝身边的陈龙又怎么看,会不会当陈龙是另一个董卓?

        整个搜索过程在陈龙脑中只是一瞬,想起自己扮演的还是严白虎,陈龙笑着对王允道:“王司徒,听说您在家举行宴会,常常和司隶校尉黄琬、尚书郑公业、执金吾士孙瑞等人在一起,这几个人都是在下仰慕已久的,下次到司徒家做客,可否请他们同聚?”

        陈龙此语,是不想和王允绕弯子互相猜疑,干脆直接点破王允和士孙瑞等高官将军,在谋划诛杀董卓的事情。陈龙是最确定王允心思的人,唯一的障碍是怎么才能让王允完全相信自己。

        王允闻言,差点将酒杯掉在地上,装作将酒杯放在桌上,喃喃道:“白虎将军刚刚北上,怎知我的宴席上的宾客姓名?”话声渐渐严厉,似乎被陈龙吓坏了。

        陈龙轻轻笑道:“司徒大可不必紧张,我的心思,正与司徒相同。我还知道,司徒正在酝酿消灭某人的美人计。若我不是和司徒理念相同,司徒早就被灭族了。司徒若不信,大可以向董卓举报在下,但形势紧急,请司徒务必三思而后行。”说着躬身一揖。

        王允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惊,自己的想法从未向任何人提起,怎么眼前人似乎洞悉一切?深深看了陈龙一眼,完全不知该不该相信对面的粗豪大汉,魂不守舍走回了自己的座位,连酒杯也忘了拿。

        陈龙望着失魂落魄的王允,呵呵一笑,正要落座,忽然身后娇滴滴的声音响起道:“白虎将军,请容文姬当面敬酒一杯,以谢将军赠诗之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