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怒发冲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怒发冲冠

        怒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南宋.岳飞《满江红》

        无尽黑夜笼罩北邙山,正如这一刻陈龙的心情。右手的锯齿匕,被吕奉先大戟紧紧压制,如同一座大山,令陈龙动弹不得,只好眼看着得意洋洋的董卓裹挟着汉少帝和陈留王,领西凉兵马向着洛阳城而去。

        陈龙左手,忽然从怀里一抹,手掌上已经多了一柄蓝幽幽的折弓,正是折月弩。折弓神迹般的在手掌上自行张开,弩箭盒突地跳出,露出一截箭尾。陈龙将折弩往马头上一挂,闪电般单手取箭上弦,再举起时,满弦的折弓竟是对准了吕布左手的丁原。

        吕布大戟受气机牵引,往前威胁性的伸进了几寸,忽然感到陈龙匕上传来一股巨力,再难向前深入。吕布大吃一惊,再想加力时,陈龙的折月弩已经锁定了身边的义父丁原。吕布微微一惊,迅计算出就算自己加力将大戟插入陈龙的胸膛,丁原恐怕也难逃一死,大戟不敢再动,双方又恢复了对峙的局面。

        丁原本身武艺不凡,此时却感觉无论自己如何动作,都无法逃出陈龙手中弩箭的射程,身形定住,竟是不敢稍动。又僵持了片刻,丁原干笑一声道:“文龙啊,咱们都是汉室的忠臣,何必自相残杀。”

        陈龙冷笑,一边默运玄功,抵抗吕布越来越沉重的压力,一边道:“建阳兄,我本敬你年长几岁,却没想到你竟然甘愿做董卓的走狗。”

        一句话说出丁原的心病,董卓实力强劲,他在火烧孟津之前,确实是得到董卓封赏他的承诺,才和董卓狼狈为奸。如今董卓已经挟持汉少帝回朝,还不知能给自己什么好处,自己却在这里替他抗住陈龙这颗雷,心中不由暗暗骂了几句董卓老狐狸。

        陈龙见丁原面色变幻,知道说中了丁原的心事,面色更加诚恳道:“建阳兄,明人不说暗话。眼前形势明摆着,董卓既然掳走少帝,恐怕以后圣旨诏命就是从他那里出了,咱们都得仰视他的鼻息。我和董卓没什么交情,大不了回到我的零陵继续割据经营,可建阳兄又能获得什么呢?”

        见丁原皱眉沉思,陈龙继续冷笑道:“建阳兄本是并州的老大,地位并不比董卓低,至少是和他平起平坐。可这回你拦住我的军马,让董卓自己将汉少帝劫持进攻,以后建阳兄就被董卓当做看家狗了,他顶多赏你一块骨头,你可会跪下来向他摇尾巴?”

        丁原眉头越皱越紧,渐渐结成一个大疙瘩。

        陈龙继续对丁原施展攻心之术,缓缓说道:“自古狡兔死,走狗烹,更何况今日建阳兄你为了一个区区董卓得罪了我,以后你不怕睡不安枕吗?”

        丁原听的大为意动,吕布却是面沉似水,沉默是金,但手上再没有加压。陈龙最后道:“董卓,豺狼也。建阳兄,你今日依靠一个吕布吕奉先拦住了我,却不知给你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陈龙此语,其实语带双关。一是说丁原拦住自己与董卓争抢少帝,自己将来绝不会放过丁原;二是说将来吕布投靠董卓,丁原就会有杀身之祸。可惜的是这第二重意思,恐怕丁原这辈子也听不出来了。

        丁原面色变幻不定,终于轻轻说道:“奉先,随我进城。”

        吕布大戟忽然一收,打马退入人群。陈龙只感觉山岳般沉重的压力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由从胸膛中吐出一口浊气,锁定丁原的折月弩也垂下鞍桥,举手拦住愤怒围拢过来的甘宁等众将。

        丁原掉头就走,领众将匆匆赶往洛阳,后面的丁原步兵,也跟随而去。陈龙大喊道:“建阳兄,何不齐心协力,以抗董卓!”

        丁原的肩头微微一颤,并不回头,马提升,飞奔而去。身后的甘宁道:“主公,那个叫奉先的,似乎武功十分可怕?”

        陈龙从失去汉少帝的懊恼中恢复过来一些,对甘宁道:“吕布吕奉先,武艺在我之上,若是在战场上,千万莫与他单挑,用计擒之。”

        甘宁听主公如此夸赞吕布,大是不服,心想哪天我一定要和这姓吕的决个雌雄。陈龙的声音传来道:“兴霸,听我将令。”甘宁忙放下心事,拱手听主公将令。

        陈龙道:“为今之计,定要抢一些可以和董卓谈判的筹码。如今洛阳咱们一无所获,实力又不如董卓,何皇后的命危在旦夕。第一军团在汉中作战,也不知何时才能到达长安。”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黄盖带着一万军队,趁董卓今夜得意忘形,来不及派兵奔赴长安,连夜赶往长安抢城。”

        甘宁大惊道:“我等怎能留主公一人在此?实在太过危险。”

        陈龙摇头道:“这是唯一的办法,到时候董卓如果想要回长安,就要坐下来谈判。至于我,”说着伸手指了指吕常道:“不是还有二百多精英队员保护吗?逃命不是问题。再说,如果董卓全力对我下手,你们这一万人也不过是为我而死。反倒是我等没有拖累,反倒容易逃跑。有了长安这个筹码,董卓才不会轻易动我。”

        甘宁本就是英雄心性,闻言再不婆婆妈妈,领着两千骑兵,沿来路与黄盖汇合去了。甘宁走后,陈龙望着身后一百多名特种战士,心中涌起了强大的斗志,大喊一声道:“儿郎们,随我进城!”

        今夜的洛阳,一片大乱,各地的军阀部队纷纷入城,间或有抢掠民宅的士兵。百姓都吓得在家里瑟瑟抖,生怕惹恼了哪个杀神,残害全家性命。也有忠诚良将,约束部队,保护百姓,几路兵马入城之间,生了不小的摩擦。

        陈龙的百人特种部队,在黎明入城,趁黑夜中的混乱,全部隐身到赵达准备的大院中。翌日清早,陈龙带领所有部队,都携带锯齿匕,来到宫门前等候上朝,百官也在天色大亮之前,齐聚南宫前的广场,都是互相打听,昨夜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陈龙曾在剿灭黄巾之战后高调入朝接受汉灵帝封赏,认识他的官员不少,纷纷趋前招呼,惊讶陈龙怎会在这关键的时刻现身,都是纷纷打探陈龙来意。陈龙只说奉何进的命令入京,其他一概不知,搪塞过去。

        稍后,丁原现身,身后亦步亦趋跟随的,正是吕布吕奉先。吕布换了一身朝服,身躯极为高大,比陈龙还略高了几分,双肩极宽,臂展甚长,长梳了一个高髻,用长簪锁定,高髻边围着一定纱帽。朝服下隐隐露出软甲,腰间悬着长剑,更显高大英俊,气势沉凝,威武不凡。

        丁原目光与陈龙交接,竟隐然点了点头,让陈龙还以为自己有了错觉。几路已经到达洛阳的地方主将,纷纷现身南宫前广场,这里面竟有昨夜屠杀宦官的袁术和袁绍,曹操、陈琳等何进的亲信也纷纷现身,荀攸随着曹操同时到达,扫了陈龙等人一眼,暗中眨了眨眼睛。

        随后,刚刚受何进重用的王允也现身广场,一时众臣齐聚,只是没有挟持汉少帝的董卓。袁绍身边,已经聚集了大堆的官员,听袁绍说起大将军何进被宦官杀死的经过,官员中原来与宦官关系不错的,心中已经惴惴不安的敲起了小鼓,对即将到来的大清洗感到绝望,甚至有人开始脚底抹油,好通知家小暂避。

        陈龙也夹杂在人从中,听袁绍、袁术讲昨夜何进身死、屠杀宦官的经过,忽然感觉袖中多了一卷绢布,暗中摸出看时,却是荀攸笔迹,上面写了一个时间和地点。陈龙知道是荀攸着急与自己见面,见并没有人注意自己,暗中将绢布藏在怀中。

        天色已明,宫中毫无动静,陈龙愈焦急起来。昨夜董卓挟持汉少帝回宫,实在不知他会否立刻对何皇后动手,照理说昨夜宫中遭遇如此变故,何皇后今日应该主持朝议,以正试听,避免更大的混乱才对。

        又等了约一个时辰,天色阴暗,下起了潇潇细雨。宫门终于开启,众人仔细看时,却是一个紫衣官员匆匆走出宫门,似乎是董卓手下。那人手拿诏令,就站在宫门的高台之上宣读,众臣下纷纷跪在台阶之下,只听诏令写道:“查张让、段珪等十常侍,勾结官员,挟持帝意,结党营私,祸国殃民,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幸有忠臣董卓、袁术、袁绍等人,又有刘虞、丁原等十路勤王将军,忠心体国,将十常侍尽数斩,朕天下得安。现任命董卓为太尉,兼领前将军,加节,赐斧钺、虎贲,封郿侯。此次有功之臣,皆由董太尉论功行赏,钦此。”

        说罢,不待众人谢恩,扭头走进宫门,宫门再次深锁。陈龙起身,见众人在细雨中面面相觑,想到何皇后生死不明,不由怒冲冠,忽然大叫道:“请何太后、皇上现身,以安众臣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