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钟繇归心

第八十七章 钟繇归心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唐太宗.李世民《赠萧瑀》

        话说陈龙与两位军师在同文客栈中定计,深夜监视李傕府,果然擒获董卓的信使。利用信使随身的令牌,又让大牢中的书法家钟繇伪造了董卓的书信,终于将钟繇从大牢里脱罪而出。

        当日钟瑜进大牢送伪造的书信,已经将陈龙的背景讲给钟繇。钟繇坐上狱门口的马车,急不可耐的问道:“叔父,大恩人何在,快带我去看他!”

        陈龙正蹲在钟老板家的马棚里,脸对脸看着一脸惊恐的信使。信使在这里被关了一天两夜,早已疲惫不堪,终于看到一个似乎可以求饶的对象,塞着臭袜子的嘴里咿唔有声。

        陈龙左手里拿着一根铁棒,右手拿着青龙匕,云淡风轻的仿佛削着一根萝卜,铁屑细雨般纷纷而下。信使两眼难以置信的盯着青龙匕,几乎翻了白眼。

        陈龙微笑道:“我现在要把你嘴里的臭袜子拿出来,只要你出一点呼救的声音,你的舌头就和你再见了,懂吗?”

        那信使点头如捣蒜,陈龙一把拽出臭袜子,信使大大的喘了一口粗气,却不敢说话。陈龙道:“你看来还算配合,可想让我放了你?”

        这信使冷静下来,轻声道:“小人的妻儿老小都在洛阳京都,等着我回程。我虽在董卓的将军府做事,但只是个信使,绝不会妨碍您。”

        陈龙冷不丁问道:“你洛阳的地址告诉我。”

        那信使毫不犹豫,说出一个地址。陈龙微微点头道:“刚才你要是犹豫半分,恐怕我也不能信你。”

        说着拿出两封书信道:“你正常来回洛阳,需要几天?”

        那信使道:“若快马加鞭,三日可达。若寻常度,四日可达。”

        陈龙道:“现在离你的寻常度,还有两天。你能不能活命,就要看你快马加鞭的度了。”说着将书信塞到他的怀里道:“你回到洛阳之后,将此信从何进的院墙扔进去。另一封信,是李傕给你回董卓的信。”

        说罢匕一挥,削断捆绑那信使的绳索。说道:“我也会马上离开此处,所以就算你告密,也抓不住我。若这个客栈中有任何人生意外,我要你一家的性命偿还。你可知道,别说是你,就是董卓,我也能轻松将他灭掉,千万别打错了算盘!马儿已经在大门等你,去吧!”那信使翻身拜道哭到:“多谢壮士不杀之恩!我回洛阳之后,必管牢自己的嘴巴,以报答恩公。”说罢,洒泪去了。

        原来,钟瑜带到大牢的,是两封书信。一封是模仿董卓字迹写给李傕的,救了钟繇性命,另一封,却是模仿樊稠字迹给何进的告密信,告李傕和董卓有所勾结,意欲拥兵自立。幸好钟繇一向醉心于书法,又常驻西凉,见过董卓和樊稠的书法,所以能模仿的似模似样。

        陈龙此计,就是要让何进疑心董卓,留下将来董卓灭亡的病根。就算何进不信书信中所写,这颗疑惑的种子也自然会生根芽,只要遇到合适的土壤。

        在钟瑜进大牢让钟繇抄写两封书信的同时,郭嘉提出如何解决信使的问题。郭嘉道:“信使若不回洛阳复命,必惹董卓之疑。就算杀了信使,也是于事无补,只不过是死无对证。”

        陈龙闻言道:“奉孝言之有理。可有什么好办法,不让董卓起疑。”

        郭嘉道:“我觉得,信使的位置,说重要也不重要,虽说携带机密,终归还是小人物。若能说服此人,携带李傕的书信赶回,那就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陈龙沉吟半晌道:“这个险很值得冒。不过,咱们马上就离开城区,消失无踪,冒险的却是是钟繇一家。”

        周不疑道:“这个险钟家要不要冒,可以先放信使,再让钟繇决定是否到零陵避难。”

        陈龙点头,于是有了前面义释信使的那一幕。

        钟繇的马车终于驶进了客栈的大门,陈龙带着周不疑和郭嘉早在院中迎候。钟瑜忙领着钟繇过来,钟繇俯伏于地道:“大恩难言谢。吾命在旦夕之间,不料竟遇贵人。”

        陈龙忙一把扶起道:“元常有难,吾岂有不救之理?更何况是受到奸臣陷害。”

        钟繇起身道:“吾不言谢,只因在马车中听我叔父说起,文龙乃是零陵之主,正是奸臣的对头。”说罢再度翻身拜倒道:“主公,若不嫌我百无一用,元常愿效犬马之劳!”

        陈龙大喜,连忙将钟繇扶起道:“元常,既然你不嫌我零陵偏远,我愿与你共创霸业!”

        钟繇认主,陈龙拉过钟瑜,对这叔侄俩说道:“我有一言,欲要元常家人选择。”

        “我欲让钟繇在长安继续为官,将来我统兵西凉,自然为我臂助。长安城的情报网,需要钟繇一手建立。”

        “然今日需要元常和锺叔决定的,却是生死攸关。为释董卓之疑,我已将董卓的信使放回,虽使了些手段,却不能百分百保证信使不告密。我等马上就会出城离去,是否跟随我们离去,还是留在这里冒险卧底,由你们选择。”

        钟老板闻言本欲开言,钟繇拉了一下叔父的袍袖道:“既是主公放人,自有主公的道理。”说罢一咬牙道:“钟繇这条命,本来就是主公救的,就算还给主公又如何?属下愿意在此处卧底,只求主公带我叔父一家老小并我妻小离去,我自带领下人守着客栈罢了。”

        钟瑜闻言老泪纵横,却不再开言,全凭钟繇决断。陈龙道:“既然如此,元常的亲属,以后就是我的亲属,必不让他们在零陵受苦。”

        回身对吕常道:“吕常,郭嘉、周不疑,你等立即帮钟家收拾,安排明日一早出回零陵。”

        转身又对张宁道:“魅娘,天色尚早,可愿陪我到东市一游?”

        东市位于洛阳西北面,是长安著名的市集。《木兰诗》中有云:“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正是说出长安盛景繁华。后来演变为人们购物时,就说购买东西。张宁当然愿意陪着陈龙闲逛,就面覆重纱,两人拉了两匹小马,穿街越市而过。奇怪的是虽然经过东西两市,陈龙都只是略作驻足观看,拉着张宁一直穿过东西两市,走出了两市之间的横门。

        张宁望着眼前的郊野秋色,问道:“龙郎,不在东西两市采买,何故出此门往北?”

        陈龙呆呆望着护城河对面的高坡道:“你可知道,千古一帝秦始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