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无边春色

第七十九章 无边春色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北宋.秦观《鹊桥仙》

        话说汉灵帝临急智生,给了陈龙一个交州刺史的空衔,在百官前将何皇后的请求搪塞过去。何进对荆州志在必得,早在徐璆被捕时,就让府掾刘表刘景升先下手为强,拔了陈龙的头筹,心下万分得意,不再以陈龙为意,遂撤走全部监视赵达的暗探。

        何苗心下却是不忍,私下到陈龙的客栈,当面说了一声抱歉,当然这贿赂还是照收不误。同时让陈龙今夜到舞阳君府,说是母亲夜间要见他。

        舞阳君府邸,一所普普通通的小楼内,二楼的绣房里却是红烛照暖,春色无边。何皇后一双杏眼朦胧,一身金色外袍滑落,竟是要用身体换取陈龙的信任,为刘辩夺嫡效命。

        陈龙并非圣人,脑中早幻梦般联想,把身前这个美女压在身下的香艳画面。想起面前这个美女尊贵的身份,陈龙激动的浑身颤抖,只觉的大脑无法运转,胸腔窒息,呼吸困难,直至头晕目眩。陈龙见何皇后的玉手又伸向腰间丝绦,心呼大事不妙,借着脑中最后一丝清明,暗中狠狠一掐大腿,脑子清醒了一点儿,忙一把捡起何皇后的外袍,欲要披回面前这个美女身上,说道:“皇后千金之体,小将不配。”

        何皇后一愣,玉手停歇,双目迷离道:“文龙,难道是嫌弃我年长色衰?”

        陈龙忙不迭的摇头否定,何皇后释然继续道:“既然如此,文龙不可有心魔。圣上宠爱王美人,视我如弃鄙履,对辩儿也不再疼爱,所以我才来求将军为我后援。但请将军别以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或者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些都不是我献身给你的理由。”

        说着贴近到陈龙身边,温柔抱住陈龙熊腰,俏脸抬起,凝视着陈龙双眸道:“文龙,你可知深宫有多寂寞?我知无法和你天长地久,但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被你深深吸引,正所谓一见钟情。想起你明日就要离别,今生可能无法相见,我就心如刀绞,相思难解。我爱上了你,这是我和文龙今夜在一起的唯一理由。”说罢已是泪流满面,将香唇贴到陈龙唇边求吻。

        陈龙听的心潮澎湃,唯一的一丝清明早不知何往。对面只是个大胆追求爱情的美女,抓住今生唯一一丝的机会,想全身心献给所爱的人。

        何皇后香唇丰满圆润,触电般吻在陈龙的双唇上,击毁了陈龙最后一丝的抵抗。什么挟天子以令诸侯,什么未出茅庐已知天下三分,什么青梅煮酒论英雄,什么三英战吕布,什么过五关斩六将,什么火烧赤壁,什么舌战群儒,什么三气周瑜,什么白帝托孤,这时已经统统被抛于脑后,只剩下面前的俏脸,和吻在唇边的朱唇。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玉生春。乱花渐入迷人眼,翻云覆雨美人恩。一生一代一双人,何处红烛不**?人生若只如初见,泪雨霖铃终不怨。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陈龙终于从幻梦中惊醒,身边锦被之中,皇后娘娘的余香犹在,伊人却已无影无踪。红烛早已燃尽,陈龙在黑暗中一跃而起,为今夜的荒唐叹息,连忙起身穿衣,忽觉手腕上多了一枚小小的凤佩,用细细的红线缠绕,触手温暖润滑,像极了皇后娘娘温暖润滑的肌肤。

        陈龙一屁股坐在床上,心想这回可完蛋了,自己又背上了一层责任,怎么忍心看着何皇后和刘辩双双被曹操毒死?否则心魔怎解?

        陈龙趁夜匆匆出府,感觉下人的眼光都多了一层异样,估计明天自己和舞阳君的绯闻就会传满京都。陈龙自嘲的想,只要没人知道和自己一夜风流的是何皇后,自己这个黑锅就先背着吧。一不小心被人当做何进的便宜岳父,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大将军七窍生烟?

        陈龙登上吕常的马车,思绪渐渐灵活起来。有了舞阳君的背书,暂时不会有人动他,自己明天领了诏书,该是回零陵的时候了。想起零陵的爱妻桃花,甄宓的俏脸忽然浮现在心头,只觉心中一颤,隐隐竟觉得对不起刘茜。

        陈龙压下思念桃花的情绪,想着如何处理何皇后和刘辩的事情。正史中,刘辩被董卓所废,最后死于非命;刘协被曹操挟天子令诸侯,最后被曹丕篡位;何皇后虽升级为皇太后,但也被毒死,都没有好结果。自己何不将刘辩扶植成傀儡,可以保全刘辩和何皇后性命,携刘辩以令诸侯,让他继续当他的皇帝,只是剥夺他的权力。也算还了何皇后的一夜之情。

        陈龙脑中灵光闪现,渐渐形成针对刘辩的一个计划,细节还需要和郭嘉和周不疑商量推敲。自己曾经答应陈寔,效法后世的日本天皇,不推翻汉室皇权,保留传统象征,这傀儡皇帝谁做都行,何不就让刘辩来做?

        回到客栈,已是天色微明,周不疑和郭嘉这两个小子还没睡醒。陈龙赶紧梳洗一番,穿上刚刚送来的刺史官服,到南宫外等候朝会。朝阳初升,一众官员纷纷来到,第一个过来打招呼的,竟然是大司空张温,身后带着三员大将,都是威风凛凛。张温介绍道:“文龙,来见过即将奉诏征伐凉州的三位将军。”

        第一位,四十来岁年纪,身材瘦长,黑面虬髯,眉分八彩,眼神如刀,带着一顶软金盔,身穿黄金细甲,全身披挂,足蹬战靴。一领淡金色战袍随风飘扬,身体如标枪般挺立,正是东汉名将,左车骑将军,新任冀州刺史皇甫嵩皇甫义真。

        第二位,有五十来岁年纪,身材中等,体态肥壮,圆脸阔腮,一脸长髯,带着一顶官帽,身穿将军朝服,眼神闪烁,露出隐隐凶光。正是刚刚恢复官职的中郎将董卓董仲颖。

        第三位,四十来岁年纪,身材中等,体型健硕,方面大耳,巨眼浓眉,也是将军服色。听张温介绍,却是时任荡寇将军周慎。

        除了周慎不太熟悉,其余两位都是大名鼎鼎。陈龙忙躬身一一拜见,俱到仰慕之情。儒将皇甫嵩笑着说道:“终于和文龙见面,在下仰慕已久。这回能将黄巾天地人三公的人头凑齐,还多亏了能征善战的文龙啊。”

        陈龙连忙谦虚一番,连夸皇甫嵩的闪电战,一举击溃张梁张角。皇甫嵩大悦道:“今后有机会,一定和文龙切磋战法。”

        董卓在一边忍不住说道:“文龙将军,在下真是惭愧,领兵三个月也没能剿灭死守广宗的张角,文龙却是一月而还,带回了张角的人头。佩服佩服!”

        陈龙对董卓没有一丝好感,表面也是尽欢而散。董卓即将领兵出征西凉,从此手握西凉铁骑,自己要赶在董卓废刘辩、立刘协之前解决此人,却不知吕布这小子现在在哪个旮旯待着呢?

        至于周慎,陈龙脑中的光脑并没有详细的记述,似乎历史上没什么名气,也没在三国时期搅起过什么风浪,却让陈龙现了他的一个名扬四海的手下。那手下就是孙坚孙文台,本带着一千义勇,跟随朱儁南征北战,剿灭汝南黄巾,因战绩出色,这回西征,张温特意将孙坚从朱儁那里调到周慎手下,辅助征西。

        对于孙坚孙文台,陈龙可是十分景仰,想起黄盖曾经想投奔孙坚,可见此人气魄。既然知道孙坚会受命西征,自己将来可要想办法结交。至于什么办法,一时没什么头绪,只有等回零陵见到黄盖再细想。

        张温领着几个大将走后,何进带着何苗和众多官员从陈龙身前走过。何进眼尾扫了一下陈龙,陈龙赶忙低头问候。何进脚步不停,一直朝皇宫走去,陈龙却从他眼中捕捉到一丝怒色。

        陈龙微微沉思,豁然明白何进怒从何来。舞阳君府邸,肯定有何进的探子,已经将自己夜宿舞阳君府的事情告知了何进。何进虽不想管母亲爱好男宠的闲事,但自己和舞阳君搭上了这样的关系,想必何进也是头大如斗,投鼠忌器。

        何苗微微以目示意,跟着何进走向皇宫,看来对陈龙和舞阳君上床的传闻丝毫不觉惊讶,反倒有赞许之意。此人只爱金钱,有陈龙这样的地方霸主安慰母亲,恐怕是求之不得,只要零陵和交州的银子哗哗流进他的口袋,就是把他娘卖给陈龙也不稀奇。

        蹇硕和淳于琼也过来打个招呼,看来对陈龙都印象甚好。两人走后,忽然走来一名翩翩俊秀青年,白面无须,文质彬彬,气度雍容,神清气爽,自我介绍道:“参见文龙将军。鄙人荀攸荀公达,颍川荀氏家族之后,现任黄门侍郎。”

        陈龙大喜,连忙亲热的握住荀攸的手道:“公达之名,如雷贯耳,我听颍川陈群陈长文经常提起你。”

        荀攸天下名士,足智多谋,此来也是深思熟虑。见陈龙热情无比,微笑道:“长文是我们几兄弟从小的玩伴。听闻长文已经远赴零陵投奔陈将军,陈寔家族全力支持,此事令颍川震动。我荀氏家族历来和陈氏家族为通家之好,所以我们荀家的后人,都对文龙是另眼相看。”

        陈龙喜动颜色道:“公达,你现在是何进下属,我不招大将军待见,你大庭广众之下和我打招呼,不怕大将军看到,治你的罪吗?”

        荀攸不答,微微一笑反问道:“陈将军,你真的怕何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