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天子之心

第七十三章 天子之心

        万乘之患,大臣太重;千乘之患,左右太信;此人主之所公患也。------战国《韩非子孤愤》

        话说陈龙被何苗邀请上了马车,一路向南宫行去。何苗见陈龙恭敬有加,且送上万两白银的贿赂,一时得意忘形,自以为得计,对陈龙的问题知无不言。临下车,何苗道:“文龙,待会朝会之上,圣上肯定会问起你的来历,你可要提前想好说辞。”陈龙点头答应。

        走下马车,朝阳刚刚升起,朝阳照在远处宫殿的琉璃瓦上,分外的辉煌灿烂。陈龙想起在零陵时的梦境,自己梦到第一次朝贺天子,竟现刘茜成为新皇的妃子,不幸被曹操欺凌殒命。在梦里自己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妻惨死,可在现实中,自己已经和曹操平起平坐,同殿为臣,再也不用担心亲人被曹操所害。

        想到此,一股豪情油然而生,热血涌上头颅,强大的信心重新回到躯体里,塞满壮实的胸膛。陈龙请何苗略等,走向随来的自己车马,对扮作车夫的吕常吩咐道:“吕常,你暗中通知赵达,一是让他暂时不可与我主动联系,停止与宦官有关的活动。凡是知道我曾经到过洛阳和见过魅娘夫人的,立刻全部撤走,以防止大将军府吴匡的暗查甚至劫持;二是让他派人暗中跟随许攸盯梢,到零陵后通知黄公覆和蒋公琰,管好几个大家族的嘴,应对许攸对我的身份调查,尤其是不可让他们接触桃花夫人。”吕常连忙答应,陈龙遂昂阔步,在何苗的带领下,通过了宫门的守卫,进入宫门内的广场等候。

        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官员,三三两两在一起聊天,崔烈也在其中,见陈龙进来,远远的打了个招呼。一员小将见何苗进来,赶忙趋前躬身行礼道:“何将军!末将给您请安了!”何苗赶紧回礼不迭。

        陈龙见他身材高大壮硕,只比自己略矮,雄壮的脖颈上却是一副光溜溜的下巴,没有一点须髯。身上穿一身将军的服色,戴一顶凤翅金盔,人从中显的十分招摇。这时何苗介绍道:“文龙,快来拜见西园御林军元帅蹇硕将军。”

        陈龙心下大惊,这汉灵帝居然让宦官直接混在朝廷官员里上朝,完全和正常人一个待遇。怪不得没有胡子,原来是宦官里面武略最好的蹇硕。表面受宠若惊,连忙下拜道:“微末之将,早闻蹇元帅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实在是鄙人三生有幸!”

        蹇硕忽然伸出手掌,陈龙一愣,这时候哪有握手的礼节?下意识伸出右手,与蹇硕握在一起,只觉一股大力从蹇硕的手掌传来,连忙运力一抗,蹇硕手已经松开,哈哈大笑道:“怪不得大破黄巾,果然是虎将!我这一握,少说有三百斤力气,文龙举重若轻,似乎还有余力。”

        何苗大喜道:“能得到蹇元帅的认可,文龙真是行了大运!还不谢过?”陈龙赶紧下拜道:“想不到蹇元帅的武艺如此高强,在下惊为天人,以后还要请元帅关照。”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蹇硕高兴的笑道:“文龙,今日朝会之上,会宣布你的任命。明天你就手握十万雄兵,我们都要指望你灭了张角呢!前途不可限量。”

        宫门外,忽然车马的声音响起,一番喧闹之后,一人身穿朝服,头戴高冠,腰间的金印紫色绶带飘飘洒洒,象征着无上的权威,身边从者如云,前呼后拥跨过宫门。何苗连忙向蹇硕告了个罪,对陈龙道:“文龙,赶紧和我拜见我兄长,你不必多话,只听风答言便了。”

        陈龙知道是何进到了,忙跟着何苗趋前行礼。何苗介绍完毕,何进微微睁开巨眼,看了眼陈龙道:“我弟弟和你都说了?”说罢上下打量陈龙,看他反应,见他身材高大,体型健美,相貌英俊,英气逼人,不由心底暗赞了一声。

        这句话问的没头没脑,却显露了一丝威胁的意味,暴露出何进目空一切的本性。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何进的心里,并不在乎陈龙的死活,如果确认他是宦官一党,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铲除。

        陈龙正在思索该怎么回答,何苗已经轻声接道:“大兄,文龙是聪慧之人,一说便懂。”何进微微点头,重新咪上双眼,不再看陈龙,信步走向空场中间的几个白老者,寒暄起来。

        陈龙吁了口气,总算不用假模假式当面表忠心。随从何进的官员纷纷来向何苗行礼,并没有曹操、袁绍在内,想是他们目前的级别,还不到参与皇帝朝会的程度。

        何苗一一介绍,都是九卿以下的重臣,属于外戚一党,是何进的羽翼。陈龙一一见过,轮到一个相貌粗豪的大汉,陈龙忽然升起一丝危险的感觉,何苗道:“文龙,快来见过西园御林军典军校尉淳于琼将军。”

        陈龙立刻想起,后世官渡之战时那个丢了乌巢的淳于琼,想不到在这里遇到。那淳于琼虽身躯长大,肌肉达,走路却如灵猫,丝毫没有声音,显然内功精纯。随着淳于琼的靠近,陈龙感觉到的那丝危险渐趋强烈,方知这淳于琼能成为御林军的典军校尉,绝非一般庸手;自己日后,一定要小心此人的武艺。

        寒暄已毕,除了淳于琼之外,另一个让陈龙心生警惕的,却是一个长相极为不起眼的幕僚,竟是李儒李文优,时任汉灵帝的郎中。李儒生就一双三角眼,两道细眉连在一起,两撇胡须剪裁的整整齐齐,外形毫无特点,可三角眼一翻,立刻精光四射,让人不寒而栗。陈龙可是来自后世,自然知道李儒的厉害,只是不太明确李儒现在是不是已经和董卓勾结。

        群官毕至,一时冠盖云集,各色绶带飘舞,里面不乏大名鼎鼎的各色人物。陈龙脑中的光脑一直就没闲着,将能够查到的这些人的档案一一检索,对他们目前可能从属的势力,做了一个大概的分类。

        文武分为两边,都是窃窃私语,不敢高声,大概有几十人。这时只听却非殿那边传来一个尖细的嗓音:“皇上驾到!”一个小黄门匆匆走来,喝道:“请诸位上朝。”

        文官之,乃是司徒袁隗袁次阳,袁绍和袁术的叔父。武官之,就是大将军何进何遂高。众人分为两列,鱼贯进入却非殿,行三跪九叩之礼。陈龙跟随在武官末尾,一路上照猫画虎,嘴里念经般祈祷着“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总算磕磕绊绊完成了三跪九叩的礼仪。

        随着汉灵帝手下大太监赵忠的一声:“众卿平身!”,众官员纷纷起立,陈龙终于得到空闲,抬头瞄了龙庭一眼。只见那陈龙坐过的宽大龙床之上,端坐着年轻的皇帝,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分外耀眼,虽看不清模样,却自有一番睥睨天下,俯视万生的气概。

        陈龙见前面的官员都是微微躬身低头,连忙也低下头颅,心里痛骂这封建的皇权。自己前面这些野心家和阴谋家,谁不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的甚至直接想着万人之上,也就是篡位!

        汉灵帝这昏君好色贪财,视百姓如猪狗,实在得不到自己的尊敬。这时赵忠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司徒袁隗率先躬身走出班列,说了一些各地的灾情和赈灾的情况,听的汉灵帝昏昏欲睡。里面说到黄巾祸乱后的城市都急需一些补给的物品,汉灵帝打断道:“袁卿,这些事情,只要不动用朕的私库,可任你处置。”

        袁隗仿佛流了一头细汗,有点尴尬道:“圣上,国库实在空虚,根本入不敷出,无力全面赈灾。臣草拟了一个增加富裕地区赋税,借用圣上私库并加息归还的计划,还请圣上过目。”说着,将竹简递给走下玉阶的赵忠。

        汉灵帝刘宏接过竹简打开,竟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看了几眼奏章,忽然道:“大学士崔烈何在?”

        崔烈走出班列,躬身站在玉阶之下。刘宏看见,宣布道:“三公之位,久不见政绩,致使各地的灾情不断,天意难明。”顿了顿道:“朕思虑再三,已有定计。大学士崔烈学识渊博,深明大义,众望所归,任命崔烈为司徒,即日起取代袁隗,袁隗另任命为太傅。”说着将袁隗的竹简递给崔烈道:“崔爱卿,你看看袁太傅的呈文,可用就用,不可用再另定良策。”

        袁隗尴尬的谢恩,叩头时借机抹抹头上冷汗,起身退入班列。崔烈叩谢过天恩,接过赵忠递来的竹简,喜洋洋退入班列,站在文臣之。

        陈龙见三公的任命如此草率,不禁暗暗好笑,想是崔烈的五百万钱已经到了皇帝的个人账户上,所以崔烈的司徒之位,得以当庭兑现。买官卖官都是如此明目张胆,连三公的位子都是明码标价,也算所有皇帝中最奇葩之一。

        大将军何进施施然走出班列,躬身道:“圣上,近日接到边报,黄巾未平,西凉边章、韩遂叛乱又起,还请皇上定夺?”

        刘宏保养得当的白脸上抽搐了一下,吃了一惊道:“此事当真?详情如何?”

        何进禀道:“边报所云,前月羌人北宫伯玉反叛,将时任凉州督军边章与凉州从事韩遂,劫为人质,不予放还。叛军攻打金城郡,斩杀金城郡太守陈懿,胁迫边章、韩遂入伙,共推举边章为领。边章又率军包围州治冀县,韩遂领数万骑兵侵逼京兆、左冯翊、右扶风等三秦地区,长安先皇的陵园危矣。”

        汉灵帝闻言,眉头大皱,问道:“先帝陵园,关乎大汉气数,大将军有何良策?”

        何进道:“圣上,臣思虑再三,朝廷可用之将,唯有皇甫嵩连战连捷,堪做韩遂、边章对手,可遣人替换皇甫嵩,即刻领本部之兵,合并长安兵马,出凉州平叛。”

        汉灵帝听说要换掉正在攻打黄巾的皇甫嵩,不禁有点犹豫,这时司空张温张伯慎出班奏道:“大将军之言甚善。然则皇甫嵩独木难支,还要遣几员熟悉当地的将官为辅才好。”

        何进接着奏道:“前东中郎将董卓,曾任西凉校尉,弓马娴熟,对西凉地理尤为熟悉。虽因攻杀张宝不利获罪,然正当用人之际,可令其戴罪立功。还请圣上定夺。”

        汉灵帝点头,令赵忠照着何进推荐的人选拟诏,明日颁布。何进又道:“荆州刺史徐璆,因失于防范,在宛城被黄巾贼偷袭后方,致使贼酋逃窜,险些攻破江陵。幸亏贼众逃至零陵,被零陵太守陈龙一举击溃。现徐璆已被拘押至洛阳,听候圣上落。”

        汉灵帝终想起陈龙这一段,当日听说黄巾被陈龙击溃,自己似乎许了他个什么官。叫过赵忠,低声问道:“那陈龙,我当日许了他一个什么官?”

        赵忠忙答道:“讨逆将军,南临候。人都到了,就在殿下站着呢。”汉灵帝一呆道:“这么大的官,就白许给他了?这可得一百万钱才能从朕这里买到呢。”

        赵忠强忍住笑意道:“您金口玉言,金口玉言。”汉灵帝心疼一百万钱白扔了,叹息一声道:“徐璆剿灭黄巾不利,损兵折将,即日起革去荆州刺史之位,交有司问罪。”又对赵忠道:“宣陈龙上前觐见。”

        赵忠一听,正中下怀,尖细的声音顷刻间响彻大堂:“宣零陵太守陈龙,上前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