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盘龙七探

第五十七章 盘龙七探

        千军万马一将在,探囊取物有何难?------明.罗贯中《三国演义》

        话说陈龙奋起神威,与赵云打的难分难解,秋色平分,得童渊收为弟子。陈龙打蛇随棍上,在师父面前,要求与赵云同榻而眠,好就近接受师父教导。

        赵云听了陈龙的鬼话,翻了个白眼,鼓着秀腮,嘟着朱唇表示不满。陈龙假装没看到,只望着童渊请示。童渊笑道:“既有这个心意,你们师兄弟亲近一下也好。”竟是欣然同意了。

        赵云一听不妙,连忙道:“师父!我那个卧榻甚是狭小,文龙身材肥壮,可睡不下两个人!”

        陈龙不待童渊回答,忙道:“没关系,我皮糙肉厚,这就收拾一块门板,搭在子龙卧榻边即可安眠。”子龙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一时不知怎么反驳,无言以对。

        童渊见子龙不说话,只道是同意了,也就随他们自行安排。陈龙进进出出忙个不亦乐乎,又是搬砖头,又是锯木头,弄得院里鸡飞狗跳,最后卸了块废弃的门板,擦拭干净,放在搭好的卧榻底座上,终于在子龙的榻边,紧挨着搞出了一张卧榻。

        赵云忍着笑意,抱着双手看陈龙进进出出。他是智勇双全的名将,虽然佩服陈龙武艺,也对陈龙惺惺相惜,但对陈龙的背景还是很疑惑,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这天下怎会突然冒出如此英雄?

        赵云抱了一床被褥,扔在陈龙卧榻上道:“晚上上床必须洗脚!你可有换洗的衣服?”

        “没有!”

        赵云又拿出自己的一套白衣,递给陈龙。陈龙喜道:“多谢师兄!”

        赵云道:“赶紧换上,师父说一会儿到后院传艺。”说罢扭头出去了。

        陈龙边换白衣,边调节脑中光脑,以便一会儿对童渊的授课过程进行记录。须臾换上白衣走到院中,赵云看时,只见陈龙古铜色的肌肤,鬓角整洁,再配上白衣如雪,更显长身玉立,玉树临风,不由心下暗暗赞叹。

        陈龙从赵云手中,接过他的暴雨梨花枪细看。枪长约一丈,通体是耀眼的银色,手握的部位散刻着灿烂的星纹,增加了握枪的摩擦力。枪尖长约一尺,打造成扁圆的形状,缓缓向尖部收窄,到尽头收成极尖的一点,微微湛蓝色光芒流转,显得极为锋锐。枪尖中心,是一道短短的血槽,方便大枪拔出。枪尖与枪身的结合部微微凸起,一道细细的上古符篆沿枪身蜿蜒而下,直至枪攥,枪尾打造成一个钝尖,方便打击。

        陈龙看够多时,左右手将枪横把,一较劲,大枪嗡的出一声金属的蜂鸣,陈龙由衷赞道:“好枪!却不知子龙从哪里得来?”

        赵云接过暴雨梨花,由衷道:“能让暴雨梨花出蜂鸣的,除了我,文龙是第二人。这把枪,是两年前我和兄长赵涯,一起到白石秘境寻访,从一个隐秘洞窟中得来的上古神兵。因舞动起来如暴雨倾盆,梨花飘洒,因此得名。”

        “白石秘境?那是什么地方?”

        “就在离此一百多里的白石山内,山中猛兽出没,盛产毒蛇,狼群肆虐,更有穷山恶水,根本没有道路,人都称为绝境。然师爷爷玉真子说此山中秘境,育有上古神兵,我就和哥哥去了一趟,天幸得此神兵。”

        陈龙想起清源村水下瀑布中的绿沉枪,又想起黄忠赤血刀出处黑竹秘境,不由对这个白石秘境心生向往。自己欲争霸天下,却始终没有神兵相伴,实在是一个遗憾。

        想到此,微笑道:“子龙师兄啊,你能得到此等神兵,我甚是羡慕。等盘龙七探学差不多了,你陪我去一趟白石秘境探宝可好?”

        赵云见陈龙的无耻劲头又上来了,拿他没辙,只好点头答应。此时童渊走进后院,见两人都是一身白衣,一个如玉树临风,一个如天山雪人,都是意气飞扬,相貌俊美,精神抖擞,满意的点头笑道:“你二人站到一边,我先把盘龙七探演示一遍。”说罢,接过赵云手中的暴雨梨花枪,走到院子正中。

        童渊往院子中间一站,瞬间腰背已经如青松般挺直,一股无形有质的威压瞬间从枪身辐射开来。站在周边的陈龙和赵云,感觉到威压降临,都纷纷运功抵抗,才不至于被威压逼退。

        只听童渊朗声说道:“盘龙七探,顾名思义,一共七式,却蕴含着千百般变化。看清楚喽!第一式,神龙见!”

        不见童渊有什么动作,暴雨梨花枪已经斜斜飞起,先是向上,接着枪尖一转,变向标刺,引领着枪身循着一道耀眼的弧线,忽的从空中刺进离地三尺的空间,度快到如雷鸣电闪,如果对面站着对手,这第一式就会闪电般扎进他的大腿。

        “第二式,龙吟九天!”

        “第三式,鱼龙百变!”

        “第四式,龙盘虎踞!”

        “第五式,龙游大海!”

        “第六式,画龙点睛!”

        “第七式,龙在天涯!”

        枪势流转,忽如飞龙在天,忽如霹雳电火,忽如寒星点点,忽如繁花盛开,小巧绵密处如霏霏细雨,大开大合处如风卷残云,童渊一套盘龙七探使完,枪身重归右手,抄枪立定,说不尽的气定神闲。看的陈龙二人目摇神迷,眼花缭乱。半晌才响起喝彩之声,巴掌都快拍烂了。

        陈龙见暴雨梨花枪头隐隐有着一层白气,问赵云道:“那就是枪气?”

        赵云点头道:“招式结合内力运转,就有枪气产生,大大增加威力。”

        “你的枪气和师父比如何?”

        “不可同日而语。”赵云赶紧谦虚道。

        两人走到童渊身边,陈龙问道:“师父的枪法,真如天上神龙。却不知这枪气,可否甩出攻敌?”

        童渊微微一怔道:“陈龙的想法,真是新鲜。我却从来没有想过把枪气飞出伤敌。待我想一想,看可否做到。”心下不由对陈龙的资质更加看重,哪里知道这小子的灵感是从后世的街霸游戏中得来。

        陈龙在童渊身边,一时谀辞如潮,马匹拍的当当响。赵云在边上听的撇嘴不已,心想这个文龙哪里都好,就是这吹捧的功夫也是一流。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童渊被拍的浑身毛孔都透着一个爽字,呵呵笑道:“文龙,我还有一件心爱之物,连子龙也没舍得给。今天第一天收你为徒,也许就是我的关门弟子。我以此物相送,望你珍视。”说着踱步进屋去了。

        陈龙没想到拍马屁还有这等好处,望着边上吃醋的赵云,有点尴尬的嘿嘿傻笑。须臾童渊缓缓走出,手里多了一把小小的折弩。

        童渊笑着走到陈龙身前,陈龙下拜接过折弩。只见折弩制作的十分精巧,全体精钢打造,两掖折叠,一根软软的钢弦挂在两掖之间。陈龙伸手将两掖扳开,那根钢弦刚好绷得笔直,折弩底部一个小小钢囊,突的弹了出来,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六只细细的弩箭。

        陈龙见如此精巧,大喜过望,拉出一根弩箭认弦,只听机括声呀呀响起,那弦开到饱和,自动停住。陈龙对准院外河边一颗柳树,轻轻一点弩机,只听机簧声微微一响,弩箭嗖地飞出,画出一道残影,整个没入柳树不见。

        陈龙没想到小小弩机,竟然有如此的爆力,赶忙俯身跪倒道:“多谢师父厚赐!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宝物!”

        童渊哈哈大笑道:“此弩名曰折月弩,打造此弩之人,早已仙去,故此弩在这世间恐怕只是唯一。快起来吧。”

        陈龙见童渊如此信任,跪地不起,心中一热道:“师父,徒弟有件事,一直瞒着没讲。今日当着子龙,我再不能隐瞒。我是当今如假包换的零陵太守,招募英雄,训练部曲,施行仁政,志在天下。此次我万里迢迢而来,是特意来招募子龙师兄的,前面隐瞒了身份,还请师父和师兄海涵。”说罢跪伏于地,再拜叩。

        童渊愣了一下,半晌哈哈笑道:“原来如此!我道陈龙气度不凡,原来真是人中龙凤!徒儿啊,好男儿志在天下,有什么错?我大徒弟张任在益州任职,二徒弟张绣在南阳为官,都是我的骄傲。只不过天下大乱,百姓流离,不知你说的仁政,都有哪些内容?起来说话吧!”

        陈龙见童渊并不怪罪,缓缓站起,将自己如何对待百姓,扶持生产的策略说了一遍,童渊听得暗暗点头,赵云听得若有所思。

        童渊听到陈龙意欲引进流民,开垦荒田,点头道:“文龙所施,安国之策也,胜过穷兵黩武。你方才所言,欲要招募子龙,这件事还要子龙同意才行。天色将晚,咱们先去村里,寻赵涯夜饭。”

        陈龙到门外,用青龙匕抠出弩箭,见那弩箭入木三分,不由赞叹弩机的强大。将折月弩揣在怀里,与赵云并排走在童渊之后,向村里行去。

        见赵云若有所思,问道:“师兄似乎有心事?”

        赵云俊脸一懔,道:“你原来是一郡之。我在这里招募义从,正为报效天下百姓,保国齐家。如欲投奔天下英雄,不如择一施仁政者投之。只是零陵远在天边,僻处一隅,是偏安之地也。我对你的志向和政策,还不是特别清楚,请师弟详解。”

        陈龙听赵云言下,并不反对帮自己争霸天下,心中大喜。可一时半会也说不清自己的政策,干脆道:“咱俩不是同榻而眠吗?晚上被窝里我给你细细道来。”说罢嘿嘿而笑。

        赵云翻了个白眼,听到同榻而眠这四个字就来气。好在已经到了村里,赵云去喊来赵涯,陈龙喊来周不疑,周不疑又喊来高览,五人在中心广场边的小酒店里,团团围坐,喝起村酿的美酒。

        席中言谈甚欢,那周不疑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把个高览降的是服服帖帖,陈龙暗暗称奇,心想这小胖墩真不是盖的。是夜,陈龙和赵云都是半醉朦胧,手拉手回到河边小院。陈龙验明正身,子龙确是大好男儿不提。陈龙真个在被窝中啰里吧嗦将自己施行仁政,政治协商的理想一一道来,子龙早听的鼾声大起。

        天色将明,子龙翻身下床,见陈龙蒙着猪头大睡,想起一事,一把掀开陈龙被窝,一股酸臭飘出,赵云一掌拍到陈龙屁股上,喊道:“你丫怎么上床没洗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