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驱兵救宝

第五十四章 驱兵救宝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司马迁《史记.陈涉世家》

        话说张宁割代,严令杀掉违反军规之士卒,一时军纪整肃。黄巾军晓夜行军,绕过州县,直扑常山郡。马车内,张宁显露出女性软弱的一面,陈龙百般安慰,一路上倒也温馨旖旎。

        三日行军,这一日夜间到了周头乡,距离下曲阳不过五十里。张宁下令,设立寨珊,多栽鹿角,结营警戒。张宁的玉帐外,吕常和胡济二人持刀护卫,玉帐中灯火通明,张宁和陈龙、周不疑站在几前,几上放着一张行军地图。

        身后的陈龙,略扫了眼地图道:“下曲阳周边,皆是平原,地势平坦,适合马军作战。目前咱们有多少马军?”

        “黄巾穷困,马匹是金贵的物资,都是从以前打破的州县抢来的。我这支部队,只有一千是马军。”张宁皱眉道。

        陈龙道:“既然如此,马军只能做骚扰之用。董卓军围困下曲阳,情况不明,不好决定攻击的方向。待我和吕常二人,前往敌营侦查,并潜入重围,进入下曲阳,和地公将军约定,于薄弱处里应外合,方可一举破敌。”周不疑和张宁都点头应是。

        陈龙让吕常准备夜行衣靠,张宁嘱咐爱郎小心,两人趁夜从下曲阳东南方的野地里潜入。到距离县城大概二十里的位置,两人从青纱帐里观瞧,只见对面是一片连片的营帐灯火,正是董卓的围城部队。

        两人观察董卓的大营,见东南面寨珊整齐,防守严密,知道是董卓防守的重点,不让张宝从南面突围,与张角军汇合。两人沿营帐而走,沿路都是青纱帐,倒是易于掩藏身形,未成熟的高粱米穗已经结出小伽。

        绕到正东面,忽然营帐灯光消失,两人登上树顶一望,见不远处又是一片营帐灯光,知道是两个大营之间的间隙。陈龙二人见缝就钻,利用黑夜的掩护,在间隙里停停走走,路上遇到不少壕沟,两人都是一跃而过。偶然有些兵丁横穿大营,两人都是高级侦察兵的素质,利用壕沟顺利躲过。

        就这样无惊无险穿过大营,未惊动董卓的一兵一卒。来到黑压压的下曲阳城墙下,吕常正欲呼喊城头的士兵开门,陈龙笑道:“吕常,不必喊人。你一直以轻功著称,何不比试一下?”

        吕常见城墙并不高大,也就一丈挂零,点头一跃而起,陈龙轻叫了声:“耍赖皮!”身形后先至,都轻飘飘落在城垛上。

        两人在城垛上低头一望,只见靠着城垛睡了一地士兵,连火把都丢在一边灭掉了。两人相视一笑,纵身飞跃城墙,神不知鬼不觉进入了下曲阳县城。

        吕常问道:“主公,何不声张?”

        陈龙道:“既然城头上也没人现我们,我觉得就继续隐形吧。张宁此次秘密奔袭,越隐秘越好,才能达到出其不意的奇兵效果。万一有人叛变,会将有人进城联络张宝的消息走露,董卓就会起了防范之心。”吕常点头服气。

        两人猜想,张宝喜欢排场,必然会选择城主府作为据点。两人兜兜转转,到城主府前一看,果不其然,城主府大门前两盏红灯,有几个黄巾站岗。陈龙依稀记得其中一个是张宝的亲卫,对吕常道:“就是这里了。”

        两人绕到城主府后院,见看守十分松懈,从墙头一跃而入。小小城主府只有两排房屋,陈龙指着门口站着两名士兵的卧房道:“这也太明显了吧。”

        根据陈龙的指示,陈龙二人从卧房后面跃上屋脊,从前面的落雨檐倒卷帘而下,一人一掌,切在两个守卫士卒的后颈上,那两个士卒无声软倒。卧房也没落锁,两人静悄悄进入房中,见卧榻上一人张着大嘴,鼾声大起,正是张宝。

        吕常轻声道:“要是喊醒他,会不会大声喊叫,泄露行藏?”陈龙见床头扔着张宝的破黄色头巾,嘻嘻一笑,拿起来就塞到张宝张开的大嘴里。

        张宝从梦中惊醒,见两个黑影死死按住自己手脚,以为是董卓的刺客,只道命在顷刻。张嘴正欲叫喊,呜呜咽咽不出声,还以为中了什么魔障。

        陈龙掏出火折一晃,点亮旁边的蜡烛,伸头到张宝面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张宝这才看清陈龙,一时眉花眼笑。陈龙一把拉出张宝口中的破黄巾,张宝呸的吐了口浓痰,伸手一胡噜陈龙的脑袋,忿忿不平道:“是你小子!”

        陈龙嘿嘿岔笑,张宝知道这小子是大哥和侄女的心头肉,拿他没辙。眉花眼笑道:“好小子,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啦?可是大哥的援军到了?”

        陈龙冲吕常一使眼色,吕常会意,到外面把两个守门的死狗般拖进来,防止他们醒来乱叫。陈龙笑嘻嘻对张宝道:“地公,您这城防也太稀松了,这要是董卓摸进来可怎么办?”

        张宝脸上有点挂不住,恨恨道:“明天我收拾这帮王八蛋们。这不也是连日大战给累得嘛,快说,大哥的援军来了多少人?我这里都快支持不住了。”

        “不是天公,是魅娘领军一万,基本没有泄露行军目标,只等地公里应外合,一举击垮董卓的合围。”

        张宝口无遮拦,喜道:“你老婆来啦,你小子自然也跟来了,哈哈。”陈龙翻了个白眼,心想你才是吃软饭的呢,就你们黄巾这几块料,我都看不上眼。

        张宝定定神,继续道:“我这里的城防,南面和东面最紧,西面是真定城,有常山太守薛礼的五千人马,只防不攻。只有北面,几乎没有攻城部队。”

        陈龙闻言点头道:“既然如此,地公可暗中调动部队,将部分主力放到北城。我这就回去通知魅娘,后日子时,地公听到外面喊杀,营帐火起,可从北门杀出,与张宁的部队里外夹攻,可获全胜。”

        张宝闻言点头,随即问道:“杀出之后,该向何处退兵?”

        陈龙道:“咱们的目的是向南移动,到广宗与天公汇合。北门突破后,北门守将应该会尽通知董卓;董卓重兵在东面和南面,必然会从下曲阳东面进行拦截,同时南面的士兵进城,方便他调兵。反倒是薛礼这边,不一定会及时得到汇报,估计没什么防备,咱们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常山郡治和下曲阳之间的缝隙穿过,就算薛礼出兵,要抵挡住五千军也不是什么难事。等董卓东面的大军和进城的大军得知咱们突破薛礼向南,再回头追击就晚了。”

        张宝见陈龙用计甚妥,叹道:“我侄女真是慧眼识人。那好,就按文龙的定计办!”

        陈龙想了想又道:“我会安排几千人马,在地公撤退的路线上埋伏,保证董卓和薛礼吃大亏,地公,那我们这就撤了!”

        张宝待陈龙他们走后,几巴掌扇醒两个守卫,骂了个狗血淋头,又亲自上城头将守兵一顿臭骂不提。

        张宁在玉帐之中,深夜无眠,一直不安的等待陈龙回来。看到陈龙安全回来,方放下心来。听了陈龙的汇报道:“龙哥安排甚妥。我这就安排人马先去伏击地点设伏。”

        陈龙让吕常叫起胡济和周不疑。等人都到齐,指着地图对张宁道:“可遣一将,领两千军,到梅花镇埋伏;另遣一将,领两千军,到韩村镇埋伏;只等地公大军过后,闪击追兵。均不可恋战,避免和董卓大军缠斗,趁敌人遇袭混乱的时候跃出战圈,向西逃窜,引开追兵即可回广宗汇合。”张宁点头受教,立刻叫传令兵传令所有将领到玉帐集合,大军要连夜开拔。

        陈龙对吕常和胡济二人道:“我与元直,还要到真定府。你二人负责守护圣女安全,不可有半点差池。”两人连声应允。

        张宁问道:“龙哥,还要到真定府办事吗?”言下有失望之意。陈龙道:“有吕常二人保护,可保万全。魅娘接到地公之后,只要按照预定路线,回到广宗不是问题。我有一个朋友,是真定人氏,我欲请魅娘放我几天假,我见了这个朋友即回。”

        “是什么朋友?如此一定要见,不会是女朋友吧。”张宁幽幽道。

        周不疑等人听得都是一头黑线,心想大嫂吃醋,还是先躲为妙。不顾陈龙求助的目光,纷纷不讲义气的拱手出帐。

        陈龙恨不得踹他们几脚,见张宁大眼明灭,瞪着自己,只好如实禀报道:“是去见一个心仪已久的世间英雄。此人姓赵名云字子龙,是枪术大师童渊的弟子,武艺绝伦,我欲要请他帮我争霸天下,是个大大的帅哥。”

        张宁听说是帅哥,倒没担心陈龙的取向问题,眼色稍缓道:“怎么文龙对世间的人才分布如此清楚?我就从未听说过什么赵云。”

        陈龙尴尬道:“还不是我那神仙师父,在我出山之前告诉我的。赵云是我最心仪的武将,住的离零陵太远,本来以为无缘得见,恰好因解救魅娘到此,我若错过,实在是终生遗憾。”

        张宁媚眼如丝,皱眉道:“能让龙郎如此心仪的武将,我倒真是好奇了,想看看这个赵子龙究竟有多帅?你和元直去吧。”陈龙听得一头黑线,心道女的还真是视觉动物不提。

        黄巾大军连夜开拔,张宁带着剩下的六千士兵奔走一日,到了下曲阳的北面,隐下兵马,只等子时一到,就动奇袭,与张宝内外夹攻。陈龙见一切安排妥当,与魅娘依依惜别,与周不疑简装轻帽,直奔常山郡制北面的真定县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