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常山真定

第五十三章 常山真定

        不须浪饮丁督护,世上英雄本无主。------唐.李贺《浩歌》

        话说张角守不住大名县,全军退守广宗,卢植的部队一路追击,未到广宗却忽然撤退。张角好不容易在广宗立住脚跟,正不知卢植为何撤退,张宝的信使赶到,打听到了卢植撤退的原因。

        原来,朝廷不放心卢植自领重兵,派了黄门左丰前来视察军情。左丰贪贿,卢植乃是君子,回应道:“军粮尚缺,安有馀钱奉承天使?”左丰怒极,回到朝廷后污蔑卢植故意按兵不动、怠慢军心。汉灵帝大怒之下,令拿下卢植回京问罪,因此退兵。

        张角不由大喜,摆了一场小小的宴席。陈龙作陪,见那信使吃的油光嘴滑,问道:“地公将军那边进展如何?”

        那信使抹抹油嘴,道:“地公将军到处寻粮草,奈何百姓家也没有余粮。现在谋划着打下邯郸,抢夺城内的粮草,拒城而守,可以和天公将军形成掎角之势。”

        张宁听得一惊道:“邯郸历来是一座坚城,非平原县可比。二叔可要小心,攻下来当然好,攻不下就也来广宗聚齐吧。”

        张角问道:“文龙,你对后面的战局,有什么想法?”

        陈龙是穿越过来的人,当然知道卢植被捕后,来了个更狠的董卓。沉思了一会儿,见周不疑跃跃欲试,微笑道:“元直是我的智囊,天公只管问他便是。”

        张角号称天公将军,陈龙不能叫岳父,就叫他天公。周不疑道:“广宗和大名,犹如半斤和八两,都是无险可守。此次退兵,是因为卢植下狱,如果朝廷再派一员上将,则大名的今天,就是广宗的明天。”

        见张角不动声色,周不疑继续道:“广宗离邯郸和钜鹿更近,邯郸有地公将军牵制,暂时不论,但钜鹿太守郭典拥兵一万,若配合朝廷军马,从背后袭来,则是腹背受敌之势。我意立即召回人公将军,汇合后放弃广宗,向西移动,与地公将军攻打邯郸的军队汇合后,全力突破邯郸和邺城之间的空隙,进入并州,奇袭上党求粮,得手后转入太行山区,再做打算。”

        陈龙道:“元直之言,正合我意。天公,趁此时卢植获罪,新将未至,可行此计,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劫夺粮草后进入山区,可保万全。”

        张角皱眉,又开始咳嗽,脸色胀的通红。张宁赶紧帮他摩挲后背,稍稍平息后,张角道:“三弟刚刚在平原县有些战果,二弟又在攻打邯郸,若此时逃走,冷了众将的心。如果二弟和三弟都得手,刚好形成一个铁三角,可抵挡朝廷的强攻。”陈龙知张角固执,不愿背逃窜的骂名,不敢再劝。

        饭毕,张角回房休息,张宁叫住信使道:“你返回二叔处,让他攻打邯郸时,小心背后邺城的韩馥军偷袭。”那信使匆匆去了。

        一个月之后,传来朝廷派董卓接替卢植,即将大举进兵的消息。张角命人在南城外的平原上立起大寨,寨前挖壕沟,置陷阱,设鹿角,堆乱石,以阻挡董卓军直接攻城。同时,张梁和张宝都无法攻破城池,张梁打下了周边的几个小郡县筹措粮草,张宝一直打到了真定附近的下曲阳,一时间河北被搅了个天翻地覆,战况胶着。

        陈龙把董卓的资料,早就在光脑里查了个备细,把目前董卓的情况告诉张宁,之后老董废汉少帝的事情当然没有多说。此时的董卓,武艺高强,力大无双,擅长佩戴两副箭囊,骑马飞驰时左右射击,所得的军功奖赏都给了手下的士兵,在并州和凉州陇西有比较高的威望。张宁告知张角后,张角下令死守广宗不提。

        董卓被朝廷拜为东中郎将,引大军从濮阳出,见广宗的防守十分严密,只派出小股部队佯攻,犹如蜻蜓点水,竟然没有围攻。大军直接北上,在周边郡县的配合下,直扑向下曲阳的张宝军。

        张角守着广宗,几日来不见大军来袭,心知不妙,连忙遣细作出去打探董卓军去了何处。细作刚刚出,张宝的部将卜巳浑身浴血,到了城下,众兵接进来时,已是奄奄一息。

        张角忙叫军医抢救,半晌卜巳才幽幽醒转,急道:“地公将军被董卓大军围攻,还请天公将军派兵营救!”张角急忙叫人去叫张宁,自己要过地图,卜巳指着真定东边的位置道:“就是这个位置,董卓有五万兵马,围攻甚急。”

        张宁匆匆赶来,身后自然跟着陈龙,陈龙身后自然跟着周不疑和吕常等人。张角见到陈龙等人,稍稍安心,女儿和陈龙是自己目前最强的组合,没有别人能对付董卓的大军。陈龙给女儿面子,肯定会帮这个忙。

        张宁听父亲要自己去救二叔,自然无法拒绝。看了眼陈龙,陈龙正看着地图和周不疑研究,见张宁看过来,微笑道:“魅娘,天公的任务紧急,你就接了吧。”

        张宁本不愿意为难陈龙,见陈龙毫无难色,知道是答应帮张角,不由喜出望外,差点叫出来:“亲亲老公……”陈龙见张宁欢喜,笑道:“主将是你,我和元直给你做个参谋,至于吕常他们,就做咱们的卫队长,如何?”

        张角这回给了张宁一万生力军,让她今日点兵,明日出战。言明不可恋战,打破缺口救回张宝即可。张角分配完毕,咳嗽着回房休息去了,显然十分疲劳,病情似乎有所加重。张宁心忧,让偏将帮她点齐兵马,自己到父亲房中服侍去了。

        张角张宁走后,厅中只剩陈龙等人。陈龙指着张角的军事地图,对几人洋洋得意道:“你们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周不疑最懂地图,看陈龙手指着张宝军所在的常山郡下曲阳县,奇道:“这不就是地公将军被围困的地方吗?”

        陈龙哈哈笑道:“我答应帮天公去救地公,一是因为魅娘,这二嘛,却是因为离这里不远,有着一位顶天立地,武艺高的大英雄,我正好前去拜访。”

        周不疑奇道:“既然是顶天立地、武艺高的大英雄,我们怎么都没听说过?”吕常等人频频点头,表示从未听说真定有这样一位大英雄。

        陈龙得意道:“此是天机,不可泄露。你等今日各自回房准备,明日随军出。”众人不依,都让陈龙不许卖关子,说出那大英雄的名字。陈龙只说那人名字中也有个龙字,到时候自然揭晓,众人嘀嘀咕咕去了。

        陈龙回到卧房,意识到自己成了张宁的随军家属,不由挂念起远在零陵的桃花来。此时远隔万里,不知桃花是怎样的思念。陈龙也思念桃花,找张绢布写了一封书信,叫过郝普道:“我长久没有往零陵寄信,想必零陵的将领都十分想念。你明日不必和我们同去,我要你立即想办法回到零陵,口述我们几人的位置和动向,令众人埋头整治内政军事,不可三心二意。另外,这封书信,你帮我交给大嫂。”郝普知道,陈龙所说的大嫂就是桃花,连忙接过,放在怀里道:“主公放心,我只有这封家信,应该能透出重围,顺利返回零陵。可需要我返回?”

        陈龙微微摇头道:“这里战局多变,不必再回来,你自己回特种部队报到。如果迁延的日子太长,我会继续派人回去报平安信。对了,如果你能路过颍川陈家,替我问候陈寔老爷子,顺便看看陈群和郭嘉出了没有。”说罢挥手让郝普去了。

        陈龙求贤若渴,让郝普去陈家,也有催促陈群之意。陈寔老而成精,只要郝普一去问候,自然明白自己的意思。想起名震天下的大英雄赵云赵子龙,没想到自己为救张宁,兜兜转转,竟然到了冀州,而因为救张宝的关系,又真的到了赵云的老家,常山真定。既然天意不可违抗,自己怎能错过如此虎将,便宜后来那个织席贩履之徒?

        转天一早,一万黄巾整装待,郝普告辞,自回零陵。陈龙跟在张宁身后,感觉就自己几个人没戴黄巾有点怪怪的,于是干脆都顶了一头黄巾做掩护,紧紧跟着张宁的车马。

        张宁出前,布了严格的行军纪律,设置了纪律监察队,要求所过乡村,秋毫无犯。大军绕城而走,没有惊动任何朝廷军马和地方武装,一路向常山郡下曲阳县而去。

        绕过钜鹿,行至新河县附近时,纪律监察队捆着一人,来到张宁马车前。为的队长禀报道:“圣女,此人劫掠百姓粮食,遇到反抗,竟杀了一人,被我等查获,还望圣女圣裁。”

        张宁没想到自己三令五申不许扰民,还是有人胆敢违抗军令,不由柳眉倒竖道:“我要的是纪律严明的士兵,不是烧杀抢掠的匪徒。今日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人双手被绑,仰着脖子嚎叫道:“圣女饶命!我等自跟随天公将军起义以来,都是以死相拼,誓死追随,俺还救过不少兄弟的命!俺偶然腹中饥饿难忍,想要吃口饭食,不料误杀平民。还望圣女恕罪!”

        众将闻言,纷纷替他说情,都道此人作战勇猛,留着他戴罪立功。陈龙听到喧闹,见张宁气的浑身颤抖,却没有理由解劝,只好站在一旁观看。张宁重纱中的脸色转红道:“我黄巾的兵员,全都是穷苦百姓,今天你所杀的,就是你自己的亲人。”

        说罢,拔出随身的配剑,割开那人的绳索道:“我只道我军令一下,将士们都会遵照执行。既然你等都替此人求情,自古杀人偿命,只有我来承担杀人的罪责。”说罢就要挥剑自尽,旁边的陈龙赶紧拦住。

        众将见主将因为兵卒违反军规,就要自尽,都纷纷跪下,誓会约束手下士卒。张宁一剑割下自己一把青丝道:“今我重任在肩,暂以代。纪律监察队何在!”

        纪律监察队的数十名兵丁轰然答道:“在!”

        “带上两倍的粮食,将此人绑到那农户家人面前,枭谢罪。我借你此头,能让百姓知道我黄巾是纪律严明的队伍,也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你可服气?”

        那黄巾士卒见圣女削代,早哭拜于地,被纪律监察队带了下去。陈龙在旁边微微点头,张宁知道了纪律的重要性,河北的老百姓有福了。

        张宁进了马车,点手让陈龙上来,队伍继续开拔。马车之中,张宁默默靠在陈龙怀里道:“龙郎,其实好多祸害百姓的事情,都是那些官军做的,无奈都算在了黄巾的头上。”

        陈龙点头道:“这就是战争的危害,最终倒霉的还是老百姓。你处理的很好,将来必会成为无敌统帅。”

        张宁白了他一眼道:“我与龙郎,虽然身份不同,这救治天下的理想,却是殊途同归。”

        陈龙闻言,忽然道:“别忘了,我说过,如果黄巾得了江北,我得了江南,就将江南送给你当聘礼。这不就是我们的理想吗?”

        张宁本来心情不好,听陈龙如此说,不由展颜而笑,露出两排贝齿,陈龙不由得轻吻了上去。马车外面是军旅整齐雄壮的步伐声,越显得此刻马车里的小小空间,充满了温馨旖旎的气息,一路向着常山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