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小试牛刀

第十四章 小试牛刀

        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战国末期.韩非《韩非子.喻老》

        路上黄安已经介绍过,如今的零陵太守,乃是刘度。众人都躬身施礼,参见已毕,陈龙抬头观瞧,看向这零陵之主。只见来人锦袍银带,头戴乌沙,身量不高,体态从容,只是鹰鼻鹞目,目光阴鸷,面色苍白,显然是酒色过度。身后一人,身高堪比黄盖,一身皮甲,腰挂弯刀,脸似银盆,脖颈粗壮,雄赳赳站着,应该是刘度的卫队领。黄盖在陈龙身侧轻轻道:“那是刘度的卫队长,邢道荣将军。”陈龙微微点头,三国里确实有这么一号,不过后来为赵云所杀。

        刘度在太守椅子上坐定,开口问刘贤道:“今日可有要事。”刘贤巴拉巴拉说了一通公务,最后指着陈龙道:“黄从事举荐这位陈文龙,长沙人氏,武艺高强,父亲可酌才任用。”说罢,挥手让陈龙过来。

        不料那刘度连眼尾都不扫一下陈龙,直接言道:“这等小事,贤儿做主便可,既是黄从事举荐,可与黄公覆一同担任衙吏。”说罢不待大家开口,挥手让众人下去,只留下公子刘贤。

        黄安有点尴尬地带着陈龙出了郡府,黄盖怕陈龙不爽,在后面安慰道:“今天刘太守事情多,而且对文龙不了解,以后我等慢慢再和太守说,必然会有更好的职位。”陈龙微笑着问起邢道荣,黄盖道:“邢将军武艺精熟,擅使巨斧,有万夫不当之勇,坐镇此地,可保零陵平安。”陈龙笑道:“邢将军武艺比公覆如何?”黄盖道:“弟万万不及他。”说罢呵呵而笑,陈龙笑道:“你谦虚了。”回想这零陵太守刘度,气量偏狭,果然非是明主,自己从这里起步,倒是不必忠与此人。这时黄安自去办公,黄盖领着他到零陵市中,只见零陵市井也算繁华,当中一条主街,连通两座城门,街边商店酒楼林立,人群熙熙攘攘。商店从中看到一家店铺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斜挂着一个布招,上写“盛家铁铺”四个大字,陈龙忽想起一事,拉着黄盖走进铁铺。

        铁铺内陈设简单,两个打着赤膊的壮汉,正在轮番举起铁锤,击打着一把已经成型的宝剑。一个老者,见两人进来,认识府衙的黄盖,连忙起身作揖道:“黄头儿,今儿什么风把您吹来啦。”说着请二人坐,让其中一个壮汉去倒茶。黄盖对老汉介绍了陈龙,陈龙看着一件件铁器,倒也打造的整整齐齐,于是问道:“我想打造一样东西,叫做马镫。”说着就拿一块黑炭在白墙上画了一个实际大小的马镫,半圆角铁下一个横杠,角铁上端一个系绳子的小圈。老汉端详了半天,他倒是听说过铸铜的技术,所以很快理解了陈龙的意思,满口答应下来。黄盖头一回见此物,倒问的比盛家老汉还详细。陈龙笑嘻嘻拉着黄盖出了铁铺,言道:“此物妙用无穷,待铁铺做好,我送你两副,你便知道好处了。”两人逛累了,到一处茶馆闲坐,陈龙探问道:“公覆,零陵有哪些不得了的人物?愚兄也好有个准备,不至于唐突了贵人。”

        黄盖对这零陵人物熟悉非常,如数家珍的说起来:“太守刘度手下文有公子刘贤、刘巴、周不疑,武有四大金刚,分别是邢道荣、刘邕、刘先、刘敏。这其中,刘巴乃当世闻名的大贤,父亲刘祥曾是江夏太守,刘氏家族在零陵地位尊贵显赫。周不疑号称神童,从小聪明敏达,诗文俱佳,尤长于诗。四大金刚中邢道荣是卫队长,兼顾城内安防,三刘分别为嫡系的带兵将军,分别驻军城外,把守几座城门,拱卫零陵郡制安全。其它还有邓氏家族、蒋氏家族,均是零陵名流。”陈龙迅在光脑中搜索资料,微微点头不已。听道蒋氏家族,光脑中出现了零陵蒋琬蒋公琰,陈龙大喜,对这位当世大贤,后来的蜀国丞相,自己当然要先下手为强。

        黄盖正说的口干舌燥,忽然见街上人群一阵扰攘,几个统一服色的大汉横眉立目沿街而来,把来不及躲避的人推搡开,走进了茶馆的大门。茶馆老板赶紧相迎,那为的大汉一把揪住老板衣领,横眉立目道:“周老板,你欠的帐什么时候还啊?这茶馆不想开了吧?兄弟们可都等急了。”那老板不敢还手,一边作揖一边道:“我这里这些天生意不好,一时凑不齐,还请杨老大宽限几天啊。。。”那大汉凶目,一扫茶馆中的客人,客人们登时七七八八的离开了。只有黄盖不动,陈龙看黄盖不动,自然也不动。大汉看见黄盖倒认识,连忙客客气气鞠躬行礼:“黄头儿,我等是来要赌债的,不敢骚扰您。”说着一把把周老板抓小鸡般抓到外面去审问了。

        陈龙目瞪口呆看着这古代的黑社会,心想这些黑道古今都差不多一样啊。黄盖见陈龙好奇,笑道:“这帮人是零陵最大的潇湘帮帮众,掌控着潇水和湘水的船运,平日里倒也做正经生意,只是少不了开妓院赌场,招引一些江湖烂人。”陈龙问道:“潇湘帮老大是谁?”黄盖低声道:“姓杨名怀,人称潇湘一霸,武艺还说的过去。不过听说他的后台是上面。。。”说着竖起手指指指上面。陈龙会意,光脑显示出杨怀后来成为蜀国的将领,只是没想到他是零陵黑道出身。

        两人起身走出茶馆,见那老板正和那几个潇湘帮众纠缠不清,也不理会,跟着黄盖缓缓走向东面城门。堪堪走到城门附近,只见一队士兵,正驱赶进出城的人群,城门轰的一声合上,听到城外的吊桥呀呀连声吊了起来。黄盖咬着牙,嘟囔道:“这黄巾又来骚扰了,走,上城看看。”随着几队士兵走上城楼,只见城郭垛口处已经布满了士兵,个个张弓搭箭,正中间站着一员大将,全身披挂,正在凝目观敌。随着目光看向城外远处,只见远远几个村落里浓烟滚滚,显然已经遭劫。

        黄盖领着陈龙到那将领边,一个立正道:“黄盖拜见刘先将军。”那将微微转身,见是黄盖,微微笑道:“公覆来的正好,可恨那黄巾又来骚扰,公覆可和我共同御敌。”转身见陈龙并不认识,黄盖赶忙介绍道:“这是我大哥陈龙,字文龙,刚刚到郡府上任,和我同在郡衙为吏。”陈龙见那将三十上下年纪,面目清癯,细眉单眼,银盔素袍,果然精神抖擞,一拱手道:“在下陈文龙见过刘先将军。”那将也一拱手答谢道:“文龙,你可一起观敌。”

        城下老百姓已经都跑进了城里,几个来不及进城的也都纷纷落荒而逃,大道两旁空空荡荡,只见远处尘土飞扬,缓缓扫荡过来一队人马,队伍不整不奇,纷纷乱乱而来。离近了只见人人黄巾裹头,武器枪刀驳杂,还有使着粪叉子的,正是黄巾乱军。刘先单眼眯了起来,单手高高扬起,命令众人等自己命令再放箭。

        陈龙来到这东汉末年,还是第一次看见黄巾军,知道都是些穷困流民、山贼出身,衣食无靠,生死不知,才混到黄巾军中抢掠。只见为一将,也是黄巾裹头,一身皮甲,拿一杆长枪,骑一匹劣马,走到弓箭射程之外,大枪举起,黄巾众人停住脚步。那将知道弓箭厉害,不敢过于靠近,远远指着城头大叫道:“刘度!我等乃黄巾神军,各州郡县纷纷投降,汝何不早降?若不降,不日必来取汝之头!”众黄巾纷纷呼和起来,一片嘻嘻哈哈之声,纷纷嘲笑刘度是无能之辈,不敢出城应战。

        刘先皱着细眉,取过自己的弓箭,卯足劲射了一箭,那只箭嗖的飞出去,在离那将丈许之处已经是劲力不足,噗的插到马前。那黄巾将哈哈大笑,惹那些黄巾兵又是一阵嘲笑之声。刘先气的把弓一扔,但黄巾在射程之外,也无可奈何,自己兵少,还是守城为上。陈龙看看黄盖,对刘先道:“刘将军,愿借弓箭一用。”黄盖吃了一惊,要知道刘先是出了名的善射,不知陈龙手段如何,要是初来乍到失了手,以后免不了让别人耻笑。刘先看着陈龙,见他气定神闲,倒也不敢过分轻视,随手将自己弓箭递给他。陈龙纯要立威,运气内力,双手一扯,那弓弦啪的一声断了。刘先大惊,自己这五石的强弓,军中没有几人能操控,没想到这陈龙伸手就给拉断了,不由豪气涌起,大叫道:“去我府中,取我家藏十石强弓来!”一名偏将闻言应了一声,匆匆下城去了。须臾跑回,手上多了一把强弓。

        陈龙见那把强弓,弓身流畅,隐隐泛着古老的花纹,一根铁弦略粗,紧紧的附着在弓把之上。陈龙道一声:“好弓!”一把接过,将铁剑认在铁弦正中,双臂一较劲,只听“吱呀”一声,开弓似满月,肩、臂、腰、腿已是浑然一体,随着肩膀的肌肉微微放松,陈龙深吸一口气,轻轻的将气息下压,腹部肌肉瞬间绷紧,稳稳将一口气完全呼完,随即屏住了呼吸,引弓手轻柔地向后方伸展至完全伸直,已是觑准了目标,手一松,那枚铁箭飞火流星般撕碎空气,以不可思议的度飞跃护城河前大片的空场,隐隐带起风雷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