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一章 语重心长

第四百八十一章 语重心长

第四百八十一章语重心长

话说廖元俭逞威,将祋祤宫守将伍习生擒活捉。陈龙、吕常趁机夜审,伍习感念陈龙恩义,供出李傕、郭汜之名,陈龙方知这支神秘部队竟然是逃窜到河套地区多年的西北军。伍习临走,又供出西北军军师正是昔年董卓的大智囊,洛阳城陷后消失无踪的李儒李文优。

陈龙这一惊非同小可,李儒的谋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如果他在刚才的大队人马里杀向了长安,尽管城里还有诸葛亮和荀攸徐庶等几个智囊,但也着实让人不安。

陈龙身边没有周不疑、郭嘉这样的超级智囊陪伴,只有一个廖化,无人可以商量,随即决定留下数百人换上西北军军装留守待机,其余人马秘密回城。同时秘密命吕常带几个特战队员去将陵墓封锁,尽量保持地道的秘密。

廖化得令,立刻组织人马,点了六百后勤师军士,都换上西北军军服,留下所有的干粮、马匹和弓箭,严令谨守宫墙。陈龙对留守将士道:”若是西北军大队回来抵挡不住,可趁夜向北逃窜,保存实力,绕道返回长安。切不可不珍惜生命,我青龙军准许你们为了生命投降!”众人初时目瞪口呆,随即明白主公悲天悯人的心意,不由心中感动,更有人偷偷留下男儿热泪。殊不知在陈龙穿越前那个年代,早就把生命看得无比重要,投降保命并不意味着丧失忠诚,只有吃里扒外的叛徒奸细卖国贼才真正该死。

交代完毕,陈龙、廖化等人带领剩余人马,离开祋祤宫直奔长安北门。那一段距离并不甚长,刚刚急急走了不到十里,远远听到前面轰隆隆马蹄声响,不知多少人马黑压压卷地而来。陈龙一声令下,这支小部队立刻隐入了路边树林,眨眼间道路被黑压压的士兵身影塞满,黑暗中也不知是敌是友。

陈龙仔细观察,眼看着火把光中一骑驰来,不由心中一喜。来人浓眉大眼、脸若银盘、手拿一把长刀,除了黄盖兄弟还有谁?

陈龙有意在廖化眼前显些本领,将来也好驾驭,把双脚微微一顿,身体已经平平飞出,扑出林外直奔马上黄盖。廖化只觉眼前一花,定睛一看时只见一串残影,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方知主公武功之高,在自己想象之外。不由更起死心塌地为陈龙效命的念头,眼见主公奋不顾身扑向敌将,忙回身招呼一声“随我保护主公!”,数百人乱哄哄跟着陈龙身后杀出,眼看就要撞进黄盖军大队。

正要乌龙大战,忽然见主公和敌将在马上紧紧拥在一起,这哪里是敌人相见分外眼红,分明是同性恋哥俩好如胶似漆。廖化多了个心眼,大喝一声道:“吾乃青龙军师长廖化是也!来者何人,报上番号!”

对面本来欲要接战的青龙军听了,都送了一口气,一个老兵语带调侃道:“原来是塑料花师长?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立刻引来一阵哄笑。

廖化正是年轻气盛,闻言大怒发作道:“什么塑料花!本人廖化廖元俭,乃是魏延军团长旗下后勤装备师师长。说话的,敢出来和我单挑吗?”

青龙军历来军纪严明,虽然黄盖的兵都是零陵带出来的老兵,历来都是青龙军资历最老的,但此时面对这个年轻的廖师长,立刻没了声息。廖化气哼哼骑马溜达了两圈,黑暗中找不到刚才说话的老兵,气哼哼道:“什么东西!没种的家伙。”

此时黄盖已经和陈龙亲热完毕,立即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令人拉了一匹马给陈龙,两人并骑到了廖化面前。廖化自然认得黄盖,不该造次,在马上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黄军团长好!”

黄盖微微点头,陈龙介绍道:“这员小将就是本次立功的廖化,字元俭,乃是襄阳名家之后。”廖化听到主公赞叹,微微有些得意,黄盖忽然道:“原来是襄阳名门之后,又在魏延军长旗下,怪不得如此盛气凌人。此次主公有令在前,城内诸军都要听诸葛军师号令,为何你擅自做主,只带少量部队就贸然出击?若不是幸好敌军大队不在,又有主公在旁谋划,恐怕你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廖化心中一怒,但当着陈龙之面哪敢发作,只好默默无语,低下头颅。陈龙忽然意识到,青龙军各军团之间一直缺乏协同互动,军团长之间更是各自组织自己的训练,沟通的机会太少。虽然说不上各怀异志,但互相不服气也是有的。对陈龙来说,黄盖和廖化虽然武将排名有先后,但都是三国时期名将,自己应该想办法让他们为了自己为天下百姓谋福的理想团结奋斗。想了想说道:“公覆,你是元俭的前辈,道理上元俭确实也有轻敌冒进的问题,所以你说的一点不错。”廖化听到主公也这样说,不由滚鞍下马,羞惭无地跪伏在地。

陈龙又道:“元俭,念你奋力战胜伍习,此次算你无功无过,功过相抵。你起来吧,还不谢过黄军团长。”廖化茫然站起,对黄盖行了个军礼,说道:“谢过黄军团长指点之恩。”

陈龙见廖化还算上路,转头对黄盖道:“廖化此次乃是心急贻误战机,才有此疏忽,并且已经知错,还望公覆原谅。”黄盖面色好转道:“主公所言,甚是公允。元俭,主公既然已经原谅了你,我又怎会耿耿于怀。适才得罪之言,还望廖兄弟海涵。”说着也翻身下马,与廖化握手,轻轻拍了拍廖化肩膀以示友好,周围的部队立刻想起一阵掌声。

陈龙见青龙军士气提升,在马上运起团息功,语重心长道:“我青龙军自成立以来,一直就是一个团结整体,无论是零陵人还是襄阳人,都是为了共同的理想而奋斗。试问你们每一个人,天下谁不愿父母安康?天下谁不愿妻儿幸福?你们也都看到了,和平的时间越长,荆州也越来越富饶美丽,想想荆州之外的百姓还在被战争蹂躏,被铁蹄践踏,卖儿卖女、无家可归,你们心里不着急吗?不想为了他们争取和平吗?无论你是来自何方,进了我青龙军,就要用生命去战斗,而换来的是天下太平!”声音平缓却响亮,在黑夜中如同钟鸣鼎沸,远远传播开去。

廖化在旁,听的血脉贲张,一举手大喝道:“天下太平!天下太平!”周边军士立刻受到感染,纷纷举起右臂高呼:“天下太平!”最后连陈龙、黄盖也举起右手高吼,黑夜中吼声雄壮,直上九霄云外,一时间士气无比凝聚团结。

激情过后,陈龙见黑压压大军不知有多少,问道:“公覆,你这是带了多少大部队出来?”黄盖微笑道:“第一军团,悉数在此。”

陈龙听说,面色一变道:“各位,前队变后队,速速回城。李儒的部队恐怕已经在攻城了,第一军团既然悉数在此,城内必然空虚,唉,这都是我的错!”黄盖闻言吃了一惊,见主公已经打马向长安狂奔而去,知道不是解释的时候,与廖化两人都是翻身上马,追在主公马后,匆匆向长安驰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