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翼德往事

第四百六十二章 翼德往事

第四百六十二章翼德往事

话说史阿地道奇袭得手,擒获正牌汉献帝,立下奇功一件,连夜隐藏行迹,带着献帝回兖州向主子曹操缴功去了。

待到伏寿皇后醒转,发现身边皇帝早已不见,吓得是五雷轰顶,连忙遣了心腹宦官去叫来宫内三大守卫。哪三大?一是皇上亲信大臣蒋济,二是庞德庞令明,其三却是三国名将,失散已久的桃园三弟,一柄蛇矛纵横河北的张飞张翼德。

且不论庞德来历,若是陈龙在侧,发现这张翼德出现在这里,恐怕也会大大的吃惊,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日幽州和冀州事变,刘备与两位义弟被丘力居杀散,张飞虽力敌杀死丘力居,乱军中却与刘备失散,打马直奔西北荒原。

张飞的踏雪乌骓马,也是千里挑一的宝马,冲出战圈之后,专拣一些偏僻的村落山川行走,迅速脱离乱军,方向却是西向乌桓人控制的草原。

张飞此去,当初助大哥光复汉室的理想并未泯灭,对大汉还抱着耿耿忠心,只是恨朝廷腐败。一路上走走停停,渴了饮一口小溪水,饿了射一只小走兽,说不尽的形只影单、茹毛饮血,只有乌骓马与他不离不弃,心里惦记着大哥二哥,情绪十分焦躁。

这一日终走出深草,来到一处小小市镇,一打听已到了清水河县,乃是朔州地界,州治朔方县城以北。

张飞身上,倒不缺钱,随身的钱袋里,足够自己买些吃食。心中所想,不知道该不该返回幽州战场,也不知大哥和二哥生死,坐在街上一间小饭店里发呆。

正在思前想后,忽然绑在门外的乌骓马长嘶了一声,似乎是在发怒。

张飞从沉思中惊醒,不禁心中冷笑,站起身不慌不忙走出小食馆,打眼一看,果然乌骓马缰绳松脱,连连纵越,地上倒着一人,几个大汉正围在乌骓马旁边,死命去拉缰绳,意图控制住马匹。

草原之上,马匹最是抢手,更何况是如此神俊的乌骓马,确实令人垂涎。那几个抢马的大汉身后,还站着一个圆脸虬髯的胖子,满脸横肉丝丝冷血,上身一件牛皮褐色马甲,露出横蛮的双臂肌肉,腰间悬着一柄宽宽长长的弯刀,正负手冷然看着手下抢马。

张飞拿起靠在门边的蛇矛,重重往地上一墩,平地立刻飘起一圈烟尘,沉重的墩地声如同一声闷雷,立刻吸引了街上所有人的目光。

蛇矛枪尖嗡嗡振动不休,那几个大汉看着张飞凶悍模样,似乎比他们的主子还要凶蛮,不禁都停手回头看着自己的主子。

张飞这柄蛇矛,当时还没有举世闻名,那大汉虽然诧异于张飞的强悍,但自己身后足有二十多人,自己的武功也未遇过敌手,怒哼了一声道:“什么人!?”

张飞当然知道遇到了当地的恶霸,他不是有勇无谋之人,自然知道先礼后兵的道理。一指乌骓马道:“休要欺我是外地人。乡亲们评评理,这青天白日,为何抢我的乌骓马?”

周边顿时响起一圈窃窃私语,市镇的围观者明显平日受过恶霸欺压,都是敢怒不敢言。那恶霸首领凶睛一扫,顿时鸦雀无声。

那恶霸首领虽然凶恶,但见张飞气定神闲,倒也不敢过于托大,冷笑道:“竟敢冒充我的乌骓马主,也算胆大包天。本将军不杀无名之人,报个名头来受死。”

张飞大嘴一咧,哈哈大笑道:“世道真变了!流氓恶霸也敢自称将军?老子身经百战,未见过你这号的将军,你先报个名儿来吧,我要是听着顺耳,就饶你不死!”

这一下丝毫不给面子,那大汉手下顿时炸锅,群情汹涌之际,那大汉居然仍然冷静,沉声喝道:“说出来吓死你,吾乃雍州城主攴胡赤儿是也,看你是条汉子,现在跪下投降还来得及!”

胡赤儿,大名叫攴胡赤儿,乃是妥妥的大月支胡人。《三国演义》中胡赤儿本是董卓女婿牛辅的心腹,却反复无常,杀死牛辅投吕布,反被吕布所杀。

正史中董卓被杀时,牛辅别屯于并州陕地。吕布派李肃领兵前去征讨牛辅,却被牛辅击败。后来,牛辅营中粮草不济,有士兵半夜背叛出逃,造成内乱,牛辅以为整营皆叛,于是带着金银珠宝,独与亲信胡赤儿等五六人出逃,被胡赤儿等人谋财害命。胡赤儿等人将其斩首,送往长安。

胡赤儿连续恐吓,意图将张飞吓退,可张三爷是谁,怎么会被吓住?即使面对力大无穷、天下第一的吕布吕奉先,张飞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张飞大笑道:“原来是一只胡狗!”胡赤儿终于无法再忍,拔出那把锋利妖刀,排众而出,顿时手下清场,众人呼啦啦退出半里开外,遥遥围成一个观战的圈子,胡赤儿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敢单挑,喝道:“弟兄们,此人有点妖气,一起上了解了他。”顿时,众手下纷纷拔出武器,各式的匕首、腰刀、马刀、短刀,甚至还有几把斧子。

张飞双脚一分,稳稳站住身形,一双大脚顿时将地面顿出两个浅坑。一双大手握住长矛,对面虽然刀剑林立,张翼德却生出必胜的强大信心。

翼德前后左右,全是持刀壮汉,胡赤儿一声唿哨,大队立刻群攻而来,一时间刀来斧往,令人眼花缭乱。翼德却是不慌不忙,蛇矛仿佛中流砥柱,任劲风横流,他自巍然不动,就在第一把板斧即将砍到头顶的瞬间,张飞大嘴一张,“轰”地吼了一声,空气中立刻声波震荡,如同平地起了一声炸雷,形成实质的气浪眨眼间射入众人耳鼓,正是张飞的成名杰作“河北狮子吼”。

那板斧立刻凝在空中,挥斧的巨汉嗫呆呆愣在原地,耳朵眼里流出两股鲜血,显然被声浪所伤。在他身后,一众凶神恶煞都定在原地,手里拿着武器,表情各异奇形怪状,似乎都被施了定神魔法。

胡赤儿下意识举刀抵挡涌来的声浪,心中暗叫不妙,果然余光瞥见蛇矛枪尖闪亮,张飞猿臂轻舒,虎豹身躯微扭,一场杀戮已经开始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