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冯嫽之后

第四百一十三章 冯嫽之后

        话说王越在王允府邸,请示南林剑派海选剑主之事。王允却不慌不忙,说起大汉朝一位女英雄,解忧公主的故事。

        解忧公主和亲异域,到七十岁才得以还乡,与细君公主都为了大汉疆域的和平做出了巨大贡献。王越听得悠然神往,但还是奇怪问道:“这与南林剑派海选剑主何干?”

        王允满头白发微晃,呵呵笑道:“虎贲稍安勿躁,听我慢慢道来。”

        “解忧公主多次力挽狂澜,挽救乌孙和大汉之间的关系,而且帮助乌孙抵抗匈奴的魔爪,可谓劳苦功高的伟大女性。可是,在解忧公主身边,还有一位更伟大的女性,与解忧公主可谓双星闪耀。”

        王越点头道:“大司徒说的是冯夫人?她又有什么故事?”

        王允点头道:“正是冯夫人冯嫽,她是随同解忧公主一起远赴乌孙的侍女中最非常出色的女性,可以说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大汉西域外交。冯嫽虽然出身低微,但是知书达礼,聪慧而富有见识,尤其能言善辩,沉着稳健,深得解忧喜爱,常以姐妹相待。冯嫽到乌孙后,嫁给显赫的右将军为妻,又因为才华出众,被乌孙上层乃至西域各国贵族尊称为冯夫人。”

        “漫漫长路,她不仅陪伴着解忧公主度过了在异国他乡的漫长岁月,还与解忧公主在宫廷内外互为犄角之势,互相支持,在出现危机的情况下挺身而出,以使节的身份斡旋于西域诸国之间,化干戈为玉帛,立下了汗马功劳。”

        “解忧在乌孙的风光和乌孙的亲汉激怒了匈奴王庭,在不断的施压均无效果,几次出面干涉都不欢而散的情况下,匈奴单于终于发兵威胁,要求乌孙交出解忧公主,断绝与汉朝的一切往来。然而翁归靡和解忧公主可不是好惹的,没有丝毫妥协于强敌的意思。解忧公主曾上书汉宣帝,请求娘家出兵共同征讨匈奴,当时独揽朝政的大将军霍光当机立断,出兵十五万,兵分五路与乌孙共击匈奴,并派校尉常惠前往乌孙帮助作战。大概是数十年前汉朝的大将军卫青,霍去病等给与匈奴的打击太刻骨铭心了,匈奴人根本就没敢和汉军正面交锋,一路向北溃败,乌孙军队正好以逸待劳,在半路上截杀,常惠与乌孙兵大败匈奴。同年冬天,匈奴单于亲率数万骑兵攻*孙,途中遇到罕见大雪,死伤惨重,活下来人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丁零,乌桓,乌孙三国趁机从三面围攻匈奴,使得匈奴全国人口损失十分之三,国力极大削弱,各属国土崩瓦解,从此一蹶不振。至此,先武帝派张骞出使,细君、解忧两位公主下嫁所贯彻的联合乌孙断匈奴右臂的战略计划,通过近半个世纪的不懈经营,终于圆满实现。”

        王越喘了一口大气道:“先武帝真是雄才大略!依我看比始皇也不遑多让!”

        王允点头,继续道:“匈奴的大败使得解忧公主在乌孙国的威望空前的高涨。翁归靡更是上书汉朝,请求为自己的长子元贵靡再迎娶一位汉家的公主。汉宣帝随即封解忧公主的侄女刘相夫为公主,让她在长安上林苑居住,学习乌孙语言习俗,为成为未来新的乌孙国母做准备。然而好景不长,就在汉朝送公主下嫁的浩浩荡荡的队伍行至敦煌还未出塞的时候,乌孙国传来噩耗,肥王翁归靡病逝。随即到来的王权之争中,解忧公主又要为自己的祖国而战了。翁归靡在世时,立解忧生的长子元贵靡为王储,又即将娶汉家的公主为妻,如果娶到了,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可就差那么一点点。而按照上代国王岑陬的遗愿,王国是属于匈奴公主所生的王子泥靡的,翁归靡只是代管,将来还是要交还给泥靡的,翁归靡已死,这位默默无闻了几十年的王子终于不甘寂寞了。”

        “或许是因为泥靡更名正言顺一些,或许是因为元贵靡还显年轻,不够有力,总之在这场较量中,汉朝的外孙不敌匈奴的外孙,乌孙贵族最终推举泥靡作了新国王,号称狂王。西汉朝廷见元贵靡没能成为国王,立刻召回了一直在敦煌观望的公主刘相夫,单方面取消了婚约,这样一来,在乌孙的解忧公主陷入了更加孤立无助的境地,汉和匈奴在乌孙的势力此消彼长,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政治似乎就是这么残酷,一场变革之后,汉在乌孙的影响,汉和乌孙多年的亲善交往,解忧在乌孙多年努力经营的成果,似乎一夜之间就付诸东流了。”

        “为了遵从乌孙习俗,更为了维护汉在乌孙的势力,解忧公主毅然做出决定,再嫁狂王泥靡。泥靡不愧是称为狂王,大概是因为从小被压抑,饱尝孤独冷漠的滋味,性格非常残暴凶狠,统治乌孙倒行逆施,搞的全国上下怨声载道。不用问,狂王和解忧公主夫妻不合,虽然公主为狂王又生了一个儿子鸱靡,情况也没有丝毫的改善,时常剑拔弩张。生死存亡,怎么办?向来聪慧刚强的解忧公主决不会坐以待毙,尤其在经历了数十年和亲岁月的磨练后,智慧和胆识都比狂王高出一筹,更不会坐视一生心血化为乌有。”

        “经过缜密分析,解忧认为狂王的倒行逆施,众叛亲离已经达到相当的程度,采取行动除掉他的时机已经成熟。又利用匈奴公主与翁归靡所生的儿子乌就屠对狂王的不满,联合出使乌孙的汉朝使者,为狂王摆下了鸿门宴。席间派人拔剑刺杀狂王,可惜剑刺偏了,狂王负伤骑马逃走。至此双方终于兵戎相见,风云突变。乌就屠仓皇出逃,狂王迅速带兵将解忧公主和汉朝使臣包围在乌孙都城赤谷城,汉朝西域都护府发兵解围,将参与刺杀的使臣押回长安斩首,再派使臣张翁前往审理此案,安抚狂王,以求和解。这本来是走个形式,意在暂且平息事端,趁机削弱狂王。可是愚蠢的张翁竟然没能理解朝廷与解忧的默契,来到乌孙后居然大模大样的开审,甚至揪住解忧公主的头发破口大骂。解忧自然不服,再次秘密上书汉宣帝。果然,过不多久,朝廷下令押回张翁斩首,而与张翁同去的副使也因白白错过了杀死狂王的大好机会,回到长安后被施以宫刑。”

        “趁着这个不可开交的时候,匈奴公主所生的乌就屠逃到北山,扬言母家匈奴将派兵平乱,于是乌孙国中亲匈奴派的势力全部归附,欲夺取全国,与屯结于边境的汉朝西域都护府大军紧张对峙,战争一触即发,汉与乌孙多年来的兄弟之邦之盟眼看要毁于一旦。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为了民族大义,女外交家冯嫽挺身而出,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前往劝说乌就屠。冯嫽利用自己卓越的见识,出色的口才,以及多年来对西域诸国形势的了解,对乌就屠晓之以理,剖析利害,并以汉朝强大的军事力量为后盾对乌就屠施加压力,终于劝说成功。最后乌就屠表示,只要汉朝给他一个名分,愿意安于小号。

        汉宣帝得知此事后,征召冯嫽万里入朝,详细陈述事情始末。冯嫽在皇帝面前侃侃而谈,上至西域诸国山川地理,风俗人情,下至乌孙各派渊源,利害关系,无一不精,条理清晰,口若悬河,语语中的。汉宣帝大为赞赏,于是破天荒的委任冯嫽为正式的汉朝使节,乘坐锦车,持汉朝节仗,代表皇帝出使乌孙及西域诸国。以女子持节仗出访,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而且在十年后,乌孙国内再起动荡,已经回归长安养老的冯嫽,为了巩固民族关系,不顾年逾古稀的高龄,毅然上书皇帝,再次持节不远万里出使西域诸国,勘为千古楷模。”

        “冯嫽出使不辱使命,揭穿匈奴挑拨离间的诡计,并多方调节斡旋,终于使乌孙全国上下愿意接受汉朝的安排。后来乌孙国一分为二,立解忧公主长子元贵靡为乌孙大昆弥,统六万户,立乌就屠为小昆弥,统四万户。至此风波终于平息,乌孙上下相安无事,汉与乌孙的边境再次迎来平静安宁。两年之后,解忧公主的长子元贵靡和幼子鸱靡相继病故。公主的孙子星靡即位为大昆弥,颇为软弱,乌孙国内的势力大多归附了乌就屠,解忧觉得自己在乌孙的意义已经不大了,随即告老还乡。”

        王允悠悠叹息道:“红颜离家,皓首归来,长安繁华依旧,女儿青春不再。细君也好,解忧也好,冯嫽也好,虽不曾征战沙场,杀敌立功;也不曾著书立传,明典治国,但她们的奉献和努力,她们的柔情和眼泪,依然泽被后世,沧海桑田,终难磨灭。”王越遥想大汉昔年荣光,不由叹道:“可惜如今的朝廷,与先武帝时期没法比啊!”

        王允瞪了王越一眼,王越才醒觉自己发了不该发的牢骚,尴尬的一笑。王允道:“所以,才需要我们这样的大汉忠魂来拨乱反正!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掌控一切可以掌控的帮派,如今的南林剑派剑主之位,咱们一定要拿下。”

        “解忧公主的后人,也跟随回朝,成为皇室一员。冯嫽夫人之后,因功劳太高,其后人也被封为公主。先灵帝有一位公主,就是冯家之后,年方二九,从小学艺于皇家,不但知书达礼,天姿国色,更兼天资聪颖,有名师教导,剑术高强。有她出马,忠诚自然不用说,这个剑主的位子就算是稳了。”

        王越一怔道:“万年公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