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解忧公主

第四百一十二章 解忧公主

        第四百一十二章解忧公主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王延。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汉朝.刘细君《悲秋歌》

        话说南林剑派第二剑师文舒,于绝壁石台之上,与剑主王异匆匆一见。文舒倚仗王氏家族背景,本欲诘问王异为何纵容陈龙,不料王异却公布了更加令他目瞪口呆的消息,即日起王异将辞去剑主的职务,并开启最新一轮的剑主海选。新剑主诞生之后,王异将封剑退隐江湖。

        根据南林剑派的规矩,剑主的职务只有本派女弟子才能继承。而年轻貌美、武艺高强的更是选。此次海选,自然会有一套选拔的办法,不外乎每个剑方都会推举出自己的候选人。

        文舒剑师回到第二剑方自己的茶厅之中,思索再三,此事必须立即报告族叔干预。王异退隐,也许会丧失对南林剑派的掌控,但如果自己人上位,将全面掌控南林剑派。想到此,文舒将茶杯往桌上一顿,喝道:“叫邱健和他那个弟子来见我。”

        第一渠渠师邱健,那一日子京铩羽而走,邱健预感到大事不妙,匆匆与刘建南逃走。邱健第一时间到了文舒这里汇报一切,这才有文舒到第一剑方找陈龙试剑。

        邱健和刘建南赶来,文舒吩咐道:“你持我随身玉佩,去长安找我族叔王越。”说着把王异辞职退隐,即将海选剑主的事情和盘说出,惊出邱健一身冷汗。文舒最后说道:“你的任务就是请示族叔,怎样才能万无一失,夺得剑主之位。”邱健立刻站起身道:“事关重大,我立刻就收拾行李走。”

        邱健去后,文舒盯着刘建南上下观瞧,刘建南不知何故,不由紧张起来。半晌,文舒问道:“建南啊,你在第一剑渠多年,怎么混到连个小弟也没有?”

        刘建南满脸难堪,他平日做人势利眼,只顾拍邱健和子京的马屁,人缘确实差了点儿。见文舒盯着她,忙道:“在下也有几个一起练剑的师弟,平时最听我的话。”

        文舒哼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你听我的,立刻回你的剑渠,给我去探听所有甄东的消息。”刘建南吓了一跳,自己回去不是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可是又不敢逆了文舒的意思,喃喃道:“弟子倒不是不能回去,就怕.......”话音未落,文舒一甩手,喝道:“下去吧!来人,去请四剑师林叔议事!”

        不提刘建南屁滚尿流回归剑派,单表邱健匆匆收拾行囊,连夜赶往长安城。邱健单人匹马,却没注意背后多了几条身影,为一人去,正是青龙军特种部队队长吕常。

        几日后,长安城将军府,邱健在轩厅见到了剑神王越,王越听完邱健汇报,面沉如水,一言不,让人带邱健去休息。自己却令人备马,连夜赶奔大司徒府。

        王允经历磨难,到了汉献帝一朝,终于还是做了大司徒,只是满头白,颇有老态,不似当年意气风。此刻,坐在主座上的王允听完王越汇报,正自低头沉吟。

        半晌,王允才起身道:“南林剑派近在京郊,既然王异脱离掌控,我们自然应该推出自己人取而代之,从而彻底将剑派握在手中。”

        王越道:“可是王异让剑派女弟子海选,子京、文舒和林叔手下,并没有鹤立鸡群的女弟子,如何才能确保拿下剑主之位?”

        王允饮了一口香茶,放下茶杯,站起来缓缓踱步,捋着满口白须道:“虎贲,你听说过解忧公主的故事吗?”

        王越现任虎贲将军,虎贲是他的将军名号,听了王允的话,诧异道:“前朝与异域通婚的大汉公主?与南林剑派何干?”

        王允哈哈一笑,说道:“虎贲稍安勿躁,听我道来。”

        “解忧公主出生皇族,祖父刘戊曾是霸居一方的楚王。景帝三年春,刘戊起兵参与同姓诸王的“七国之乱”,兵败身亡,家族成为罪人。从此,解忧公主和她家人长期受猜忌和排斥,落入苦难。当时罪臣江都王刘建之女因“和亲”远嫁乌孙昆莫,郁郁以终,先武帝为了巩固与乌孙的联盟,又将罪臣之后的刘解忧封为公主,嫁给乌孙昆莫之孙岑陬为右夫人,妾室,地位在同为妾室的匈奴公主左夫人之下。二嫁又嫁给军须靡的弟弟翁归靡,三嫁给匈奴公主之子泥靡,一共生了六子一女。

        解忧公主的先祖是刘交,就是先高祖的小弟弟,因其帮助先祖打天下立下显赫功劳,被封为第一代楚王。刘交博学多才,他兢兢业业,长期恭谨为官;国民安享富足安康。刘交死后,只因太子刘僻非早死,因而就由刘交的次子刘郢客承继了楚王王位;吕后时期刘郢客迁职为宗正,掌管皇族的户籍族谱;汉文帝时期改封为夷王;夷王在位仅四年,也有好名望被人称道拥戴。只因望子成龙,期望子孙能够使汉朝的基业扬光大,刘郢客聘请了天下堪称泰斗的名师,召募了许多杰出的人才群集在楚国都城彭城。楚王的身边,集结了一大批栋梁之材。

        可叹可悲的是夷王刘郢客的寿命太短;可恼可气的刘戊,目无尊长、不学无术、生活*、性情骄狂;因此犯下私奸罪,险些被晁错诛杀在京城,汉景帝感到这个罪名难以服人,就下了一道含糊其辞的诏书,削去了楚王直属的东海、下邳两个郡,刘戊因而心怀不满。七国之乱时刘戊伙同楚元王的少子刘艺等人起兵参与吴王造反;最后兵败如山倒,只有自杀了断,可他的罪过却连累到子孙后代的悲惨命运。

        元狩二年,上天降下吉兆,如同石破天惊。黄河以西传来战事捷报,汉朝的军队取得巨大胜利,匈奴的祭天金人被汉军缴获送到皇宫,匈奴王廷出现了内乱和自相残杀;浑邪王率领部属投降了汉朝,汉朝安置匈奴人的五个附属国在河西一带连成一片坦途,因而才有了后来的张骞的凿通西域,开辟了汉朝和乌孙联盟的新天地。

        这一年,解忧出生在楚王府的一个偏狭简陋的屋子里,长成后却是天姿国色。太初二年,西域最远的乌孙国客人来到长安,上书汉廷为乌孙王求娶汉家公主,以此延续乌汉联盟,垂怜大王失去细君公主的悲痛,先武帝爽快地答应了乌孙的请求,指定解忧公主和亲。诏书谁也不能违抗,解忧一家含着眼泪跪拜接旨谢恩;才女佳人的解忧即将奔赴西域,她并不畏惧和亲公主肩负的重任。此一去九千里的漫漫征途何其遥远,此一去五十年的岁月里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其中的悲欢离合又有多少人怜悯动情?!

        迎接解忧公主的地方在乌孙的夏都特克斯草原,那里的风光十分秀丽迷人,但蛮夷之地,难免水土不服。解忧公主初到乌孙时嫁给军须靡,位居右夫人的解忧公主遇到两个大难题,一是多年没有怀孕遭到冷落,匈奴公主自然十分开心;汉朝与匈奴的战事多有失利,乌孙王军须靡又因病去世,解忧公主和匈奴公主都依照乌孙国的习俗改嫁给了号称肥王的翁归靡,二是解忧公主始终位居右夫人的不利地位,始终处在亲汉派和亲匈奴派的矛盾冲突,和宫廷王位争夺战的险象环生的逆境中,忍辱负重的解忧公主志向坚定,极力维护汉朝和乌孙的联盟。年逾七十之时,上书给皇上陈述思乡之苦,请求把自己的遗骨埋葬在故国。甘露三年回到汉朝,天子怜悯她的境遇,亲自出城迎接解忧公主的归来。每逢上朝,解忧公主的礼仪待遇和皇室公主一样。”

        王越虽然听的悠然神往,却不解道:“解忧公主与此事何干?”

        王允哈哈一笑道:“解忧公主回朝,可不是孤身一人,她带回来的,包括她的子女和随从。”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