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四百章 越女剑法

第四百章 越女剑法

        第四百章越女剑法

        话说天山侠女王异,因甄家兄妹的加入,倒升起无限感慨。青春无敌加上岁月蹉跎,王异回顾一生坎坷,次生出退隐之心。

        南林剑派剑主,历来会在年轻漂亮的女性弟子中选拔,越女剑法比拼自然是其中重中之重。但王异本人就是带艺投师,最是清楚其中奥妙。如今看甄家大哥的剑法高,甄家妹子估计也不会差,又是大美人坯子,假以时日修炼越女剑法,当有所成就。

        越女剑法是阿青姑娘从白猿身上领悟的一套剑法,境界师法自然,是真正的自然之剑、无招之剑。其剑法来自阿青与白猿叔叔的对练,更接近于“道法自然”的境界,“道可道,非常道”,这种“无为而无所不为”的剑招明显高于后世有套路的剑招,比如独孤九剑还有九招,当最后九招都没有的时候才算大成。辟邪剑法比孤独九剑更不如,剑法本身是有破绽的,其特点是“唯快不破”,但破的方法只要以不动破之即可。

        而且,越女剑法有群战能力。大部剑法都是一对一,但越女剑法却能“以一敌千”,中描述,“这声音从宫门外直响进来,便如一条极长的长蛇,飞快的游来,长廊上也响起了兵刃落地的声音。一千名甲士和一千名剑士阻挡不了阿青。”对宫廷建筑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宫廷的主道绝对只有一条的,而阿青轻易击败那一千名甲兵剑士,甚至可能连阿青如何出剑都没看见。

        越女剑法也有无敌强招,类似段誉的六脉神剑能隔空杀人。的结尾处,阿青居然能直接用竹仗的剑气,就能轻易伤到西施的胸口,要不是被其美貌震惊收手,估计西施立马毙命。但其剑法的剑气为我们留下了两千年来美丽传说的形象,“西子捧心”,可见越女剑气伤人不比六脉神剑之类的差。弱小的越国士兵仅仅学到阿青越女剑法的点点皮毛,就可无敌于天下,此等剑法,试问有哪个可比?

        世间武功,自有相通之处,王异带艺投师,学习越女剑法的进度极快,甚至还有对剑法的改良革新。所以见到陈龙武艺,一念之间就动了收公孙宝月为徒之心。那宝月的娇俏可人、精灵气质自然也深入了王异之心。

        王异重新带上脸纱,缓缓对着身侧说道:“出来吧。”身侧小树丛中,本来似乎无法藏人的位置,忽然冒出一个若有若无的黑衣身影,全身衣裤甚至靴子,都是树皮一般的黑褐色,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显得十分诡异。

        王异也不扭头,直接说道:“闻喜,这甄家兄妹资质不凡,来历却很蹊跷。我要你负责监视,但如果子京他们为难甄家兄妹,我要你负起保卫之责,一定保全他们性命。”

        这穿着树皮般颜色的黑衣人,赫然就是四大剑师中排名第三的闻喜,也就是陈龙百般在光脑中查不到来历之人。那黑衣人答了一声好,声音平静,紧接着再度消失在树丛间的黑暗中。

        原来这闻喜,才是王异真正的心腹,而且一直不曾收徒传业,而是隐于王异身边。因为王异和王越的这层关系,王越又是保皇派王允心腹,所以四大剑师中有三个都是朝廷心腹,根本不听王异调度。王异于是让闻喜化名为暗,一是保护自己,二是保护闻喜。

        至于闻喜之名,说来话长。昔年王异流落江湖,曾路过位于并州的闻喜县。闻喜县古称桐乡,秦时更名为左邑县,汉武帝刘彻在此欣闻平南越大捷而赐名“闻喜”,位于并州西南部,运城盆地与临汾盆地的交界处。当日王异在沙渠河边,救了一个少年,那少年被人围殴,幸亏王异路见不平、拔剑相助,幸免于难。那少年本是孤儿,动了学艺之心,百般哀求王异收徒,王异被他诚心打动,终于同意。此去多年,王异与少年相依为命,就以闻喜称之。闻喜的本名,连他自己都快淡忘了,叫做钟离斐。

        正史中,钟离斐武艺与丁奉丁承渊齐名,此处略过不提。闻喜武艺得到王异真传,本人也是天赋异禀,很少有人见过他真正出手,只是没人听过闻喜败给哪个剑手的消息。因此,闻喜位置与子京等知名剑师相当,几乎没有人提出异议。

        闻喜去后,王异悄然隐没,少女般的纱衣倩影一闪即逝。王异作为剑主,南林剑派逐渐沦为王越和官家的走狗,并非王异本人所愿。深心之中,这种被掌控的感觉,似乎与当初越女所创剑派的初心相违背,但王异还没有想过如何去改变,现在却因为甄家兄妹的出现稍稍出现了端倪,世事之微妙,正是如此神奇。

        再说渠师邱健,陈龙从他两指间轻松抽走长剑的一幕,使得邱健颜面尽扫,十分愤怒。尽管当场并未作,但回去却越想越气。邱健在院子里舞了一套剑法,仍是气愤难平,把剑一扔,直接向碧螺宫后进走去。

        正所谓曲径通幽,碧螺宫后粗看是一片丛林,随着邱健深入,一条黄土小道弯弯曲曲,中间许多岔路,竟是一座树林迷宫。邱健是识途老马,自然一重重向里面深进,若是换了平常人,恐怕一世也休想走的出来。

        丛林越来越茂密,忽而换了树种,再向前走,最后竟有修竹千根,根根修长挺拔,姿态优美。邱健越过竹林,迎面一座小小竹桥,横跨一条小溪,溪水潺潺蜿蜒穿石而过,一座茅庐院落赫然出现在小桥对面,仿佛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环境十分幽静,令人一见忘忧。

        邱健走到桥头,躬身一揖道:“属下邱健,拜见大剑师。”茅庐边万籁俱寂,似乎并无人回应。邱健也不着急,就这样躬着身子守候。

        许久,忽然一声吟唱之声传来,只听那浑厚天成的男低音吟诵道:“为人也,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随着歌声摇摇晃晃走出一人,本是白皙细腻的俊脸通红,显然刚刚灌了几杯美酒。

        邱健心道,大剑师又喝醉了。连忙起身去扶,却被子京推开道:“让你无事不可打扰,却又为何来此”

        此刻醉醺醺的大剑师子京,正是正史中曹魏重臣魏讽。年轻的魏讽才貌双全、文武兼备,尤其口才极好,剑法群,人人都说是人中龙凤。魏讽原名魏枫,因相貌俊美,五官分明,当年不知道多受娘们儿的欢迎,为此同时也遭人嫉恨。在长安展露头角之时,卿相都争相结交,不料无意中得罪了淮南贵族刘晔,刘晔竟对外扬言道:“魏枫这小子徒有其表,脑有反骨,久后必反其主。”

        刘晔又是谁刘晔,字子扬,淮南成德人,是光武帝刘秀之子阜陵王刘延的后代,正宗的皇室宗亲,比刘备可高级的多。正史中刘晔是三国时期魏国著名的战略家。刘晔年少知名,人称有佐世之才,是曹操手下举足轻重的谋士,他屡献妙计,对天下形势的展往往一语中的。刘晔历仕数朝,是曹魏的三朝元老。

        这样的人物一话,魏枫的命运可想而知,不少人开始冷落他,仕途也升迁无望。魏枫正在忧心忡忡,有剑神之称的王越来了,代表官家招揽了落魄的魏枫。魏枫本以为靠上了王越这棵大树,应可以飞黄腾达,没想到王越把他派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南林剑派,说是掌控南林剑派,意义重大。魏枫终日无所事事,内心忧闷,只好借酒浇愁,某一日酒后大喊了几声,将名字里面的枫字改成了讽字。

        如今的魏讽,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羁,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扔让人不敢小看。越女剑法已是博大精深,魏讽却又自创了一手醉剑,耍起来踉踉跄跄,却往往出奇制胜,令人防不胜防。渠师邱健素知子京厉害,如今要出陈龙这口恶气,还要鼓动子京出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