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1187章 止戈

第1187章 止戈

        三界安静了。

        所有人安静了。

        方平和张涛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不远处的老头。

        这还是人吗?

        一拳轰飞了一位初武领袖,你这老东西到底什么实力?

        方平牙都酸了,你什么情况?

        镇天王当年打一个地窟都打的艰难,打几个绝巅都有些无力,你现在跟我说,你打至强都行,你逗我呢?

        镇天王自己叨咕了几句,这时候看方平他们都看着自己,疑惑道:“都看着老夫做什么?”

        龙变急忙转头,不敢再看。

        这老家伙太强了!

        至强者那不用说,关键他在破八的道路上到底走了多远,这一点他无法估测。

        ……

        远处。

        鸿宇眉头紧皱,一旁,几位圣人也是目瞪口呆,许久,有人低声道:“他……到底什么实力?”

        鸿宇微微蹙眉,半晌,淡淡道:“应该还是破八,不过……恐怕走了一大截了!刚刚被轰飞的初武领袖,是当年肉身证道的天臂神,不是全部肉身证道,而是双臂打破了极限。

        在破八当中,不算顶级,比不得初武时代另外几位领袖,可也是绝顶强者。

        镇天王……也许打破两扇门户了。”

        鸿宇说着,眼神变幻不定。

        这老家伙,之前实力就展露了不少,以一敌二,对抗镇海使和乾王。

        镇海使也破八,不过刚破八不久,之前镇天王展露的实力,也很强大,可应该没到那种地步。

        现在……一拳轰飞了天臂,虽说和天臂大意了有关,可也足以证明,镇天王真的走到了一个极致。

        ……

        “李镇!”

        这一刻,其他几位破八也是低声呢喃。

        强!

        独战的情况下,以现在大家表现的实力,恐怕没人能胜他。

        不,也许有人可以。

        全盛状态的掌兵使,全盛状态的猫宫总管。

        这两位都曾斩杀过至强者,掌兵使在天界最后一战中,曾爆发全部实力,以命陨的代价,干掉了一位至强者。

        猫宫总管天辰,也是如此,和火神同归于尽。

        能斩杀至强者,这就是实力的体现。

        可两人到现在都未必恢复了巅峰,尤其是掌兵使,刚复苏,真要交手,恐怕绝不是镇天王对手。

        若是将破八也分高低,掌兵使、天辰、镇天王三位,恐怕要比其他人高一截。

        至于坤王这几位,虽是破八,可到现在并未真正展现出破八至强的无敌。

        真要无敌,乱也不敢随意招惹。

        没看现在的乱,看都不敢看镇天王了吗?

        之前还想敲断这老家伙的大腿,可现在,乱却是不敢看那老家伙了,巴不得镇天王忘了之前他说过的话。

        ……

        四方皆寂。

        圣武神也是彻底绝望。

        死定了!

        而这时候,方平一刀劈断了他另外一条腿,眨眼间,撕裂了他双臂,夺取了他的拳套。

        就在张涛他们等待方平斩杀此人,彻底宣告他们归来的时候。

        方平一脚将半残的圣武神踢飞。

        众人愣了一下。

        方平一脸平静,看着远处虚空四肢断裂的圣武神,冷冷道:“按照我以前的习惯,对待敌人,必定斩尽杀绝!”

        “不过今日我饶你狗命!”

        “不是我怕了你,是让你们那位初武领袖有个台阶下,是让镇天王有个台阶下!”

        “杀你圣武大陆五圣,算是收了你们对人族出手的利息,现在趁早滚蛋,否则我怕我忍不住现在宰了你!”

        方平转身,迈步离去。

        张涛微微挑眉,方平头也不回道:“滚吧,再不滚,被其他人杀了,可别怪我没给你们初武一脉面子!我杀人,不会否认,可有些人想栽赃我,那也别想的这么轻松!

        圣武今日死了,那和我人族无关,杀一个破六初武,人族还不屑于否认!”

        远处,圣武神脸色变幻,也不废话,四肢再次生长,却不再是玉骨。

        也不多说,撕裂虚空,眨眼间消失。

        乱蠢蠢欲动,不过很快还是消停了下来。

        镇天王还在呢,不好下手。

        ……

        四方再次愣了一下。

        方平居然没杀圣武?

        黑暗虚空中,黎渚微微蹙眉,蠢蠢欲动,有心想要干掉圣武,最终还是蹙眉没有出手,那位初武领袖未必就彻底不再关注此地。

        现在下手,不是好事。

        也有其他人想下手,却是考虑再三,最终都放弃了。

        ……

        镇天王有些诧异地看着方平,这小子没杀圣武?

        他还以为这家伙这次不杀人,绝不会罢休的。

        一时间,镇天王有些恍惚,这家伙这么给面子了?

        不对啊,老子凭什么要在乎他给不给面子!

        镇天王心中暗骂一声,见风使舵的小子,老子刚刚爆发了实力,你小子吓到了吧?

        现在知道给面子了?

        ……

        “方平……”

        张涛跟了上来,看了方平一眼,忽然笑道:“成熟了……”

        “别夸我。”

        方平撇嘴,“不杀他,不是成熟不成熟的问题,是为了让李老鬼继续给人族卖命,免得这家伙心生不满,跑别人阵营去了。

        还有,初武出现破八,我就没准备杀他了。

        现在招惹一位破八,没那个必要。

        至于圣武神……一个破六巅峰的家伙,玉骨被打断,修复起来,没有一两年都未必行。

        一两年……一两年后,我随便打死他!

        还有,之前那三个家伙,一副同生死的样子,现在杀了圣武神,要是那三个家伙没被送走,我一起干掉拉倒,送走了,我就没必要再单独干掉一个,留下三个大患了。”

        这话,方平说的不加遮掩,听的镇天王想翻白眼。

        “还有,我人族强大,圣武神哪敢继续找我们人族麻烦!除非真的活腻歪了!要找,你说会找谁?”

        方平淡笑道:“紫儿前辈,那是灵皇后裔,越是我们人族的好友!可有人不是啊,不但不是,还是三界的流浪汉,孤家寡人一个,他也敢掺和这种大战,还撕了别人的大腿……

        老张,你说初武一脉要是报仇,是先找我们,还是先找那位?”

        “……”

        后方,乱四处看了看,最后看着自己手中提着的大腿,一脸呆滞,你是在说我?

        好像就是在说我!

        玛德,啥意思?

        老张也是失笑,接话道:“这话倒是不错!他招惹的人多了,坤王,乾王,初武一脉,还有天狗也被他得罪了,严格说起来,我人族和他关系也不好,他当年袭杀过苍猫……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那家伙人人喊打的货色。

        还是个搅屎棍!

        又没太强的实力,破七虽然不错,可招惹的破八都有好几位,初武一脉要想出口气,的确要先干掉他。”方平笑道:“所以我才放了圣武,圣武死了,那初武一脉肯定极为敌视我们,可初武没死,多少也算卖了对方一个面子,对方憋着一口气,想出气,又找不到发泄口,你说能找谁?”

        “那个搅屎棍!”

        “没错!”

        方平点头,老张也不断点头,是这个道理。

        两人一唱一和,说的后方的乱脸色铁青,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你俩吓唬老子?老子会怕他们报复?”

        方平也不搭理他,看向镇天王,笑道:“李前辈……”

        镇天王微微挑眉,我刚刚是不是听岔了,他没喊我李老鬼?

        “刚刚那位初武领袖,有把握击杀搅屎棍吗?”

        “……”

        镇天王考虑片刻,开口道:“生死战,那当然可以击杀,不过乱也会跑,跑路还是有一手的,要不然当年就被天狗打死了。”

        “那初武一脉,其他天王级强者一起出手,可以围杀他吗?”

        “那当然可以!”

        镇天王笑道:“不用多,今日这样的神灵有四位,封锁虚空,乱就跑不了,天臂那家伙出手,杀他应该不难。”

        “初武出世,一来就受挫,杀了搅屎棍,是不是可以立威了?”

        镇天王再次笑道:“这话倒是没说错,天臂那老东西虽然不是老夫对手,可也是至强者,今天受挫,初武一脉恐怕人心惶惶,杀一个天王,还是破七的天王,混乱时代的天骄,应该可以挽回信心。”

        “那这么说,搅屎棍必死无疑了?”

        镇天王点头,笑道:“差不多!他没地方跑了。他去天坟,天狗他们在,能活活打死他!他去禁忌海深处,那是天臂他们的老巢,他去地窟,鸿宇、鸿坤这些人大概会撕了他。

        这么说起来,的确没地方跑了……不过要是找个地方藏起来,也许还能活下去。”

        方平笑道:“那就让他藏起来吧,反正藏了几千年了,再躲躲也没什么。”

        “……”

        “够了!”

        乱忍不住低喝一声,面颊都在颤动,冷哼道:“谁敢杀老子?你们以为老子吃素的?想拉拢老子,做梦!”

        方平笑道:“拉拢?那就没必要了,敌人还不知道多少,免得给我们招惹麻烦。”

        “哼,说的好像你们没敌人……”

        方平打断道:“我们敌人当然多,可我们有镇天王,起码现在没人敢和镇天王死磕到底,我们怕什么?”

        方平回头,看向乱,笑眯眯道:“你是继续流浪三界,还是去我们人族避避风头?要知道,收留你,我们承受的压力也很大的。”

        “不去!”

        乱想都不想,干脆拒绝。

        老子才不寄人篱下!

        好歹也是破七的强者,还不是初入那种,要不然也不敢和坤王死磕,他就不信了,自己这样的强者还需要寄人篱下才能生存下去!

        方平淡笑道:“随你!不过话说回来,你被人围杀的时候,别后悔今日的决定。换我是初武一脉,有杀你的实力,绝不会放弃!

        不但是我,鸿坤这些人也是如此,谁让你当了搅屎棍。

        当然,他们可能会拉拢你,不过……你还是得卖命才行,实际上,你也就和人族没太大的冲突,和其他各方都有仇怨,我觉得你好像没太多的选择。”

        方平感慨道:“破八的一出就是一大窝,你一个破七的家伙,势单力薄的,没人撑着,还想继续和当年一样逍遥三界……真的有些天真了。

        另外,发现了吗?

        破八的家伙,大部分都是有势力有地盘的,也许这和他们破八也有关系……”

        乱骂骂咧咧道:“忽悠谁呢?那蠢狗有吗?”

        方平淡淡道:“当然有,天狗和苍猫一伙的,苍猫的好友遍天下,当然算是天狗一伙的,你看镇海使,掌管苦海,镇天王,镇压人族。

        坤王,统领神教。

        初武领袖,掌初武大陆。

        掌兵使,掌天庭旧部。

        鸿宇,昔年掌地界大权,现在也是重建天庭。

        你以为破八的不想一个人逍遥,为何都在掌一方势力,就因为权力?

        我这个初入武道没几年的人都有些感悟,大道,并非单独存在的,到了他们那地步,大概都感受到了一些东西,大道最终要归一,归一,你一直都是一,如何归一!

        归的是人,是心,是道,是众生!

        你乱天王,比起他们还是差了一筹,哪怕黎渚都懂这个道理,所以才会一直龟缩在地窟王庭。”

        此话一出,镇天王诧异地看了方平一眼。

        乱也是愣了一下,真的假的?

        方平笑眯眯道:“信也好,不信也好,你试试看,你这么下去,很难破八!恰恰相反,我们各方势力的强者,恐怕接下来都会进步迅速。

        自己好好考虑一下,若是考虑好了,来人族的话,我可以册封你为镇乱使。

        镇压乱世,你这种人最合适,因为你就是最大的乱子……”

        方平一番话,说的乱很想打死他。

        你才是乱子!

        老子有你乱吗?

        不过这时候,乱还是有些不相信,看向镇天王,狐疑道:“破八真的要聚一方大势?”

        镇天王笑道:“这个老夫不知,不过自古以来,独自一人破八的强者……”

        镇天王想了半天,摇头道:“好像没有!九皇四帝,那也是有志同道合之辈,年轻时代一起征战四方,初武至强,也是各自统领一方……

        孤身一人证道至强的,也许你可以打破这个规律。”

        乱自己也仔细想了想,心中骂骂咧咧的,好像是没有!

        就连天狗这蠢狗,好友其实也不少。

        难道流浪汉就真不能成至强……呸,你全家都是流浪汉!

        乱心中再次骂了起来,难道非要自己开创一方势力才行?

        乱有些头疼,需要这样吗?

        有这么麻烦吗?

        此刻,方平已经不再管他,看向紫儿,笑道:“林前辈,苍猫一直念叨前辈,想念了很久。前辈现在受伤不轻,不如到人间小憩几日,修养一番,再考虑其他?”

        林紫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这位人王笑的有些不怀好意,不过她现在的确受伤不轻,三界越来越危险了。

        想到这,林紫微微点头,开口道:“多谢人王款待……”

        “前辈客气了!”

        方平继续转头看向龙变,“前辈,如今地窟混乱,龙变天出口好像就在地窟内部,前辈一直和人族为盟,小心被人暗算了,不如迁移龙变天来人间,也好彼此照应。”

        龙变笑着点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

        方平又看向外围的公涓子,“公涓子前辈……”

        公涓子刚想开口,方平打断道:“之前的事,还是可以协商一二的,龙变前辈刚好也来了人间,大家一起聊聊,彼此熟悉一番,也许有的商量。”

        龙变狐疑地看着他们一眼,什么意思,还和老夫有关了?

        公涓子避开了他的眼神,心里暗骂一声,方平这是威逼利诱啊!

        一副你不来,我就告诉龙变,你想骑他的态度。

        这能不去吗?

        公涓子无奈,“那老夫也去人间走一走,许多年不曾去人间了。”

        方平笑了起来,很好,都聚集到人间,人族的强者就多了。

        强者多了,巩固防守还是没问题的。

        不但有这些人,他还准备继续散布消息,把问仙岛一脉勾搭过来。

        紫儿是谁,灵皇后裔!

        问仙岛现在有两位圣人了,一位是彩蝶,一位是问仙道姑,她也是圣人实力。

        这可不是小势力。

        心中盘算了一阵,方平眼中露出笑意,人类实力暴涨一大截!

        不但如此,余光瞥了一眼镇天王,这老家伙才可怕。

        到底什么实力,谁也摸不透。

        今日不杀圣武神,和镇天王关系很大。

        杀圣武神,那是为了立威,为了铲除对手。

        可镇天王一拳轰飞初武领袖,这个立威就没必要了。

        而且初武一脉比方平想象的要强,要团结,土柏几人到了那地步,居然敢舍命和圣武神并肩作战,没有人逃离。

        还有一位破八出手。

        就冲这些,方平知道,现在不能轻易斩杀初武神灵,否则也许会招惹整个初武一脉。

        衡量利弊之下,方平虽然表现的莽撞,可又不是真傻。

        招惹了大敌不说,镇天王心中未必愉快。

        现在放了圣武,镇天王舒服了,舒服了之后大概还觉得不好意思,人族一直都是杀伐果断,因为他,放走了一位天王大敌,这个面子可是给到家了。

        而初武一脉被震慑,短期内恐怕也不会再找人族麻烦。

        算来算去,方平最终选择了放弃斩杀圣武,不划算。

        ……

        方平放了圣武,各方强者也是思绪起伏。

        人族今日立威是成功的。

        轻松斩杀五圣,四位天王强者差点全部被杀,破八强者出手阻拦都被轰飞,这样的实力,没有两位破八以上的强者一起出手,别想奈何人族。

        之前,人族一直是四方围杀的目标。

        可现在,也许不会了,起码短期内没人克制镇天王,应该是不会的。

        强者们都明白,接下来应该会进入一个缓和期了。

        等待各方强者复苏,等待各方强者稳固势力,等待各方强者合纵连横,这才是接下来的主流。

        大战了多日的三界,大概要进入一个平静期了。

        以多位强者陨落为代价,三界达成了一个短暂的平衡。

        ……

        而这,也是人族想要的。

        可方平和张涛其实都知道,隐忧还在,不但在,而且更危险了。

        “李老鬼一拳轰飞了破八至强……”

        张涛传音方平道:“他接下来恐怕麻烦不小!他这样的强者,现在没有和他同阶的强者和他站在一方,超出别人一筹,其他破八强者,必然不会坐视,坤王这些人接下来必定会联络各方,抗衡李老鬼。

        今日出手,爽是爽了,可很快,可能会造成一个局面,促使了各方联合!”

        方平面色微微变幻,传音道:“我知道,不过今日出手,也给我们争取了时间,一个缓和期!老家伙自己大概也知道会如此,他现在寄希望的大概是我们可以迅速成长起来。

        在各方彻底联手之前,我们若是也有破八战力,那就不用畏惧什么。

        没事的,实在不行,我让苍猫去一趟天坟,那边还有两位破八至强在,未必就惧了各方。”

        “天狗和猫宫那位,未必会帮人族……”

        “我知道,可利益还是有一致的,他们最少也会帮苍猫拖住初武一脉,不是吗?”

        “这倒也是。”

        老张点头,天狗和天辰,就算不帮他们,可对付初武一脉,那还是他们会做的,因为这一脉要杀苍猫。

        方平继续传音道:“你尽快彻底破七,破七之后,若是能把乱这个家伙拉拢过来,你们抗衡一位不太强大的破八还是有希望的,铸神使那边,我再去试探一下,也许也可以彻底拉拢过来。”

        方平说罢,沉吟片刻,继续道:“关键还是人族自己!现在都是外援,人族这边,就靠我们几个,太难了!

        这些老古董……未必真的都会一直站在我们这边的。

        今日你也看到了,李老鬼有些犹豫了,这还是熟人,你要知道,他还有老师的,谁知道他老师死没死。

        人族自己这边,要尽快出几位天王级强者才够。”

        张涛无奈,“太难了!”

        新武百年,出了他和方平,已经超乎想象了,再想出天王,哪有那么简单。

        “蒋昊有希望,他是魔帝转世身,魔帝虽然临死的时候断绝了一切联系,可他之前感受过一切,知道天王的一切,他是有希望短期内晋级天王的。”

        方平继续道:“老王他们几个,未必没戏,今天你应该也看到了,铁头那家伙混入了初武大陆,还是那位至强者身边,我看可能会有收获的。”

        “那小子胆子太大了。”

        老张也是感慨,李寒松胆大包天了,混到了破八至强身边,就不怕被人知道了身份,活活捏死!

        方平继续道:“这三个月的战斗,大家其实都有进步!我之前其实也感应到了一些东西,尝试了一下大道的能力,你应该是可以和这些强者有一些共鸣的,你强,他们强,不过你好像到现在没反馈任何东西给他们……”

        “没东西反馈。”

        老张郁闷道:“感受到了,差点要吸死我,我自己现在都有些自身难保,哪敢回馈什么。”

        “我有,这个不急。”

        方平笑道:“不但是你,我大道虽然崩了,可本源世界没崩,我的一些能力还是可以用的,我也会尝试着给大家一些回馈……如此一来,会让人族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期。”

        方平说到这,又道:“回去了,再找李老鬼讨要一些好东西,我就不信,他一个破八至强,就没什么家底,想办法掏空他!让他打谁都是平分秋色,糊弄谁呢!”

        “最少,也得让他想办法把李司令提升上去,不,还有战王,一个是后裔,一个是义子,不给好处,缠死他!”

        老张失笑,后方,镇天王正在接受一些人的膜拜眼神,此刻忽然看向前方两人,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老夫今日是不是表现的有些过于强大了?

        这俩黑心的家伙,不会在算计他吧?

        镇天王眼神闪烁了一下,也许老夫该找个地方闭关一段时间了,这俩黑心鬼凑到了一起,他觉得自己虽然活的久,可还真未必能算计赢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