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1050章 随身老爷爷(万更求订阅)

第1050章 随身老爷爷(万更求订阅)

        方平显然也没料到这一幕。

        很快,若有所思。

        之前天木应该是有兴趣的,可知道在苍猫那,忽然没兴趣了,要赶人。

        方平了然,状若无意道:“东西虽然在苍猫那,不过那猫也不在意这些残次品,送了我不少,我不记得是不是被我丢仓库了……”

        话落,斩神刀一闪而逝。

        猫送的!

        东西未必在苍猫那,搞不好在我那,信不信……随便你吧,哪怕不信,也代表我有机会从苍猫那拿到手。

        果然,斩神刀一出,天木忽然不再赶人了。

        当然,也没说万物归一诀的事,而是有些感触道:“斩神刀……西皇的神器,破碎了吗?”

        西皇的神器!

        北皇刀,地皇剑,这些都是皇者的兵器。

        斩神刀,也称之为西皇刀。

        西皇刀也破碎了!

        天木感慨道:“此物也被苍猫拿走了吗?”

        斩神刀是天界坠毁后,才被苍猫拿走的,方平说是苍猫的,天木虽然不曾看到,也大致确定是苍猫拿走的。

        “也是可怜猫。”

        方平愣了一下,刚刚你还怕的要死,现在就成可怜猫了?

        天木声音沧桑道:“苍猫,真正的天地宠儿,九皇四帝都很喜欢它,任由它在天界胡闹。可老朽也曾记得,天界坠毁那一日,苍猫从沉眠中醒来,嚎啕大哭,泪洒苦海,苦海翻腾。

        这斩神刀,恐怕也是那一日捡走的。”

        方平瞬间来了兴趣,急忙道:“苍猫在天界坠毁的时候醒来了?”

        “不错。”

        天木也是感怀道:“那一日,天崩地裂,大道崩碎,三界染血!苦海翻腾,末日降临!霸天帝喋血,极道金身破碎,战死当场,气血破九重,站着死去!”

        “那一日,灭天帝灵识化万道,本源世界降临天界,覆盖天界,万星坠毁!”

        “那一日,灵皇仙衣染血,老朽从未见过灵皇如此脆弱,看到苍猫醒来,让它别哭,她喂不了猫了……”

        天木缓缓叙述,方平仿佛看到了那波澜壮阔的一幕!

        那一天,大战爆发。

        那一天,极道天帝战死,诸皇死去。

        那一天,一只猫从沉眠中醒来,也许在猫的眼中,九皇四帝都是一样的,都是它的朋友,它的亲人。

        可那一天,他们彼此厮杀,战死当场。

        灵皇这个宠猫奴,那一天看到苍猫嚎啕大哭,临死之际,血染仙衣,却笑着让苍猫别哭……

        她喂不了猫了!

        可怜猫……

        天木说苍猫是可怜猫,有错吗?

        家破人亡,流浪三界。

        昔年宠爱它的强者,都死去了,在它清醒的那一刻死在了它眼前,于是苍猫嚎啕大哭,捡走了那些残破的神器,安葬那些死去的帝皇,天坟……到底谁打造的?

        九皇四帝?

        自然形成?

        还是……那只哭的苦海沸腾的猫?

        方平听着,也是滋味莫名,轻声道:“当年是九皇和四帝交战?”

        “老朽不知。”

        天木沧桑道:“那时老朽灵智还不健全,只是懵懂的意识,只能看到能看到的一幕。那一日,老朽所在的碎片坠落,在这坠落之际,老朽看到了刚刚那一幕!

        看到了苍猫恸哭,看到了天地染血,看到了天界覆灭,天庭灭亡!”

        说罢,又道:“这些年来,时常想起那一幕,可惜老朽无力阻止,只能看着天界彻底覆灭。”

        方平轻轻吐气道:“我一直不明白,为何要战?当年据说是皇者要挡道,不愿让四帝证皇道,可四帝给我的感觉并非那种争名夺利之辈。

        而且都到了这地步,还要在乎权利吗?

        就为了统治三界而爆发了这一战?

        还说人仙分割,有这个必要吗?

        三界既然祥和,为何不继续下去,非要战个你死我活?”

        九皇四帝傻吗?

        到了那样的境界,谁会是傻子,哪怕头铁的霸天帝,也不会是傻子。

        可明知道一旦交战,就有可能有人陨落,为何非要战?

        哪怕其中有几位皇者,想要大战,可其他人不参与,未必能战的起来。

        神皇、灵皇、东皇这几位,给方平的感觉不应该是那种野心勃勃之辈。

        九皇当中,三位不想战,六皇敢和四帝死拼到底?

        而且,其他皇者,除了地皇一直在折腾,好像也没见其他皇者有多大反应。

        既然如此,非要打个你死我活的干嘛?

        天木也是苦涩道:“老朽也不知,就如三界之初,皇者讲道,诸强听道一般,有何不好?极道四帝,其他三帝不说,战天帝为何要战,老朽也不明白。

        非但要战,战天帝还是第一位陨落之极道帝尊,老朽听闻此事,难以置信。

        战天帝弱小之时,曾拜师神皇,后出师,再拜东皇为师,后又出师,拜师人皇。

        三皇为师,战天帝之出身,尊贵无比,三皇皆夸赞不已。

        哪曾想,当年天庭之会,战天帝箭指诸皇……”

        方平愣了一下!

        什么?

        拜师三皇?

        战天帝拜师三皇?

        既然如此……为何会有后来的一幕?

        他可是知道,战天帝箭指诸皇的时候,人皇也在其中,还曾呵斥过战天帝。

        这可是战天帝的老师!

        是什么导致了两人翻脸?

        仙源?

        方平不解,也是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事。

        战天帝居然拜师了三位皇者,这身份……再加上他极道天帝的实力,可以说,真的尊贵到了极致了。

        就这,却成了第一个陨落的极道天帝?

        方平疑惑道:“战天帝拜师,其他天帝呢?”

        “老朽不知,战天帝年纪最小,老朽诞生意识之时,战天帝还未成就极道天帝之位,这才知晓一二,其他三位帝尊,老朽诞生意识之时,已是极道帝尊之身。”

        合着老王年纪还是最小的,亏我还以为他是老大哥呢。

        方平又道:“那皇者为何封道,你也不知道了?”

        “不知。”

        “最后有皇者活着吗?”

        “不知。”

        得了,方平不问了,都这样,涉及到这些事,要不真的不知道,要不就是装着不知道。

        方平想了想又道:“那李宣泄又是何人?他师父又是谁?你之前可是显露过他们的痕迹的。”

        “李宣泄……”

        天木好像想到了什么,缓缓道:“李宣泄……奇才!身份也极为尊贵,不过……三界所知者不多。他的老师,据说是皇者之师,开辟武道之路的初武者!

        三界初始,并无武道,一些人开创武道,或有差错,无法再进一步!

        初武者,不修道,只修肉身和灵识,肉身强大无比,灵识强大无比,却是无前路,不曾开辟本源。

        尽管如此,依旧是三界至强者,肉身可破七重甚至八重天!”

        方平震撼!

        肉身破八重天?

        开什么玩笑!

        肉身啊,那代表基础气血,没有本源增幅,开什么国际玩笑!

        初武者……他听说过这个概念!

        初代创造武道的强者,一群什么都不懂,完全靠自己去走,去想,去开创道路的前驱者。

        这群人,居然有人活着!

        方平真的以为这群初武者都死了,不,他以为九皇和四帝就是其中一员。

        可现在看来,并不是。

        初武者另有其人!

        镇天王的师父,就是初武者中的一员,他甚至教授过皇者,难怪那位老人提及九皇四帝,一副平等的姿态。

        这群人,哪怕战力不如九皇四帝,也有资格俯视他们!

        因为,武道就是他们开创的!

        他们是先驱,先驱出现错误,这很正常,可也正因为他们的努力,后期,武道才会完善,才会有皇者诞生。

        镇天王居然是这样人物的弟子,单从这点来说,的确身份尊贵。

        因为镇天王……也许是皇者的同门师弟!

        天木又道:“非但如此,李宣泄还有很多身份,他是八王之中震王的兄长,掌兵使的至交好友,多位皇者的座上宾,和极道四帝也熟悉……”

        说起这个,天木也是感慨道:“老朽也不曾想到,在你身上会感应到他的气息,老朽以为他早已陨落,甚至参与过当年那一战,战死在了天界,未曾想,他还活着。”

        方平眼神闪烁道:“他什么实力?”

        “实力……”

        天木沉吟道:“具体老朽也不知,只是曾感应一二,李宣泄曾爆发气机,一闪而逝,破碎了七重天。”

        破碎了七重天!

        最少也是960万卡气血强度!

        关键的关键……这都过去快万年了啊!

        方平目瞪口呆,那镇天王在搞什么?

        他在近万年前,就有这样的实力,现在也许都能破碎八重天了,可为何会一直如此低调,居然还被地窟压制,这是干啥?

        李家可不是没人死亡的!

        这些年来,李家也死了不少人的!

        他为何不出手?

        为何一直在躲着?

        当然,不是没出手,听说杀了不少邪教神主,可以他的实力,足以击溃天王之下所有人,哪怕天王,那也有强弱,一两个天王根本不是他对手吧!

        之前他一对二,方平就感觉他强的可怕,可按照天木的说法,万年前他恐怕都能做到一对二了!

        为何感觉他在隐藏实力?

        方平皱眉,有些搞不懂镇天王的想法。

        他要是没心思守护人类,那也不用搞那么事情出来,又是挖坟,又是弄成镇星城。

        既然有,那为何不全力以赴?

        天木没管他怎么想,此刻,转移了话题道:“小友可以从苍猫那获得神皇锄?”

        “当然!”

        方平也不再问,笑道:“不过,苍猫的东西也没那么好拿,我大概是没拿到手的,仓库应该没有。”

        “……”

        沉默。

        过了一会,天木道:“小友需要老朽做什么,才愿将万物归一诀传授老朽?”

        方平笑道:“那我想知道,坤王是否知道你有意识?”

        “也许知道。”

        “也许?”

        “坤王曾来此地探查过,老朽不知道是否瞒过他。”

        方平疑惑道:“那他为何没对你出手?要知道,你一旦有了意识,那就是不可控的强者,这可是坤王的大本营,他会放任你?”

        方平继续道:“还有,你的本体,可是打造神器的原材料,坤王连这个都不动心?”

        天木沉默片刻道:“坤王也许觉得老朽不会成为他的威胁,至于打造神器,铸神使不在,三界无人会打造神器,老朽本体也只是堪比帝兵,帝兵……坤王有。”

        方平似信非信,又道:“那你吸纳此地能量无数,这些年来,就没结出点果子什么的?坤王难道也不在意?”

        方平笑道:“帝级妖植的神果,可是绝世宝物!我曾服用过真神妖植的普通果子,当初让我的灵识增强很多,帝级的,起码要高一个层次,对真神好处都不小吧?

        这还是普通的果子,唯一果那种,恐怕能让帝级都获益匪浅,坤王成立了神教,会不在意这些?”

        天木轻声道:“老朽并不结果,能诞生意识,已经是得天之幸。这些年来,老朽吸纳那些灵气,也是在维持这片天地运转。

        这只是天界碎片,当年和老朽一起脱落天界,却是无根之萍。

        老朽吸纳那些灵气,也是为了维持这片天地不崩碎。”

        这话解释起来,毫无毛病。

        方平点头,好像是信了。

        想了想开口道:“万物归一诀,毕竟不是我的东西,还有,你化形走了,那此地不是要崩溃?要不还是算了,这片大地上毕竟生活着无数人,一旦崩碎,那真的是罪过了。”

        “……”

        天木叹道:“化形,也只是虚幻。老朽哪怕走,也会留下本体坐镇此地,小友不用担心此事。”

        “那这么说,你只是意识要走?”

        “不错。”

        方平笑道:“你要放弃你的本体?你的意识凝聚能量,重组肉身,也许也能让你具备帝级战力,可比起你的本体,那就差距太大了。而且一旦你的本体被摧毁,你也会受伤极重,你要这么做?”

        “老朽只是天木之上的一缕意识,天本虽是本体,却也是外物……”

        “那你现在就可以剥离意识,这也没问题吧?”

        方平笑道:“不用万物归一诀,你也能做到的吧?”

        “……”

        方平笑呵呵道:“所以你还是不舍得放弃本体的,天木,这样吧,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接开门见山!你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就给你万物归一诀,要不然……还是算了。”

        “小友……”

        “天木,你虽然强大,可别想威胁我,抢劫我。你知道我认识那么多强者,别人不说……苍猫……现在就在我家呢!”

        方平笑道:“苍猫和我本源世界联通,咱俩的谈话,它其实都听到了!你想抢劫我,那是没希望了。苍猫就在这片天地外,想来,很快。

        哪怕本体来不了,它也可以遨游本源世界,直接赶到,你觉得你本源比它强大的话,可以试试。”

        方平不太放心这株大树!

        无他,有威胁。

        这株树,未必纯良,不,肯定不纯良。

        方平可没忘记一点,当强者对自己没敌意的时候,那会增加财富值的。

        而之前,没有!

        这代表天木对他,或者说对这里所有人都是有敌意的!

        对这样有敌意的强者,方平只信一小半。

        包括它说的话,方平也不会全信。

        用苍猫威慑这棵树,也是他目前唯一能做到的。

        无所求就算了,大不了分道扬镳。

        可现在,对方想要万物归一诀,方平虽然没有……可也不介意忽悠一下,没有负罪感,我又不认识你,你对我有敌意,那我忽悠你也没什么。

        何况,除了人类之间,他对这些外界的强者,都没任何信任感和负罪感。

        天木再度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时,天木忽然道:“有人来了!小友若是不介意,老朽附着一缕灵识在你之身,至于条件……你我可以再谈,一时片刻,老朽也不知小友是何条件……”

        “好!”

        方平毫不介意,拿出一枚水晶,笑道:“附着在这上面就行!”

        天木静默三秒不到,很快,一株虚幻的小树呈现出来,瞬间融入了水晶中。

        方平笑了笑,也不含糊,直接打开了三焦之门,战天宫出现,二话不说,将水晶丢入了战天宫中。

        他可不放心这家伙!

        好端端的要附着精神力在自己身上,不说有没有危险,这被窥探了秘密怎么办?

        还是丢到战天宫中去好了!

        这是战天帝的宫殿,再被自己封锁在了三焦之门中,对方想窥探,那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需要的时候,倒是可以和它聊聊。

        “老子也算有随身老爷爷了!”

        方平心中哂笑,这算是随身老爷爷了吧?

        这老古董,感觉比苍猫知道的还多。

        当然,隐瞒了很多东西。

        什么不结果,只求灵识化身而去……方平觉得都是在扯淡。

        也是,真那么蠢,早就被灭了,哪能从上古活到现在。

        方平在忽悠它,它又何尝不是在忽悠方平。

        当然,最后谁把谁忽悠了,那就看各自的实力了。

        方平很自信,我还不信了,忽悠不过你一棵树,哪怕你活的再长,见识也未必有我多。

        水晶中只是一缕精神力分身罢了,天木的本体灵识还在。

        此刻,看到方平将水晶丢入三焦之门,也看到了战天宫,略显意外,开口道:“那是战天帝的宫寝?”

        方平笑道:“是。”

        这家伙……真的对外界之事一无所知?

        方平不信,战天帝会把战天宫搬来天木边给它看。

        看来,这株古木真的隐藏了很多东西。

        坤王来过,真的只是看看就走了?

        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坤王可不是善茬,真要愚蠢,神教都建立不起来,也就没了后来的南北之战了。

        当然,此刻方平没时间去问了。

        他也感应到了有强者来了!

        地飞和地奇!

        方平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位置,迅速下坠,2000米,太高了!

        这要是被看到了,除非地飞和地奇是白痴,要不然一定知道他有问题。

        低调,低调点。

        天木的事慢慢来,这家伙本体就在这,哪怕走,也走不远。

        方平不急,先把邪教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这次来邪教,真的没白来。

        上古的事,正在一步步揭开神秘的面纱,光是这次知道的消息,就让方平觉得这次来的值了。

        镇天王,战天帝,霸天帝,斗天帝……

        包括初武者!

        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