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834章 我的桃子没人能摘

第834章 我的桃子没人能摘

        “好吃!”

        苍猫看样子的确相当满意,还打开了啤酒灌了一口,不过大概有些不习惯,很快又吐了出来。

        不太喜欢这个。

        啤酒不喜欢,那就喝别的,酒是无爱了,结果喝起饮料,那叫一个满意。

        好喝!

        苍猫乐的大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这次出来对了!

        好吃的,好喝的,还能住一个漂亮的猫宫,这才是猫生。

        这才是它苍猫应该做的!

        至于什么打架啊,成皇啊,和它有啥关系?

        我只是一只猫而已,猫王和猫皇有区别吗?

        苍猫看的开,也很容易满足,方平也很高兴,这只猫好对付,一点零食就打发了。

        可惜了,苍猫记忆力真的不太好,对什么都不是太关心。

        吃吃喝喝的,方平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可这只猫有时候耐心不好,问多了生气,方平只好选择重要的来问。

        “猫兄,他们几位以前应该很强,现在想恢复以前的实力,有什么好办法吗?”

        苍猫爪子指指点点的,指着图册道:“要这个样式的……”

        方平头大!

        我问话呢,你看什么图册。

        还有,这些图册就是糊弄你的罢了,还真能给你盖个大裤衩出来?

        方平敷衍道:“秦凤青,记下来!其实我觉得可以盖一个猫兄的外形出来,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猫兄的地盘。”

        “咦!”

        苍猫瞪大了眼睛,说的好有道理啊!

        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我家!

        这个好,这个好!

        “盖成我的样子吗?”

        苍猫大眼睛再次眯了起来,喜滋滋道:“他们想变强,不能跟你们一样走,得走别的路!”

        苍猫不知道是装傻还是不给好处没记忆,此刻那是逻辑清晰,猫脸笑容遮掩不住道:“他们之前很强,现在好像是重修武道……其实有捷径的。

        本猫想想该怎么走……”

        苍猫陷入了回忆,一边吃一边想,想着想着仰头看天道:“对了……好像是……反走大道?不知道对不对,你让他们从大道另一边走……”

        方平眼神微变道:“如何从另一边走?”

        苍猫有些苦恼道:“不太记得了呀,不过应该是和门有关吧!当年有人堵住了路,其实就是给路……给路安了门。

        你们其实可以从门后走的,以前你们要是走过的话,也许可以从门后开始走。

        然后再从门前开始走……随便吧,反正一起走吧,走着走着,两边一起用力,也许就把门打开了耶……”

        方平几人都是身体颤动,门?

        三焦之门!

        有人给大道堵了路,其实就是安了门?

        门是封闭的吗?

        可是,怎么走?

        怎么绕道,怎么从两边走,然后打破这道门?

        方平憋的厉害,刚想询问,苍猫郁闷道:“别问了呀,我真的不记得了!有些事,也不能说。说了会有大麻烦的,有些好厉害的家伙,也许还没被真的戳死呢。

        再说,他们知道了,要找本猫麻烦的。”

        苍猫委屈的很,嘀咕道:“你们自己试试看吧,本猫又没走过,怎么知道那么多。还是大狗说的,大狗当年看到的,它说的不清不楚的,我怎么记得嘛。

        再说了,我又没门,他们又没堵我的……”

        方平再次呆滞!

        什么意思?

        咽了咽口水,方平小声道:“猫兄的意思是,你的皇者路,其实没被堵住?”

        苍猫奇怪地看着他道:“是呀,干嘛要堵我的?”

        “那你……怎么没……成皇?”

        方平继续呆滞,你怎么没成皇?

        苍猫比他还惊讶,“我要睡觉呀,修炼好累的,越走越累,变强了还要和人打架,你不打他们,他们也要打你的!可是不成皇,他们就不打我了呀!“

        “……”

        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就是你不修炼的原因?

        这就是你这么多年下来,还是绝巅的原因?

        在所有人都争抢着成为皇者境,所有人都在为皇者而努力,而奋斗,而厮杀算计的时候。

        一只猫告诉他们,修炼要打架的,不修炼了。

        睡觉去吧!

        不成皇,就没人找它打架了,悠闲自在,美滋滋的猫生。

        方平一时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忽然有些羡慕苍猫了。

        这算什么?

        争来争去的,为了什么?

        个个都想成皇,地窟的人想,地球的人也想,妖族想,人类想,宗派的老古董们都想……

        可唯独这只猫不想!

        不争,所以它活到了现在。

        不争,所以它可以睡它的觉,享受它的猫生。

        方平都可以想象到一些东西,当年一群至强者,或者一位至强者,堵住了别人的大道。

        当看到这只猫的时候,这只猫在睡觉,睡的慵懒,睡的满足。

        那位或者那群强者,看到这一幕,大概也是失笑摇头,最终选择了无视这只猫吧?

        一个不争不抢,只想吃了睡睡了吃的猫,谁在意?

        它连修炼都懒得修炼的!

        至于它的绝巅境怎么来的,也许就是单纯的吃吃喝喝,吃上去的。

        武道必争!

        这是新武时代!

        因为这是一个不争就要死,不争人类可能就要灭亡的时代!

        可人类灭亡,和这只猫有何关系?

        它生活的那个年代,也许压根就没这个概念。

        “争……不争……”

        这一刻,方平身上气机有些波动起来。

        不止方平,王金洋几人也是有些波动,理念的冲突!

        一只不愿意争的猫,遇到了一群必争的武者,这一刻,真的有些理念上的不同。

        方平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挣扎和冲突。

        如果是弱者,那还没什么。

        可一位绝巅,老古董绝巅,不管是人是妖,当它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会对人造成极大的冲击!

        人群中,姚成军深深看了一眼苍猫,忽然掉头就走!

        他不适合和这只猫待一起!

        和这只猫待长了,也许会磨灭他的一些东西,他无法接受。

        姚成军头也不回,迅速离去。

        王金洋面色变幻不定,没有吭声。

        秦凤青咕哝道:“管他争不争,变强没坏处,你不强,人就杀你,这就是世道!”

        苍猫好像没意识到什么,不过还是看了一眼离去的姚成军,嘀咕道:“走了呀,精神力强就是敏感,都没本猫气度大!”

        方平此刻渐渐恢复了平静,笑道:“猫兄别和他一般计较,他是军人,有些时候性格比较拧。”

        “没计较呀。”

        苍猫不太在意这个,再次恢复大笑脸,猫爪指着图册道:“要这个地方,拿来吃饭!”

        “好!”

        方平答应的痛快,继续道:“猫兄真的不记得如何反走大道了?”

        “不记得了,你们自己试试吧。”

        “不对耶……”苍猫忽然道:“他们试试吧,你……还有这个谁,别试了。”

        说着,指了指秦凤青。

        “你们以前没走过的话,是走不了的,很麻烦的!”

        苍猫说着,又看了一眼秦凤青,忽然有些奇怪道:“你有麻烦了!”

        秦凤青面不改色,依旧笑容满面道:“猫兄看错了吧?”

        “没呀!”

        苍猫看着他,猫爪挠头,奇怪道:“你……你好像和谁接触过……有点熟人的感觉呢!咦……接触你干嘛呀?”

        苍猫再次陷入了沉思,方平则是瞥了一眼秦凤青,微微蹙眉。

        这家伙和谁接触了?

        玛德,都没提过这事,不知道一些老古董很阴险的吗?

        他说的机缘,不会和这个有关吧?

        方平沉声道:“猫兄,他和谁接触过?有危险吗?”

        秦凤青干笑一声,刚想说话,方平眼神一厉,低喝道:“你闭嘴!”

        秦凤青讪讪,低头开始画图,没再吭声。

        苍猫抓耳挠腮,有些烦躁,不过当方平精神力控制着罐头送到它嘴边,苍猫一口吞下,倒是不再烦躁了,记忆力好像也好了。

        开口道:“不记得是谁了,找他……找他……当打手吗?”

        苍猫不太了解,随意猜测道:“不知道是不是,大概差不多吧……”

        方平笑道:“他才七品境,找他当打手,不够格吧?”

        “给他喂吃的,他就强了呀!”

        苍猫说的理所当然,“他和大狗、小剑都是一种人咧,我记得大狗说过,它这种狗,就该战天战地战成狗皇!

        小剑一开始不这样的,可后来被人刺激了……也这样了。

        他也有那种感觉呀……认识大狗和小剑的人,应该也觉得他可以变强的吧,也许就是下一个大狗了!”

        方平原本有些沉重,这时候忽然想笑。

        秦凤青也是脸色发黑,你才是狗,我不是!

        你才是下一个大狗!

        不对,这家伙就是猫,骂了也白骂。

        李寒松呼哧呼哧直笑,嘴巴动了动,大狗秦!

        方平恢复笑容道:“你是说,有人觉得他是下一个大狗或者莫问剑,所以在培养他?”

        “不知道,又不是我干的,我咋知道。”

        苍猫懒得多说,随便猜猜,你别再让本猫动脑子了,容易累的。

        “可他这人,有自己的心思,别人就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

        苍猫又要发怒了,方平继续开始投食,苍猫止怒,吃的满嘴留香,含糊道:“可能有啥办法吧,比如小剑呀,好多年前,小剑原本很好的,跟我一起钓鱼,一起到处游山玩水……

        那时候,小剑可好了。

        可是他娶媳妇了……”

        苍猫忽然有些失落道:“小剑找了别人,还要生小小剑,然后就不理我了……然后……然后就出事了。有人把小剑的媳妇打死了……然后小剑就变了。”

        苍猫很无奈,郁闷道:“有些家伙很坏的,他们知道小剑会发火的,所以就打死她了!小剑就发火了,然后就乱了。”

        方平沉默了片刻,再次道:“所以莫问剑引发了当年的一战?和地窟二王的战争,是莫问剑在背后主导吗?”

        “不知道呀,那时候我睡着了。”

        苍猫摇头道:“小剑在我睡着的时候出来了,可我没睡的时候,他没出现了。我也找不到他,他也不想钓鱼了,只想戳死那些坏蛋。”

        “猫兄的意思是,暗中接触秦凤青的这人,也许想重演这一幕,在秦凤青变强之后,做一些事情刺激他,让他成为接下来的变数?”

        苍猫舔了舔爪子,爪子太香,没憋住,偷瞄方平几人一眼,见他们没在意,这才继续道:“大概是的吧,有些坏蛋很坏的,公涓子说了,人类的心最坏。

        不用控制你,你只要按照他想要看到的结果去做,那就行了。”

        说罢,又指了指秦凤青道:“这个谁……和大狗小剑一样的,很容易被刺激的,到时候就会疯了,嗯,就是这样!”

        方平看向秦凤青,沉声道:“听到了吗?”

        “听到了。”

        秦凤青无奈道:“方平,没那回事!真的是机缘,不过对你们没用……”

        “少废话!回去了,跟我一五一十的交代!”

        方平深深看了他一眼,又笑道:“猫兄,遇上这种老古董,那该如何反击呢?”

        苍猫瞪大了眼睛,看向他,一时间没说话。

        方平笑道:“怎么了?”

        “他们是真神呀!”

        “真神有人皇强吗?”

        方平笑道:“在我们这个时代,人皇就是专门为我们排忧解难的!有麻烦可以找人皇解决,猫兄也看到了,之前那一战,其实是我主导的,而人皇这些真神,最终都来参战了!

        这就是新武时代!

        这个时代,我们不怕被人算计,我们也许弱小,可我们团结!

        我们的强者会反馈弱者,我们的弱者会尊重强者,等我们变强了,我们也会反馈弱者。

        这就是薪火相传!

        一代代的新武人,步履蹒跚,相互扶持,这才走到了今日!”

        这一刻,方平极为骄傲和自豪,大声笑道:“百年前,华国九品武者无一人!只有镇星城有一些九品,而华国……一人都无!

        百年后,我华国九品层出不穷,真神也不断出现!

        区区百年不到时间,我们有武者400万!

        而今,这个数字还在攀升!

        猫兄,你震撼吗?

        古武时代,封神时代,宗派时代,有过这样的盛况吗?

        这就是新武!

        所以再大的困难,都不是困难,天塌了,首先压死的也是强者,弱者才能活到最后,这就是新武!”

        足以让人为之奋斗一生的新武!

        哪怕流血,哪怕牺牲,哪怕看不到任何希望!

        可这个时代的武者,哪怕一点希望看不到,也从不止步,都在前行!

        没人绝望,没人悲观。

        也许有,不过那些人都被一些强者丢了出去,丢进了邪教,丢进了垃圾堆中。

        所以,百年不到,有了新晋绝巅武王、冥王、月王、枪王……

        苍猫也听的瞪大了眼睛,许久才挠着耳朵道:“这样吗?好像是和以前不一样耶!假人皇很强的,这个谁遇到的那个……不一定有假人皇强大的!

        那就简单了呀,等人家把这个谁喂养到了假神巅峰……你们一起去戳死他好了。

        最好不要被人喂养到了真神境,很麻烦的。

        喂养到了真神境,他要是看到了你的道,就有可能和那个谁一样……被人走了呢!”

        苍猫说的有些迷糊,方平却是听懂了,笑道:“你是说那个祁幻羽?”

        “就是他吧。”

        苍猫无所谓什么名字,又道:“你走出本源道的时候,道还短,人家不一定看你……可你走到了快要成真神的时候,他也许有办法偷看你的!

        也许他觉得你的道很强大?”

        苍猫不太确定,接着又有些确定道:“可能是的吧,大狗和小剑都很强的,有些坏人自己的道走不了了,就想重走,又怕走的短,大道也不通,就想找一些大道强大的人来走……”

        苍猫说着,又看了看秦凤青,“这个谁……现在还没走大道,那个藏起来的坏人,也许会让他走自己想要走的道呢。

        大狗和小剑的道,其实都差不多的,都走到了好远好远的地方……

        我不知道他可不可以的,不过也许可以吧。”

        秦凤青咧嘴笑道:“那是当然!慧眼识珠,猫兄眼光好!”

        苍猫目瞪口呆道:“你和大狗真的很像呀!大狗不会和人类也……”

        秦凤青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下一刻,脸色黑的不能看。

        啥意思?

        李寒松和方平都是憋笑的不行,方平笑问道:“他会不会是大狗转世呢?”

        苍猫忽然有些悲伤道:“不会的,大狗和小剑都不会转世的!他们要不就被人戳死了,要不就还活着。他们只会活成自己,不会活成别人的!

        小剑后来我不知道,可大狗绝对不会的,它只会战斗下去的,战斗到死亡的时候……”

        苍猫有些失落,心情忽然低落了下去。

        天狗不会转世的,它一生都在战斗,战斗到了生命最后一刻也不会停下,要不成皇,要不战死。

        当年它走的时候,就说过,不成皇就不回来了。

        真的没回来!

        苍猫忽然大滴大滴泪水滴落,活了好多好多年,和它好的,都死了呀。

        都死了呀!

        这一刻,脑海中忽然有一些记忆浮现,苍猫摇着大脑袋,嘀咕道:“不要,忘了,忘了,不要想起来……”

        下一刻,苍猫恢复了正常,猫脸上只有快乐。

        好像刚刚落泪的根本不是这只猫!

        方平看着有些诡异,这只猫……不是真的老年痴呆!

        它不是失忆!

        它好像是在自我遗忘一些东西!

        方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猫也有情吗?

        它在遗忘一些不快乐,悲伤的事。

        苍猫再次愉快地吃了起来,好像之前的悲伤都是虚幻的,压根没这回事。

        方平深吸一口气,问道:“最后一个问题,猫兄,都说大乱将至,一切都是为了复生之种,复生之种有希望让人成为皇者境!

        那复生之种,到底是什么?”

        “复生之种?”

        苍猫疑惑道:“不知道呀,没听说过。”

        “一点都没!”

        苍猫肯定了一句,完全没任何印象。

        方平皱眉,又道:“可能是古今称呼不同,我听人皇说过,复生之种可能是续接大道的东西,猫兄知道吗?”

        “接上大道?”

        苍猫挠头道:“你是说开门的钥匙吗?有人安了门,不知道有没有钥匙呀……也许有吧,不过我没有门,所以没管这个。”

        “钥匙?”

        方平凝眉道:“如果有钥匙,那这个钥匙,到底是什么样的呢?还有,这个大道到底是被谁堵住了呢?谁有这样的实力,断绝了天下武者的前路?”

        “不知道。”

        苍猫好像有些耐心用尽了,敷衍道:“谁记得谁堵住的,可能是那几个很强的人吧!”

        “那……”

        “你是不是要问干嘛要堵路?”

        苍猫一副我很聪明的表情,喜滋滋道:“这个我知道,大狗说,是因为别人怕它变强了,吃了他们!小剑说,是因为皇者觉得这些路都是已经有的路,再走,那也是原有的路,想让人自己开路。

        公涓子那个老头子说,是因为皇者怕再多几个皇者抢了他们的位置。

        还有还有,有人说,皇者太强了,会把天地打碎的,所以不要再让人成皇了。

        反正他们都说过,本猫其实也想过……可能是他们要睡觉了,怕人太强了把他们戳死了,所以先堵路,不让人变强戳死他们。”

        方平一一记下,包括苍猫的猜测,他都给记下了。

        虽然觉得可笑,不过这只猫难得自己思考,自己还是要记一下的。

        “最后一个问题……”

        “不是呀,你刚刚说最后一个问题的!”

        苍猫不满意了,你刚刚说了不问了的!

        “绝对最后一个,猫兄多吃点,猫宫雏形才画出来呢。”

        方平笑道:“猫兄的神器还外借吗?紫盖山对人类到底有没有敌意?莫问剑对人类有没有敌意?他活着,是不是一定在紫盖山?他说自己是紫盖山弃徒,为何被紫盖山放弃?还有皇者活着吗?禁忌海怎么来的?海中有对人类威胁的存在吗……”

        方平说是一个问题,却是一下抛出了数十个问题。

        苍猫听的眼睛都直了,这……算一个问题吗?

        在方平期待的眼神中,苍猫缓缓收起了所有的零食,不知道藏哪去了。

        方平一看这动作,瞬间明白了它要干嘛,急忙道:“那先帮我开一下戒指!”

        方平急忙拿出戒指,这猫要跑!

        果然,下一秒,苍猫速度快的方平根本看不见,噌地一下就不见了。

        临走的时候,有声音留下:“打开了……不要再问本猫了,好烦好烦的!那个血好多的,精神力被人拉过,好像不是小剑,有点熟……小剑的师父?不记得了……你们喊上假人皇一起吧!”

        苍猫好像早就看出了一些东西,却是不想回答,或者不想去记忆。

        丢下几句话,猫影都看不到了!

        方平则是迅速道:“那下次我再给猫兄送猫粮来!”

        “下次我让小狗来拿!”

        苍猫聪明了一回,方平再道:“不想去紫盖山看看吗?”

        “不去,小剑应该不在……在也不去,他不来看我,我也不去看他!”

        方平失笑,这只猫倒是有意思,还有点傲娇。

        莫问剑没来看它,它也不去找莫问剑,看来很生气啊。

        方平长长吐了口气,收获还是有的,第一次深入接触也不用太急切,以后有的是机会。

        倒是现在……

        方平看了一眼秦凤青,语气不善道:“走,先回希望城那边,给我老实交代清楚了!很牛啊,接触上古人物了,连风声都不露,这是怕我们夺了你的机缘?”

        秦凤青讪讪,郁闷道:“没有,真没遇到人,就是好东西,可对你没啥用,你都这境界了,看不上的……”

        方平瞥了他一眼,懒得多说,回去再盘问!

        居然有人把手脚伸到魔武了!

        方平可不管是在落子,秦凤青这家伙可是自己砸了大笔资源提升上来的,虽然现在才七品,可砸的钱不是钱吗?

        居然有人想摘老子的桃子!

        方平可不管对方是不是老古董,回头问清楚了,喊上老张他们,抄家灭族!

        魔武那是自己的地盘,华国是老张的地盘。

        在咱们地盘上动手脚,都得把手脚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