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全球高武在线阅读 - 第798章 拆!

第798章 拆!

        兵工厂中。

        方平看着威压炮,叹道:“如果要是地窟弱势,这玩意真的是好东西!往地窟一丢,为了扩充实力,地窟也许会和妖族马上开战!”

        可惜,地窟强势,人类不敢把这个丢给地窟。

        不像神兵,其实制造法门也是人类传过去的。

        可神兵提升的是本就是高品武者的实力,其实还是有限制的,而且高品武者不用神兵,也会制造其他类似的兵器。

        而威压炮,这可是提升中低品武者高端战力的。

        “先用着吧。”

        张涛笑了一声,继续捋起了胡须,最近他喜欢上了这种感觉,特有满足感。

        捋了一阵,张涛看向吕振道:“你尝试着不用气血之力转换,气血之力保存起来难,而且强度不大。你试试用不灭物质转换成破灭之力来攻击,看看行不行!”

        吕振愣了一下,诧异道:“可破灭之力是八品境以上才有的,而且大家都不多,与其拿来用这个转换,那还不如自己用破灭之力战斗。”

        八品境武者,自己都舍不得用破灭之力。

        现在还要用能源炮转换,那不是亏大了?

        张涛眯眼笑道:“大家不多,有人多啊!你要是弄出一个可以承受绝巅之力的破灭之炮,我就想办法去弄一枚绝巅境的妖核!

        到了那时候……”

        这话都没说完,方平原本一肚子不满,此刻却是咽了咽口水。

        小声道:“那个……用大量的不灭物质,真的可以爆发出绝巅的威力?”

        吕振沉吟道:“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那制造用的材料就不一般了!绝巅境太强大了,绝巅的一击之力,那承受的反震力,哪怕最坚固的合金也不可以。

        真要想制造这种能量炮,那最少也要用同等等级的材料,比如绝巅的骨骼之类的,去打造能源炮。”

        方平咽了咽口水,忽然看向张涛。

        张涛见他看来,似笑非笑道:“别看我!绝巅的妖核,还是有希望拿到的。可不但要妖核,还要骨骼,难度太高!

        这需要完整地击杀一头绝巅妖族,小子,这事谁也没把握,镇天王也没有。

        杀一位绝巅妖族,没人捣乱的话,那还是可以慢慢磨死对方的。

        可完整击杀,做不到。”

        方平那是一脸遗憾,要是我带个堪比绝巅一击的能源炮出去……

        他都不敢想了!

        当初在天植城,自己要是有这玩意,老子一炮轰爆了99条矿脉!

        当然,天榆在城内,未必拦不住。

        可这是让自己提前拥有绝巅境的战力啊!

        还有王战之地内部,那些绝巅遗骸,也许也可以动用。

        方平现在发现,自己还是有希望提前拥有一些具备绝巅威能战力的东西的。

        可惜,难度都大的惊人。

        吕振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们,他发现自己出来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

        传说中的绝巅境,张部长就是。

        不但是,现在说起绝巅境的妖核,好像可以拿到似的,难道张部长还具备击杀绝巅的实力?

        或者说,他在哪遇到过?

        而方平,也是让他充满了意外。

        这个年轻人,看样子很受这些绝巅重视啊。

        吕振还在思考着,张涛开口道:“威压炮,七品等级的,再制造一些出来!给武安军和魔武装备上,让大量的中低品武者,在后方参战用!

        至于脑核……魔武有这玩意,政府也有。

        完整的脑核和心核难以一起获得,可单独的残缺品,还是有不少储备的。”

        张涛此刻颇为严肃,迅速道:“不止是威压炮,你既然可以用脑核转换成威压,那也可以用心核,打造纯粹的高品气血攻击!

        应该也会具备高品境的战斗力!

        你想办法,再去研发一下,需要什么,尽管说!

        政府的一切人力物力,你都可以申请,需要谁帮忙,参与研发,都可以。

        迅速研发出来,这事挺重要,至于参战的事,你不用参战了,以后专业做这个。”

        “可是……”

        吕振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道:“可是我是九品境武者,是不是有些……”

        他想说有些浪费了!

        我这样的强者,那是可以镇压一窟的存在。

        强者为何不去做这些?

        因为强者的作用太大了,地位太高了,九品境的强者,可以镇压地窟的。

        就让自己去做研发了?

        那自己辛辛苦苦突破到了九品,感觉没啥用啊。

        张涛知道他要说什么,无所谓道:“弱九品而已,影响不大。而且谁说做研发没前途的?也许你会成为第一个走出别样本源道的武者!

        时代在进步,各司其职,各个领域,都是有希望踏入本源大道的。

        你也许会踏出一条更宽广的大道,成为第一位科学家绝巅,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

        吕振哭笑不得,这就把我打发了?

        他还在想着,方平却是一脸严肃道:“吕老,我代表魔武,正式聘请您为魔都武科大学,制造学院名誉院长!

        之前,为了迅速提升战力,魔武四大学院已经名不副实,文学院转成了战斗学院,可以理解。

        战时,武道为主!

        可制造学院,却是代表后勤,魔武如今空有强大的战力,却是缺乏想象的后勤供给。

        此事,胡明河院长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当然,也和我们魔武不太着重这些有关,我们也有责任。

        战争,打的其实就是后勤!

        如今,魔武每次发动战争,后勤方面都是一团糟,这很不合适。

        所以魔武需要您这样的专家级人物,为我们提供一些保障……”

        一旁,张涛有些无语,你要抢人?

        有必要吗?

        方平觉得很有必要,再次道:“不止这些,包括魔武的一些其他产业,都陷入了停滞状态!比如百淬果、塑脉花这些东西的种植。

        还有,单纯的直接吃能量果,其实很多时候,我感觉都浪费了。

        古武者可以制造出恢复精神力的丹药,恢复金身的丹药,我们为何不行?

        每次都需要硬撑着!

        大量的能量果,那也是直接被吃了。

        金身果、月冥草、天金莲之类的宝物,我获得了很多,每次却是只能直接吞服,浪费严重……”

        这话一出,吕振眼神都变了。

        你获得了很多?

        真的假的?

        吕振想了想道:“有些东西,的确制造成丹药,合理的搭配更好。比如气血丹、锻体丹、十一丹这些丹药,其实原材料不算贵,也很寻常。

        单独吞服,效果太一般了。

        而制造成丹药,就有了不一样的效果,性价比要更高。

        我年轻的时候,也研发过一些丹药配方,回命丹的配方就是我研发的,不过我很久没接触这个了……”

        方平一脸呆滞,忍不住看了一眼吴奎山,眼中满是埋怨!

        吴奎山知道他的意思,耸耸肩,别看我,我又请不动这糟老头。

        吕振的确是人才,丹药公司为何送他股份?

        还不是因为他贡献很大!

        气血丹的几次改良,吕振都参与了。

        他还单独研发了几种丹药,回命丹就是他研发出来的,在没有不灭物质、生命精华这些东西之前,回命丹就是武者的救命稻草。

        方平都被回命丹救了好几次。

        武者受伤,太寻常了。

        很多武者受伤之后,无法恢复,那就真的废了。

        回命丹对内腑伤势极为有效,价格如今看来,其实也不贵,当初价值500万,现在要更便宜一些,武大的学生,几乎都能买得起。

        不灭物质和生命精华这些东西是有限的,可回命丹的原材料却是相当寻常。

        方平有些无语,这样的专家人物,就该抓到魔武来,给魔武生产丹药才对。

        魔武的人买回命丹,还要钱的?

        丹药公司在这上面也不知道赚了多少!

        结果就给了吕振那么点股份,亏大了好不好。

        现在感觉这些丹药没啥用,可那是建立在方平供给的情况下,方平觉得不能完全寄托在自己身上,这是对魔武的不负责。

        就如上次,没了他的供给,马上出了问题。

        而他的财富值,也不是无限的。

        哪天东西抢完了,抢无可抢了,那又怎么办?

        到时候大家都依靠他,那都等死吧。

        方平想到这,又看向一旁的吕凤柔,吕凤柔无奈一笑,自己的父亲,她可没办法去管。

        老校长在的时候,其实好几次邀请吕振来魔武,结果吕振都没答应。

        哪怕他女儿就在魔武!

        方平见状,忽然笑道:“吕老,魔武这边,您也不用顾虑太多,不来也没事。去政府机构,还是留在魔武都一样。

        不过我觉得吧,有些事在这还是更方便一点。

        比如气血转成精神力的问题,我看就李老师最了解,可他也忙,不能每次都出去配合您做研究。

        您要研究能源炮,威压炮,那都需要大量的资源,以及大量的中低品武者配合,刚好,魔武师生现在都闲着,有的是人配合……”

        一旁,张涛瞥了他一眼,淡笑道:“那好,就在魔武吧!”

        这傻子!

        在老张看来,方平这是自己找事干。

        原本他还想着,吕振做研发,恐怕消耗不少,自己又得大出血了。

        现在……魔武自己出吧!

        出完了,吕振研发出来的成果,自己照样用就是了。

        至于方平要找自己收费?

        别开玩笑了!

        张涛压根不在意这个,说着又道:“为了保证吕振的安全,武安军再派3000人驻扎魔武,保护吕振!”

        你不是要人吗?

        我给你!

          38000人的武安军,这才来了5000,我再给你3000,你看着办吧。

        吕振:“……”

        吕振都惊呆了!

        啥情况?

        我一个九品,在地面做研发,你要派3000人保护我?

        魔武不是有上万师生了吗?

        九品境都一大把!

        除了绝巅杀来,其他人没办法威胁到自己吧?

        绝巅真杀来了,这3000武安军有用吗?

        方平也是要急忙拒绝,还没来得及开口,张涛消失了,不但他消失了,吕振面前的巨炮也瞬间不见了。

        周边几人都是一脸憋笑。

        张涛够意思吧!

        不但把吕振给你留下了,还给你留了3000武安军,加上之前的,8000人都给你了。

        老张在教育部打造了30年的队伍,一下子给了你五分之一了。

        “我不想要……”

        方平这话在老张走了才说出口,一时间凄苦无比,我不要啊!

        你武安军都快比魔武学生多了!

          8000人要驻扎魔武,老张疯了吧!

        还保护吕振,保护吕振,你干脆把北宫鋆派来算了。

        教育部就这么几位九品境,北宫鋆、谢依梵、王庆海,再加上老张,这就是教育部的九品配备。

        方平腹诽不已,老张不是大方吗?

        你把谢依梵和北宫鋆一起送来,我保证收了!

        方平在腹诽,王庆海和吴奎山却是对视一眼,王庆海传音给吴奎山,语气带笑道:“你说部长是什么意思?”

        至于占便宜一说,不存在,张涛养得起武安军,他没那么穷。

        吴奎山沉默了一阵,也传音道:“部长是想让方平接他的班?有这个必要吗?他实力强大,真要愿意在这位置上待着,千年都没问题……”

        “不好说。”王庆海沉吟道:“部长……其实想卸任了!大概有几年了,几年前他就觉得不该继续当这个部长了,他有心去地窟长期驻守。”

        王庆海叹道:“可这个位置,除了部长,谁能撑起来?太难了!教育部主武,天下武者,其实尽归教育部管辖!

        中央政府主导文事,三部四府就是主导战事!

        而三部四府当中,名义上是军部统辖战争,实际上却是教育部。

        李司令、南部长他们实力是强大,可他们不是统筹全局的性格,心思也不在这上面。

        其他人,也不够这个资格。

        这几十年来,部长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新武时代由陈、沈二位镇守开启。

        可这二位镇守,一直长期待在地窟,30年前,华国武道可没如今这般昌盛,那时候,出的九品都没几个。

        直到部长上台,这才有了新武时代的辉煌。

        九品境层出不穷,高品境迅速破百,破千!

          30年前,中品武者可以主导战争,30年后,如今中品境武者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王庆海语中对张涛是真的崇拜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新武时代的辉煌,不是陈、沈二位缔造的,也不是李振和南云月,是张涛!

        他甚至不在乎那些虚名,外界都觉得李振比他强,都觉得军部比教育部地位高,就连新武时代的成功,也被归功于陈、沈二人,张涛很少管这些。

        不熟悉张涛的人,无法想象这一切,无法知道他在承担什么。

        他也是最没脾气的绝巅,最好说话的绝巅。

        昔日,田牧对他张口就骂,张涛也是一笑而过,他其实相当喜欢田牧这种人,而田牧骂他,也是知道张涛好说话,脾气温和。

        说是骂,那也是一种认可。

        张涛之后,谁有资格来接他的班?

        这不是荣耀,不是地位,这是一种责任,滔天的责任!

        方平,承担的起吗?

        他有这个资格吗?

        哪怕方平成了绝巅,哪怕方平真的带领魔武强大了起来,那也没这个资格,他还差的多!

        吴奎山听王庆海这么说,看了一眼还在咕哝的方平,传音笑道:“再看吧!现在的他,的确没这个资格,差的远。

        可未来,谁说的清呢。

        部长也不用如此急切,我看部长有些想催生他变化的意思在里面,没这个必要。

        他是驴脾气,你越是安排,越是培养,他越是不喜欢,越是要反着来。

        其实之前就很好,这小子嘴上不说,心里对部长那是真的又崇又羡,他心里是明白的。

        可之前魔都一战,这小子倔脾气上来了,现在还别扭着呢。”

        王庆海哭笑不得,“就他这性子,真不适合担任教育部长,哪怕实力到了绝巅也不行!不过他还年轻,可塑性高。

        部长对他寄予厚望,希望这小子不会辜负部长的一片好意,这些年,部长很少对某位武者表示出这么大的认可了。”

        吴奎山忽然笑道:“大概是看到了他自己的过往吧!年轻的时候,部长也不是个善茬,可没现在好说话。我听于校长说过,那时候的部长,也是私心大于公心的性格,也是看到了好处都想往回捞。

        听说40年前,还想自己开创宗派闹独立,为这事差点和当时的教育部长闹翻了脸。

        结果老部长一死,他受刺激不小,这才有了现在的张涛。

        你想想看,现在的方平,和他当初像不像?

        当然,他要是临终来个托孤,把华国大业托付给方平……哈哈,那就更像了!”

        王庆海都快笑出声了。

        吴奎山这家伙,还真是啥话都敢说。

        也不怕部长听见了收拾他?

        当然,好歹也是九品中的强者,传音说话,除非老张强行突破,要不然也难以最少无声无息地窥探。

        这次没人骂出声,大概是没听到的。

        王庆海笑了笑也没继续说,看了一眼一旁还在发愣的方平,微微摇头,希望有朝一日,这小子可以做到部长这样吧。

        太难了!

        张涛强大的地方,不在于实力,而在于别的方面。

        而方平,如今还没看出这些特质来。

        ……

          12月27号。

        魔都。

        地窟通道口。

        方平看了一眼通道,忽然道:“拆了合金屋吧!不止是合金屋,地面建筑全部拆除了,直接露出通道口!”

        说完,方平找了一圈,开口道:“那位守门的大叔呢?让他来,我们一起拆了这合金屋!”

        众人纷纷看着他,没人说话。

        方平沉声道:“此战若胜,合金屋没必要再存在!”

        “此战若败,合金屋挡不住九品境,也没意义存在!”

        “与其浪费在这,不如拆下来,打造兵器和铠甲,增加人类武者实力!”

        “而且这一次,上万武者整装待发,这通道,这地下大厅,都太过狭小了!直接把此地改造成广场形式,将魔武和此地的通道也给挖开,变成大道,随时可以让魔武众人来此参战!”

        “……”

        方平诉说了一阵,不远处,张涛轻轻点了点头。

        人群中,军方的将军许莫负见状眼神复杂,也微微点头,很快,有人去了地面,去喊那位守门人了。

        昔日,方平第一次进地窟,两人守门。

        第一次来,方平就说要拆了这玩意!

        那位刀疤脸,也在方平第一次进入地窟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剩下的一人,一人独自守门,再也未曾增加过人选。

        ……

        片刻后,守门人来了。

        这位中年大叔,走着走着,忽然走不动了,眼睛有些湿润,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感性。

        可当看到合金屋前的方平,他忽然有点想哭的冲动。

        说不出的复杂。

        难受?

        畅快?

        还是别的?

        守门人……守了一年又一年,见证了有人进,有人出,有人光进去不出来,见识了太多太多。

        守门人,也换了一茬又一茬。

        他并非第一代守门人,至于前面的那些人去哪了?

        都死在一条通道内的另一个世界了!

        “要拆了吗?”

        “不用再让人守门了吗?”

        守门人眼睛发红,继续开始迈步,很快,走到了方平跟前。

        方平看着他,他也看着方平,许久,咧着大嘴,露出难看的笑容,笑的有些莫名,“真的要拆吗?”

        方平乐呵呵道:“不拆留着干嘛?大叔,还记得我当初说的话吗?”

        “当然!”

        守门人有些追忆之色,轻声道:“09年6月20号,魔武要改革,唐峰带着一批新人进入地窟,其中就有你,唯一的三品境武者!”

        “你第一次来……”

        守门人有些失笑道:“第一次来,看到合金屋,眼神都变了,快放光了。刀疤问你想不想拆了合金屋,其实他不是第一次说这话,他和很多人说过,算是一种勉励吧。

        我记得你回答说,到时候看不上合金屋了,那时候,刀疤就是开个玩笑罢了……”

        “一年半时间!”

        守门人喃喃一声,刀疤想过今天吗?

        方平也笑道:“刀疤大叔走的早,没看到这一幕,可惜了。不过他说了,他去地窟抓美女去了,也许现在还在抓呢,还没抓完,刀疤大叔够贪心的!

        我们不管他,我们拆了这屋子,等他回来了,一看合金屋没了,大概能傻眼!”

        “哈哈哈!”

        守门人大笑,这一刻说不出的畅快,陡然喝道:“那就拆了!要什么守门人?战到这了,人类差不多也就彻底败了,安慰自己罢了!”

        “拆!”

        守门人干脆至极,一拳轰出,打的合金屋火星闪烁。

        方平比他还干脆,上去就是一拳打出,直接把合金屋打出了一个大窟窿。

        “爽!”

        方平大笑道:“真爽!我早就说要拆了这玩意,硬是等了一年半,我现在真看不上了!”

        两人大笑,疯狂砸着合金屋。

        方平那是一拳一个窟窿,合金屋在他手中,如同纸做的一般。

        守门人也是不顾手中鲜血淋漓,一拳一拳地砸着!

        痛,但是他不在乎!

        砸了这座屋子,破除心中的畏惧和恐惧,破釜沉舟,能胜不能败!

        大战将起,一座屋子,除了安慰自己,有何作用?

        合金屋不是最后一道防线,人类也不需要这道无用的防线!